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二章 来接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许家兄妹等人在承恩侯府并没有逗留太久,吃过午饭后,他们刚喝了几口茶,聊两句家常,许家大夫人就打发人来接他们回去了。

    许嵘看起来十分震惊:“这么快就要回去?为什么呀?我们跟姑祖母说好了,今儿要在这府里玩上半天,等吃过晚饭才回家的!”

    许岚扑哧一声笑道:“二哥最贪玩儿了,你既然舍不得走,不如就留下来玩到晚上再回去好了,我和大哥大姐先回去如何?”

    许嵘双眼一亮:“好主意!就这么办!这回姑祖母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可再没人跟我抢了。”

    许岚嗔了他一眼。

    许家来接人的婆子含笑道:“哥儿姐儿别胡闹了,叫夫人知道你们在姑太太这里胡说,定要生气的。”她转向许氏,“我们夫人叫小的向姑太太赔礼,实在是不得已,舅老爷一家马上就要到我们府里去了,哥儿姐儿们总要去拜见舅舅舅母的。”

    许氏挑了挑眉:“哦?大节下的,舅老爷怎么偏在今儿过府呢?先前在什刹海的时候,我可没听孩子们提起过。”

    那婆子赔笑:“是早上哥儿姐儿们出了门,舅老爷才派人来了信,因此哥儿姐儿们并不知情。”

    许氏淡淡地说:“既如此,那就让他们回去吧,路上小心侍候着。其实你们夫人也是太费心了,下回再有这样的事,打发人来跟我说一声,难道我还会不派人备车,把孩子送回去不成?非要她巴巴儿地从家里派人派车过来。”

    婆子满脸赔笑,一句话不敢说。许氏也懒得与她多言,嘱咐了许峥等人几句,便让姚氏与秦简送他们兄妹出门了。

    客人一走,枯荣堂中的气氛好象就有些不太好。许氏不知是不是犯了困,很快就扶着丫头回松风堂去了,姚氏、闵氏等人还要收拾善后,小辈们各自回房休息,三房的秦含真等人也自行返回清风馆。

    梓哥儿早早打起了瞌睡,牛氏忙叫乳母抱他回房睡觉去了。她与秦柏才在正屋中坐下,秦平就向父母回禀:“早上在什刹海的时候,皇上特地召儿子过去说话,吩咐儿子去办一件事。趁着如今天色还早,儿子先去把事情办了,若是一切顺利,晚上再回来陪父亲、母亲用饭。”

    牛氏惊讶:“皇上吩咐你去办什么事呀?先前怎么也没听见你提起?”秦平笑笑,并未回答。

    秦柏知道规矩,便道:“既然皇上吩咐了,你就去,记得用心办事,万事都要谨慎,不要辜负了皇上的信任。”

    秦平答应着,回屋去换了一身衣裳,就带着两个随从出门去了。他如今手下也算是有了人手,跑腿、传话、护卫等工作都有人做,比先前可要方便得多。

    秦平一走,秦柏便对牛氏说:“平哥如今在御前,为皇上办事的时候多着呢,咱们不必多问。有些事他若能说,我们不问,他也会告诉我们。但若是遇上不能说的事,你问了也是无用,追问得多了,反而容易给儿子惹祸。”

    牛氏吓了一跳,忙说:“以后我再不问了,方才其实也不是有心要打听什么,不过是随口一句罢了。”

    秦柏自然知道妻子只是随口问一句,儿子要出门去做事,作为父母问一句也是常事。但秦平如今身份不同以往,家里行事自然也会变得不同。牛氏以后难免要适应许多新规矩了。

    秦平的事说完了,牛氏笑着谈起了许家的四兄妹:“瞧着都是好模样,无论男孩儿女孩儿,都长得水灵灵的,说话行事都透着大方和气,斯文有理。虽说许家的家风有些那啥,但教孩子还是不错的。”

    秦柏淡淡一笑:“母亲当年也觉得他家家教不错。”只是世上有许多事,是无法预料到的。

    秦含真插嘴问:“方才许家派人来接他们兄妹四个,瞧着大伯祖母好象有些不大高兴,为什么呀?”

    秦柏笑了笑:“你大伯祖母是在什刹海遇见了四个孩子,只打发了人回许家说一声,就直接把他们带回家里做客了。这在往日是常事,听说许家的几个孩子从前也常到这府里来。所谓舅老爷一家来访之事,多半是没有的。谁家亲戚要全家上门拜访,不是提前送帖子来的呢?许峥兄妹几人都是知礼的,若早知道舅老爷要上门,就不会跟着你伯祖母到咱们家来了,还答应了要玩上大半日。许大夫人也不知何故,急着要把几个孩子叫回去,多少有些下了你大伯祖母的脸面,她自然会不高兴了。不过这是她们姑嫂之间的事,与咱们并不相干,你不必理会。”

    牛氏撇嘴道:“论理,许家那位大夫人的脾气可真不大好,那日咱们家摆宴席,她见了我也是爱搭不理的,好象她很高贵,不屑跟人说话似的。若我是从前的乡下老婆子,就只当她跟二房那泼妇是一路货色,嫌贫爱富,才会瞧不起我罢了。但如今我好歹也是永嘉侯夫人,她还要看不起人,还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她的狗眼了!”

    秦柏哑然失笑,柔声安抚她道:“许大夫人从来就是目下无尘的脾气,京城里差不多人家的女眷,也没几个能入她的眼,私底下的议论就没少过,各人都是心里有数的。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许二夫人不是跟你很投缘么?各人性情不同,有合得来的,你就多与她来往,合不来的,只要面上礼数尽到了,就没必要多加理会了。咱们都是一把年纪了,以如今的身份,也无须巴结讨好什么人,何必委屈了自己?”

    牛氏顿时露出了笑容:“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其实我还真不太习惯跟那么多夫人太太们打交道。我也知道她们围着我巴结,是看在咱们家如今的爵位上,还有看在皇上对你的宠信上。但巴结讨好的话,听一次两次,心里会高兴,总是听着,耳朵就要起茧子了。都不是真心话,听它做什么?看人脸色就更没必要了。”

    秦柏点头:“正是这话。”

    牛氏心情变得挺好的,又重新打量孙女儿几眼:“桑姐儿这一身穿着倒好看,这衣裳还是头一回上身吧?颜色不错,清清爽爽的,夏天里看着就叫人舒心。”

    秦含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些犹豫地问:“今儿我算不算是跟许家两位姐姐撞了衫?这个有忌讳不?虽然她们看起来好象挺高兴的样子,但平时要是遇到类似的情况,撞衫的人会不会不高兴呀?”

    她想起在现代社会,服装大部分是工业化批量生产的,在公共场合跟人撞衫,都是件挺尴尬的事,更何况在现在这个年代,她们这种家世的女孩子,穿的都是私人专业订制的服装,会撞衫的可能性更小,遇上了会不会更尴尬?记得有些小说里,遇到这种事,好象那个身份尊贵些的就会很容易发脾气,记恨另一个人……

    秦柏笑道:“你跟许家两个丫头的衣裳只是有些相似,颜色相近罢了,也没什么。如今京城里正时兴这样的衣裳颜色,若是出去赴宴,只怕十个女孩儿里头,就有八个是穿青青绿绿的衣裳,撞上了也是常事,你不必在意。”

    牛氏点头:“就是,前儿宴席上,就有二三十个人穿着各种蓝绿青色的衣裳,我还差点儿认错了人呢!听她们说,今儿夏天就时兴这一种。”说起这个,她又嗔了丈夫一记,“都怪你,在米脂家里准备出门来京城的时候,你叫人给我们娘儿俩做了新衣裳,到了大同只是勉强还能穿,底下婆子们都说一定要重新做新衣,否则进京后没法见人。等进了京,长房又说我们新做的衣裳不能见人,非要府里重新做几身。我前儿宴席和今日去看龙舟赛,都是穿的这府里新做的衣裳,瞧着倒有七八个跟我穿一样的料子,长房两个侄媳妇私下里还议论,等回了家就要做新衣呢,免得总是跟人重了。你说这京城的习俗怎的这么古怪?我们今年还没过完五个月,倒做了几十身新衣裳了,也未免太费银子了吧?!”

    秦柏干笑,他哪里知道京城女眷们都时兴穿什么款式的衣裳?他在米脂做的衣裳现在还能穿呢,无论是家常穿穿,还是出门时穿,都没人说有什么不对呀?

    秦含真看得好笑。祖父是中老年男子,只要不赶时髦,穿的衣裳完全可以十年不变款式,都不会有大碍。可祖母这样的高门女眷,总要讲究一下时尚的。米脂远在西北,当地时兴的衣裳款式,到了大同还勉强能凑合,到了京城就完全不够用了,所以承恩侯府派出去的婆子们才坚持要给三房一家做新衣。可她们离开京城,已经是去年秋冬时节的事了,今年春夏之交回到京城,流行风尚肯定又换了一轮,因此三房进府后又要再做新衣。潮流就是这样,如果非要讲究,那就只能不停花钱了。但如果只是穿穿经典款,就没必要这么讲究。

    秦含真笑着对牛氏说:“等咱们家搬到新宅子了,以后换季做新衣裳的事也是咱们自己做主,祖母就可以省点钱了。其实咱们家出门做客的时候不多,衣裳什么的,只要不失礼,不叫人笑话,就可以了,做得太多也是浪费。”

    牛氏深以为然:“可不是么?这不是持家的道理。不过长房当家,我不好多说什么罢了。”

    说起搬新家,牛氏又有话问了:“隔壁一直没动静,不说搬,也不说不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