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四章 圣意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乾清宫中,皇帝在结束了早朝和随后与朝中重臣们商讨政务之后,总算有了时间,与小舅子永嘉侯秦柏闲谈。

    秦柏没什么嗦,就把赵陌告诉他的事,一五一十地说给了皇帝听。他还把那封装裱成的信给带来了,但由于时间关系,他没能将整封信复原,所以只是裱好了其中几个字,剩下的则简单用浆糊在另一张纸上重新拼好了,意在让皇帝明白这封信有什么作用。

    说完后,秦柏又道:“这兴许只是广路的一家之言,但臣从旁打听查证,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隐瞒疏漏之处。况且他一个孩子,这样的事若不是真的,他又哪里想得出来?蜀王府卷入其中,乃是辽王亲口所言,但是真是假,臣就不知道了。广路倒是见过辽王手中的信,上头有蜀王金印,想来那总是假不了的。”

    皇帝面无表情地沉默了好一会儿,让人猜不到他心里有何感想。过了半日,他才淡淡地道:“叔青,你知道么?蜀王刚上京不久,就曾私下跟朕说,如今太子还活得好好的,宗室中那些臭小子好象就认定了他很快就会死一样,整天想着要如何取代他,过继到宫中来做储君,真是太碍眼了。他说他从小看着太子长大,不能忍受这些宗室子弟天天盼着太子去死,所以要为朕,为太子,出一口气。”

    他抬眼看向秦柏,表情似笑非笑:“他说,他会让砚儿出头,假装也想要过继到宫中来,跟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宗室子弟斗上一斗,定要叫他们丑态百出,灰溜溜滚出京城去。他还说,先前的赵已经不成气候,眼下暂时就只有赵硕一人在朝中上窜下跳,还不知会不会有别人冒出来。他让砚儿去做个挡箭牌,即使赵硕被赶走了,有谁要肖想东宫之位的,也要先对上砚儿。如此一来,他们父子便算是为朕分忧了,还能护着太子一些。至于事后,若朕有心赏赐他们,给砚儿一个郡王爵位就好。蜀王的爵位自有世子来继承,但他们夫妻一直很担心小儿子的前程。此番上京,也是想为砚儿求一个爵位,若能得个长久富贵,那就最好不过了。”

    秦柏挑了挑眉:“皇上相信蜀王的话?”

    皇帝嗤笑:“朕怎会被他几句话就哄住了?但他十分热心,又去跟太后说了。太后倒是对太子真有几分疼爱,也希望砚儿能得个好爵位,便允了蜀王去胡闹。这些日子里,朕瞧着蜀王父子与赵硕、王家明争暗斗,还是挺热闹的。不过,蜀王如此尽心尽力,就真的只是为了替朕分忧,替太子出气,教训那些想要入继皇家的宗室子弟么?朕从来不记得他是如此忠心耿耿的人。从小儿,他在皇弟们当中,就有精明狡猾的名声。若不是他年纪太小,母家又不显,朕当年说不定还要多一个对手呢。他当初对朕说那些话的时候,朕心里就存了疑惑,只是不清楚他到底有何打算,才对他所作所为置之不理罢了。如今听你一讲,朕倒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这算盘也算打得精了。回头想想,他怕是早就有这个念头了,不过是因为赵硕抢先一步,才碍了他的事罢了。”

    秦柏微笑道:“皇上圣明。蜀王所为,终究是逃不过您的明眼。若臣知道您早有准备,也就不必多此一举地向您告今天这一状了。”

    皇帝笑道:“怎会是多此一举呢?你不说,朕还不知道他如此准备周详,竟然在这么早的时候,就给赵硕设下圈套了。这般利害,还是该多防着些才好。他为了陷害一个侄儿,还真是煞费苦心了。可他有这个闲心,怎的就不知道多教导一下儿子?砚儿虽然知礼又嘴甜,懂得如何讨人喜欢,但与其在太后太妃们跟前下功夫,四处结交皇亲国戚,倒不如认认真真入朝学习如何理事。他若没有过人的才干,只懂得讨人欢心,朕是不可能重用他的。”

    皇帝有些心不在焉地道:“至于一门有力的姻亲……那孩子若是真聪明,就该阻止他父亲继续做傻事。他是亲王之子,朕的亲侄儿,要什么有权有势的岳家?谁还能比朕这个伯父更有权势?”

    秦柏心中一动,看着皇帝:“皇上,臣斗胆问您一句,对于这几位宗室英才……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倘若您无意过继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又为何要纵容他们在朝中拉拢朝臣?如此明争暗斗,闹得朝廷乌烟瘴气,终究有失体统。”

    皇帝再一次沉默下来,好半晌才道:“叔青,你又怎知朕无意过继他们呢?”

    秦柏面露愕然:“难不成太子的身体真的……”

    皇帝低头笑了笑,抬起头时,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叔青多心了,朕并没有那个意思。太子安好无恙,过继宗室子的事,眼下还无从谈起。”

    秦柏皱起眉头:“既然如此,那您……”

    “虽然无从谈起……”皇帝打断了他的话,“但朕确实想要从宗室中挑选几名可造之材,栽培一番,日后也好做太子的左膀右臂。朝政繁忙,朕虽然有几位重臣帮衬,但终究还是有些吃不消。若宗室中有可靠的晚辈能为朕出力,朕也能稍稍松口气。皇家子嗣单薄,若有宗室相助,许多事都不必愁了。”

    可惜经过先帝末年那一场夺嫡之变,与皇帝同父的兄弟一辈,出色的子弟几乎没剩下几个活口,小弟弟们倒是长成了,但心思各异,能力也不同,比如秦王很不错,但需要镇守藩地,就无法入朝为皇帝分忧,晋王、蜀王、辽王各有心思,其他诸如湘王等人,只顾着花天酒地,哪里有半分上进心?稍微血缘远一点的堂兄弟、叔伯们,比皇帝的一众兄弟又少了些野心,不过同时也更无意于朝廷了。象休宁王这样,醉心于文学艺术书画古玩,只想过自家清闲小日子的,虽然能赢得皇帝尊重,但有时也很令人惋惜。还有山阳王这样的,父辈底子不干净,信不信得过尚且不提,自身也是畏畏缩缩,不敢做什么实事。

    皇帝很累,太子体弱,连每日上朝听政都无法保证,更别说帮衬皇帝了。皇帝又没有别的儿子,后位悬空,除了朝中重臣,连个能搭把手的人都没有。可朝中重臣也不是个个都忠心于他,毫无私欲的。要在这些重臣之间掌握平衡,使用好他们,不令任何一人败坏朝政,皇帝实在有些心力交瘁。

    他提起来,都觉得有些沮丧:“当初晋王世子赵曾言要为朕分忧,朕见他年纪轻轻,意气风发,说话也算是言之有物,只当他是真心要为朝廷做些什么,没想到过后便有了传言,说他是想要入继皇家,取代太子的东宫储君之位。朕心里真是好气又好笑,问他是否真有这种想法,他又说没有,都是外头的人见他得朕宠信,便恶言中伤。朕不说是信他还是不信他,只看他如何行事吧。结果便看到他于政务上轻描淡写,只一心去拉拢朝中大臣,宗室皇亲里的长辈……若说他真是有心为朕分忧,为何这般行事?朕倒宁可他坦率一点,承认自己的野心,说不定朕还能对他另眼相看。既然他有妄念又没胆气,朕也懒得理会他,由得他胡闹去。后来想想,朕也有些后悔,早知他会做后来那等荒唐事,连生父病重都不肯回去瞧一眼,为了封口还敢对亲叔叔下毒手,朕早就该把他撵回晋王府去了。”

    赵让皇帝非常失望,但后来的赵硕,也没能让他满意:“赵硕初上京时,朕瞧他是个老实性子,不爱与人争,只是被辽王与继妃逼得急了,想要保住性命,才冒险上京一行。朕素来看不上辽王心胸,觉得这孩子也不容易。倘若他能为朕所用,那就替他保住那世子之位又如何?若他能令朕满意,便是叫他老子将爵位提前让出来也无妨呀。谁能想到,朕才对他略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王家就找上了他。让朕惋惜的是,赵硕没能顶住王家的诱惑,答应了王家的联姻。他回了辽东一趟,葬了元配妻子,送走了嫡长子,回京后娶了王家女,行事……便越来越让人失望了。”

    秦柏好奇:“皇上原来曾经对赵硕如此欣赏?”

    皇帝摇摇头:“说不上欣赏,只是觉得他还算有些才干,也肯办实事罢了。这孩子初时又只是一心想要保自己的世子之位,朕觉得他是个老实的,不象赵那般心高,便有心栽培于他。他那性子,做掌事之人,怕是有所欠缺。但若是好生调|教了,未必不能成一位贤王。日后太子继位,他那身体是断断累不得的,身边若有得力的助力,能轻松许多。可惜,王家抢先一步,赵硕也生了妄念。所幸如今他行事还不算太离了格。朕想着,若他能慢慢醒悟过来,朕也就不必把话挑明了。他好歹也算是为朝廷出过力,日后保他一个王爵,总是不难的。”

    秦柏总算确认了皇帝对赵硕的真正看法了,心道果然不出所料。他问皇帝:“皇上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为何不让赵硕知道?又纵容王家行事呢?王家既然有子弟在您身边为心腹,想要得知圣意,想必是不难的。可王家一再联姻宗室子,肖想皇储之位,您为何一言不发,不去阻止他们?”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