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误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薛氏因为迟迟没有在高层打开局面,未能从蜀王妃处得到准信,说她愿意给自家小儿子订下秦锦仪,便直接打上了蜀王幼子赵砚的主意。

    她想得很简单,传闻蜀王夫妻十分宠爱这个小儿子,只要蜀王幼子赵砚主动提出要娶秦锦仪,再加上秦锦仪的家世背景,蜀王夫妻没理由会拒绝。虽说她孙女年纪尚小,但再过三年就要及笈,已经够得上订亲的年纪了。蜀王幼子年仅十五六岁,这个年纪成婚也略嫌太早了些,等到十八、九岁刚刚好。秦锦仪生得美貌,想要讨得蜀王幼子的欢心,应当是不难的。

    当时薛氏不知向谁打听到了蜀王幼子的行踪,得知他为太后贺过寿后,就与几位宗室里的兄弟一道出宫去了,要去寺庙为太后上香祈福。薛氏便派了几个男女仆妇,侍候秦锦仪坐着一辆做了手脚的马车,慢慢行驶到蜀王幼子一行人回城的必经之路上。等到人家经过的时候,秦锦仪的马车“恰巧”坏了,无法行动。秦锦仪又“认出”了他们一行中有承恩侯府熟悉的休宁王府的两位小公子,就派人上前去求助了。

    休宁王与秦家素有交情,他的妻子儿女时不时会往承恩侯府来,不过跟二房没什么来往二房上下在休宁王府的人眼中,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结交对象。近几个月里,休宁王正与秦柏交好,他的儿子见过秦柏几回,知道秦锦仪是秦柏的侄孙女,看在秦柏面上,便出手相助了。

    与蜀王幼子、休宁王府两位小公子一同出游的,除了几位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宗室子弟以外,还有山阳王府的两位郡主,坐了一辆华贵的马车。休宁王府的二公子若要应秦锦仪所情,送她回家,那就得让她坐上这辆马车了。

    山阳王府的情况在本朝有些特殊。山阳王乃是先帝亲兄弟的嫡出幼子,他的父亲曾经也有亲王爵位,只是眼光和运道不大好,竟然作死地自动卷进了先帝晚年的皇子夺嫡之争中。这位老亲王支持其中一位皇子夺位,还参与了陷害今上的行动。不过他所支持的皇子很快就被其他的皇子拉下马来,他也受了池鱼之灾,一命呜呼了。山阳王的母亲原生了有几个儿子、女儿,侧室妾侍所生的庶出子女更是不少。但在老亲王死后,王妃兴许是觉得全家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与其苟活,受其他皇子的羞辱,还不如一家子自尽,死得体面些,还能在九泉之下团圆的好。于是她给家中所有人都下了毒,一夜之间几乎全家死绝,她自己也服毒自尽了。

    山阳王是她最小的儿子,当时正好身体不适,喝下有毒的茶水后又吐了出来,中毒不深,被先帝闻讯后派出太医救治,就大命地活了下来。

    成为孤儿的山阳王,在夺嫡斗争期间活得不是很好,他身体又受毒素影响,长期病弱。直到今上登基,拨乱反正,让太后出面将山阳王接到宫中收养,他的身体才得以慢慢调养过来。不过,与其说是当今皇上心地仁慈,不忍见他一个孤儿受苦,倒不如说,对他的种种优容,都是一种胜利者对于炮灰的怜悯。皇上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只是利用他,向那些曾经参与夺嫡的旧臣表明自己不会翻后账,以奠定仁善宽厚的好名声罢了。

    山阳王与蜀王一同被养在太后宫中,几年下来,也关系颇佳了。但与蜀王不同,山阳王的处境十分尴尬,宫中上下,朝里朝外,从太后、太妃到皇帝、大臣们,都没几个是对他有好感的,承恩侯秦松更是曾经当面漠视他的存在,颇为无礼。与他本人没关系,不过是因为他的亡父而迁怒到他身上罢了。等他满了十四岁,就被皇上一封旨意,册封了一个郡王爵位,然后出宫建府去了。

    山阳王无论是圣眷,还是家底,都十分薄弱,连王府大小在京城宗室王府中都是倒数的。他倒是个老实谨慎的人,为了过得好一点,他娶了太后涂氏的娘家侄女,也就是蜀王妃的一位堂姐妹。虽说是旁支之女,好歹也姓涂。跟涂家成为姻亲后,山阳王的处境果然好过了许多。

    山阳王妃小涂氏为丈夫生了三个女儿,而山阳王不知是真爱王妃,还是忌惮涂家,并没有纳什么侧室。连生了三个女儿后,他也有些灰心了,觉得兴许是父辈造孽太过,报应到他身上,害他断子绝孙。不成想几年前,王妃忽然又怀孕了,这回终于生下了一个小儿子。到今年,正好三岁。

    有了这个儿子,山阳王本来得过且过的性子顿时就变了,整个人都积极起来。他似乎觉得过去的自己太过懒散了,若再不振作,凭他那点家底,给三个女儿备了嫁妆之后,还能留下什么给宝贝的老来子?

    在过去的三十年间,他一直很老实,已经洗涮掉了亡父带来的不利影响,似乎已经不再受皇帝冷待了。他便托了宗室里的长辈,如休宁王等,替他牵线搭桥,为宗人府办了几件事,多少算是个功劳。慢慢的,他在京城也算是有了些地位,手里的财富也有所积累。他如今热衷于结交人脉,邀名,为的不仅仅是给儿子攒家底,还想要给皇上留下一个好印象,盼着皇上能赏他一个恩典,许他儿子不降等袭爵。

    他一个郡王,若是照本朝规矩,嫡子继承爵位的时候要往下降一等,他儿子将来就只能是镇国将军了,跟郡王的待遇差不少。但如果是休宁王那样受皇帝重视、尊敬的宗室长辈,虽然也是郡王衔,却得了皇帝的恩典,长子继承爵位时不必降等,仍旧是休宁郡王。休宁郡王一心想要得到皇帝的这个恩典,只是迟迟未能成功,他的妻女也都深知他的心事。如今皇帝最为宠信的小舅子,永嘉侯秦柏的侄孙女就出现在山阳王府两位郡主面前,她们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与秦家交好的机会呢?

    休宁王府的二公子一提出建议,山阳王府的两位郡主就热心地把秦锦仪迎到了她们的马车上。两位郡主都是嫡出,一位十三岁,一位十岁,都生得颇为清秀,但论美貌,恐怕是比不上秦锦仪的。难为她们见了秦锦仪,只有赞叹之色,一点儿嫉妒的意思都没有,还热心地出借梳头用具给她整理仪容,请她喝茶吃点心。从相遇的地方到承恩侯府,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三位小姑娘竟然就成了好朋友了。

    到了承恩侯府,休宁王府的两位小公子需得把秦锦仪给送进门,再拜见一下秦柏或是其他的秦家长辈,将事情交代一下,才好告辞走人的。而蜀王幼子则是十分自来熟地表示多日不见“秦三舅舅”了,想要向他请个安。其他宗室子弟也深知永嘉侯秦柏圣眷正隆,热情地想要跟着一块儿去拜见。山阳王府的郡主们虽然不好提要拜见男性亲戚长辈,但借着刚认识的好朋友的名义,还是跟秦锦仪手拉手地进了枯荣堂。

    秦柏当时刚刚送走了赵陌,还没听说二房那边少了个姑娘的事,听得下人来报,本不大乐意见蜀王幼子,但有休宁王的儿子在,他还是出现在枯荣堂了。

    虽然蜀王幼子努力想表现得跟他关系很密切的样子,又似乎想要讨他的喜欢,但他言谈间还是更亲近休宁王府的两位小公子:“今日在宫中见到了令尊,可惜没能与他详谈,只听得他匆匆一语,说府上新得了一幅古画,乃是一幅《秋景图》,疑为前朝名家手笔,不过有些拿不准。他邀我前去品鉴,但没来得及约时间。令尊什么时候有闲暇?我也好上门拜访一番。”

    休宁王府的两位小公子都用恭敬而不失亲切的语气与他说话,多少有些抢了蜀王幼子的风头。难为后者小小年纪,倒也沉得住气,只是微笑以对,并没有表出现急躁的样子。赶来“道谢”的二房太太薛氏,便对蜀王幼子的风仪赞叹不已,夸了又夸,夸得秦家的人都跟着脸红了因为太过谄媚,实在有些丢秦家的脸。

    秦柏大约也察觉到了,微笑地也跟着夸了蜀王幼子两句,还表示:谢谢你们今天伸出援手,帮了你们的世侄女,我让她来给表叔们行礼道谢吧?

    一句话,就把秦锦仪与众宗室子弟的辈份差别给点了出来,气得薛氏脸都绿了。

    偏在这时候,山阳王府的大郡主开口对秦锦仪说:“虽说我们辈份不同,但年纪相仿,我们之间还是平辈相称吧?否则那拐着弯儿的亲戚称呼一出,再亲近的人都变得生份了。只要我们性情相投,是不是亲戚,是不是同一辈份,又有什么要紧呢?”

    秦锦仪只觉得十分惊喜,一口答应下来。蜀王幼子那边,也顺着堂妹的话,附和了几句。

    而薛氏,大约就是从这一刻,产生了某种念头,觉得既然蜀王幼子都不在意辈份差别了,与蜀王府交好的山阳王郡主更是说性情相投更重要,那秦锦仪嫁给蜀王幼子,辈份上的差别,大约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只要当事人性情相投,两厢情愿,谁还能说什么呢?蜀王府一系与秦家,本来也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这念头一变,薛氏倒发现到分家的好处了。因为与皇家关系最密切的,是秦家长房一系,只要分了家,秦槐又早死,他们二房与秦皇后的关系就疏远了。在外人看来,兴许秦锦仪与蜀王幼子之间的辈份差别也没那么明显?

    感受到了蜀王幼子对孙女秦锦仪的热心体贴,薛氏拼命说服了不同意分家的儿子秦伯复。秦家分家一事,三个房头直到此时,才算是终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秦含真说完情况后,又补充道:“我感觉二房可能有些误会了,那天蜀王幼子也好,山阳王郡主也好,似乎都是冲着我祖父来的,看在我祖父的面子上,才对大姐姐格外亲切。二房要是分了家,这份亲切还能不能维持下去,可就不好说了……”

    赵陌听得呆了一呆,随即才笑道:“即使是误会又如何?表妹难道还打算提醒他们?”

    秦含真抿嘴一笑:“当然不会。”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