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六章 建议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姚氏为长子秦简的婚事发愁,秦简自己也有些察觉。他还是个十二三岁大的少年人,说起未来的婚事,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却不好在父母面前提起,只能私下烦恼。

    赵陌与他交好,又是邻居,每日总要见上几面的,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样,便问他是怎么回事。

    少年人有时候在家人面前不好意思提的事儿,在同龄的好友面前,倒是没那么多顾虑。秦简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赵陌。

    赵陌眨了眨眼,换了个坐姿:“你的意思是……山阳王夫妇看中了你,想招你做女婿,你们家不乐意,可人家一日未挑明,你们家就一日不好回绝,但人家要是到宫里请旨,你们便是想回绝,也没有了回绝的余地?这事儿有那么难么?要不就赶紧让你家给你定了亲,免得叫山阳王府截了胡,要不就给太后娘娘递话,说你的婚事,你家里早有想法了,别让她给你乱点鸳鸯谱。”

    秦简苦笑道:“事情哪儿有这么简单?叫我提前定亲,那也得有人选可定才行。我才多大?我祖母和母亲也就是这一二年才开始给我留意合适的女孩儿,总要看上两三年,才好拿定主意的。匆匆忙忙定下一个,将来若有什么不好,岂不是误了我的终身?我心里也不愿意随便将就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至于太后那边……”

    他犹豫了一下:“你不在京里长大,兴许不大清楚。太后娘娘脾气挺好的,但她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心里就更重女儿些,对娘家人也十分看重。山阳王府没别的好处,可山阳王妃姓涂,又与太后娘娘所出的临安长公主交好。她若想求太后为女儿赐婚,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太后娘娘是不会轻易驳了临安长公主所请的。我们家若到太后面前明说不想与涂家外孙女儿联姻,太后肯定不用听原委,就先恼了我们。若是不提具体人选,又怕太后娘娘有所误会。”

    这确实是件麻烦事。太后娘娘再怎么样也是姓涂的,怎好在她老人家面前说涂家的外孙女不好?

    赵陌想了想:“照你这么说,事情倒是有些麻烦。除非能让山阳王妃打消主意,否则她一开口,太后就答应她的话,你想躲也没处躲了,那还在这里烦恼个什么劲儿?”

    秦简笑道:“这倒不至于。太后娘娘再偏着涂家,也不可能不问过我祖母和母亲的意思,就定下我的婚事。那不是施恩,竟是施仇呢。不管她要指给我的是哪家女儿,日后总是要在咱们家里过日子的,未进门就先得罪了婆家,她将来还怎么过活?”

    赵陌便笑着说:“就算太后会问你们家的意思,你们要回绝,也得拿出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说出来终究是有碍山阳王府郡主的名声。说到底,还是要让山阳王妃别开这个口。我如今算是明白一点,你为什么如此烦恼了。”

    秦简长叹一声:“这叫我怎么办呀?我母亲整日与祖母、父亲商议,也没拿出个章程来。难不成我生得好了,性情好,才学好,就要面对这样的烦恼么?”

    赵陌哈哈大笑:“这话也说得太不要脸了,叫人忍不住想打你!”

    两个少年人互相取笑打闹了一番,才安静下来。

    赵陌喘着粗气,对秦简说:“我替你出个主意,就怕你觉得太馊。”

    秦简忙问:“是什么主意?你快说。就算是馊的,也比没有强些!”

    赵陌便压低声音跟他商量:“所谓惹不起,躲得起。你现如今就是一个香饽饽,家世好,人才也好,也怪不得山阳王妃喜欢,一心要招你做她女婿。你不如就寻个理由躲出去。只要你不在京城了,山阳王妃再看中你,也得你露面才好说后面的话吧?她想求太后娘娘赐婚,太后娘娘也得先见过你吧?断不可能你连面都不露一下,太后就把一位王府郡主赐婚给你了。你暂时躲到外头去,趁着这个空儿,你祖母和母亲赶紧替你挑个好媳妇,放了定,这事儿有你没你都一样能办成。等办好了,后头的事,你就不必愁了。京城又不是只有你一个香饽饽,山阳王府的郡主,还没尊贵到让太后替她夺人夫的地步。”

    秦简有些心动:“这能行么?”

    “怎么不能行?”赵陌道,“这也就是给你家里争取一点时间,好让你母亲赶紧给你看好媳妇人选罢了。现如今山阳王府还未露口风,你这会子躲出去,找个求学、游学的借口,谁能挑你的理儿?不但不能挑,还要夸你少年好学呢。”

    他又把声量再压低了些:“我再教你个乖,三舅爷爷正要南下回乡祭祖,他老人家出行,又带着舅奶奶与三表妹,老的老,小的小,便是身边不缺人侍候,你们长房也不好不派一个晚辈护送的。你是长房嫡长孙,你到你祖母面前,主动请缨,把这个差使要到手。只怕宫里知道了,连皇上也要赞你一句孝顺知礼呢。”

    秦简听得欢喜:“这话说得不错。皇上一向最看重三叔祖了。我要护着三叔祖回老家,皇上必定欢喜。在我回来之前,有什么事皇上也会护我三分,便是将来我回来后,山阳王府再提婚事,我往皇上面前一求,太后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赵陌笑道:“你既是个孝顺知礼的人,那错了辈份的婚事,如何能答应呢?这个理由拿出去,还要赐婚便是强人所难了,想必连太后也没法说什么吧?”

    秦简激动得再也坐不住了,抱了赵陌一下:“好兄弟,多谢你了!”立时就要去跟祖母、母亲商议。赵陌也不拦他,由得他去了,自己却收拾东西回了屋里,换了身衣裳,跟费妈妈、青黛打了声招唿,便带着两个小厮出了门。

    他今天要去见自己的父亲赵硕。

    数日不见,赵硕看起来人瘦了一圈,眼下瞧着气色倒还过得去,但眉宇间的愁绪却十分明显。

    他看到赵陌来了,还有些惊喜,笑道:“怎么今日过来了?我想着你回秦家好几日了,也不知过得如何,正想要打发人去看你。偏这几日事情多,一时没顾上,不曾想你就回来了。”

    赵陌微微笑着向他行了礼,又问:“父亲这几日过得如何?儿子虽然在承恩侯府听说了不少消息,却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心里放心不下,便索性过来一趟,也好问个清楚明白。”

    赵硕有些感动于儿子对自己的关心,只是这个问题却让人心情沉重:“也不过就是那样罢了。谁也料不到,竟是你小叔坏了大局。他自个儿口风不严泄了密,对手下人管束也太松懈了些,闹得如今你二叔被关进了宗人府大牢,今后还不知会是什么结果。父王受了皇上训斥,又要罚俸,怕是在京城待不久了。但你二叔的案子还没有结果,他如何能放心回辽东去?”

    虽说蜀王点明了泄露风声的人是赵研之后,辽王就不再怀疑嫡长子赵硕才是放出消息的那个人了,但赵入罪,辽王与辽王继妃夫妻俩一方面要为赵担心,一方面又要忙着管教小儿子赵研。偏偏赵研觉得自己没错,也不肯承认是自己故意让两名长随在外头散播兄长罪行的,父子、母子之间便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一场大战。辽王府如今乱成一团,谁也没空搭理赵硕。他却还在烦恼,辽王原本答应要为他请封世子的奏折还没递上去,在如今这般局势下,这事儿还不知要被拖延多少时日。

    再者,辽王府父子接连出事,外界对于赵硕的评价也多少受了些影响。特别是蜀王找到赵研的两名长随泄露出赵硕元配温氏之死的真相,更让人怀疑,赵硕到底是愚钝到没有发现自己的元配发妻是如何死的,还是明知道真相如何,却不敢说出来,还要继续与父亲、继母、兄弟装出一家和睦的假象?同时,又有人留意到,他死了发妻不过数月,就迎娶了现在的妻子小王氏,是不是太过薄情了一点?如果他明知道发妻因何而死,却因为急于迎娶新妇而孰视无睹,那他的人品就太不堪了些。

    与王家敌对的官员还是不少的,而京城中有意于皇嗣之位,却不打算象晋王世子、蜀王幼子以及赵硕这般跳出来公开表面自身野望的宗室更不少。他们都没有错过这个打击赵硕的大好机会,不提辽王府与他的关系,只一味拿他对妻儿的薄情说事儿,贬低他的人品。有心要成为一国储君的人,怎能是个冷心冷情、无情无义的人呢?

    赵硕就是被这种种指责搞得头痛不已。虽然蜀王、辽王两府相争,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蜀王幼子看起来还失去了过继的资格,但他也没落到什么好处。别看他现在似乎还有望往东宫之位上努力一把,可他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在京城中还有许多隐形的竞争对手。从前没发现,如今却都看得分明。他对上这些人,是一点儿把握都没有的。

    想到如今这种种不利的局势,都是因为赵研而来,赵硕对这个小弟的愤恨之心便勐涨。

    虽然心情不佳,但考虑到长子赵陌曾经表现出的政治天赋,赵硕还是简单给儿子介绍了一下最新局势,并说出了自己的不利处境,然后道:“你如今颇得永嘉侯青眼,不如替父亲说说好话吧?皇上最看重这个小舅子,只要永嘉侯愿意为我说几句好话,朝中那些攻击我的人,就会消停许多的。”

    赵陌沉默了一下,才道:“父亲,您有没有想过,这种时候退一步,其实对您更有利?”

    赵硕怔了一怔:“什么意思?什么叫退一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