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章 见证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辽王府出事,很多人都怀疑是蜀王府干的好事。知道内情的,就觉得蜀王是发现自己联合辽王陷害赵硕的计划失败了,为了抢占先机就把盟友坑了。但秦含真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蜀王干这种事,除了激怒辽王府上下,又有什么好处?说是赵入罪,会影响赵硕的名声,但那影响也有限得很。蜀王本身还有把柄在辽王手里呢,这么仓促行动真是不智。

    赵陌就曾私下跟她提过,猜疑蜀王的辽王与赵硕,之所以至今都不曾在御前告发蜀王,一定是在收罗证据。蜀王派到辽东去的使者,带去的书信,等等,都可以成为他们将蜀王拖下水的工具。另外,辽王夫妻还要派人回辽东去消除赵犯罪的痕迹,收买人证等等。赵是被告发了没错,但只要后续调查没有找到确切的罪证,又或是证据所证明的罪名并不是太重,那估计他受点轻罚,就能过关。现在辽王夫妻忙着救儿子,暂且还顾不上报复蜀王呢。

    这些事秦平并不了解,秦含真想了想,就问秦柏:“祖父,能把赵表哥告诉我们的事,说给祖母和父亲听吗?”

    秦柏淡淡地说:“无妨,都是自家人,只要别在外头提起就是。皇上那儿,已是知道了。”

    秦含真便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秦柏端坐倾听,偶尔替她补充说明两句。

    牛氏是头一回听闻,惊讶得两只眼睛瞪得老大:“天哪!那个蜀王真看不出是这种人!他媳妇孩子肯定也都清楚吧?啧啧,我就说他那个王妃说话拿腔拿调的,看上去好象跟我们家很亲热的样子,但我瞧着她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假。不过人家有心交好,我也不好给人脸色看。没想到他们一家子居然还这么恶毒?想要坏了人家儿子的前程,就在人老家设套?!隔着几千里地呢,他也能下手,也太有能耐了!”

    秦平更是惊叹不已:“这里头竟然还有那么多内情!”他一个激灵,忙问秦柏:“父亲,那么说,这次辽王府二公子被告发,真的是蜀王做的了?”

    秦柏微笑道:“这却是说不准的,并没有实证能证实这一点。但辽王显然已经认定是蜀王做的了,接下来定要看准时机,反咬他一口。”

    秦平合掌道:“原来如此。我原还想不明白,咱们家分家怎么分得这样急?本来还以为至少要等到年下呢。如今便说得通了。因为蜀王府接下来很可能会麻烦缠身,二房那边要是打了退堂鼓,不想跟蜀王府结亲了,定又要反悔不肯分家。那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摆脱他们呢?”

    秦平迅速弄清了分家一事背后的猫腻,秦含真心下佩服无比:“父亲真聪明,这么一猜就猜到了。”

    秦平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又对秦柏说:“长房那边也听说这事儿了吧?唉,他们跟二房也是积怨已久了,明知道二房的盘算落空,也没打算去提醒一声。这样也好,省得二房整天好高骛远,觉得自家很了不起,给女儿挑人家的时候,都只冲着那些一等一的人家去。一边打着秦家一门两侯的旗号,一边又看不上我们两个有侯爵的房头。我虽说平日不住在家中,但偶然与二伯母、大堂兄说话的时候,也有些受不了他们的脾气。”

    “谁能受得了?”牛氏撇嘴道,“他们那一家子简直就是蠢货!除了大侄媳妇还算明白以外,个个都是傻子,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似的,眼里没人!薛氏那个泼妇成天想让孙女儿做未来的皇后,我倒要瞧瞧,这一回他们盘算落了空,那脸上会是什么表情!若是那时候,我还没离开京城,定要跑去他们家院子里看一场好戏!”

    “离开京城?”秦平忙问,“这是什么意思?母亲要离开京城么?”

    牛氏便又解释了一番,用的就是南下祭祖的理由。秦平有些难过:“这也太突然了。先前没有听父亲提起呀?”

    秦柏道:“上回进宫的时候,与皇上闲谈,偶然提起了老家的事。我离家多年,一直没能到父母坟前上香,实在是不孝得很。如今横竖也是闲着,就索性往南边走一趟吧。我本来只想带你母亲去的,含真闹着要随行,我拗不过她,只好依了。只是梓哥儿年纪小,身子弱,我们不好带上他。他一个人留在这府里,虽有人侍候,却也可怜。你母亲已托了你长房大伯母照看他,你也需得时不时回来瞧一瞧。家里有什么事,就帮着料理。既已分了家,咱们三房的事,就不能总麻烦长房代劳了。”

    秦平郑重答应下来。

    时候不早了,秦含真得回内宅去。她向长辈们告别离开。秦柏、牛氏与秦平累了一天,次日还要继续参与分家仪式,略歇了一歇,便都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含真姐妹几个继续上学,枯荣堂里的分家仪式也继续进行着。

    现在要分的就是奴仆人口,基本上是各房平日用惯的人,都归各房所有。由于许多家生奴仆并非一家子都在一个房头里当差,要分清楚还是有些麻烦的。二房早就看好了想要什么人,干脆地领了回去。相比之下,长房与三房之间就有些纠缠不清。三房里许多新添的人,都与长房名下的仆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说两房之间关系融洽,但这种事挺忌讳的,还是要厘清才行。

    三房三位在座的成员都没有意见。进京后才分过来的人手,除了近身服侍的人,其他位置换人也什么关系。而近身服侍的人手,不是他们从西北或大同带过来的,便是皇上新赐下来的,都与承恩侯府无关,不用分。许氏与牛氏友好地交谈了一下,交换了几房家人,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曾经记在叶氏名下的旧人都正式归入秦柏名下,姚氏则顺道将曾经派到三房的丫头百灵,连同身契一道送给了牛氏,说是她这个侄媳妇的孝敬。

    牛氏本来就挺喜欢百灵,平日百灵也常来清风馆,这个礼她收得还算开心,只是没打算还一个人给姚氏,便从昨日刚分到的首饰里头,挑出一套镶红珊瑚的金头面,送给了姚氏。姚氏虽觉得这套首饰略嫌浮夸俗艳了一点,但那珊瑚红得很讨人喜欢,她完全可以让人拆下来另打一套新首饰,便笑吟吟地收下了,还嘴甜地谢过了三婶的赏。

    秦家的分家仪式,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了。秦仲海请来的文书将分家契书仔细写好,一式四份,摆在枯荣堂正中间的大案上。而他事先请来的见证人们,也在约定的时间里依次上门来了。

    作为见证人的,有许家、姚家、闵家、薛家等数门姻亲,还有休宁王与另一位宗室郡王,还有一位与秦松交好的长公主驸马,两位国公,一位侯爷,可谓是份量十足。稍微突兀一点的,就是还有一位王翰林,却是秦柏的门生。因为三房并没有姻亲上门,王复中王翰林就带着师弟吴少英,以秦柏学生的身份上门,为老师撑腰来了。他如今是御前红人,深得皇帝宠信,虽然品阶不高,但在座的人谁也不敢小看了他。

    王家为何能显赫三十年而不倒?不就是因为出了一位王侍中,曾经为皇帝登基立下过大功,又做了皇帝几十年心腹的缘故么?如今王侍中老迈多病,王家也是大不如前了,但焉知这位同姓的王翰林,不会又是一位权倾朝野的王大人?

    秦仲海以长房嫡长子身份,将分家文书的内容一一当众朗读出来。这是三个房头都确认过的,三个房头都没有异议,把这个步骤提前完成,也是为了避免众人在众多身份尊贵的见证人面前吵闹不休,丢了秦家的脸。此时秦家人都已同意了文书内容,即使许家与薛家都有些异议,但瞧见秦家无人开口,他们也不好张嘴,顶多就是暗暗着急,私底下给自家姑太太挤眉弄眼罢了。

    然而许氏与薛氏都着急分家,况且吵了一天之后,大家都累了,仿佛都没看见家人的眼神似的,就这么默认了文书的内容。

    既然无人有异议,三个房头便要当着众位见证人的面,在文书上留下签名、印鉴与手指印了。二房是秦伯复出面,三房是秦柏。至于长房,久不露面的秦松终于出来了。

    关于秦松神隐的传闻有许多,只是瞧秦家长房众人在外一点儿忧色不露的样子,熟悉的人都知道秦松不可能真的是重病了,多半有点的缘故。但至于是什么缘故,谁也猜不出来。今日秦松露面,众人见他一脸无精打采的模样,仿佛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行动说话却是无碍的,就只当他是昏了头,沉迷女色,无心正事,对他的好奇都淡了许多。

    反正秦松也不是什么位高权重的要紧人物,秦家又有了秦柏这位新回归的国舅爷,看着比他哥哥要靠谱些。众位见证人更有兴趣与秦柏结交,对秦松,也就是面上情罢了。

    秦松看在眼里,心中暗恨。然而分家是大事,他早就想摆脱二房了,如今终于如愿,他自己也不想节外生枝,匆匆在文书上签了名,盖了印,再按上手印。见证人们也纷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三个房头各执一份文书,第四份送到顺天府留档。秦家分家仪式,到此才算是结束了。

    许氏一个眼色,秦叔涛就上前扶了自家父亲秦松下去。秦仲海出面谢过众位见证人,又热情地请他们留下来用膳。可二房那边已经等不及了,薛氏直接冲向许氏:“我们既已分了家,仪姐儿就不归你管了吧?”

    许氏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这是自然。她如今客居承恩侯府,我们长房确实不好继续命人看守她了。你们就把她接回去吧?”

    薛氏冷笑一声:“算你知趣。不过,我们仪姐儿在你们那里受到的屈辱,总有一天要还回去的!你就等着瞧好了!”

    许氏笑容不动:“我等着呢。”她款款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