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产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说起隔壁宅子,秦含真也是一脸无奈。

    其实并不是真的没法把谢家人赶走。但谢家人脸皮厚,仗着孝期未过,动不动就披麻戴孝,哭哭啼啼,摆出一副“你欺负老臣后人”的架势来,谢老尚书生前的门生故旧又有意无意地帮他们说话,除非不在乎自家名声,否则还真的不好拿出强硬手段来。

    皇帝就是因为要顾着脸面,又念着谢老尚书生前的功劳,才会下旨将宅子赐给秦柏。本以为谢家人听说了旨意,就该有眼色地自行搬走的。万万没想到,世上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明知道宅子已经有了新主人,还要硬是赖在那里不肯搬走。其实谢老尚书生前的门生故旧也有人去劝过他们,只是他们不听,门生故旧等也没法强制他们听话,更不想把自家搭进去,惟有由得他们去了。

    秦含真忍不住向赵陌吐嘈:“谢家人是傻的吗?宅子已经是我们家的了,就算我祖父脾气好,又不急着搬家,没有去赶人,他们也该知趣一点搬走才对。孝期内没法考科举,也没法定亲,他们总不会真指望能在那宅子里赖上三年,等孝期满了考完科举,然后说一门好亲,方才搬家吧?这个世界又不是围着他们转的,现在也就是他们走运,遇上我祖父这个好心人,不曾与他们为难而已。否则一家子白身,他家儿子又不是顶有天赋一定能有好前程的那一种,连谢家的门生故旧都有些疏远之意了,当朝国舅要跟他们为难,又有谁会护着他们?”

    赵陌问她:“要不要我帮你们家出个主意?包管让他们三个月内就滚出去!”

    秦含真却笑说:“算了。祖父一定不会强迫别人的。反正我们家正要去江南,一走起码半年的时间,等回来再说好了。我觉得这种事,托一托长房,他们自然会帮忙的。长房与谢家做了那么多年的邻居,想必更了解应该如何去对付他们。”

    秦含真与赵陌并没有就隔壁宅子的话题谈论太久。秦含真拿出书本温习了一下功课,又向赵陌请教了几个不明白的地方,两人再在书房里练一回字,太阳便往西边斜了,秦柏、牛氏与秦平三人也终于回到了清风馆。

    秦柏与秦平都面带倦色,牛氏更是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往罗汉床上一躺,就连声叫百合百惠快来给她捶腰肩。夫妻俩在枯荣堂里几乎坐了一天的功夫,这把年纪的人了,实在有些吃不消。

    秦含真忙上前去给祖母按摩:“今天分完家了吗?明儿不会真的还要去吧?”

    牛氏被孙女儿按得舒服,忙指点她往几处特别酸疼的地方多加把力气,又道:“田庄房产店铺都分完了,还有一些贵重的古董字画以及首饰什么的也都分完了,死物都分得差不多,明儿还有奴仆人口。二侄媳妇说,明儿若是二房不吵闹,再有个把时辰,就能分完了。到时候请几位见证人来,咱们三个房头正式立下契书,便算是正式分了家。只是这回分家分得急,二房的宅子还未置办,我们家的宅子就更不必说了,因此暂时只分产不分居。等各房把宅子收拾好了,再搬出去也不迟。”

    说到这里,牛氏就忍不住撇嘴:“我看二房若是攀不上一门好亲,只怕是不会乐意搬出去的。留在这府里,他们就是侯府贵人。搬出去了,别人知道他们是谁呀?”

    赵陌也在为秦柏捶肩,秦平忙拦住他:“我来吧。”让秦柏阻止了。他温和笑着说:“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有心了。我肩膀不累,不必去捶。”又问赵陌。“你今儿一天都在这里?”

    赵陌答道:“是。我也没别处可去,就在这边书房看书,温习功课。早上我看着梓哥儿背了一会儿书,下午午休起来后,我又与表妹讨论了一下她的功课。”

    秦平道:“辛苦你了,一定很累了吧?你跟着父亲读书,本就辛苦了,还要帮桑姐儿与梓哥儿温习功课,实在是不好意思得很。等吃过饭,你就回去休息吧,明儿也不必一定来此。皮货店开张,眼下定是忙碌的时候,你虽不管铺子里的事,也该去瞧一瞧,到底是你的产业呢。”

    赵陌顿了一顿,应了一声。

    秦平对他多少有些生分,但这是难免的。他平日不住在家里,并未与赵陌日夜相处,自然要生疏一些,也更客气一点,但他并不是与赵陌疏远的意思,因此赵陌也不在意。

    丫头婆子们很快把晚饭送了过来,秦柏、牛氏带着秦平、秦含真与梓哥儿,再添一个赵陌,围成一桌,齐齐用了晚饭。饭后,赵陌自行告别离开,梓哥儿被夏荷抱回房去了,秦平与秦含真留了下来。秦柏端坐着喝茶,牛氏有些兴奋地拉着孙女儿看今日三房分到的产业与财物。

    秦含真看着那十来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有些发怔:“这么多?!”

    牛氏道:“后头那些古董字画首饰什么的,一件一件都分列明白,十分清楚仔细,因此显得嗦了些。其实真要拿箱子装起来,也没多少。”

    秦平笑道:“咱们三房不是嫡长,分家的时候,长房占了大头,有祖产和祭田,剩下的才是我们三个房头均分。我们分到一个江南那边的大田庄,还有一个山东的大庄子,其他零碎的小庄子什么的,都是京城周边的。还有一处什刹海边上的小宅子,夏天用来消暑,眼下却是租了出去。那地方我知道,我有一位同僚,也在那附近有宅子,夏天的时候请我们过去吃过酒,是极清幽的好地方。我听二哥说,这宅子的租约年底就满了。咱们收回来后,索性就不再租出去。等明年夏天的时候,父亲母亲尽可往那边消暑去。我也过去住几日。那里离宫门近,我进宫当差也十分便宜。”

    “就依你好了。”牛氏说完,又对秦含真吐嘈丈夫,“除去这些田产、房产以外,还有一些铺子、作坊什么的。你祖父真真是读书人脾气,竟不要那些能挣钱的好产业,反而要了些造纸、印书、烧瓷、织绸织布之类的小作坊,其实就是给自家做东西的,根本不往外做生意。长房和二房为争钱庄、银楼、酒楼之类的值钱产业几乎打破了头,回头看到你祖父犯傻,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秦含真听得讶异,好笑地看向祖父:“您为什么要那些作坊呀?”

    秦柏淡淡地说:“那本来就是咱们家的老产业了,长房无心经营,几乎抛废了,二房更是看不上。我不拿,难不成真的让那些老伙计、老工匠们自生自灭不成?”

    原来那些小作坊,大部分都是叶氏夫人嫁进秦家后才先后成立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除了印书坊是为太太奶奶们印佛经去散给穷人以外,其余的作坊都是为了给秦家的主子们提供私家独有的日常用品。叶氏夫人出身于书香门第,有品味有格调,嫁人后又有钱有靠山,才能讲究起衣食住行来,在家人的吃穿用度上用心。那时候永嘉侯府的茶具、食具、文房用品、衣饰料子,都是京中小有名气的。秦家被抄后,这些产业与附属的工匠们完整地落入了别人手中,改为新主人服务了,直到秦家起复,新皇帝下旨,他们才重新回到秦家人手里。

    只是这时候秦家当家的人,就没一个有意用心经营这些作坊的。许氏自有用惯的铺子、作坊,并不十分重视他们。如今作坊里的工匠渐渐老去,年轻一辈的技艺跟不上,作坊便越发沦落了。

    秦柏想起当年母亲叶氏夫人为了组建作坊,寻访工匠,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便不忍心看着作坊解散,这才把它们要到手中。反正长房与二房都对它们不感兴趣。

    秦柏向妻子、儿子与孙女解释明白原委后,叹道:“当年的老工匠们,还有好几位至今仍硬朗着,随时可以再干上十年八年呢。我自小就用惯了他们造的东西,多年没用了,如今总算又有了机会。”

    秦含真恍然大悟,笑着说:“咱们自家独有的东西,想想也挺特别的。祖父闲了,不如就设计一下我们家将来要烧些什么茶具、餐具好了。祖母也可以把想要的衣料颜色、花样说一说,叫作坊的人去织。祖父有什么大作,就让印书作坊印刷成书,所有亲戚朋友都送上一份,再往各处书院捐上一捐,把您的大儒名声打出去!”

    秦平忙说好:“父亲做惯了先生,在京里也可以教几个学生的。”秦柏则哈哈大笑,抚掌道:“这主意不错,就是显得我脸皮略厚些,象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秦含真笑道:“这不叫自夸,这叫合理宣传。谁家有好事不嚷嚷呢?祖父是有大学问的人,让人知道您的学问,还能让别的读书人增加学识呢。我们是在做善事!”

    秦柏笑得更大声了。

    牛氏白了丈夫一眼,转头对秦含真说:“好几个作坊呢,就为了自个儿闲着没事时玩一玩?也真够奢侈的。有这功夫,还不如多要几个庄子,每年还能多打些粮食。你祖父就是高门大户里大少爷的性子,跟咱们小门小户出来的不一样!”

    秦平听得笑了:“母亲,咱们跟父亲是一家子,已经不是小门小户了。”

    牛氏也白了儿子一眼:“胡说!谁不知道咱们母子俩是小门小户出身?你大伯母才跟你父亲都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呢。”

    这个嘴拌得无甚营养,秦含真也不参与进去。她问秦平:“爹,您是今儿一大早从宫里回来的吧?那你可知道宫里的最新消息?我是说,关于辽王府二少爷那事儿?”

    “你是怎么知道的?消息都传到家里来了?”秦平还没来得及与父母谈论这件事,心里有些惊讶,“朝上都传遍了,说辽王府二公子这回是真的不好了,少说也要在宗人府关上两年,日后更是别想做什么辽王世子了。辽王十分生气,每次见了蜀王,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秦平顿了一顿:“我听他们私底下都在说,辽王府这回出事,是蜀王府告的黑状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