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零五章 丢脸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到达父亲赵硕的宅第时,赵硕与小王氏一同坐在正厅里等待他。

    撇开小王氏那一脸勉强装出来的僵硬笑容不提,赵硕看到嫡长子向自己郑重行礼时,心情十分复杂。

    这个儿子曾经备受他疼爱,但如今,他是既想念对方,又不想看到对方。想念,是因为赵陌是他的亲骨肉,是他看着长大、一直疼爱着的孩子,也是目前他唯一存活的血脉;不想看到赵陌,则是因为这个儿子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为了权势地位,他曾经放弃了什么,又是如何背弃了对亡妻发下的誓言。

    可他真的没办法回头。他已经尝到了权势的好处,也知道了身后是万丈深渊,他除了继续往前走,再无退路。即使心中清楚自己伤害了唯一的儿子,他也不会后悔。毕竟,只有他得偿所愿,儿子赵陌才会有更光明的未来。虽然赵陌很有可能无法继承他的大业,但至少可以安享富贵尊荣,而不是象从前那样,天天担惊受怕,受人欺辱。

    赵硕移开了视线,平静地说:“起来吧。你虽然来过这家里几次,但还没有在这里住过吧?眼下天色已晚,你母亲已经命人安排好地方了,你先带着随行侍候的人搬进去安顿下来,明日再到我书房来说话。”

    赵陌应了一声:“是。”但又马上说,“儿子有一件急事要向父亲禀报。”

    赵硕愣了愣,瞥向门外侍立的昌儿、盛儿两人,心下明白了:“哦,那好,你让下人先把行李送去你房里,你跟我到书房去。”

    赵陌还未应声,小王氏就忍不住开口了:“大爷怎的这样着急?孩子进府后连口茶水都没喝过,你好歹让他坐下来歇一歇。要说话,什么时候不能说呢?明儿你不是要休沐?”她一看到赵硕与赵陌父子情深的模样就觉得不顺眼。虽说迫于无奈,她把赵陌给接到自个儿家里来了,但那也就是添个住客罢了。她才不会让赵硕跟这个儿子有太多接触机会,重新记起过往的父子情份来!

    赵硕皱眉看了她一眼:“他随我到书房去,一样可以坐着说话。明儿我休沐,也不碍着我今晚与孩子相聚吧?罢了,我也懒得与你多说。这眼看着就天黑了,你让人把晚膳送到书房去吧,我与陌儿一道用。”

    小王氏咬了咬牙,强自干笑道:“大爷急什么?晚膳自然是我们一家子用了。”然后不等赵硕再开口,她就扬声问屋外侍候的人:“哥儿都带了些什么人来侍候?让他们进来给大爷与我见一见。”

    于是昌儿、盛儿、阿寿、阿兴四名小厮以及小玫、小兰两个丫头就进了屋,排成三排,向赵硕与小王氏磕头。

    小王氏一眼就认出了昌儿与盛儿,又被气到了,强忍着怒意质问赵硕:“这两个难道不是大爷的小厮?我前儿问大爷,大爷说是派他们出去办差了,原来是送给了陌哥儿。只是大爷既然把自己手下的人送了出去,好歹也该跟我说一声才是。我毕竟是这家的主母,总不能连家中的下人去了何处,都毫不知情吧?!”

    赵硕瞥了她一眼:“我只不过是见陌儿身边的小厮不大中用,才把手下的人给他使罢了。等他的人调|教出来了,昌儿盛儿自然还回我这里来。这又不是把他们送到了外头,只是拨给儿子暂使,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若说的是月钱与赏赐,昌儿盛儿还是我的小厮,自然也是照旧不变的。”

    小王氏深吸了几口气,咬牙强笑道:“我竟不知陌哥儿身边的小厮这般不中用,既如此,倒不如打发了的好!”

    赵陌抬头看了父亲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看他的表情,似乎深觉委屈,但又十分隐忍。他知道,父亲还有需要仰仗王家的地方,小王氏说什么,他都不能驳的……

    赵硕却是看清了儿子表情中隐含的意义,顿时一腔怒火就冒上头来,冲着小王氏道:“住口!明明是你跟我说,蜀王妃已经拿着陌哥儿的事做借口来打击我,若是再不把孩子接回来,怕是要叫人说闲话,你深觉自己任性,坏了我的大事,现已知道错了,才把孩子接回家来的。如今孩子回来了,连口茶水都没喝,你就要撵他身边的人,你这是知道错的样子么?!你又想做什么?!”

    小王氏愣了一下,随即便觉得自己在继子赵陌面前丢尽了脸,更别说屋中还有赵陌带来的一众小厮、丫头了。她气得全身发抖,咬紧了牙关,想要骂回去,却又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身边的大丫头霜儿见状,忙替她辩解:“大爷误会了,夫人只是怕哥儿身边侍候的人不尽心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

    赵硕冷笑:“但愿她没有别的意思,也别指望能寻借口换走陌儿身边的人。她前头干的那些好事闹得人尽皆知,我可不信她还能真为陌儿着想,给陌儿弄几个老实不藏奸的人来。还是省省吧,大家都能安心!”

    说罢他也不与小王氏多言了,径自吩咐儿子:“让你的人带行李去安置,你随我到书房来。”说着他扫视了昌儿与盛儿一眼,“你二人也来。”眼角扫到小玫、小兰两人,他不由得怔了一怔,多看了两眼,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起身往外走了。

    霜儿却留意到了他这两眼,迅速将目光转到小玫、小兰这两个丫头身上,也不由得怔了一怔。

    赵陌依足规矩,向小王氏行了一礼,方才告退下去,跟着父亲去了书房的方向。屋中众人很快退了个干净。小王氏这时候才大喘了几口气,狠狠一甩袖,把桌上的茶杯摔了一地。

    她气愤地回头冲着自己的心腹丫环道:“你们看见了么?他如今是越发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他以为他是谁?!没有我们王家,他一文不值!他既然要如此待我,我又何必再忍下去?凭着王家的名号,我还怕他怎的?立刻给我去收拾行李,我们回去找父亲告状,我要跟赵硕和离!姓赵的这么多,我凭什么要忍他一个?!”

    两个大丫头霜儿、雪儿连忙上前劝她:“夫人熄怒,当心叫大爷听见。”“夫人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老夫人先前嘱咐您的,难道您都忘了?”

    小王氏不敢置信地看着雪儿,无法接受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你”

    雪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奴婢知道这话定会让夫人不喜,可是……您就算回了王家告状,老爷也不可能真的让您跟大爷和离的。这门婚事关系到的是王家的大业,老爷再疼您,也不会为了您就把全家全族的前程摆到一边。姓赵的人虽多,可换了别人,便与您再没有干系了。夫人,您且忍上一忍吧。老夫人先前嘱咐了您这么多话,难道您就都忘了?今日忍一时之气,都是为了明日的富贵尊荣啊!”

    小王氏脸色煞白,踉跄了一下,便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她虽然不想听雪儿的这些话,却也知道对方说的是正理。今日她在宫中已经被王嫔骂过一回,警告过一回了。她真的没有任性的权利。若是……真的铁了心要闹,只怕等待自己的,不会是和离,而是莫名其妙的“病逝”吧?然后王家就可以再送一个庶女过来给赵硕做填房了。她那些庶妹,或是旁支的堂妹们,恐怕早就盼着要取自己而代之。事关王家大业,即使父亲再疼自己,也不会由得自己与赵硕和离的……

    小王氏眼圈一红,便失声痛哭起来。

    霜儿见她哭了,反而暗暗松了口气。她用眼神示意雪儿起身,又柔声劝慰小王氏:“夫人别伤心,方才原是大爷误会了您的本意,才会说那些难听的话来伤您的心。只要他明白了您的好意,就不会再这样责怪您了。您愿意把陌哥儿接回家中来,不正是因为您贤明大义、为大局着想么?您还年轻,大爷又离不得王家,来日方长,您总有一日会把大爷的心收拢住的。到时候别说陌哥儿一个没了娘的小孩子了,谁也越不过您去!”

    小王氏冷笑一声:“我可不敢想有那一天,想想都觉得恶心!”却是渐渐收了泪。

    霜儿又连忙劝她:“夫人别说傻话了,以您的相貌人品、性情才学,大爷怎会不为您倾倒?那是迟早的事。只是……”她顿了一顿,“如今大爷对您有了误会,一时气头上,嘴里说的话不中听,那也是有的。等时日一长,他自然就知道了夫人的好处,便再不会象今天这样气您了。不过,您还需得提防有狐媚子趁虚而入才是。”

    小王氏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雪儿道:“夫人方才没瞧见?跟着陌哥儿来的两个丫头,都是十五六岁光景,生得一副狐媚子模样。她们进来前,我就听蒋诚说,辽王妃赐了陌哥儿两个丫头,照看他的日常起居,还让他一定要带到咱们府里来。如今想来,辽王妃只怕不怀好意吧?”

    小王氏的脸顿时绿了:“辽王妃?哼,我从前还以为她是好人,没想到……”她回忆了一下小玫、小兰的长相,心中怒火更甚,“她们这是当我是死人么?!来人,给我把那两个丫头撵出府去!”

    霜儿忙劝她:“夫人熄怒,方才因夫人要撵了陌哥儿的小厮,大爷才发过火。如今您又要撵陌哥儿的丫头……”

    小王氏愣了一愣,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难不成我如今,连两个丫头都撵不得了?!”

    霜儿与雪儿低头束手而立,不置一言。

    小王氏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一咬牙:“我们到兰雪那儿去!”却是要寻个软子捏一捏了。

    雪儿有些不赞成地道:“她都快临盆了,夫人这时候去,万一有个好歹,大爷那儿……。”

    小王氏冷笑:“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是要杀了她。放心,我知道分寸,只是不想让那贱人过得太自在罢了。如今大爷满脑子都是他的嫡长子,他哪里还顾得上那个贱人?!”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