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二章 议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松早在秦家平反,他重回京城老宅的时候,就有了分家的念头,尤其是在他发现二房的薛氏是多么的难缠又可恶之后,这种想法就越来越深了。

    可是,那时候秦家刚刚劫后重生,二房的秦伯复是小辈里头唯一的男丁,还是遗腹子,同样是遗腹女的秦幼珍曾被叶氏夫人抚养过,令秦皇后爱屋及乌。这两个孩子年纪都还小,秦皇后是绝不会容许兄长提出分家二字,让秦家的骨肉被分出去受苦的。秦松一再声明秦伯复身世可疑,很可能并不是秦槐之子,也没能让秦皇后改变主意。他那时候处处都要仰仗这个妹妹,只能让步。

    秦皇后死后,皇帝一直秉持亡妻遗愿,也不肯答应让秦家分家。即使是等到秦伯复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了,也依旧不肯松口。薛氏大约是发现了这一点,自以为得到了宫中的庇护,有恃无恐,便动不动就嚷嚷着长房仗势欺人,害得他总是要想办法辟谣。分家之事,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如果是三弟秦柏提出的分家,可以肯定,宫里的皇上是绝不会说“不”的,他只会答应秦柏的任何请求,除了让出皇位以外。而在外界看来,一直没有回京享受过承恩侯府富贵的秦家三房要求分家,也不会被误会是欺负弱势的二房,因为二房虽没有爵位,却过得比三房富足多了。而且三房还是因为皇帝赐宅,才提出的分家,谁又能说三房的提议不对呢?

    三房是注定要分出去的,那么二房也没理由留下了。分家,从来就不可能只分嫡支,却不分庶支的道理。

    秦松越想越兴奋,他都有些坐不住了:“三弟确定了要分家么?他会不会主动进宫跟皇上提?只要他能求得皇上下旨,这事儿就好办了。我们用不着分二房太多东西,随便拿点田产和银子打发他们就行了。哼,这几十年里,他们处处花着公中的银子,私下不知贪了多少东西去。我不问他们讨回来,就已经是给死鬼老二面子了。他们还想分家产?那是休想!”

    许氏皱眉,不赞成地对秦松道:“侯爷何必在这种旁枝末节上给人留把柄?您是嫡长子,又继承了祖宅,咱们这一支的宗祠祭祀都是由我们长房负责的。按照本朝律令,祖产都会归您所有,剩下的才是诸子均分。咱们府里的财物与产业,多是祖产,还有这些年来御赐或是宫中赏赐之物。上赐之物自然是赐给谁便归谁,祖产也不会分给庶支所有,二房真正能分到手的本来就不多。若是您还要再削减些,以二太太的为人,必然不肯善罢甘休。万一闹到衙门去,侯爷理亏,岂不是白白叫外人看了笑话?也让皇上与太子殿下脸上无光。既然要分,就得分得叫人无可挑剔!就算二太太闹上衙门,也没处说嘴!”

    秦松有些不甘心:“你的话虽有道理,只是也太便宜了二房!就算他们能分到的东西不多,也有好几处田庄、店面呢,银子也有几万。他们这些年克扣公中银子,还贪得少么?分家还要再分他们一份,我们长房越发过得穷了!若是只分给二房,也就罢了,三房同样是要分上一份的。钱全都花出去,难道叫我们长房上下都去喝西北风?!”

    许氏叹了口气,道:“侯爷放心,我心里有数,若真的分了家,银子自然是要少些,但还不至于要喝西北风。趁早将二房分出去,咱们家也算是省事了,否则侯爷天天对着二房的人,心里难道就不难受?况且……我提分家,其实还有一个用意。”

    她顿了一顿:“侯爷如今整日待在屋里,也不关心外头的事,兴许还不知道吧?因侯爷领了秘旨,在家静养,外头的人久不见您露面,就渐渐地生出了许多猜测,二房那边……似乎也推波逐澜了,说您是触怒了皇上,失了宠信,日后再也不能翻身了。也有人说,侯爷定是犯了大错,说不定是与新回京的三老爷有关系。三老爷失踪三十年,侯爷在这三十年里没少跟人说他已经去世了,如今人活着回来,侯爷定是撒了谎。对亲兄弟尚且如此绝情,为人品性实在不堪……”

    “够了!”秦松越听越恼火,“你又拿这些话来气我,到底想说什么?!”

    许氏默了一默,才微笑道:“侯爷,不是我拿这些话来气您。外头的人能知道什么?只是胡乱猜测罢了,根本就不知道内情。”当然了,如果有人猜到了实情,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许氏道:“皇上如今正生着侯爷的气,这是实情。或许事过境迁,皇上还会有原谅侯爷的时候。可如今,我们长房的圣眷大不如前,也是事实。若不是三叔还住在我们府里,又与仲海、叔涛相处融洽,皇上还不知会如何看待他们兄弟呢!这些年,两个孩子在仕途上没少吃苦头,侯爷怎么忍心看着他们继续蹉跎下去?你我夫妻年纪已经不小了,日后还是要多为儿孙们着想才是。哪怕是为了儿子们的前程,您也不能再触怒皇上,也不能再背负骂名了!”

    秦松起初听得不耐烦的,听到这最后一句,才察觉到几分不对:“你这话是怎么意思?你是想……”他渐渐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你想让二房替我背下这个骂名?!”

    许氏微微一笑:“三老爷滞留西北三十年,这里头固然有侯爷的错,但也有皇上失察,叫伽南钻了空子的缘故。皇上是不会说出伽南之事的,那样太有损九五之尊的英名了。眼下,罪名是您承担着,但皇上碍着皇后娘娘与太子,还有三老爷,就算是罚侯爷,也不曾发明旨,叫外人知情。可见,皇上还在为侯爷的名声着想。既然如此,咱们就顺势把家分了,日后对二房远着些。长房与三房皆有爵位与御赐大宅,亦有多处产业,子嗣繁茂,亦有出息。二房有什么?只有秦伯复是个官身,往后没了我们侯府扶持,他能不能往上升还是未知之数呢。眼看着我们长房与三房越过越好,相互间也亲近,二房却同时被我们两房人所厌弃,外人会怎么想呢?他们会不会觉得,三老爷受的委屈,您也许有愧于心,但二房才是更应该负责的那一个?”

    秦松的脸上已经露出笑容来了:“不错。二房要不是靠着咱们长房,哪能有今日的风光呀?秦伯复又算哪根葱?!皇上既然有心要护着三弟,只需要三弟跟皇上说,别告诉他人实情,这个黑锅二房就背定了!”

    许氏道:“也不必三老爷跟皇上说什么。都是外人的议论,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哪里管得着呢?况且,二房少有进宫的机会,他们若想越过我们长房与三房,进宫向太后或皇上诉苦,就只能指望符老姨娘了。可是……那是我们老侯爷的姨娘,又曾为咱们秦家立下大功的,自当由我们奉养,又与二房有何干系?二太太也不是个孝顺的,不但对符老姨娘不大恭敬,还容不下张姨娘。为了两位老姨奶奶日后清静,还是让她们继续留住府里吧。”

    秦松脸上的笑容已经抑制不住了,他连连拍手:“好!妙极!就这么办!”他哈哈大笑着,“我已经等不及想要看到薛氏那个婆娘哭丧着脸的可怜模样了!三十年,整整三十年!我早就受够了她!”

    许氏要的就是这句话。她笑了笑:“既如此,我就吩咐人去拟分家文书了?还要与三老爷商议一下文书的详细条文。等文书拟好,我便送来给侯爷过目。侯爷若是觉得可行,咱们再通知二房。您觉得如何?”

    秦松觉得妻子还是想得太多了:“你叫人拟好了文书,直接拿来给我瞧就是。还问老三做什么?万一他想要多分些家产,我又不肯,岂不是麻烦?三房要是闹了一回,二房就能闹上十回!这个口子不能开。”

    许氏忍住气,继续微笑道:“三老爷不是这样的人。他若真个贪财,也不会在西北一住三十年了,更不会在今天提出分家。况且,三老爷如今虽未分家,也跟分家无异了。皇上已经赐了宅子下来,三房的产业与财物又一直封存在丙字库内。除了分些这三十年里公中新置的田产、铺面、古董与银钱,就没别的了。真正吃亏的,其实是二房才对。三老爷是聪明人,他既然有心分家,就绝不会给二房留闹事的机会。”

    秦松心里有些酸熘熘的:“你倒是清楚他的为人。但我们都与他分开三十年了,谁知道他是不是早就变了?若他是个不计较这些俗物的人,也不会至今都对我心存怨恨了。皇上罚我罚得这样重,他也不帮我求个情。”

    许氏微笑着起身,只当没听见他的话:“既然此事已经议定,那我就去找仲海与叔涛商量文书的细则了。侯爷好好休息吧,千万别再惹怒皇上,以致节外生枝。还有,虽说杜鹃贴心,但您是有春秋的人了,还请多保重身体才是。”她行了个礼,便转身走了出去。

    秦松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许氏这就走了?这就……

    他呲了呲牙,但想到许氏先前好象有些吃杜鹃的醋,心里又挺得意的。转念一想,他不过是说了三弟秦柏几句,许氏就迫不及待地要为秦柏说好话,又是什么意思?秦松顿时觉得心中又再度酸涩起来。

    不过,等到杜鹃重新回到屋里,冲着他露出温柔美丽的笑容,秦松便把这些纠结全都抛开了,安心享受起美人的服侍来,心里幻想着,二房上下被分家出去,日益穷困潦倒的狼狈模样,他心里就别提有多畅快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