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三十八章 族学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祭祖的事忙完了,秦柏与牛氏都松了口气。

    牛氏的病情有了好转,药也吃完了,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再去一趟医馆。

    秦含真便劝她:“再去一回吧,您的病情还未收尾呢,还不能掉以轻心。就算是不用再吃治病的药了,也可以开副养身的方子。上回我们去的时候,叶大夫不是说了,您去年大病伤了元气,需要好好休养身体吗?”

    牛氏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就说:“那我们明儿去吧。今日不成,老爷没空呢。”

    秦柏回到族地几日,几乎隔日就要出一次门,说是出去闲逛,除了虎伯,就没带任何人了。牛氏只当他是思乡怀旧,也由得他去。不过这两日,他又开始考虑另一件事,那就是秦氏族中没有族学,子弟们想要读书,只能另寻地方附馆,十分不便。

    三十年来,秦氏宗族统共就没出过几个读书种子,不过是有了三四个秀才,两个举人罢了。两个举人乡试的名次还很靠后,其中一人已经放弃了继续科举,另一人去了外地求学。除此之外,童生倒是还有几个,但考不过秀才试,就算是童生又如何?

    秦柏很难接受家族落到了这样的境地。从前,因为叶氏夫人十分注重族中子弟读书科举的关系,资助了好几名年轻子弟。那时候族里还是很有几个读书种子呢,不象现在这般寒酸凋零,而且天资不错,按理说也应该是大有前程的才对。谁料到秦家一朝失势,连累了这几个孩子。他们当年科举不过,有人自暴自弃,后来也没能重拾学业,有的被人陷害受伤,也有人坚持下来了,不曾放弃学业。但秦松上位做了六房家主后,对族人十分冷淡,也不再提资助族人读书的事。那两名族人靠着自己努力,终于考上了举人,也就是前头提到的那两位。

    放弃科举的那一位,是因为家中老父病逝,有老母需要赡养,妻弱子幼,只好回家支撑家业。秦柏听着对方说起这些年来的经历,心中惋惜无比。可惜,那位族人已经错过了大好年华,如今也没法重拾书本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到儿孙身上。

    秦柏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他向族长建议,在族中寻一处空房屋比如秦克用与小黄氏夫妻俩原本安排他去住的那间宅子就很不错建一所族学,但凡族中子弟满了六岁,都要前去读书。学费和书本笔墨纸张等费用,由族**给。子弟们需要在族学里读上十年书,满了十六岁,却连个童生都还没考上的,可见于科举上没有天份,就可以安排去做别的事。好歹读了十年书,认得字,也懂得道理,改做别的营生,也比什么都不懂要强。

    但如果有人能考出个前程来,族里就得合力资助他继续考下去。只要子弟中有一人能科举入仕,全族便有了庇护,不至于一朝失去六房承恩侯的支持,族人就好象没了精气神一般,成天只懂得算计如何攀附讨好贵人。

    秦柏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特定指出是谁,但族长与秦克用却总觉得他是在暗示秦克用夫妻俩。族长暗暗抹了把汗,心中叹惜这个梁子到底还是结下了,以后还是要多盯着儿子媳妇,别让他们再犯蠢了。秦克用则在苦恼,自己为了六房祭祖的事忙里忙外,怎的六房怨气还不见消减呢?

    秦柏并不在意这对父子的小心思,他只是对族长道:“我离开族中多年,未曾为父母先人尽孝,心中惭愧不已,有心为族学出一份力。请兄长出面,为我买二百亩良田,充作祭田,专供族学使用。只是族学的老师,还要请兄长去寻访乡间贤能。我在江宁一日,便会为此事出一日的力。”

    族长顿时动容:“此话当真?你真的要捐二百亩良田给族里?!”

    秦柏顿了一顿:“是充作祭田所用,而且专供族学使费。”

    族长忙道:“这是当然,当然。我一定会好好用这笔银子,给族中建一个好学堂的。”还迅速盘点起了江宁地区有可能请来做老师的读书人。盘来盘去,他想到的都是有秀才功名的老儒,又或是别家塾馆的教书先生。

    秦柏听得皱眉,不过没说什么,只是问他:“此事还是要请众位族老与各房家主齐来商议,尤其是族中有功名者,更不能缺席。”

    族长也是在过去三十年里考中了秀才功名的人,虽然没能再往上走,但也知道有功名的人身份不一般,他立刻就接受了秦柏的建议。

    这个小聚会是在六房祖宅里开的,不一会儿,族中有头有脸的成员就都齐聚在前院花厅里,排排分坐,商议起正事来。得知秦柏要出资兴建族学,众人都十分赞成,纷纷为族学出谋划策。陆续有闻讯赶来的族人旁听,一些有心读书科举的少年更是兴奋之极,私下交头接耳,议论不绝。

    连秦简也拉着赵陌去前院凑热闹了。

    牛氏在后院听得开心,对秦含真说:“由得他们忙活去吧。你祖父为了这个族学的事,都有好几日没睡好了。”

    秦含真笑道:“这是好事呀。咱们家族也很该培养几个读书种子,只要形成了风气,世世代代都有人科举入仕,家族才能兴旺长久。”

    牛氏讶然道:“好孩子,难为你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个道理。你祖父从前在米脂的时候,也经常这么说的。”她叹息道,“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族中就没几个人明白呢?竟然至今没有建起族学来!”

    “是很可惜。”秦含真道,“如果族学早就有了,京中承恩侯府也乐意资助几位族人读书科举,说不定早就培养出几个进士来了。无论是在朝做官,还是到地方上任职,京中的六房也不会象现在这样孤立无援。虽说外戚不好掌实权,但谁也不会拦着外戚的亲戚读书上进。不是我说长辈的不是,大伯祖父成天想着要争权夺利,怎么就没想到正道上呢?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他以为王家是怎么有今天这样的兴盛的?还不是用心培养家族子弟读书出仕,才有了眼下的光景?与其巴结讨好王家,还不如自己努力一把呢。”

    她说出这番话来,牛氏顿时对孙女儿另眼相看了,虎嬷嬷也笑道:“真真是我们姑娘生就一副水晶心肝。这般有见识的话,可不是寻常闺秀能说得出来的。”

    秦含真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我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

    她对牛氏道:“祖母,您不是说想去宗房向伯祖母道谢么?昨儿祭祖的事,真是多亏了他们宗房帮忙了。反正祖父在前院忙碌,您也没什么事好做,正好去宗房串串门。”

    牛氏点头:“也对,今儿天气不错,我出去走走也好。宗房的嫂子为人还是不错的,不象她那个二儿媳虽说克用媳妇也为咱们祭祖的事出了大力气,但我见到她,还真是喜欢不起来。”

    秦含真笑道:“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有什么要紧?克用婶娘也是受伯祖母的差遣,才会到咱们六房来帮忙的。咱们去谢过伯祖母就好了。顺道还能去看看克良叔叔,不知他的病情怎么样了?”

    牛氏便拉着孙女儿的手,带着虎嬷嬷、魏嬷嬷以及两个大丫头,慢慢走着往宗房那边去了。

    秦庄里头走动的不是秦氏族人,就是秦氏族人的仆从,也没什么可避讳的。族里的年轻女孩儿或小媳妇,大胆地独自在外行走,也是有的,胆小些的就带上同伴,或是戴了帷帽。牛氏这一行人往宗房去,也是大大方方。路上遇到相识的族人,还会打声招呼。

    走到半路,虎伯追了上来:“老爷听说太太往宗房去了,不放心,让我跟着过来呢。若有什么需要差遣跑腿的地方,我这老胳膊老腿还能出点儿力。”

    牛氏听说丈夫如此关心自己,就这几步路的距离,他都不放心,心里怪高兴的。

    虎嬷嬷嗔了丈夫一眼:“你以为自己还是年轻小伙子么?跑腿的活儿怎么不叫儿子来?出门在外,怎不多穿件皮袍子?瞧你这一身薄袄,也不怕着凉!”虎伯冲她嘻嘻一笑,又被她瞪了一眼,才老实道:“我不冷。若是觉得冷了,一会儿我在宗房问人借件衣裳穿了,回家后再还给人就是。”

    秦含真面无表情地盯着脚下的路,心想久不吃狗粮了,没想到今儿一来就来双份儿。

    他们走到宗房,很顺利地就来到了二门。迎面从二门里走出了一个年轻姑娘,看着也就是十五六岁光景,生得杏眼桃腮,颇为美貌。只是这美貌眼下有些打了折扣,因为这姑娘明显正在生气呢,五官都有些变形了。

    出门遇上牛氏与秦含真一行人,那姑娘也是愣了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她们是谁,忙消了怒气,满面堆笑,上前行礼:“可是永嘉侯府的夫人和小姐?奴家是黄家的忆秋。早听说夫人与小姐就在秦氏族中,本该早来拜见的,不曾想到今日才有幸见到二位,还望夫人与小姐不要怪罪忆秋失礼。”

    这姑娘是谁呀?

    秦含真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望望祖母,见牛氏也是一脸的茫然,就知道祖母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过,既然说是黄家的忆秋,难道是小黄氏的娘家人?

    站在牛氏与秦含真身后的虎伯愣了一愣,多盯了黄忆秋几眼,心中犯起了嘀咕……

    这姑娘……怎么瞧着有点儿象皇后娘娘年轻的时候呀?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