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三章 坦白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听了青杏的话后,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你那个嫡姐就是……就是梓哥儿的生母何氏?!”她目瞪口呆,“为什么你从来没提过?!”

    青杏咬着唇低下了头,眼圈红红地,一脸的愧疚:“我不敢说……吴爷让我和哥哥到秦家之前,我就听说了大奶奶是被何氏害死的。到了米脂县城后,哥哥得知那个何氏有个哥哥叫何子煜,我们才知道何氏就是何璎……我害怕姑娘知道之后,会迁怒于我,就一个字都不敢提了。”

    秦含真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所以你们兄妹俩才会一声不吭就跑了。后来我二叔休了何氏,你们才重新找上门来。你是怕跟何氏遇上了吧?”

    青杏低声道:“哥哥与我深受吴爷大恩,若我们就这样跑了,总觉得对他不住……况且我们还是他的奴仆,若是顶着逃奴的身份,日后也难过日子。哥哥与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悄悄躲起来。见老爷姑娘一家出门,我们就远远地缀在后头,一直跟到大同。那时吴爷打发我们离开吴堡的时候,曾经给过一些盘缠,省吃俭用些,再当掉我的一个银镯子,也足够路上的花费了。听说五爷休了何璎,哥哥就跟我商量,想着重新找上门去,向吴爷认个错,也没什么大碍。若是吴爷不让我们进秦家了,我们就继续跟在他身边侍候。若是吴爷仍旧让我们到姑娘身边来,何璎不在,我们也没了顾虑。”

    秦含真叹了口气:“这些事你们早该说清楚的。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兄妹是被何璎何子煜还有他们的母亲卖掉的,跟他们也算是有大仇了。我跟他们也有仇。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为什么会因为何氏,就迁怒到她曾经伤害过的人身上?”

    青杏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她跪倒在秦含真面前:“姑娘,您真是好人。有您这句话,奴婢就放心了!”

    秦含真叹道:“你早该说出来的,无论是祖父、祖母还是我父亲,都不会在意这些。也许刚开始的时候,你们不清楚我们一家的为人,心里有顾虑,不敢说出口。但大家相处的时间长了,你也知道了我们的性情,就没必要害怕了。”

    青杏一边点头,一边落泪:“是我煳涂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了姑娘。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敢了。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会一五一十地跟姑娘说的,绝不会有半分隐瞒!”

    秦含真笑道:“这倒是用不着。你虽是个丫环,但也有自己的**。只要本职工作做好了,其他的我都不打算多管。与我无关的事,我是不会事事过问的,你也不必什么事都跟我说。”她哪里有那个空闲?

    青杏一边拭泪,一边道:“但凡是与姑娘有关的事,我都不会再瞒着姑娘了。姑娘年纪虽小,但比一般的大人还要明白。若把姑娘当孩子看待,什么事都不跟您说,那才是耽误事呢。”

    秦含真听得哈哈大笑:“这话说得好。”

    她又问青杏:“你方才说,已经先把这事儿告诉表舅了,表舅怎么说?”

    青杏咬咬唇:“吴爷有些生气……不过他说,这事儿原也是他没问清楚的缘故。等他禀报了咱们老爷太太,若是老爷太太不肯留我与哥哥下来,他就把我们带回去。可是……”

    她没“可是”下去,秦含真倒是有所猜测:“你们担心表舅也不肯留你们吗?我觉得应该没关系吧?就象我刚才说的,你们本身也是何氏的受害者,哪怕与她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也没有为了她的罪孽,迁怒到你们身上的道理。想想她卖掉你们兄妹的时候,都多大了?你们才多大?你是……四岁吧?你哥哥是八岁?把这么小的孩子卖到戏班和妓院去,何璎简直就是黑心肠了!怪不得她后来会做出那么多狠毒残忍的事情来呢,原来是天生的坏蛋!”

    青杏扁扁嘴:“她自来瞧不起我姨娘、哥哥与我,但因我姨娘是唐尚书家的丫头,又得我祖父祖母喜欢,他们母子三人不敢对付她,就忍下了这口气。我姨娘若不是死在了流放路上,只怕还不知会被他们母子怎么折磨呢。他们憋的那口气,都报复到我与哥哥身上了,才会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那时候还是何璎提议要卖掉我们的,为了多卖些银子,还特地挑了见不得人的地方卖。她是一心想要将我们踩到泥地里,一辈子翻不了身。我哥哥被带走的时候,质问她,难道就不怕叫人知道她的亲手足入了贱籍,连带的瞧不起她?她却说不会有人知道的,叫我们也别与她相认。说万一叫人知道父亲的儿女做了娼妓优伶,父亲死了也要被人笑话。”

    说着说着,青杏的眼泪又要下来了:“我都不敢回想那八年是怎么过来的。幸好哥哥一直记得我,又运气好,遇上了吴爷这样的好心人。吴爷先是赎了他,又再赎了我,我们兄妹方才得以离了火坑。有时候想想,也亏得何璎卖我们的时候,我们年纪还小,否则未必能赶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被赎出来。”

    秦含真摇头道:“你们运气好,是你们的事,何璎如此行事,足可见她的恶毒。我只恨当初在大同的时候,没叫她多吃点苦头。她害了我母亲的命,却只是被休出家,顶多就是日子过得清苦一点罢了,还有人身自由,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跳出来搞事,真是便宜了她!”

    青杏咬牙道:“只要姑娘愿意,我和哥哥可以去跟吴爷说,往大同去一趟,干脆利落地了结了那贱人!”

    秦含真呆了一呆,眨眨眼才干笑着说:“那样虽然很爽,但毕竟是犯法的事,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没必要为了那种人,就把自个儿给赔进去。”

    青杏缩了缩脖子:“是。我都听姑娘的,姑娘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秦含真干笑:“你别这样,我挺不习惯的……”

    青杏小声说:“姑娘对我有大恩,只要是您的吩咐,什么我都愿意做的。只求您别把我赶出去……”

    秦含真放缓了神色,柔声说:“我都再三说了,你们也是受害者,我们全家都不会因为你们跟何氏有关系,就迁怒到你们身上的,怎么你还害怕呢?”

    青杏摇摇头:“我不是害怕这个,我是怕……怕老爷太太和姑娘顾虑到梓哥儿,不许我和哥哥留在府里侍候……”

    秦含真这才醒过神来。是了,青杏与李子既然是何氏的亲弟妹,那就是梓哥儿的亲舅舅亲姨母,这两人给她做丫头小厮……好象不大合适吧?

    秦含真晃了晃头:“现在还不清楚祖父和祖母要怎么安排梓哥儿的身份呢,我们是恨不得从未让何氏进过门的,族谱上也没有她的名儿,但梓哥儿总要有个生母。也许等到二叔再娶一个媳妇进门,这事儿就有着落了吧?你们安心,只要梓哥儿名义上的母亲不是何氏,她就跟咱们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和李子自然也跟梓哥儿没有关联。我觉得无所谓,反正你们在我们家里,也只是拿钱干活,并没有做特别低声下气的事儿。”

    说到这里,她就让青杏起身:“别跪了,我一向不喜欢人家跪来跪去的,要是怕嬷嬷们说,你行个屈膝礼或是道个万福就好。”

    青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便爬了起来:“姑娘宽厚,我心里感激得很。只是老爷太太未必会这么想。但无论如何,有姑娘这句话,于我也就够了。将来即使真的被撵出府去,我与哥哥也是无怨无尤。”

    她说得这么凄凉,秦含真也跟着难过起来了:“别担心呀,真的没事儿。不就是碍着梓哥儿吗?大不了,我把你们推荐到赵表哥那儿去。他如今身边正缺人使唤呢,从前用惯的人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京城来。你们跟他也算是相熟,直接过去也省事,又是仍旧在家里。”

    青杏笑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若是还在这府里当差,我自然盼着是留在姑娘身边侍候的。”

    秦含真听了她这话,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便笑着问起了她的血缘亲人:“你跟你那位四堂叔见过面了?他怎么说?什么时候带你们兄妹去见你祖父祖母呀?老人家是在咱们侯府后街住着吗?身体怎么样?”

    青杏回答道:“四堂叔说了,祖父祖母的身子自从那年父亲坏了事,就一直不大好。他们本来是在老家度日的,有唐尚书帮着打点,祖宅与祖传的田产都保下来了。可祖父祖母担心父亲,想要上京来疏通,却遇上了骗子,把祖宅与田产都卖了,后来知道是上了当,祖父气得吐血。四堂叔将自己的宅子与田地卖了,拿银子做路费,陪着祖父祖母上京,听得外头到外都在传言,说父亲已经死在了流放路上,二老于是又病倒了。四堂叔为了给他们治病,花光了银子,不得已卖身进了侯府。幸好他在侯府过得不错,娶妻生子,又将祖父祖母接过来养活,这几年都在打听父亲葬在了何处,想着总有一日要把他的遗骨送回老家安葬呢。还有,去年侯府派人去米脂接我们老爷太太,四堂叔本来也想去的,却临时被二爷派了差使,这才错过了。”

    秦含真点头:“你们这位四堂叔为人真不错,既然相认了,以后就好好相处吧。你们回去见两位老人,也多尽尽孝心。只不过……”她顿了一顿,“你那嫡母嫡兄嫡姐干的坏事,说出来也不知会不会气坏了二老,倒不如直接说他们死光了干净。将来有了银子,把你们父亲与姨娘的遗骨接回来就行了。其他的人,大可不必理会。”

    她看向青杏,青杏立时领会了她言下之意,甚至想得更深一层:“姑娘放心,我那嫡母嫡兄嫡姐早在流放的时候,就丢下我们兄妹跑了,听别人说都死在了马贼手里,尸骨无存。至于五爷那被休的妻子,虽然姓何,但跟我们并无关联。将来谁要来认亲家,那都是假冒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