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零三章 恍然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当王家女眷们在内讧的时候,秦家的女眷们正在慈宁宫,与一众宗室、皇亲女眷们陪着太后说笑聊天。

    牛氏也得了太后青眼,被她特地点名出来问了两句话,已经是十分的体面了。她也不强求,回答完那两句,便退到一旁,让许氏、姚氏、闵氏等自家人有个露脸的机会。至于薛氏婆媳,此时并没有入殿晋见太后的福份。

    不过要说到露脸,今日殿内谁也比不过蜀王妃。她今儿不但打扮得格外雍容华贵,嘴还很甜,各种奉承话一串一串儿的,哄得太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一众宗室长辈女眷们也都觉得她讨喜。当然了,当面夸她的人不少,背后说她闲话的更是大有人在,谁还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呢?

    比如她方才当众教训了赵硕之妻小王氏,便有人私下议论:“虽说蜀王妃是长辈,辽王府的大奶奶也确实妇德有亏,教训几句是应该的。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那许多外命妇在场,这般闹出来,也是打了老赵家的脸。要知道,辽王府大奶奶那事儿并不曾宣扬,还有许多外臣不知情的呢。今日一过,不知情的人也会知情了。其实有话私下教训就是了,蜀王妃是长辈,见着侄儿媳妇做错了事,骂上几句也是应当的。但这般丝毫没把赵家的体面放在眼里,未免太过了些。”

    也有旁人附和:“可不是么?若蜀王妃真的只是看不惯辽王府大奶奶的行径,方才德阳王府的长媳过去奉承,蜀王妃怎的还夸她好?京城里谁不知道?德阳王府的长媳善妒又狠毒,家里的妾非死即伤,庶子的腿都被她打断了,听说还直接跑到外室的住处抓奸,把人活生生打死了,连侍候的丫头婆子都没放过。太后娘娘与几位宗室长辈都责备过她,只因为她奉承得好,蜀王妃竟还夸她孝顺呢!可别说蜀王妃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她不过就是看辽王府大奶奶不顺眼罢了。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帮她的小儿子?”

    这话说得已经够直白了,众人心下都有数,互相交换一个眼色,都不约而同地撇了撇嘴。其中有个老成些的便道:“都少说两句吧。那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儿,小儿子眼看着又前程似锦,我们得罪了她,又有什么好处?”

    众人心下都觉得是这个道理,有的已经心思灵活地决定要效法德阳王府的长媳,也过去奉承蜀王妃一把了。也有的人实在看不惯蜀王妃,冷淡地游离在外,丝毫没有跟对方打交道的兴趣。

    而自觉旁听到不少八卦的牛氏,正偷偷摸摸挪移着自己的脚步,打算回到秦家女眷的圈子中去,假装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却被休宁王妃挡住了去路,几个眼神暗示她挪到角落里,两人进行了一番私下的交谈。

    休宁王妃告诉牛氏,蜀王妃教训小王氏时,辽王妃就在一旁。当时蜀王妃要求小王氏将继子赵陌接回家中抚养,还拿了许多大道理去教训小王氏,捎带着也嘲讽了辽王妃几句,说她这个婆婆不尽心。她离开后,兴许是因为也受了气的关系,辽王妃勒令小王氏必须听从蜀王妃的指示,接赵陌回家。当时小王氏连脸色都变了,王家大夫人跑过来拉住了女儿,笑着向辽王妃保证,说女儿会照做,才把辽王妃给打发走了。

    休宁王妃郑重地对牛氏道:“我看这一回,广路说不定真要被他继母接回去住些时日。他若只是去辽王府住,那还罢了,辽王夫妻不会对他怎么着。可他这继母却是个心狠手辣的,轻忽不得。往日广路不住在家里,她想做什么都没法下手,如今一旦搬回去,可不就是大好时机了么?蜀王妃自以为是好心,其实却是将广路给推进坑里去了。你们夫妻若是见了广路,千万要嘱咐他警醒。我会想法子在太后面前劝一劝,若能让广路早日回你们家去,就再好不过了。”

    牛氏此前并不认识休宁王妃,只知道自家丈夫秦柏与休宁王似乎有些交情,而赵陌又把温家送他的铺面租给了休宁王的长子而已。没想到休宁王妃竟会如此好心地叮嘱她这些话,她连忙答应下来,又向对方道谢:“多亏您了。方才我们来得晚,并不知道这些事呢。”

    休宁王妃叹了口气:“我们王爷从前也受过继母的苦……你们夫妻都是好人,有你们照看广路,我们这些长辈也能安心些。”

    休宁王妃很快就走开了,牛氏在原地定了定心神,便很快回到了秦家女眷之中。

    今日入宫贺寿,无论是宗室、皇亲还是外命妇们,都领了宫宴。宫宴结束后,外命妇先一步离开,才是宫妃、宗室与皇亲家的这些亲戚女眷们陪着太后聊天。不过聊天的时间并不长,太后娘娘吃饱喝足就要休息了。除去那些王妃、公主们还得留下来,陪晚上那一场,远一些的宗室与皇亲们就已经可以先一步离开了,独涂氏因为是太后的娘家,才得到了特别待遇,一直留在慈宁宫中。

    不过这些事都与牛氏她们无关。该做的事做完,她们也就出宫去了。秦家的男人就在宫门处等候,一家人齐齐返回承恩侯府。

    牛氏心里装着事儿,等不及回到家中,就把秦柏叫到自个儿的马车里,将休宁王妃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然后问:“这可怎么办?我只当广路不得不去辽王府里住几日,就已经够让人担心的了,没想到他还没从辽王府回来呢,又添了这么一出。这孩子怎么总是多灾多难的?他都躲到咱们家里去了,那些贵人怎的就不能放过他呢?”

    秦柏微微皱起眉头,沉默不语。

    回到府中,他们一进门,门房的人就告诉他们赵陌回来了,一回来就去了清风馆。

    秦柏与牛氏又惊又喜,忙回了清风馆,留守院中的百合却说:“姑娘想去逛园子,赵小公子回来听说,就陪她去了。”

    牛氏跺脚道:“这都什么时候了?那丫头还想着逛园子呢!”

    百合笑道:“姑娘今儿在家读了大半天的书,觉得无聊了,才去的。在院门口遇上赵小公子回来,本来姑娘都打消念头了,赵小公子说,他也没逛过园子,正好两人作伴,一道逛去,姑娘便与他一道走了。”

    牛氏叹了口气,也是没法:“赶紧派人去园子里找他们回来,就说我们从宫里回来了,有要紧事跟广路商议!”

    秦含真与赵陌回到清风馆的时候,两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气色极好。他们在花园里逛了小半天,刚刚运动开,自然血气旺盛了。幸好青杏带着纸伞,帮着遮了阳,否则他们早就满身大汗了。如今连青杏也发现了雨伞的新功用,深觉是个好法子,只叹今年盛夏时节不曾知道这一点,否则也不用大热天里顶着烈日在外行走了。

    秦含真高高兴兴地向祖父祖母行了礼,凑到牛氏身边,挽住她的手臂:“祖母在宫里玩得怎么样?梓哥儿可认识了新朋友?”

    梓哥儿也红着一张小脸,在旁点头:“认得了。”他今天见了好多个年纪相仿的勋贵、皇亲家子弟,也有数名宗室子、宗室女,其中有不少人与他相处得不错,也约定了日后再见,心情十分兴奋。

    秦含真一看小堂弟的模样,就知道他正高兴。只可惜她如今还有正事要与祖父商议,没空细问小堂弟的交友情况,只给虎嬷嬷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将梓哥儿带了下去。

    牛氏也没拦着,轻拍了拍孙女的手背算作安抚,便转向赵陌:“今儿休宁王妃跟我说了件事,叫我嘱咐你。”便把休宁王妃的话一五一十地转述给赵陌听,又道,“真不知道那蜀王妃到底在想什么!说不得她只是想看你父亲的笑话,因此就不顾你的死活了。你在我们家住得好好的,她偏要把你弄回去受你后娘的苦。这样的黑心肝,也有脸怪你后娘是个狠毒的呢!”

    赵陌听了她的话,却回头与秦含真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恍然大悟。

    秦含真小声说:“这么看来,蜀王府还真的是那个幕后主使?不然哪儿有这么巧?”辽王妃才说了赵硕与小王氏会来接赵陌回家,蜀王妃就在宫里训斥小王氏,逼她将赵陌接回去了,世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

    赵陌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他问的不是蜀王府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辽王夫妻为何会答应配合他们的举动?从来不曾听说辽王、蜀王这两兄弟有多么深厚的交情,平日里两家王府一个驻守东北,一个偏安西南,山长水远的也不见有什么联系,辽王竟然肯为了蜀王的小儿子上位,陷害自己的嫡长子?!

    秦含真说:“若不是有利可图,那就是被逼无奈了?”她又跟赵陌对视了一眼,赵陌眼中一亮。

    没错,若不是有利可图,那多半就是不得不为了。辽王准备的那封用来证明赵硕“罪状”的书信,上面写的事如果不是假的,只是换了当事人的名字,那还真不是小罪过。如果辽王是因为被蜀王威胁了,只能牺牲嫡长子,换取自己脱罪,那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秦含真与赵陌的对话令牛氏如坠五里雾中,根本摸不清头脑:“你们在说什么呢?”秦柏却是目光一闪,已经猜到了他们的言下之意。

    秦含真与赵陌再对视一眼,嘻嘻一笑,双双去搀秦柏的手臂:

    “祖父!”

    “舅爷爷。”

    “我们有话要告诉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