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三章 入住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在马车中察觉到,他们一行人似乎停止了前进,而且迟迟没有重新动起来的迹象。她心中疑惑不解,不由得又掀起车帘去看,却只见到外头漆黑一片,只有正前方似乎有些星星点点的光芒,再加上天空中从云层中透射下来的黯淡月光,勉强可以看清道路。

    前面是在做什么?是遇到什么人或事,被拦住了去路吗?还是有别的原因,不方便继续前行?

    秦含真探头探脑看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让赵陌留意到了她的举动。他骑着马,就走在牛氏与秦含真所坐的马车边,方便照应。见秦含真如此,他便策马走了过来:“表妹别急,咱们到地方了。前头就是一处大村庄,舅爷爷兴许是回到了多年未回的祖地,一时感叹罢了。”

    秦含真恍然大悟,笑道:“他老人家大晚上有什么好感叹的?表哥您去帮我催一催他吧。与其堵在路口,饿着肚子思忆过往,不如明儿早起,吃饱喝足了,再到处逛逛,岂不是看得更加真切?”

    不用赵陌去催,秦柏就在前头不远处,已经听到孙女儿的话了。他有些无奈地回过头来:“你这丫头,就会打趣你祖父。”

    牛氏在车里听见,扬声道:“孙女儿哪里是打趣你?她是心疼我这个祖母,怕我饿肚子呢!”

    秦柏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便下令往庄中进发。

    说话间,庄中来人了,提着灯笼一路小跑出来,不一会儿便到了秦家一行人跟前。

    其实,虽说秦柏看到祖地秦庄,忍不住停下脚步,思忆过往,但他身边的人也并不是傻傻地在那里等着他回神就算了的。周祥年非常精乖地打发人往庄里送信,找的就是宗房。他事先问虎伯问过庄中方位,知道宗房的大概所在。从庄里迎出来的人,就是得了信的宗房成员。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宗房族长嫡次子秦克用,二十多岁年纪,生得一表人材。他带着几个下人,一脸的喜气洋洋:“早就收到信儿说,柏三叔九月中下旬就该到了。自打进了九月,父亲就天天盼着您和三婶娘过来,没想到今儿您才到。这一路上都还顺利吧?天都黑了,外头风大,您快请进庄来。”

    他的语气亲切,态度友善而不失恭敬,秦柏一见就先有了几分好感。待到听他自我介绍了身份,秦柏便想起他就是小黄氏之夫,顿了一顿,没有露出异样来。

    秦克用是步行过来的,还殷勤地要替秦柏牵马。秦柏是长辈,倒也受得起他这份殷勤,只是觉得没必要叫他做马,便只令他走在自己身边,陪着说话。秦柏问了他父母安好,又问家里和族中,秦克用自然是样样都说安好了。这时节,才见面,他还能说别的?

    秦简跟在后面,下了马跑过来与秦克用说话。他常在祖母和父母那儿看到秦克用的来信,虽然记忆中已经对这位族叔没什么印象了,但心里还是觉得亲切的。

    秦克用对他,又是一番不同的亲热劲儿:“长这么大了。你小时候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我的腰高呢,如今都快跟我一样高了。看着一表人材,怎么这样象二哥年轻的时候呢?”秦简听了也高兴不已,虽然他早就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

    入庄后,他们最先看到的就是宗房的大宅。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媳妇站在大门台阶上,身后跟着几个丫头婆子,正翘首相望。这年轻媳妇生得一张圆脸,眉眼弯弯,嘴角翘翘,好象天生脸上就带了笑意一般,令人见了就觉得讨喜。她穿着一身宝蓝织花缎面夹棉披风,下系白色绣花马面裙,头发梳成倭堕髻,鬓边斜插着一枝珍珠偏凤,一看就知道是有身份的女眷。

    等秦柏等人来到宗房大宅门前下马,这年轻媳妇便笑着迎了上去:“三叔和三婶一路安好?侄儿侄女们都累着了吧?宅子早就清扫干净了,直接住进去就行。我的婆子领路,三叔家的管家跟着她去,先把行李送过去安置吧?我们宗房已在家里备好宴席,还请三叔和三婶赏光,略领一杯水酒。”

    秦克用向秦柏介绍年轻妇人的身份:“这是侄儿的妻子,娘家姓黄。三叔只管叫她克用媳妇就是了。”

    原来这就是小黄氏。

    秦柏看了小黄氏一眼,心想这妇人瞧着倒是个能干的,只不知性情如何。

    他对秦克用道:“你们家设了宴席,我本不该辞,只是你们婶娘路上不慎感染了风寒,这几天都没什么胃口。怕勉强去吃席,反而会扫了你们的兴。宴席就算了吧?眼下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行安置,日后有的是机会再聚。一会儿我梳洗过,便去见你父亲,也好给他赔个礼。”

    秦克用的父亲论辈份是秦柏的兄弟辈,但论身份却差得远了。族长他老人家也就是有个秀才功名罢了,这架子是万万不敢摆的。秦克用忙道:“三叔客气了。父亲只是想为三叔、三婶和侄儿侄女们接风,却没想到三婶身体不适,实在是唐突了。三叔您不必客套,还是先去歇息歇息,万万不要再提赔礼的话。”说着,就要亲自为秦柏一行人带路,又用眼神示意小黄氏去后头招唿女眷。

    小黄氏便笑着往牛氏坐的马车这边走来。虎嬷嬷掀起了车帘子,秦含真扶着牛氏坐起。牛氏方才已经简单地换了一身整齐体面的衣裳,简单梳了梳头发,坐在车里微笑着向小黄氏问好:“头一次见面,我身上不好,失了礼数,你别笑话。”

    小黄氏拿眼上下打量牛氏一番,脸上依然是带着笑的:“三婶客气了。您这是回自己家,又不是到别家做客去,说什么礼数?没得外道。”

    秦含真又给小黄氏见礼,小黄氏也是拿眼上下打量她一番,笑容不变:“侄女儿真是生得好模样,小小年纪,就已能看出是美人胚子了,长大了可不得了。”

    他们夫妻大概是为了迁就京城这一支族人的习惯,说的是官话,不过秦克用的官话很标准,小黄氏却略带一点儿口音,有那么一点儿软糯,说话语气跟常人不太一样。听她说话,秦含真就忍不住想起了“娇声软语”这四个字。若不是场合不对,她就差点儿笑出来了。

    不过,看起来这位黄家女对秦柏这一支族人的态度还是挺好的。祖父原本担心的尴尬,应该也不必再挂在心上了吧?

    秦含真含笑谢过小黄氏的夸奖,又礼貌地回敬一句:“婶娘也是美人儿呀,我这个胚子可不敢比。”

    小黄氏一愣,随即咯咯笑了起来,又热情地招唿丫头婆子们搬一张脚凳过来,亲自登车,钻进车厢里,竟是打算就这样陪着牛氏与秦含真她们一起往住宿的地方去了。

    有个生人进了车厢,牛氏与秦含真都有些不自在,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人家也是好意要领路作陪而已。况且秦柏早就提过,他们这一支在老家,是六房,但论显赫却是第一,所以祖宅就建在离宗房不远的地方,可以说是全秦庄最大的宅子了。从宗房宅子大门口过去,估计也就是几步路的功夫。这一点时间,有什么不能忍耐的呢?

    可让她们意外的是,马车似乎走了挺远,还没到地方。

    秦含真茫然地看向牛氏,牛氏也是一脸不解。她俩都是头一回来江宁,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莫非六房的祖宅果真大到这个地步,马车走半天还没走到大门口吗?

    小黄氏倒是一脸笑意不变。秦含真都觉得她这张脸有点象是面具了。

    秦柏那边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我们这是往哪里去?”他分明记得自家祖宅离宗房没那么远的。虽然眼下天黑,看不清周围的房屋环境,但他的记性还没差到这个地步。

    秦简也觉得不对了:“克用叔,你是不是走错了?”

    秦克用笑道:“没有走错。一会儿我再领简哥儿你去六房的祖宅。眼下得先把三叔三婶安置好才行。”

    秦柏皱起眉头:“这是何意?你领我去的,难道不是六房的祖宅?”

    秦含真在马车里听见,也吃了一惊,忙看得小黄氏:“婶娘,这是怎么回事?”

    小黄氏笑眯眯地道:“三婶和侄女儿别担心。这不是六房的祖宅前些年翻修过,承恩侯发的话,当时也不知道三叔下落,就没给他留院子。我们这回听说三叔三婶要回来祭祖,心里就一直在犯愁,不知该如何安排。幸好族里还有一处老宅,是别家族人的旧居,如今已经搬走了。我们爷亲自带人把宅子重新修整了一番,布置一新,包管不会比六房的祖宅差。”

    就算她这么说,秦含真也是听不懂的:“为什么要另外安排住的地方?六房祖宅那么大,难道还住不下我们一个房头的人?还有,刚才听堂叔的语气,大堂哥还是要住回六房祖宅去的吧?为什么他要跟我们分开住呢?”

    小黄氏一脸的笑眯眯:“这是自然,简哥儿可是六房的嫡子长孙哪。祖宅里有他们长房的院子,也有二房的院子,却没给三房留地方。这不是没办法么?”

    秦含真不知怎么的,就看她这一脸笑碍眼,脸上也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来:“怎么会没办法呢?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不是六房的子孙吗?凭什么就不能住进祖宅里去了?京城的长房只回来了一个人,二房一个人都没回来,那么多空屋子,我们就住不得了?婶娘的话还真是有趣呢。难道说……你们是在暗示些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