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零八章 算计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兰雪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赵硕在产房门口抱着这个胖乎乎的小儿子,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

    他柔声站在门边对里间的兰雪道:“你辛苦了,好生养着吧。孩子长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兰雪在里间虚弱地说:“能为大爷生下儿子,就是兰雪的福份了。如今兰雪母子平安,大爷就别追究先前的事了,赶紧与夫人和好要紧。千万别为了兰雪,就与夫人闹不和。”

    赵硕被她一句话提醒了,记起小王氏在兰雪“小产”一事上所做的手脚。虽然如今事实证明了兰雪并非小产,连早产都算不上,仅仅是正常生产而已,可是小王氏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若因为兰雪母子平安,就对小王氏的罪行轻轻放过,以后她一定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

    就算不能跟王家翻脸,至少他要让小王氏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赵硕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将孩子交给了珍儿的娘,让她抱下去交给蓝福生新找到的乳母照顾,便再次走到门边:“兰雪,夫人到底都对你做了些什么?你实话告诉我,不必有任何的顾虑。你总不能让我做个糊涂鬼,连自己的妻子做了什么事,都一无所知吧?”

    里间沉默了一会儿,才传出兰雪的声音:“大爷,您就别问了。总之,兰雪如今平安无事,又为您添了个哥儿,早已心满意足了。大爷的前程要紧,兰雪受再多的委屈,也是心甘情愿的。您千万别因为一时冲动,就坏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那样兰雪心中如何能安?”

    赵硕心下柔软无比:“好兰雪,你放心,我绝不会负你!”

    赵陌在一旁已经听得表情木然。他早觉得兰雪心思深沉,没想到她比他想的还要可怕。父亲赵硕眼里只看得到她的好处,却压根儿就没怀疑过她什么。但赵陌旁观者清,又一向知道蓝福生与兰雪关系紧密,常常为她办事,对今日兰雪“早产”一事,自然产生了疑问。

    其一,兰雪怀胎已足月,迟迟未生产,尚在其次。但小王氏很少到兰雪院中来,今日偶然来了一次,就遇上兰雪生产,还被怀疑是导致她“早产”的罪魁祸首。这事儿到底是巧合,还是兰雪有意为之?

    其二,若说兰雪今日生产是意外,事先无人预料得到,那怎么会恰好有个做了多年稳婆的珍儿娘到兰雪的院子里来?珍儿珠儿都是新进府的小丫头,而且是蓝福生挑选的。王府用丫头,自当是买人而非雇人,赵硕是王府出身的宗室子,私宅也是循此旧例。一名熟练且备受称赞的稳婆家境必然不差,她的女儿何至于要卖身到宗室人家来做一个侍候通房的小丫头?而珍儿既然已经卖身入府,怎的她娘还能到内院来看她,又恰好遇上姨娘生产?更别说今日一过,赵硕就开了金口,命珍儿娘留在府中任事。

    其三,孩子出生后,赵硕已经高兴得忘了所有不快的事,兰雪一句温温柔柔、深明大义的劝说,反倒提醒了他小王氏都做过些什么。此后兰雪越是劝赵硕不要与小王氏计较,赵硕就越发生小王氏的气,心完全偏到了兰雪这一方。赵陌听得分明,一方面既觉得父亲糊涂,另一方面,也对兰雪的枕边风功力大为警惕。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而且似乎对他还不太友好,如今又有了一个儿子做依仗。赵陌觉得,他今后要对此女更加提防才行。

    他抬头看向站在门边正与兰雪你侬我侬的父亲赵硕,微笑着打断了他们的话:“父亲,兰姨娘才生完小弟,定然很累了,您还是让她早些休息吧。况且您今晚还没用晚膳呢,难道不觉得饿么?小弟都被乳母抱去用他第一顿饭了,您也该祭祭自己的五脏庙了吧?”说着还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就算您不饿,我可早就饿了。”

    赵硕愣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方才光顾着担心了,一点儿都没想起自己还没吃饭呢。”他也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确实饿了,我还真是糊涂。”又哈哈笑着向兰雪说了一句,“你好生歇着吧,多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呢。我已经吩咐了厨房,会多给你做些好汤水。你想吃什么,也尽管吩咐下去,不必理会旁人说什么。”

    说罢赵硕就笑着揽住嫡长子赵陌的肩膀往外走了,屋里的兰雪只来得及说一句:“大爷慢走。”却没办法再留赵硕下来,多说几句休己话。

    兰雪知道是赵陌把赵硕拉走的,可她刚刚生产,身体正虚弱,也确实需要休息,心里就算再不高兴,也只能忍了。

    珠儿上前扶她坐起,又端了一张小案桌来,上头摆放了些汤水吃食:“这是厨房刚刚送来的,鸡汤正热着,姨娘多吃点吧。”

    兰雪扫视屋中一圈,见只有她们主仆在,便压低了声量:“正院那边如何?”

    珠儿抿嘴笑了笑:“姨娘放心,一切如姨娘所料,夫人压根儿就没提防,大爷也相信了是她做的手脚。姨娘越是不肯说当时夫人做了什么,大爷就越会认为她做了什么,无论夫人如何辩解,大爷都不会信她的。夫人如今可算是彻底失宠了,若不是大爷还要顾虑王家,只怕早就将她休了!”

    兰雪长长吁了口气:“这就够了,我也不指望大爷能休了她。休了她,还会再换一位新的来,新的却未必象她一般好对付了。我也不想再冒险。现在就挺好的,她占着正室之位,无宠无子,不过是仗着有个好娘家罢了。等到大爷真的成了贵人,坐稳了那把椅子,她便再没有了用处。到时候,我还怕她怎的?”

    珠儿笑道:“姨娘放心,一切都会如我们所愿的。”

    兰雪翘了翘嘴角,又问:“今日陌哥儿回来,可有什么动静?”

    珠儿回答说:“蓝管事没来得及细说,只道姨娘生产前,大爷与陌哥儿一直在书房里说话,似乎是在商量什么机密之事。甄忠与蒋诚一直守在门口,不许人接近。若是姨娘想知道,奴婢去告诉蓝管事,他会想法子去探听的。”

    兰雪摇摇头:“罢了,知道得太多并没有好处。如今我已经生了儿子,还是先把儿子养好吧。有了他,我们什么事做不得?我会选在今日生产,固然是因为今日乃太后寿辰,但我一听说陌哥儿搬了进来,小王氏又恰好来寻我晦气,便知道这是我最好的机会了,一旦错过,便不会再有。我如今要坐月子,正好避过与陌哥儿碰面。你去跟蓝管事说,让他也尽量少见陌哥儿,省得叫陌哥儿寻到把柄。”

    珠儿忙郑重应下。

    兰雪又问孩子,珠儿忙笑道:“大爷让乳娘抱下去喂奶了。姨娘没瞧见,哥儿长得又白又胖,可精神了!这一个乳娘怕还不够他吃的,蓝管事说,需得再寻两个好的乳娘来呢。”

    兰雪暗暗松了口气。她其实曾经担心过,自己吃了药,把生产的日子拖到今日,又为了算计小王氏,喝了催产的药,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孩子产生影响。如今知道他十分健康,她也就放心了。

    她心想,就算赵陌今晚把赵硕拉走了,也不要紧。明儿赵硕总会来看她和孩子的。到时候,还怕没有向他告状的机会么?她还要多说些孩子的好话,让他多亲近孩子,别总是挂念着离了心的嫡长子了。对了,孩子的大名可以请皇上或者太后来取,但小名她早就想好了,就叫佳哥儿。她生的孩子,正是赵硕的佳儿,比别的女人为他生的强一百倍!

    赵陌与赵硕父子俩并不知道兰雪此时在想些什么。他们匆匆用了一顿迟来的晚饭,已经是二更时分了。父子俩都十分疲惫,可需要处理的事还有很多。大半夜的,能寻来一个稳婆、一个乳母、一个大夫和一个太医就很不容易了。如今还得将人在府里留上一晚,明儿才好放人,不然外头正宵禁呢,此时出去岂不是犯了忌讳?再者,太医与大夫需要封喜封,稳婆也要放赏钱,乳母却需要再多雇一两个,兰雪院里侍候的人手不足,也需要再添。还有孩子起名什么的,给宫中报喜讯、往辽王府送信等等……赵硕一想到还有这么多琐碎的小事需要办,就开始觉得头痛。

    在这种时候,赵陌还要为父亲添加压力。他给赵硕提了一个建议:“小弟既然已经出生了,父亲也该给兰雪一个名份了吧?如今家里人又是兰姑娘,又是兰姨娘地混叫一通,实在不成样子。您给她一个明确的名份,小弟上玉牒时也方便许多。”

    赵硕顿了一顿:“确实应该给她一个确切的名份了。日后说起小弟的出身,也能体面些。只是……王家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赵陌微笑道:“怎么会不好交代呢?兰雪有孕,犹在夫人进门之前。夫人本是填房,难不成还要讲究正室生子前,侍妾不得有孕的规矩?那我与二弟又怎么算?”

    想到死得不清不楚的次子,赵硕的脸色阴沉下来:“你说得对。兰雪进门比你继母更早,王家早知她有孕的,又有什么可挑剔的?他们要怨,就迎你继母至今还没有动静吧!”

    赵陌道:“既然要为兰姨娘与小弟上玉牒,那二弟……是不是也一并上了?父亲,二弟好歹也活过了周岁呢,还有孙姨娘……也有生育之功。”

    赵硕叹了口气,有些难过:“那就一并上了吧……好歹有个名份,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赵陌又笑道:“父亲,其实您有没有想过……先把辽王府世子的名份争到手?”

    赵硕愣了愣,抬头看向儿子:“什么?”

    赵陌脸上的笑容不变:“您若是辽王世子,有了封爵,便再也不是一介寻常宗室子弟,除了圣眷再无倚仗了。无论是我,还是小弟,在别人眼中,也不再是可以任由他们摆布,即使死了也无人知晓的无名小卒。今天的事,难道还不能让您警醒么?就当作是为了小弟着想吧。您若成为了亲王世子,即使不得王爷看重,又有谁能动摇得了您的地位?又能有多少人,胆敢在您面前仗着家世气焰嚣张?”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