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七章 分家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收到消息的姚氏顿时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玉兰见她这个表情,便知道福贵居那边传回来了好消息。

    在福贵居安插人手,是姚氏早几年就想做的事。但二房是薛氏管家,她不怎么信得过侯府家生子,手下用的人大多数不是从薛家那边带人,就是自行采买。即便是从家生子里选人,也要千挑万选,观察上好几年,才会放心留在身边。想在她身边安插人手,太难了。姚氏只能另寻法子,先在小薛氏院子里安排小丫头,再让她慢慢赢得小薛氏的信任,偶然遇上薛氏要添人,便顺理成章地调了过去。香黛就是这样来到薛氏身边的。虽然眼下不过是刚升了二等,但这个位子已经足够让她时不时传回些要紧消息来,也可以稍稍影响一下薛氏的想法。

    由于薛氏身边还有香粉、香露这些心腹大丫头在,香黛一边要提防她们的嫉妒为难,一边还要讨薛氏的喜欢,同时又要想办法完成姚氏吩咐的任务,真是不容易。不过如今习惯了,倒也应付自如。今日,她就立下了大功。只是她今日出了点小风头,就怕过两日就要被打脸。为了让她能平安保住小命,玉兰还得做些安排。

    这些事是不需要姚氏去担心的,玉兰自己就能做主了。她想了想,又对姚氏说:“今日在山阳王府,山阳王妃很爽快就答应送帖子的事了。只是……她说起我们家大姑娘与两位郡主交好,总提起什么辈份不重要,性情相投就好了的话。这话虽是好意,也显得两家亲近,可也用不着一再提起。若不是早知道蜀王府看不上大姑娘,我都要以为她这是在帮蜀王妃牵线搭桥,让两家定下婚约了。”

    姚氏挑了挑眉:“还有这种事?”她歪歪头,“说来也是奇怪。二房有那样的心思,会把辈份不重要这种话挂在嘴边,也没什么出奇的。山阳王府为什么要这样说?我记得上回蜀王幼子与休宁王府的两个小公子送仪姐儿回来时,就是山阳王府的两位郡主先提了辈份的事。还好她们是拿仪姐儿说的,否则,我都要以为她们是看上我们简哥儿了呢。”

    玉兰眨了眨眼,忽然全身震了一震。姚氏也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难不成……真是看上简哥儿了?!”

    玉兰忙道:“山阳王妃说是有意与咱们家亲近,但其实因为奶奶与三奶奶都不怎么爱搭理她,三房的三太太少与人交际,三姑娘又有孝在身,等闲不见外人,故而只有二房愿意与她结交,才有了两家的交情。如此说来,山阳王妃要亲近,也是亲近二房的人,可她似乎待我们长房更殷勤些,每次上门,都是往枯荣堂去的,不象二房的其他客人那般,只去福贵居。今儿我在山阳王府时,她还问起简哥儿与二姑娘呢,说是茶会那一日,她与两位郡主在一处,让奶奶也带着二姑娘到她那边坐,比别处自在些。”

    姚氏满心只觉得荒唐:“亏我还在想,蜀王一家整天巴着我们秦家,想要讨好三叔,偏偏我们长房与三房都没有年龄合适的女孩儿,只有素来不和的二房有个仪姐儿到了能联姻的年纪。这门姻亲是做不成的,也就只有二房在那里做白日梦罢了。不成想,蜀王压姐儿没打算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受委屈。他小儿子只管去娶高门大户的女儿,旁的人家,自有别的人选可以帮忙。山阳王就是蜀王的应声虫,他有三个女儿可以联姻呢!再不成,蜀王世子也是成了婚,生了子的。虽说蜀王世孙年纪尚小,但咱们家也不是没有年纪小的女孩儿。因此山阳王妃和两位郡主才会总拿辈份说事儿郡主们论辈份,可是我们二爷的远房表姐妹呢,如何能做二爷的儿媳妇?!”

    姚氏深吸了几口气,却还是觉得满心不自在。心爱的儿子被人盯上了,她想到就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骂道:“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什么货色,我的儿子,她们也敢肖想?!”

    其实山阳王府的郡主身份也颇为高贵,容貌教养都不差。但兴许是因为秦家多年来一直习惯了轻视山阳王府的关系,姚氏多少受了些影响,对两位郡主就有些看不上了。嫁到秦家,跟宗室皇亲们接触得多了,姚氏也没有了早年那种一听说对方身份就肃然起敬的念头,反而更注重个人的性情人品。若是性情人品不好,便是身份高贵至亲王,那也是不能真心结交的。姚氏疼爱嫡长子,一心要为他选一个完美的妻子人选。对于除了一个虚名就什么都没有的山阳王府,她敬谢不敏。

    如今知道山阳王府盯上了自己的儿子,姚氏就有些坐不住了。她问玉兰:“简哥儿这个年纪,确实可以说亲了。茶会上蜀王妃会不会直接问起来?以她的身份,若她说要做媒,我却是不好推拒的。那好歹也是个王府郡主,若说人家配不上我们简哥儿,便是得罪人了。可我真的不愿意委屈了简哥儿,到时候要怎么办?”

    玉兰想了想,便道:“奶奶先跟夫人通个气儿?又或是推说八字不合适?”

    姚氏哂道:“我不好拒绝蜀王妃,夫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至于八字,我们能做手脚,人家也一样能。就算我们说不合适,蜀王妃说我们算得不准,然后寻个算命先生说我的简哥儿与山阳王府的郡主是天生一对,我还能不答应不成?!”最让人生气的是,虽然早知道蜀王府很可能要出事,但山阳王府并不是蜀王府,不会受到直接影响。除非山阳王也做了不该做的事,一并受罚,否则婚事还真是难以拒绝。

    姚氏绞着帕子站起了身:“不行,我得去寻夫人商量商量。”

    玉兰忙劝阻道:“奶奶,不必急于一时。眼下已经定了明儿就分家,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呢,您哪里有空闲?”

    姚氏想想也对,叹了口气,只能暂且将心中的忧虑压下,专心准备起分家事宜来。

    秦含真自从在姚氏这里听到了薛氏说“明日就分家”,便一直在担着心,生怕回头薛氏又变卦了。然而,这回没有让她失望。第二天,分家仪式顺利进行了。

    长房似乎准备得很周全,早早就把枯荣堂布置好了,账目也都算得清楚,外院账房里的账房先生与各大小管事无一告假,都候在前院外书房中,每人带着一把算盘,另有纸笔若干,预备随时被传召进堂中问话、记账。

    三房这边,秦柏昨日命人给秦平捎了话去,因此后者也告了一日假,一大早就从宫中回来了,陪着父亲去枯荣堂参加分家仪式。牛氏也要同行,不过秦含真身为小孩子,就没必要参与了。

    她连围观的资格都没有,老老实实地跟着姐妹们一起继续上学。

    明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与秦锦华、秦锦春都没什么心情听课。曾先生大约也听说了,非常体帖地停止了经义课,改为两节书法课,让她们练字,练着练着,心情自然就平静下来了。秦含真下课回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早上的那种浮躁。大约也是因为她知道,这会子怕是分家早就结束了,一切都成了定局。

    秦锦春还在担心自己不知能不能留下来,秦锦华时时安慰她,又在想是时候要去一趟松风堂,求祖母许氏开恩了。秦含真心里则是在想,分完家后,估计就得准备南下了,却不知道她祖父秦柏打算哪一天起程?她得向曾先生告假,向赵陌告别,跟姐妹们告别,一些行李也要自己收拾起来,路上要带哪个丫头侍候,也要想清楚了。

    可惜,秦含真高估了“大人们”的速度。她来到清风馆的时候,屋里只有梓哥儿与赵陌两个在对坐着温书,秦柏与牛氏还没回来呢。

    秦含真十分吃惊:“分家还没结束吗?”

    梓哥儿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根本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赵陌倒是很淡定:“还没有呢。舅爷爷舅奶奶自打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怕他们会累着、饿着,方才去问过虎嬷嬷了。嬷嬷说已经去枯荣堂里问过,舅奶奶告诉她,长房命大厨房准备了吃食,他们饿了就可以吃。只是你们秦家产业颇多,财物也多,要分起来挺麻烦的。长房与二房吵了一早上,这会子还没分完三成呢。”

    秦含真瞠然:“有那么多东西吗?”亏她还觉得自家祖父挺有钱的,那一箱箱从丙字库搬出来的东西,大部分都价值不菲。但这些东西再多,也都是小件。承恩侯府名下的田产、房产,多到半天功夫都没分完三成,那该有多少呀?

    她问赵陌:“祖父祖母要在枯荣堂一直待到分家结束吗?那也太累了!”

    赵陌倒觉得还好:“没事,那边屋子挺大的,饿了有吃食,累了也有地方给他们歇息。他们要是不习惯,回这边院子打个盹也没什么,反正离得也近。你们三房不过就是陪跑罢了,真正吵得厉害的,是长房与二房。他们也是老冤家了,没事还要吵上几架呢,更何况是分家这样的大事?”

    秦含真无言以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