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一十六章 捉奸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日傍晚时分,赵陌与父亲赵硕等人商量好了,便回到了东院。

    他独自在房中用过晚膳,又洗漱过。当他在书桌前坐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看了看桌面上的书本文具,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糟糕,我把作业簿忘在外书房了。”

    小兰本来正在收拾他的床铺,小玫在书房里剪着烛花,听到赵陌这一句话,都不约而同地迅速抬起头来,然后对视了一眼。

    小兰连忙丢下收拾了一半的床铺赶过来,正要说替赵陌去外书房取书,他却已经抢先一步对人在书房里的小玫道:“这会子想必二门还没下钥,你赶紧去外书房,替我跟那里的小厮说一声,把我白日漏在那里的作业簿取回来。”

    小兰暗暗跺脚,心恨怎么赵陌偏在她不在书房的时候想起这一出,结果随手就近点了小玫。昨儿她去过书房两次了,论起对地形的熟悉,小玫哪里及得上她?她还知道是哪根钥匙才能开藏印的柜子呢。虽然她也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都告诉小玫了,但耳闻怎比亲眼所见?若是她去,包管省时又省力。

    她忙上前赔笑道:“小玫没出过院子,哪里认得路?还是奴婢去吧。”

    小玫看了她一眼,抿抿唇,心里有些不高兴。明明说好了是两人轮流去外书房探查的,结果昨日小兰连着去了两次,仿佛忘了先前说好的事一般。如今小兰又要抢着出风头,真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过如今还是任务要紧,大晚上的,她确实不如小兰熟悉环境。于是她就闭了嘴。

    小兰对小玫的识趣非常满意,面带笑容地看着赵陌。

    可赵陌却没有接受她的建议:“不过是去外书房罢了,谁还认不得路不成?也用不着你们去找东西。那里日夜有人看守,小玫让看守的小厮去帮我寻就是了。我白日里在那里看书习字,一向是那里的小厮服侍,他们最熟悉不过了。就让小玫去,我还有事要嘱咐小兰你去做呢。”

    赵陌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为了不让他起疑,小兰也只能退让了。她将小玫拉到院中僻静的角落,问:“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可都还记得?印章是什么样的?在哪个柜子里?哪个多宝盒中?要用哪根钥匙去开锁?”她嗦嗦问了一大堆,小玫有些不耐烦了:“行了,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你不必再说一遍了。陌哥儿正等着呢,再拖拉下去,当心他起疑心。”

    小兰也知道她说得在理,无奈道:“你去试试吧,若是实在不行,也别勉强。我们还没走人呢,再寻机会就是。”然后将藏在身上的那封假信交给了她。

    小玫将信袖了,走出院子,一路到了二门上。这时候才刚天黑不久,二门还有人进出,她领了赵陌的命令,到也顺利出了门。只是二门上的婆子早就奉了正院的令,留意着小玫小兰二人的行踪。因此小玫一出二门,瞧着还是往外书房的方向去的,婆子立刻就飞报正院了。

    小玫对此一无所知,一路来到外书房门前,见房中有光,似乎有人影在屋内晃动。她咬咬牙,叫了一声:“有人么?”书房里便走出了一个小厮:“你是谁?大晚上的来这里做什么?”

    小玫将来意说了,小厮想了想,笑道:“是了,我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当时还想,哥儿怎么把那本子给落在这里了。不过我想着哥儿明日还要再来的,倒也无妨,就把本子收了起来。你等一会儿,我拿给你。”说罢转身就进了屋。

    小玫怎么可能老实待在门外,等小厮取了本子给她就走人?她一咬牙,索性跟着进了屋,迅速打量一圈屋里的情形,回忆着小兰的描述,很快就看到了藏印的柜子。

    小厮在多宝架上翻找着东西,嘴里还在嘟囔:“奇怪了,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

    小玫忙道:“我来帮忙吧?两个人找起来快一些。哥儿正等着要用呢。”

    小厮犹豫了一下,就点头了:“你只许翻这边架子上的东西,旁的地方别碰啊。若是打坏了什么,大爷是要重罚的!”

    小玫应了一声,一边装作在翻找多宝架上的物件,一边笑道:“小哥确信我们哥儿的本子是在这里么?这架子也不大,我一个人找就可以了。小哥你若是有正事要做,就忙去吧,不必理会我的。”

    小厮笑道:“你倒是个热心人。”他又犹豫了一下,“那你先找着,我一会儿就过来帮你。”

    小玫还以为他要出去呢,谁知他只是转身走到书案边,收拾起案面上的东西来。字纸叠好放到一边用镇纸压住,砚盒盖上,毛笔清洗干净,水盂里的水倒空,然后……他就将手伸向了一个闲章。

    小玫的双眼直盯着他的动作,直直地看着他走向墙边的那个柜子,从腰间取出钥匙,打开了锁,然后将闲章放进多宝盒中。小玫的呼吸顿时放轻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有人在窗外叫那小厮:“荣儿,你快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说过这几株花都是极珍贵的名种,每日浇多少水都是有定数的,万万不能多浇,否则花儿是会死的。今晚本来还没到浇水的时候,怎的花盆里水汪汪的?你是不是又忘了我的话?!”

    小厮慌了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跺了跺脚,随手将多宝盒塞回柜中,将柜门一掩,就在外面那人的连声催促中跑了出去:“忠叔,对不住,是我忘了昨日已经浇过水,今天不用浇,结果就……”

    “臭小子!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这么简单的事也能忘……”

    窗外,那“忠叔”犹自在责骂着小厮荣儿。窗内,小玫已经迅速跑到了柜前,打开柜门将多宝盒取了出来。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会遇上这么好的机会。也许那个小厮荣儿挨完骂后,很快就会回来,她没有多少时间去浪费了!她打开多宝盒,很快就发现了正中间那枚红色印章。虽然觉得那红色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鲜艳,但想想眼下是晚上,书房中灯火不堪明亮,看不清楚也是有的。昨日小兰已经确认过,就是这枚印章,应该不会出错。

    小玫又将那红色印章取出,仔细对着烛光辨认了一下,发现图案与辽王继妃给她看的那封书信上的印章大体是一致的,那就没错了。

    她转到书案边,从袖中取出假书信摊开,借用了书案上的印泥,迅速往书信上盖了印。

    守在漆黑一片的厢房中的赵硕等人,看到小玫的动作,嘴角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变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

    小王氏的心腹大丫环霜儿带着几名健妇,忽然出现在外书房前的院子里,而且还直接冲向了书房的门。正守在廊下的甄忠见状一愣,连忙拦了上去:“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霜儿冷笑:“来做什么?自然是来抓奸了!”说罢使了一个眼色,便有健妇冲进了屋中。荣儿慌忙上前阻拦,可他一个人哪里拦得住那么多有力气的仆妇?很快就被其中两人揪住了双臂,动弹不得,叫两名健妇冲进了屋中。

    赵硕在厢房里看得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蒋诚也急得跺脚:“不好,这回可打草惊蛇了!”赵硕气极,一回头,却看见小王氏扶着雪儿的手,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小王氏扶着雪儿进了书房,健妇们已经押住小玫,逼她跪倒在小王氏面前。可屋里并没有旁人在,雪儿扫视一圈,便脸色微变,凑近小王氏耳边低语了两句。

    小王氏的脸色也变了变,厉声问:“大爷呢?!”

    甄忠在门外已经被气得满面通红了:“大爷怎会在这里?夫人,此处是外书房,不是您随意带丫头婆子进出的地方!”

    小王氏本是来捉奸的,没想到只捉到了一个小玫。没有赵硕在,哪里算是捉奸?她暗暗气恼,只能把火气都撒在小玫身上:“狐媚子,不要脸!大晚上的,你打扮得这副花红柳绿的样子到大爷的书房来做什么?!你们王妃自个儿是个擅于笼络男人的,你们这些丫头侍候她久了,也学了她的本事,跑来笼络别人的男人了?!你们本是被王妃赐给赵陌做丫头的,不好生侍候主子,却妄想高攀大爷,以为借机污了大爷的好名声,你们王妃就能得好处了么?!我告诉你,休想!”

    赵硕在厢房里闭上了双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蠢货!”

    蒋诚也觉得主母蠢得让人无法直视,但事到如今,也无计可想了:“大爷,如今可怎么收场?”

    怎么收场?这还真是个问题。因为小玫不甘心自己被擒住,她又有些身手,在健妇的压制下拼命挣扎着,就把方才匆匆收在怀中的那封信给掉了出来。

    霜儿眼尖:“那是什么?”迅速上前将信捡起,小玫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霜儿简单看了看信中的内容,脸色已是大变。她忙将信交给了小王氏,小王氏也跟着变了脸色。

    她尖声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信……这信是哪里来的?!我们大爷才不会做这种事呢!”

    赵硕在厢房里叹了口气:“罢了,那蠢妇已是坏了事。陌儿说得不错,果然是夜长梦多。我们过去收拾善后吧。”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