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章 好人卡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锦仪听了秦含真的话,几乎惊呆了:“什么?!”她有些惊喜,但又犹豫:“这……这不行吧?”

    她的前程已经被祖母和父亲定下了,她是要嫁进蜀王府的,许峥……只是她的一个梦,却注定了不可能成真。

    这么一想,秦锦仪的心情就黯淡下来。

    秦含真却说:“为什么不行呢?我看你对他就是有意思,不然也犯不着吃醋了。不过你要是说这只是我的误会,那就当我没说。”她起身就要走。

    “三妹妹别走!”秦锦仪慌忙扯住了她的袖子,“三妹妹你……你先别走。我……”她咬着唇,想要答应秦含真的建议,却又碍着祖母和父亲的看法,左右为难。

    秦含真斜眼看着她:“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你有什么好纠结的?你不喜欢他?还是觉得你俩不相配?许家家世挺不错的了吧?当然,他家那个势利作风,也挺惹人厌的,你不跟他接触,也是件好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锦仪忙说,“我……我就是怕我祖母那儿……”她咬咬唇,没有说下去。

    秦含真作“恍然大悟”状:“我明白了,二伯祖母跟大伯祖母一向不对盘,她肯定不乐意把孙女儿嫁到大伯祖母的娘家去吧?你顾虑的是这一点,那就算我多事了。我本来只是好心想帮个忙,既然你拒绝了,那这事儿就算了吧。”她挣开了秦锦仪的手。

    秦锦仪忽然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她真的要拒绝秦含真的建议么?许家女眷到秦家来,除非是正式赴宴,或是在正堂上房相见,否则绝不会有到二房院子来的时候。若秦含真真的给她报信,她就能借口去三房看望三叔祖父母,见到许家人,讨他们的欢心,让他们对自己生出好感。可若是她拒绝了,那除非这府里办宴会,又或是厚着脸皮主动跑到松风堂去见人,否则她难有见许家人的机会!

    她内心犹豫不决。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许家人已经开始考虑许峥的婚配,而她,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可就算她见到了许家人,见到了许峥,又能如何呢?她是要嫁进蜀王府的,除非她嫁不成,否则她与许峥,是注定了有缘无份……

    秦锦仪泄了气,哽咽着说:“好妹妹,多谢你的好意了。我知道我跟许大表哥是不能成的,我也没办法,这都是我的命!”

    秦含真干笑了两声:“是吗?这么严重?那好吧,算我没说。我跟许峥的年纪实在差得太远了,我又讨厌许家的作风,所以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本来大姐姐和他的年纪倒更相配些,可你又说不行,我也没办法了。我只求大姐姐将来听到许家的小道消息,不要又随便猜疑到我身上就行了。这种事可一而不可再,你真要再来一回,我可是会翻脸的!”

    秦锦仪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好妹妹,从前都是我的错,是我误会了你。往后我再也不会那么做了,你放心吧。我心里明白你是个好人。”她面露感激地握了握秦含真的手,这回她是真心的。因为秦含真说她与许峥更相配,她心里还很高兴,觉得这个堂妹眼光好,是她的知己。

    秦含真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就转身离开了她的屋子。

    秦锦仪这个小姑娘虽然很难缠,但只要摸准了脉,其实也不难应付嘛。

    秦含真出了门,门外守着的画楼与弄影两个面上表情都有些古怪。她们离得近,隐约听到了屋里的对话,都有些不敢置信跟自家姑娘交谈的,竟是眼前这个八、九岁大的三姑娘。

    秦含真冲她俩笑了笑,就快步走向了游廊拐角处:“二姐姐,四妹妹,劳你们久等了。”

    秦锦华有些担心地起身拉住她的手:“大姐姐都跟你说什么了?”秦锦春也问:“大姐没有骂你吧?”

    秦含真笑着摇头:“没事,大姐姐给我赔不是了,说她从前误会了我,如今知道我是个好人呢。好啦,这里的事情了结了,咱们回去吧?四妹妹,下午过来玩儿呀?”

    秦锦春松了口气,笑着应了声。

    秦含真与秦锦华回到了明月坞。为了秦锦仪的事,秦锦华今日耽误了午睡,如今事情解决了,她就开始发困,打了个哈欠,便与秦含真道一声别,快速回屋休息去了。

    秦含真回到西厢房,却发现屋里有一位客人,赵陌不知几时来了,正坐在她书房里翻她的作业看呢。

    秦含真有些惊喜:“赵表哥怎么来了?”

    赵陌笑着起身:“表妹的字写得越发好了,真叫我吓一跳。看来我不能再懈怠下去了,否则用不了多久,就要被表妹比下去,那时我还有什么脸见人呀?”他拉着秦含真来到外间圆桌旁坐下,“听说表妹与二姑娘一道去了桃花轩?我方才已经听说了,秦大姑娘犯了错,难为表妹宽宏大量,不与她计较。若换了是我,才不会这样轻易就饶过她!”

    秦含真笑笑:“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倒是大姐姐受的罪比较多,算了吧。我现在也算是把她哄好了,她又被禁了足,一时半会儿的,她应该不会再来寻我麻烦了。”

    “哦?”赵陌有些好奇,“表妹怎么把她哄好的?”

    秦含真耸耸肩:“她不就是吃许峥的醋吗?我问她是不是对许峥有意?要是真的有,许家再来人,我就给她报信,让她过来陪许家人说话。她在这种事上应该很擅长才对,大约也很乐意去做。她听完后很欢喜的,但欢喜完就开始纠结,纠结了半天才拒绝了我的提议。不过看她的脸色,这应该是个艰难的决定吧?这回可是她自己放弃的。将来许峥无论是娶了谁为妻,她也没理由怪到我头上了。”

    说着秦含真就笑了:“我走的时候,她还说我是个好人呢。可不正是哄好了?”从秦锦仪手上得了张好人卡,这感觉也挺微妙的。

    赵陌合掌笑道:“妙!你这么说,显然对许峥无意,便解了她的心结。她若是答应,有她在场,许家人不好对舅奶奶提什么婚事,或许还会为了避开她,就少来纠缠舅奶奶了。她若是不答应,日后也没有了怨你的理由。其实她若能答应,是最好不过的了。她对许家越殷勤,就越不可能入得了蜀王夫妻的眼,能为你们秦家避开好大的麻烦呢。”

    秦含真叹道:“可惜她还是拒绝了。不过不要紧,蜀王夫妻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凭二房的背景实力,他们绝对够不上蜀王府的标准。”

    赵陌笑了笑,转开话题:“对了,我一会儿要到畲家胡同去,晚饭前会回来。妹妹可有什么想买的?无论是好吃的、好玩的,或是书本玩物儿,都没问题。我到街上逛的时候,就顺手替你捎回来?”

    秦含真讶然:“赵表哥要去店铺里吗?这眼看着就快到七月了,你的皮货店是打算中秋开张吧?”

    赵陌道:“那日李子跟我说,他叔叔何信对这些开铺子的事务甚是熟悉,告诉我中秋再开皮货店有些晚了。中秋节各家礼尚往来,皮料也是一项大礼。这种东西,各府都是早早就采买好的,等到中秋再开店就迟了。他建议我们在七月里挑一个好日子,提前开张,先把京中各家入秋前采买皮料的大宗生意给揽下来再说。我想想他这话确有道理,无论是我,还是我从辽王府带出来的人,都没几个在京里做过买卖,对这些事着实不熟悉。幸好如今得了何信提醒,否则吃了亏还不知道呢。”

    秦含真说:“我祖父已经跟二伯父提过,想把何信一家子要过来了。二伯父虽还未明言,私下却已经允了,正命何信交接手上的事务呢。等他过来了,就让他多给你出些好主意。你让李子问他就好,若是出的主意管用,日后多给他些赏赐就是了。”

    “好。”赵陌笑着应了,又道,“因要提前开张,我已经给大同张万全处去了信,也给我二舅送了信。我想着,既然我要与张万全合伙,他也该到京城来看看新店开张时的热闹景象,便在信中邀他带妻儿一道过来玩几日。只是我想着,如今隔壁的新侯府还叫谢家人占着,舅爷爷舅奶奶暂时未能搬过去,而在这边侯府里,外院又人多拥挤。张万全一家来了,住在外院甚是不便,倒不如让他们直接安置在畲家胡同算了。我叫人给他们赁个小院子,再配上两名小仆,定会叫他们在京城过得舒舒服服的。”

    秦含真十分惊喜:“真的?那就谢谢赵表哥了。你想得很周到,我也觉得他们在外住着挺好。就是我久不见奶娘,心里怪想她的,也不知道她和浑哥这几个月过得怎么样,张万全对他们好不好?”

    赵陌笑道:“你放心。他母子二人并不是孤身在大同,还有秦五叔在那儿呢。况且张万全的人品也是信得过的,他的妻儿怎会过得不好呢?若你不放心,等他们到了京城,让你奶娘进府来看你,你细问她就是了。你且等着信,大同那边一旦有书信过来,我定会马上告诉你!”

    “好!谢谢赵表哥!你真是个好人!”秦含真甜甜地笑着向赵陌道谢,顺手也给他发了张卡。

    赵陌的小心肝儿勐地跳了一跳,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起来,颊边红红的,就好象……圆桌中间果盘里放着的红果子一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