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一十一章 憋闷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佳哥儿?

    赵硕嘴里念了这个小名几遍,觉得确实不错,便露出了笑容,正要答应兰雪。就在这时,小丫头佳儿捧着茶盘进屋,放在了桌面上。赵硕顿时想起来,昨儿晚上才给这个小丫头改了名叫佳儿,若给儿子起名叫佳哥儿,岂不是重了?

    他便笑着对兰雪道:“小名只要吉利,叫什么都好。若是想要合了‘佳报频传’的意思,喜哥儿或是福哥儿都不错。佳哥儿虽然也挺好,却是重了这个丫头的名儿。”他指了指佳儿,佳儿脸上还是懵的,茫然看了看立在床边的珠儿。

    兰雪愣了一愣,望向佳儿,皱起眉头:“这是珍儿,大爷记错她的名字了吧?”

    “没有记错。”赵硕笑道,“昨儿个你生产,叫得那般惨烈,我在厢房里听着就忧心不已。恰好那时候,陌儿对我说,这个丫头本叫珍儿,不如改叫佳儿算了。佳儿佳儿,希望你能给我添个佳儿,母子均安。我想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也是那孩子的一片心,就答应了。谁知我才点头给这丫头改名,那头你就平安生下了孩子,可见这是天意。虽说小丫头改个名字,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但总归是老天保佑,就让她继续叫佳儿吧,以后也不要改了。这是为了你们母子祈福。至于咱们的孩子,叫喜哥儿、福哥儿,或者直接叫小三儿也成。小名寻常些,倒更好养活。我已经求了太后娘娘,请她老人家给咱们小三儿起大名。过个几天,就有准信儿了。小名不过是你们私下叫叫,倒也没什么要紧的。”

    这怎么会是没什么要紧?!

    兰雪心里郁闷极了。佳哥儿的名字,是她想了很久,才为儿子定下来的。她深知以自己目前的身份,不可能给儿子起名,那小名就是她唯一拥有的机会了。这本是极容易的事,赵硕如今正宠她,也看重她的儿子,她说几句好话,他定然就答应了。万万没想到,赵陌竟然会在这时候跳出来搅局。这算什么呢?他怎会知道她给儿子定下的是什么小名?她明明连身边的心腹都没告诉过,连蓝福生都不知道的!

    喜哥儿、福哥儿什么的,都俗不可耐,小三儿更是粗浅直白。她想了好久,才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定了一个“佳”字,难不成就真的要放弃了么?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不悦地看了佳儿一眼。都是这个小丫头,竟然改了名字也没告诉她,害得她落入如今的尴尬境地中!

    佳儿却是一脸的莫名。她只是个小丫头罢了,从昨晚到现在,她基本就是在外间和院子里忙活,偶尔进里间,也是斟茶倒水,哪里有空往兰雪跟前去?况且这事儿她也告诉珠儿了,珠儿虽觉得麻烦些,但并没有说这么做不好呀?还道她的新名字不错,蕴意吉祥,又不会再被人误会身份与珠儿这个大丫头一样体面了。

    最终兰雪只能强忍住心中的不悦,勉强笑着说:“大爷说得是,那兰雪就再想一想别的名字?”

    赵硕哈哈笑道:“何必费事呢?就叫小三儿吧。从前小二儿出生的时候,小名儿也是随手取的。名字取得贱些,孩子反而更好养活呢。”说实话,若不是被人暗害了,他的次子原本是身子骨极康健的孩子。

    兰雪的脸色变了变,不大好看,脸上连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赵硕的次子小小年纪就夭折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依着他的例来给她的宝贝儿子来取小名儿,难道就不忌讳?

    可赵硕已经定下了,兰雪不好反对,只能勉强应下,心里却仿佛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赵硕压根儿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小名儿什么的,兰雪也就是提供一个建议而已,根本做不了主,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通房,如今生了子才提了位份,可也依旧只是侍妾而已。

    赵硕看了一会儿孩子,安尉兰雪几句,又说了给她涨月钱和添奶娘等事。兰雪勉强打起精神,趁机道:“奶娘要贴身侍候孩子,定要可靠周到才好。若是交给外院的人,我实在不放心。蓝管事倒还细致些,若是由他来挑人,我也就能安心了。”

    赵硕笑着摇头:“如今福生可不正是为你忙活这些事么?说来都是内宅琐事,交给管事婆子就得了。夫人靠不住,府里却还有几个老实的婆子。你什么都要交给福生去办,也太大材小用了些。如今他为了你的事,连我的差使都顾不上了。”

    兰雪顿了一顿,小心地试探:“大爷何出此言?”

    赵硕没有发现她的异状,只笑道:“难道不是?他这些日子都围着你这院子转呢。不过也多亏了他,若不是他时时留意你的状况,昨儿出事的时候,也不会及时把你生产的消息报给我知道了。”

    兰雪留意他的神情,知道他并未起疑,暗暗松了口气,却故意做出了难过的表情,低下头来。

    赵硕见她这样,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你放心,你所受的委屈,还有咱们儿子所担的风险,我都会为你讨回来的。一会儿我就去给王家送信。这一回,他们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一个交代!”

    兰雪柔声道:“大爷不必顾虑我的。大爷的大业要紧。王家那边……还是别得罪了。只要夫人不再生事,给您拖后腿,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下这口气吧!”

    赵硕拉长脸道:“胡说!我是先帝嫡孙,小王氏算哪根葱?也配让我忍她的气?王家如今是越发不中用了,若不趁此机会,叫他们想明白谁是主,谁是从,往后我还怎么用他们呢?此事我心中有数,你就不必多劝了!”

    兰雪柔婉地笑着,送走了赵硕,随即便沉下脸来。虽然成功阴了小王氏一把,但她心里一点儿都不高兴。小王氏那就是个蠢货,早就不是她的对手了。若不是赵硕争位还有用得着王家的地方,兰雪早就解决了这个正室。如今她满腹怨气,都是因未能给亲儿子起名而来。可这件事她想怪,都找不到人去怪。赵陌虽然是根源,可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她的想法,多半只是想要讨好父亲赵硕而已。至于珍儿不,现在已经改叫佳儿了更是什么都不知道。难不成,她要怪到擅自定下儿子小名儿的赵硕身上不成?

    兰雪憋闷极了,却是有冤无处诉。

    同样觉得自己有冤无处诉的,还有小王氏。她还没来得及为兰雪生子又提位份一事生完气呢,就迎来了亲生父母王大老爷与王大夫人。

    赵硕迎接岳父岳母进门后,还一脸不高兴地对他们说:“小婿实在不知道令嫒到底想做什么。白天里说知道错了,要改正,要为了我们家的名声,把陌儿接回家里来住,晚上她就能忘掉自己说过的话,对我的妾室下手,意图谋害我的子嗣!她到底是真知道错了,还是在装模作样?她把陌儿接回来,是否还心存歹意?令嫒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也省得我的子嗣一个个不明不白地枉送了性命,还不知道是谁害的!”

    小王氏气极:“你少在我父母面前诬蔑我了!我早说过不关我的事,你却只听那个贱人一面之辞。你若是看我不顺眼了,早说呀!宗室子弟那么多,你以为我们王家就稀罕你一个呀?!”

    王大老爷与王大夫人闻言,脸色顿时都变了。赵硕冷笑着看向他们:“你二位听听,这就是她的话。平日里总挂在嘴边上的,敢情根本就瞧不起我呢,总说没有她,我就一文不值。既然不情愿嫁给我这个鳏夫做填房,当初又何必勉强呢?既如此,还不如趁着大家还年轻,早做个了断,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岂不更好?”

    小王氏脸色大变,气得浑身发抖:“你说什么?你……你竟然想要休了我?!我告诉你,我还不乐意嫁给你呢!你一个……”

    “住口!”王大老爷打断了女儿的话,面色铁青,“这种话也是你能说得出来的?你的教养呢?”又怒视妻子,“你是怎么教女儿的?!”

    王大夫人的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她昨日才教导过女儿,当时女儿也答应得好好的,怎么转身就变了卦?如今还当着王大老爷与赵硕的面,说出这等话来,难不成是失心疯了?

    她低声斥责女儿:“快闭嘴吧,当着你父亲的面,你也敢放肆?!”

    小王氏脸色青白,咬着唇不说话,眼泪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别提有多委屈了。

    王大老爷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来,对赵硕道:“贤婿,这里头定有什么误会。不知能不能让我们夫妻与七丫头说说话,我们也好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放心,若果真是七丫头做错了,我定会令她给你赔罪的。她不肯听,我替你教训她!”

    赵硕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既如此,岳父岳母就请自便吧。我就在书房,静候二位佳音。”他转身走了出去。

    王大老爷却怔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

    王大夫人迅速摒退左右,只留下霜儿、雪儿与一位杜妈妈,便转身厉声问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个对那个什么兰雪下手了?!”

    小王氏却委屈地扑到她怀中,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