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五章 辈份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最终,秦含真的撒娇**奏效了。

    牛氏被孙女儿求了几句,忍不住心软了,眼巴巴地看向丈夫秦柏:“老爷,你看……桑姐儿的身体如今确实好多了,说不定真能撑得住呢?她从小儿就没离开过我身边,我跟你出远门,留下她一个小人儿,也怪可怜的……”

    秦柏叹了口气,开始认真考虑起带着秦含真南下的可行性了。仔细想想,这似乎也不是一件令人难以接受的事。他既然能带上身体不好的妻子,又为什么不能再多带一个孙女呢?

    不过他还是把话说清楚:“带上含真也行,但我们南下是要坐船的,你们从没坐过船走水路,也不知会不会晕船,受不受得了这个苦。万一撑不住,我会在天津将你们放下,留几个家人照顾,传信京中,让长房的人去接你们回来。我却是要继续南下办事去的。”

    秦含真疑惑地问:“祖父,你要南下办什么事呀?”

    秦柏看了她一眼:“祖父要去祭祖,你只要记得这句话就好了。”

    秦含真眨了眨眼,迟疑地应了一声,心中猜想,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机密?想到秦柏之前一点异状都没有,进宫向皇帝告了蜀王、辽王与赵硕一状,出宫后就决定要回江南老家了,莫非是皇帝交了什么秘密任务给他,要他去江南办事?秦含真迅速脑补了几个看过的古装电视剧或者小说中的情节,自以为猜到了真相,很有眼色地闭上了嘴。

    牛氏则有些担心地问起了梓哥儿:“既然桑姐儿要跟咱们一块儿去,不如我们连梓哥儿也带上吧?总不能将他一个小人儿留在长房吧?他才几岁大?他的乳母又才定了要回大同。家里只剩下夏荷一个是他的熟人了。就怕他不习惯,会害怕。”

    秦柏这回却没答应她:“梓哥儿近日病了不止一遭了。他素来体弱,遇上季节更迭,越发容易生病。我们带着他容易,但路上毕竟不如在家里舒服,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船上看病也不方便,岂不是叫孩子受罪?他留在京城,也没什么不好,长房的人多着呢,又有许多丫头婆子侍候。我们不在家,侄儿侄媳们也会多照看梓哥儿。更何况,平哥也在,就让他搬回来住好了,照看孩子也方便些。”

    牛氏想想,似乎这也不错,便答应下来:“也罢,就怕白天里平哥不在,梓哥儿小孩子家离了长辈会害怕。回头我得嘱咐二侄媳一声,让她记得时时打发人来问,免得底下人看人下菜碟。”

    秦柏笑了笑:“你自安排去吧。”

    南下的人里添了一个秦含真,行李又要再收拾一番了。牛氏又不放心孙子,忙不迭去安排这种种琐事,连午睡都顾不上了。秦柏淡定地进行例行的午休,秦含真拿着帖子离开了。回头她还得把这金灿灿的请帖送回盛意居去呢。

    谁知一出院门,她就遇上了赵陌。看起来,他似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院门外等候。

    秦含真奇怪地问:“赵表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赵陌抿着唇,低声问她:“舅爷爷舅奶奶要去江南,表妹会跟着去么?”他方才出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点动静。

    秦含真眨了眨眼,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呃……我对江南景致闻名已久,难得有机会,也想去看一看。正好我的身体现在越来越好了,应该能撑得住长途跋涉。”

    “是么?”赵陌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一笑,“我知道了。”

    这话说得不明不白的,他知道什么了?

    秦含真正想追问,却看到他笑着对她说:“表妹这是要回去吧?我送你到二门吧。”

    秦含真一怔,原本想问的话也没说出口,只是茫然地点点头,在他的护送下来到了二门,跨过门槛去,就与他分别了。

    直到秦含真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还没能想明白,赵陌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表情看起来……不象是接受了现实的样子。

    他难道打算跟着他们一块儿走吗?

    别开玩笑了。他是宗室子弟,在宫里都是留了名号的人,父祖皆在京中,哪有可能说离开就离开?更何况,眼下正是他父亲赵硕与蜀王幼子竞争皇嗣之位的要紧时候,他难道不用留下来帮他父亲吗?就算不为储位,也要为了自保啊。

    秦含真没有多想,只是简单休息了一下,便带着那张金帖,往盛意居去了。这一回,她没叫上秦锦华,因为她打算私下跟姚氏说几句话。

    姚氏见到她来,还有些意外,笑问:“怎么了?”见她手里拿着的帖子,不由得讶然,“怎么拿回来了?”

    秦含真将帖子放到姚氏面前的小几上,笑道:“祖母说,她要跟着祖父回南边,算算日子,未必能赶得上茶会。况且她跟蜀王妃又不是很熟,不习惯那种场合,所以还是不去了。二伯母把帖子拿回去吧,您先前不是说,想给姑姑那边送一张去吗?”

    姚氏惊讶地道:“我虽然知道三叔打算要回南边去,但连茶会的日子都等不及,也未免太急了些。这几天功夫,怕是没法儿把行李准备齐全。还有三叔南下要坐的船,我还不曾叫人寻去呢。”

    秦含真对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懂,她只能相信秦柏了:“祖父应该心里有数的,二伯母不必担心。”

    姚氏微微皱了眉头:“也罢。若是三叔三婶有什么需要我们长房出力的,只管开口。你们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办起事来,总是不如我们方便。”她拿起那张金色的帖子,笑了一笑:“幸好二太太不在,不然这张帖子就要便宜她了。她如今正想办法要多弄一张帖子,好叫你大伯母陪着你大姐姐去蜀王府呢。她终究还不至于糊涂透顶,没让你大姐姐一个人到那样的场合去。就算我们长房肯带着她,她们还要担心我们会拦着她孙女儿的好前程呢。”

    秦含真道:“二伯母,既然二伯祖母想要多一张帖子,您为什么不帮一帮她呢?近来山阳王妃应该正有意与咱们秦家亲近吧?山阳王与蜀王交好,山阳王妃那儿应该还有多余的帖子,不如您请她多送一张给二伯祖母吧?”她看了小几上的请帖一眼,“这一张,就依照先前说的,送到姑姑那儿去好了。”

    姚氏惊讶地挑起了眉头:“这是为何?不管二房有几张帖子,只要他们还未分家,锦仪都是出不了门的。我便是向山阳王妃多要一张帖子来,也不过是白欠她一个人情。”

    秦含真笑道:“这也未必。今日二伯祖母说明儿就分家,听着就象是一时气话。等到大伯回到府中,他们母子一商议,很难说会不会反悔。尤其是蜀王府的茶会要请那么多名门闺秀去,二房会不会觉得大姐姐胜算太低,就改主意了?京里的人都知道,山阳王妃与蜀王妃是姐妹。若是山阳王妃能出面给二房一点好处,二伯祖母会不会觉得,这其实是蜀王妃的意思呢?他们若对大姐姐的婚事有了把握,对分家的事,大概也不会那么抗拒了。”

    姚氏听明白了。她笑着掐了秦含真的小脸一把:“你这丫头,整日里都想的是些什么?”听着象是在责怪,但那语气可一点儿都不象是有责怪的意思,反倒透着兴致勃勃。

    她心下一盘算,就迅速想好了整个计划,足以坑了二房没商量。秦含真的想法相比之下就太过浅显了。不过不要紧,秦含真还是个小孩子,想得不如她周到也是常事。

    姚氏拿定了主意,便笑着对秦含真说:“好啦,二伯母都明白了。你且回去吧,这事儿有我呢。”

    秦含真干脆地点点头,起身道:“那侄女儿就等您的好消息啦。”行礼告辞而去。

    半个时辰后,姚氏的心腹大丫头玉兰妆扮一新,坐着马车出了承恩侯府,前往山阳王府见山阳王妃。

    山阳王妃近日一直在想办法与秦家女眷拉关系。秦家二房待她十分热情,三房老的老,小的小,基本没有来往,长房那边则是不冷不淡地处着。如今长房的当家媳妇姚氏派了心腹大丫头来见她,山阳王妃小涂氏便觉得自己多日的苦工没有白下,姚氏定是感受到了她的善意,愿意与她结交了。

    玉兰先是恭恭敬敬地向山阳王妃请了安,又“替”自家大姑娘秦锦仪问候了两位郡主毕竟秦家女孩儿里头,也就只有她才跟郡主们交上了朋友接着便提起了姚氏近日在忙活的事:“我们奶奶如今正烦心呢。蜀王妃送了几张帖子来,邀请咱们家的夫人、太太、奶奶们到王府喝茶。正巧我们家姑奶奶也听说了,她婆家人多,虽然也收到了帖子,却有些不够,就让我们奶奶匀一张帖子过去。我们奶奶想,这算什么大事?就答应了。不曾想,二太太不高兴了,说她本来想让大奶奶带着大姑娘去蜀王府的,如今少了一张,让我们大姑娘怎么办?我们奶奶若是把帖子给了姑奶奶,二太太要生气。若是把帖子给了二太太,姑奶奶又要生气。奶奶夹在中间,两头不讨好,实在是为难得很。”

    山阳王妃听明白了,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几张请帖么?我这里还有呢,一会儿你带两张回去就是了。”

    玉兰却道:“王妃一片好意,我们奶奶心中感激至极。只是这帖子若是由我们奶奶送出,无论是姑奶奶,还是二太太,都未必会高兴的。到了眼下,二太太与姑奶奶争的,恐怕已经不仅仅是一张帖子了。”

    山阳王妃怔了怔,随即笑道:“我明白了。你们姑奶奶家里,我素来没有来往,回头我让人给你们家二太太送两张帖子去吧?请她与你们家大奶奶一道去参加茶会,想必她也能消气了吧?不过是一张帖子罢了,有什么要紧?你回去捎句话,让你们家大姑娘到了茶会那日,只管与我两个女儿坐在一处。难得她们处得好,虽说辈份有别,但那又有什么要紧呢?只要性情相投就行了。”

    玉兰笑着应是,心中却生出几分疑惑来:山阳王妃好好的又提辈份做什么?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