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八章 书信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别人”是谁?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但凡是将赵硕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都可以归入这个“别人”的范畴。在这些人眼中,赵陌这个早已被赵硕放弃的嫡长子,只能算是个工具而已,还是个挺好用的工具,因为他就是赵硕刻薄寡恩、为权势不择手段的证明。

    秦含真听着觉得这话里有话:“赵表哥,你说的是你祖父他们吗?为什么听着好象还有别人在?”目前把赵硕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不是还有蜀王一家吗?相比起夺嫡之心还不是很明显的辽王次子,蜀王幼子更象是会利用赵陌算计赵硕的人吧?

    赵陌微微一笑:“当然还有别人在了。王爷他们用来对付我父亲的法子,我都不敢相信是他们能想得出来的,更别说为此而准备的种种伪证了!”

    原来,辽王一家忽然上京,是打算要在太后寿辰后,找时间参嫡长子赵硕一本,说他里通外国,私卖军马,中饱私囊……等等等等,既是大义灭亲,也是要将他打落尘埃。为了证明赵硕罪有应得,辽王准备了几件证据,包括两名证人与一封赵硕的亲笔书信。

    据辽王所说,这是今春辽东军中巡边的时候,抓到一个游走边境两国间做买卖的走私犯,发现他手里有禁止外售的军马,立刻扣下了人,经过严刑拷打后,这犯人便供出了同伙,乃是一名军中的小武官。而那封赵硕的书信,则是从那小武官的行李中搜出来的,可以证明对方与赵硕勾结的事实。如今,那小武官与走私犯作为证人,已经被辽王暗中押送上京,就关在辽王府里。赵陌当然没有见过,但他在辽王府住着的时候,私下接触过赵硕安插在王府里的人手,大约知道了关押的地点。

    据说这两人如今好吃好喝的,过得还算不错,除了身上、脸上有那么点浅浅的伤疤,还真是看不出曾经受了重刑的样子。

    这件事有一个疑点,那就是赵硕在辽东辽王府时,并不能接触到军务。他不受辽王待见,几乎是处于投置闲散的状态,而且这件事在辽东是人尽皆知的。军中若有武官想要私买军马,那至少得有点权势,有利可图才行。赵硕既无权势,又做不了对方的靠山,那武官凭什么算他一份呢?

    再者,据赵陌手下那几位前不久才从辽东前往京城的下人所言,辽东边关承平已久,多年不曾有过大战了,偶尔一点零星的小冲突,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辽东军渐渐松懈下来,因为边关苦寒,吃空饷的事非常常见,有不少武官私下将多余的军马、军械、军粮卖给商人,换取财物。这些东西其实算是辽东军的小金库,一般都归各军自决。遇到宽厚一点的主将,就拿来改善手下将士的生活了,但如果遇上了贪婪一些的主将,这些财物往往只会落入少数人的口袋。辽王爷对此是心里有数的,但他没有打仗立军功的机会,又与今上不睦,他需要这些将领的支持,以维持他在辽东军中的威望,因此多年来都这种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军中人等不要做得太过分,小打小闹的,他是不会管的。

    既然他一向不管这种事,又为什么会忽然打算告儿子一状?

    赵陌直觉这里头有问题,而当他进入辽王府后,发现辽王与辽王继妃对他的态度出人意料地和善,就更觉得诡异了。辽王夫妻装作对他亲善关心的模样,似乎是为了拉拢他靠向自己,然后让赵陌在皇帝、太后面前说赵硕的不是,因为赵陌的际遇许多人都清楚,也得到了许多同情,只要他再当众卖一卖惨,那赵硕肯定会受到更多的非议。

    赵陌当然不会真的被祖父拉拢过去,站在父亲的对立面,但他还是觉得辽王夫妻的做法非常奇怪。照他们的想法行事,赵硕固然会受到非议,可小王氏更加会翻不了身。辽王继妃不是正想要为儿子求娶王家女么?她还对小王氏格外客气呢,如此行事岂不是自相矛盾?

    赵陌还留意到,辽王夫妻对他仿佛很亲切,但他们的两个小儿子却还暂时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二叔赵是能不见他,就不见他,见了面就一直板着脸,勉强维持礼数罢了。小叔赵研要任性一些,好几次想要骂他,或是拿鞭子抽他,都被辽王继妃给拦住了。后者曾经为此骂过一向疼爱的小儿子,气得赵研不肯吃饭,辽王继妃又花了很长时间去哄小儿子。赵研过后倒是不再抽赵陌了,不过看着他的眼神里透着阴狠和嘲讽,仿佛在说:“我只是暂时放过你,但迟早会揍你一顿。”

    如此种种,就象是辽王继妃劝儿子们暂时放过赵陌,但总有一天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感觉。赵陌推断,辽王夫妻俩一定有事需要利用他去做,因此目前故意装得慈爱,好迷惑于他。过得两日,辽王继妃果然就送了他两个丫头。

    这两个丫头,容貌姿色皆是上佳,而且做事也很妥贴,看得出来,是受过细心调|教的。赵陌有些怀疑,她们原本是辽王继妃为爱子准备的通房人选,如今却被派到了他身边。她们的表现倒还老实,除了服侍他生活起居,别的事一概不会多管,只是迅速从费妈妈手中将近身服侍他的差使都揽了过去,仿佛在争取早日让他无法离开她们的模样。赵陌猜想她们定有所图,便也顺水推舟,由得她们施为了。

    接着,便是今日,辽王吩咐长孙返回承恩侯府,还说长子对孙儿太过冷淡无情了,若他在宫里见到儿子,一定会教训儿子一顿,让儿子把孙儿接回家去……

    秦含真听到这里,立刻猜到了辽王的用意:“他是想让你带着那两个丫头去你父亲家吗?为什么?这两个丫头是去做耳目的?可你又能在那边住几天呢?那两个丫头能派上什么用场?”

    赵陌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王爷虽然轻文重武,但这些日子里,为了表示对我亲善,也时常唤我到他的书房去。但他并没什么耐性与我说话,通常没说几句,就让我背书给他听。我推说要做功课,留在他的书房里看书练字,他也不拦我,只是不耐烦陪着,便忙自个儿的去了。我倒是趁机在他的书房里找到些好东西。”他顿了一顿,压低了声音,“我看到了他打算用来证实我父亲罪证的书信与账簿,还有那两名人证的供状。”

    秦含真吃了一惊,忙问:“东西是假造的吧?”

    赵陌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不知道,因为它们看上去象是真的,供状听着也没什么问题,并没有破绽,就是感觉……不象是我父亲做的。”

    秦含真怔了一怔:“书信呢?这个是最有可能被伪造的吧?”

    “书信确实是最确凿的证据了。”赵陌道,“信中详细说明了我父亲与那武官勾结的详情,连如何行事的,挣了多少银子,都说得清清楚楚。我看那字迹,确实与父亲的笔迹一模一样,父亲写字多年来有些不为人之的小习惯,若是旁人模仿他的字迹,一般都不会发现,但那封信上却有。若不是父亲此前再三保证,他绝对没有干过这种事,我都要怀疑那封信确实是他亲笔所书了。”

    秦含真皱起眉头:“这可怎么办呢……”她抬头看向赵陌,“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不能发现这些证据的破绽,又如何能证明你父亲的清白?可恨那极有可能全是伪造的东西,就算你把它们毁掉了,辽王爷还是有可能会再伪造一份,根本防不住!”

    赵陌忽然笑了一笑,四周望望,从袖中抽出了一封信来,递给秦含真。

    秦含真怔了怔,忽然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呆呆地接过了信,打开来看。

    这是一封赵硕写给军中某小武官,与他勾结,共同私卖军马,卖给一名北戎商人的书信。上面不仅详情清晰,人名齐全,连字迹都格外清楚,简直让人无可辩白。

    秦含真叹道:“如果这封信是真的,我只能说写信的人真的太……不聪明了。”考虑到信有可能是赵陌的父亲写的,她说得稍微委婉一点,“干坏事的时候,千万不要把自己做了什么事用这么清楚明白的文字写在纸上呀,好歹含煳一点,找个代名词什么的。这样写信,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做坏事吗?”

    赵陌笑了:“就因为太清楚明白了,我才认定它不可能是真的。可是……笔迹却着实太象了。就算我父亲向皇上说清那是伪造的,恐怕也没法让人信服。”他顿了一顿,“因此,我把这封信偷了出来,然后利用王爷书房里的纸笔,仿写了一封一模一样的信。大约跟原信有五六分象吧,乍一看还是能煳弄过去的。对王爷来说,只要他不细看,应该不会察觉。但若是真到了皇上面前,那信上的破绽就太明显了。”

    秦含真神色古怪地看着他,觉得他这是故意给自家祖父挖了个坑。如果辽王在呈上所谓的证据之前,发现东西被掉包了还好,要是没有发现,整件事就会变成辽王诬告自己的亲生儿子了吧?

    她有些不放心地说:“要是辽王发现了信被掉包,他会怀疑到你头上吗?”

    赵陌微笑着看她:“他就算心里怀疑,也只会怀疑我身边跟着的昌儿、盛儿吧?而他至今没有发现,以后也很可能不会发现了。”

    秦含真不解:“为什么?你哪里来的信心?”

    赵陌笑了笑:“因为我伪造的那封信,如今就在我身边的两个丫头手上。她们要把那封信带进我父亲的宅子。”他冷笑了一下,“光有笔迹,还不能保险,若能再加上我父亲的私印,那不是更稳当了么?”

    秦含真恍然大悟:“所以辽王继妃才会派了两个丫头给你……她们不是去你父亲那儿做耳目的,她们是要把那封信带到你父亲那儿盖印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