秦楼春 第四十五章 无措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柏一家当天就留在了金陵城里。他们留宿黄晋成的居所,秦含真和一众丫头婆子被安排到了后院,跟黄忆秋所住的厢房就隔着一个天井,听见对面屋子传来了好长时间的嘤嘤哭声。

    后来秦含真跟着祖父、堂兄一道出去了,天黑前回来的时候,听到黄忆秋所住的厢房已经安静下来,也不知她如何了。官衙里有安排到内宅做洒扫的婆子,青杏花了几十个大钱,很容易就打听到,黄忆秋下午哭了半个时辰,直到黄晋成来了,她才停下来。也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黄晋成离开后,黄忆秋面上倒有了喜色。据说黄晋成还派人叫来了裁缝铺子和银楼的掌柜,要给这个侄女订做衣裳首饰呢,明儿还会安排脂粉铺子的人过来。

    青杏私下对秦含真说:“看起来黄大人是有心要抬举这个侄女儿,真打算给她说一门好亲事了,不然也用不着如此费心思地妆扮她。今儿一天,就订了四套衣裳、两套头面呢,一口气就花了上百两银子,真真好大的手笔!”

    秦含真对此存疑。刚开始的时候,她与秦简同样认为黄晋成揽下给黄忆秋说亲的任务是吃力不讨好,只是后来看到秦柏与黄晋成的一些互动,她又觉得这里头大约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秦简怎么想的,秦含真不清楚,可她心里隐隐觉得,黄晋成大约只是与自家祖父合谋,把黄忆秋诓过来罢了。

    自家祖父来金陵城拜访黄晋成,带上侄孙秦简是无可厚非的,毕竟秦简与黄晋成才是有亲缘关系的那个人,可又为什么要带上她呢?

    因为她是女眷,出门需要坐马车,带丫头婆子。如果祖母牛氏不是身体不适,正在养病,兴许与祖父秦柏同行的就不是她这个年纪还小的孙女儿了。

    有了马车,遇上黄忆秋的时候,才可以不引起任何人起疑地邀她上车。等到她上了车,后头的事就由不得她了。车不停,她就没法离开,只好一路被带到黄晋成面前。

    凭着黄忆秋在镇上干的那些事,不管秦含真是不是从她那里套到了实话,都足够让黄晋成以管教侄女为借口,把她留下,并且替她安排婚事了。黄忆秋的家人,还有她的姑姑小黄氏,都因为有错在先,身份地位又不如黄晋成,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问题只在于,秦柏与黄晋成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到底图什么呢?黄晋成可以说是不想看着侄女行差踏错,败坏门风,那秦柏呢?他参与其中,难道就只是因为与黄晋成一路南下的交情,还有黄忆秋长着一张与秦皇后有几分相似的脸吗?

    秦含真对自家祖父的目的一无所知,只是秦柏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既然不说,自有他的道理。秦含真想了想,决定还是继续装傻好了。就算真想要问清楚,也没必要在外头问。等回了家,她可以跟祖母牛氏说去。

    她现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件事上秦柏下午带着她与秦简出门,除了逛街买了些东西外,就是看宅子。秦柏居然打算在金陵城买宅子!他们不是在江宁秦庄里已有了住所吗?更何况,他们又不是要在江南长住,何必要买宅子呢?

    秦柏解释说,难得来一次江南,等牛氏身体养好了,自然不可能一家人只窝在秦庄不动弹了,肯定要四处游玩一番的。金陵城何等繁华之地?冬季可以赏雪,上元节可以赏灯,还有许多值得一逛的地方。若每次都要自秦庄来回,也未免太远了些。在金陵城里有个住处,他们行事就方便多了。自家的地方,自然样样都是便宜的。若是住在客栈里,还要担心安全问题,以及吃食用具是否干净呢。

    听起来似乎挺有道理。不过秦含真从现代回去,深知不买房子的时候还可以租房。他们在江南也就是住几个月而已,现在买了宅子,将来要走的时候怎么办?再转手卖出去吗?金陵城在这个年代应该算得上是一线城市了吧?房价肯定不便宜,再加上秦柏能看上的宅子,面积肯定小不了。这么一大笔钱压在这里,是不是亏了些?他们完全可以等到要进城来玩的时候,再派人提前租个宅子下来的。租上一两个月,花的钱也远远不能跟买一处宅子的花费相比。既然如此,祖父又何必要买呢?

    秦含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秦柏只说,买下来的宅子就是自家地方了,要如何改建、布置也能随心所欲,家里人可以住得舒服一点。等到他们回了京城,这宅子也不是一定得卖掉,他们三房在江南有产业,肯定要留人下来打理,将来也许还会有再回南边探亲办事的时候,有座宅子在这里,行事也方便些。

    谁叫他们小三房在族地秦庄里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住所呢?

    这句话说服了秦含真,虽然觉得金陵城离秦庄也有些远,但他们确实需要一处完全属于自己的住处。虽说这个住处可以在秦庄,可以在镇上,也可以在江宁县城,但哪一处都比不过金陵城繁华呀。要买房子,自然要找好一点的地段了。

    挑宅子的时候,秦含真一直紧跟在祖父秦柏身边,还提供了不少意见呢。秦柏挑中了两处宅子,只是还没有拿定最后主意,就让经纪先把宅子留着,等他回家与老妻商量一番再做决定。

    秦含真心里盘算着,等回了家,一定要跟自家祖母好好说说这两处宅子的优缺点。她比较喜欢靠河的那一处,要是能买下那里就好了。等将来他们搬到城里时,还可以自己坐了船去秦淮河游玩呢。

    秦含真犹自展望着美好的未来,与此同时,远在江宁的黄家,却是另一副景象。

    黄晋成扣下黄忆秋,就打发亲兵给黄家人送信了,告诉他们黄忆秋在自己这里,她的婚事,将会由他这个叔叔做主,顺便还义正辞严地数落了一番他们的错处。

    黄家上下都惊呆了,手足无措。黄晋成那亲兵还用不屑的语气对黄大爷道:“我们大人说,黄家的名声不是这么被你们糟蹋的,如果你们不懂得如何教养女儿,就别耽误了姑娘的前程。这事儿他不能不管,今后姑娘就留在他那儿了。他会写信回族里,请一位有德的太太来金陵城管教姑娘。就连姑娘日后的亲事,我们大人也会替她做主。若是你们不服气,只管去与我们大人说话。只是你们在质问我们大人之前,最好先反省一下自己,都让闺女儿去做了什么好事?!”

    他将一封信摔到了黄大爷身上,便坐在一旁抱臂不管了。他虽然是黄晋成的亲兵,但身上也是有品阶的,在黄家这一屋子白身人士面前,有摆架子的资格。

    黄大爷颤抖着手把信打开了,黄六老爷连声叫儿子,他忙将信送到了老父面前,然后凑到一旁去看信。黄大奶奶心急地揪着丈夫的袖角,等着他告诉自己,信里都写了些什么?没办法,她只勉强认得几个字,读书的速度是快不起来的。

    闻讯从客房赶来的黄二老爷,似乎猜到了什么,抚须沉默不语。

    黄六老爷与黄大爷看完信后,都在跺脚叹气。信是黄忆秋亲笔写的,上头说自己今日照常在镇上那处贵人的宅子附近徘徊,想要等待贵人出现,与他再一次“偶遇”时,遇上了过路的永嘉侯和他的孙女、侄孙。因她去见姑姑小黄氏的时候,曾在秦家宗房与永嘉侯的孙女有过一面之缘,被认出来了,永嘉侯的下人向她问好。她当时有些慌张,行止有异,便引起了永嘉侯的疑心,命人去附近一打听,得知她天天都在那一带游荡,十分不合规矩,便心下着恼,命她上车,说要送她回家。

    永嘉侯最终也没把她送回家,而是直接将她送到了黄晋成处。永嘉侯南下时,据说是与黄晋成同路的,两人有交情。今日永嘉侯就是要去他那儿拜访,想着要买点儿礼物,才会经过镇上。他知道黄忆秋是黄晋成的侄女,就不能任由她独自在外了,非要把人送到黄晋成处,由他安置。反正这都是黄家的家务事。

    黄晋成当场震怒,黄忆秋抗不住他的威严逼问,只好将实情全盘托出,他更生气了,扬言不能原谅她父母家人的行为,又要找人来管教她这个侄女。至于攀亲宗室的事,他自然是反对的,不过他也说,会为她说一门好亲事,令她终身有靠,不至于因为这一次行差踏错,而毁了前程。

    黄忆秋在信里对黄晋成还挺感激的,还说了他给她订做衣裳首饰等事,对未来更是充满着期许。

    黄家人可没黄忆秋这么天真。他们看着信,只觉得头上、身上都在冒冷汗。

    他们早知道祖训的内容,也知道黄忆秋若真的嫁给了那位宗室贵人,是有违祖训的,若闹出来,甚至有可能会被逐出宗族。可他们还是纵容了黄忆秋的行为,不过是抱着侥幸之心罢了。否则,先前黄二老爷来时,打着黄晋成的旗号,他们就该放弃了。

    如今事情闹到了黄晋成面前,他也直接插手了,还指责了他们。这种事就算闹到族里,他们也是不占理的。多年来他们虽然客居江宁,与族人分开两地,但也没少借着黄家皇亲国戚的旗号,抬高自家身份。倘若黄晋成一心要惩治他们,族里肯定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若到时候他们被出族了,可怎么办呢?

    黄六老爷与黄大爷对望一眼,都感觉到了事情棘手。

    黄大奶奶还没想到这么深,心里只犯愁:黄晋成把黄忆秋扣下了,让她去勾搭宗室贵人的计划怎么办?还是早点去把女儿接回来吧?由谁去好呢?

    真是的,永嘉侯多管什么闲事呀?去拜访黄晋成,想要在镇上买点礼物,也不用到女儿去的那一处吧?那里有什么?不过就是烧饼而已。难不成他们还能拿烧饼当上门拜访的礼物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