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一章 得意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放学回到明月坞的时候,分家已经结束了。

    长房本来要在家中设个小宴,招待一下众位前来做见证的贵人,也想着三个房头的家庭成员应该聚在一处吃顿饭,算是散伙的意思。

    然而二房有许多事要忙碌,根本不想去聚餐,虽然有兴趣去结交那些贵人们,但那是秦伯复的事儿,身为女眷的薛氏与小薛氏光顾着接秦锦仪去了。贵人们也不知是不是看不上秦伯复,纷纷婉拒了承恩侯府的好意,带上秦仲海赠送的小礼品,就各自告辞了。至于日后是否会再上门做客,那是以后的事。

    王复中与吴少英随秦柏回了三房所住的清风馆,师徒三人要好好聚一聚。牛氏多年不见王复中了,心中欢喜,特地派了小丫头去明月坞,催孙女儿赶紧过来吃午饭,顺道见一见王复中他们。

    秦含真暂时还顾不上午饭。她站在明月坞门口,与秦锦华一起听着隔壁院子的动静,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二房薛氏婆媳过来接禁足已久的秦锦仪。薛氏生怕再有变故,决定要把大孙女接回去她所住的纨心斋去,亲自照看。小薛氏更希望让长女回福贵居住,那里还有长女从前的旧屋子,稍稍收拾一下就行了,她这个母亲照应起来也方便。然而秦锦仪本人却不是很想搬走。桃花轩地方宽敞,屋子精致,侍候的丫头婆子也伶俐,秦锦仪在这里住惯了,不想换地方。真要搬走的话,她的行李那么多,搬起来太麻烦了。

    薛氏笑着说她:“傻丫头,这有什么麻烦的?你迟早要搬走,倒不如趁着这一回要搬,赶紧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把好的拣出来归置好,不好的旧物或是送人,或是赏人,都打发了吧。你日后是要过好日子的,还怕没更好的屋子住,更好的东西使,更好的丫头婆子使唤?”

    秦锦仪不解了:“祖母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分家了么?”她心里其实有些不大乐意。这些天她被禁足,也不清楚外头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怎么就提前分家了呢?她如今从正儿八经的侯门千金瞬间变成一般官宦人家的千金了,即使有个国舅祖父,到底已经死了几十年,她心里有些慌。

    薛氏笑道:“分家了又如何?如今长房三房都管不了你,也无法阻挡你的青云路了。我的大孙女儿哟,你的好姻缘就在眼前了!”把蜀王妃开茶会,遍邀京中名门闺秀,却又让山阳王妃照应秦锦仪的事说了出来,然后道,“你瞧瞧,这不正是蜀王妃有心抬举你的证明么?好孩子,你这几天好生调养身体。到了茶会那日,一定要容光焕发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将所有闺秀都比下去。到时候你还怕会没法嫁进蜀王府去么?”

    秦锦仪惊喜不已:“真的?!”双颊顿时飞红。

    “自然是真的!”薛氏想起也是开心得合不拢嘴,“只可惜你年纪还小,若是再大两岁,只怕明年就能出嫁了!”

    “哎呀,祖母!”秦锦仪羞红了脸,嗔怪地叫了薛氏一声。薛氏只呵呵地笑,小薛氏瞧着总觉得不妥,忙劝道:“太太,那只是一次茶会罢了,并不是真要定亲。您别这么说了,万一仪姐儿在别人面前漏了口风,岂不是要叫人笑话么?”

    薛氏扫兴地白了她一眼:“仪姐儿眼看着就要有好前程了,你做亲娘的不为孩子高兴,反倒在这里泼人冷水,到底是长了什么心肠?!你若是真的那么不乐意看到仪姐儿嫁得好,日后风风光光地,那就把孩子交给我,不要多管了。横竖你也没那本事去管!”

    小薛氏咬着唇,低下了头。秦锦仪也有些不高兴,含怨看了母亲一眼,竟不理会她,径自去与祖母薛氏说笑。

    这时候秦锦春放学回来了,听说大姐解了禁足,祖母与母亲都来了,她忙回到桃花轩来见她们。

    小薛氏见小女儿来了,才算是稍稍振作了一下精神,脸上露出笑来。谁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对小女儿说一句话,婆婆那边不满的责备已经脱口而出了:“四丫头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你大姐在这里受苦,你不能陪着她,安慰她,也就算了,竟然还搬到隔壁院子去住!这是你姐姐,不是仇人!你这个妹妹当得可真是称职!”

    秦锦春一向畏惧祖母,见状顿时萎成了一只弱猫般,缩着脖子站在屋外,不敢迈脚进门槛。

    小薛氏看得心疼,本想要在婆婆面前为小女儿说句好话,但顾虑着自己刚刚惹婆婆不高兴了,便给大女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为妹妹求情。

    然而,心里早就积了一肚子怨气,如今正志得意满,自认为可以发泄一下怨气的秦锦仪却无视了母亲的眼神。她高高抬起下巴,傲慢地睨着站在面前不远处的同胞亲妹妹,轻笑着道:“妹妹怎么不说话了?你往日在二丫头三丫头面前不是很会说么?你与她们那般亲近,日日在一处玩笑,却把我这个亲姐姐给丢在一边不管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长房的女孩儿呢,哪里想到你我才是亲姐妹?”

    薛氏听了秦锦仪这话,也怨起了秦锦春,骂道:“小蹄子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竟也势利眼起来。见你姐姐倒了霉,你就往高枝儿上爬去了。如今见你姐姐要发达了,你又跑回来巴结。谁家女孩儿象你这么不要脸?!”

    秦锦春还是个孩子,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话?忍不住哭了起来。

    小薛氏心疼,连忙上前抱住她,哀求薛氏道:“太太熄怒。春姐儿只是年纪小,不懂事,贪玩些罢了,绝对没有那样的想法,太太明察!”

    薛氏嗤笑:“难不成我和她姐姐还会冤枉了她?行了行了,赶紧把她带走,我看了她这副哭相就厌烦!”说罢就再也不理会儿媳与小孙女了,径自拉着大孙女的手,与她说起了茶会那日要穿的衣裳,戴的首饰,见了蜀王妃要如何行事,见了别家的闺秀又要如何……等等等等。秦锦仪也专心听祖母教导,正眼都没瞧母亲与妹妹一眼。

    小薛氏抱着小女儿,心中发涩。她拉着秦锦春走出了正房,本想要带着小女儿回东厢去的,抬头瞧见秦含真与秦锦华都站在院门处,想必方才的事,她们都看在眼里了,小薛氏不由觉得脸上烫得慌。

    秦锦春哭得双眼都肿了,一抬头看到秦含真与秦锦华就在眼前,就挣开母亲,抱了过来,抱住秦锦华哭。秦锦华见她哭得难受,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秦含真只得安抚她俩:“别哭了,咱们回院里去再说吧?”

    小薛氏一脸尴尬地走过来:“二丫头,三丫头,多谢你们的好意了。只是……我们太太在屋里呢,春儿怕是不大方便随你们回去。今日已是分了家,回头我就要带人把仪姐儿的东西搬回我们那儿去。春儿的东西……稍后也是要搬的。”

    秦锦华哽咽着问:“大伯母,你就不能让四妹妹留下来么?无论是住这边的屋子也好,住我们院子里也行,四妹妹都是住惯了的,每日上学也方便。我知道我们已是分了家,可你们还没搬走呀?”

    秦含真也说:“是呀,大伯母。等到你们找到了宅子,要正式搬出去的时候,您再让四妹妹搬,也是一样的。何必还要再费事,在福贵居里另收拾出两间屋子给大姐姐与四妹妹住?眼下大姐姐的婚事要紧,你们还有许多事要忙呢,还顾得上四妹妹吗?”

    小薛氏迟疑:“话虽如此,但我是做不了主的,我们太太……”

    “二伯祖母不是还要照看大姐姐吗?”秦含真道,“说句不好听的话,既然已经分了家,各房的财物归各房所有,各家的开支也是各家自己出。四妹妹搬回去,日常用度就是二房支付了。可她若留在这里,有二姐姐在,难道二伯母还会跟她计较这些小钱不成?就算是二伯祖母不高兴,想来也是不介意让四妹妹占一占二姐姐便宜的。”

    小薛氏诧然,万万想不到秦含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这种话怎么能如此直白地说出口……

    偏偏秦锦华还大为赞同,在一旁连连点头:“我乐意叫四妹妹占这个便宜,我母亲也不会在意的。大伯母,您就答应了吧!”

    小薛氏正为难呢,院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听声音不象是女孩子在走路。她们不由得齐齐回头看去,原来是秦简来了。

    秦简一头大汗,双颊发红,显然是急奔着跑来的,似乎有什么急事。秦含真忙问:“大堂哥,你怎么了?”

    秦简一眼瞥见秦锦华在这里,方才暗暗松了口气,再看见小薛氏,眼中嘲讽一闪而过。他深吸几口气,平静下来,微笑着说:“我正有事要寻妹妹与三妹妹,却见你们不在院子里,得知你们来了桃花轩,就赶过来了。”

    秦锦华放开渐渐平静下来的秦锦春,低头擦了擦泪,疑惑地问:“哥哥有什么事要寻我们?”

    秦简又瞄了小薛氏一眼,方才道:“我刚刚从外头听来的消息,说是蜀王设套算计辽王,逼他陷害自己的儿子,还假造了许多证据,如今叫辽王告了,人证物证齐全,蜀王再无法抵赖。皇上大怒,蜀王正跪在干清宫门前请罪呢。”他越说越大声,足以让正屋里的人听见。

    小薛氏大吃一惊:“什么?果真?!”

    屋里的薛氏与秦锦仪听到动静,双双冲了出来。薛氏双眼瞪得老大:“胡说!你这是胡说!没有的事!不可能!”秦锦仪也紧紧盯着秦简的脸,仿佛想要从他的表情中找出他说谎的证据。

    秦简脸上却带着笃定的微笑,慢慢地道:“我并没有说谎。不信,你们往外头打听去?就是刚刚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略一打听,就知道了。”

    薛氏的身体晃了一下,被香露扶住了。她回头看向孙女秦锦仪,两人的脸色都是一样的惨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