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念头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锦春在两位小堂姐的安抚下,心情又重新好了起来。

    期间她听屋里的丫头来报说祖母与母亲去了桃花轩,只是关起屋子来说话,就打发金桔回去看看情况,想着长辈们若没什么要紧事,自己还是应该回院里请个安的。当然,若她们都忙着,没空搭理她,那她还是别去自找不痛快了。

    谁知金桔冷着脸回来,说又被香露几句话给打发了。秦锦春便知道祖母与母亲、姐姐眼下都不想自己过去碍事,她还是继续留在明月坞里与姐姐们说笑吧。

    等到秦锦华困得不停打哈欠,必须要回屋睡午觉了,秦锦春才告辞而去。她回到桃花轩时,薛氏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小薛氏一脸愁容地坐在屋里,苦劝长女打消念头。

    她对秦锦仪道:“你还有许多要仰仗长房的地方,何苦为了一个小小的龙舟赛就耍这样的心眼?即使你真的能去,夫人为着在人前的体面,不跟你们计较,你又怎知她过后不会跟你算后账?如今是你要求着长房,而不是长房要求你,你怎的就不知道退让呢?既然要做出个知错能改的模样来,就别半途而废呀!”

    秦锦仪在兴奋过后,其实也有些犹豫了,她也想过,承恩侯夫人许氏也许会不乐意看到她这样做。但想到许家人也会去龙舟赛,她又有些舍不得不去了。

    她对母亲说:“祖母都拿定主意了,还去安排马车,这时候我说不去,她能依么?母亲还是别再说了,这是祖母做的主,有事自有她老人家担着。我不过是听从祖母之命行事罢了,夫人如何会怪到我头上?更何况,我今儿在她面前陪了半日小心,也不见她冲我露一个笑脸,可见心里还怨着我呢,定要冷落我一段日子的。我去她会冷落,我不去,她也一样会冷落,倒不如把这两件事合并在一起算账,要冷落就一块儿冷落了,等到下一回府里开宴时,事情早就过去了,岂不省事?”

    小薛氏听得双眼圆瞪,这回是真生气了:“你说什么胡话?!你祖母这般费心神,为的是谁呀?还不是为了你?!你竟然把责任都推到她老人家头上,拿她做挡箭牌,你的孝心在哪里?!”

    秦锦仪双脸一红,却不肯承认自己有错:“我并没有胡说,这事儿明明是祖母定的。就算我现在去跟她说,明儿不出府了,她也不会答应。若夫人知道后怪罪下来,难道祖母还会说是我让她去的么?”

    小薛氏瞪着长女,气得胸口一起一伏,半天说不出话。秦锦仪自知理亏,扭开头,避开了她的视线。

    这一扭头,她就发现妹妹秦锦春正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往屋里看。她顿时脸色变了。方才她跟母亲说了那些话,妹妹听见了没有?若是从前,她只需要嘱咐妹妹别把那些话外传就行了,可如今妹妹越发胳膊往外拐了,谁知道会不会为了搏长房承恩侯夫人许氏的欢心,就告发她这个姐姐呢?

    秦锦仪紧张地瞪着秦锦春,说话声音都有些尖利了:“你在那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好好的大家闺秀,居然无礼地偷听旁人说话?!”

    秦锦春吓了一跳,她是问了丫头,知道祖母薛氏已经离开了,又看到母亲小薛氏坐在正屋里才过来的,又担心母亲正与大姐说话,因此就在门口停下脚步,犹豫着是不是要进屋。不过是犹豫了一瞬,就被大姐发现了。她没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大姐怎能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说她?

    秦锦春便毫不客气地反驳说:“我哪儿有偷听了?只是看到母亲在屋里,正想要进来,就被大姐你看到了。自家姐妹串门子,难道我还要特地叫个丫头在院子里叫门么?你做姐姐的,不欢迎妹妹进屋就算了,怎能这样说我?你骂我无礼,难道你就很有体面了?还说我鬼鬼祟祟。莫非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才这般防备人?”

    这话却是戳中了秦锦仪的心事,她气得跳了起来:“你还说自己没偷听?!”没偷听,又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瞪着秦锦春,心下猜疑不定。妹妹该不会真的去告密吧?

    秦锦春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些日子以来,大姐的脾气是越发古怪了,冲着性子很好的二姐姐和三姐姐发就算了,她们毕竟是隔房的,又素来与二房有些不和,但自己是她的亲妹妹,为什么大姐也要三番四次寻她的晦气?

    秦锦春一时觉得委屈,就跑过来抱住小薛氏的脖子:“母亲,你看大姐姐说的什么话!”

    小薛氏也皱着眉头看向秦锦仪:“仪姐儿,你这是怎么了?对你妹妹也这般不客气。”

    秦锦仪欲言又止,秦锦春撇嘴,对小薛氏说:“自从大伯祖母说要带我去看龙舟赛,叫大姐留在府里好好歇息,免得昨儿犯的病又犯了,大姐看到我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当着大伯祖母的面,就给我脸色看。亏得我还在别人面前替大姐遮掩呢。”

    秦锦仪冷笑一声:“你会替我遮掩?别以为我会信!你整日跟二丫头三丫头在一块儿,心里早就不把自己当成是二房的人了,一心要巴结夫人,好求个好前程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秦锦春跺脚,再次冲着小薛氏撒娇:“母亲,你看她!”

    小薛氏也神情严肃地对长女说:“不许胡说八道,你妹妹才多大的年纪?你就把乱七八糟的罪名往她头上栽。她能去看龙舟赛,是她的福气。夫人愿意带她去,也是好事。从前哪一年不是夫人带你去的?怎的轮到你妹妹去了,你就这般恼怒起来?这是你亲妹妹!若你为了一个龙舟赛,连手足之情都不顾了,也不懂得孝道二字怎么写,那你明儿还是别出去的好!我去跟你祖母说,你祖母要骂也是由我担着。我宁可你一辈子待在家里,也不希望看到你为了一门好婚事,就变得面目全非!”

    秦锦仪心中忿忿,她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要这样说她,却瞅准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她再闹下去,明儿就很有可能无法出门了。她只能低下头,咬咬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母亲说得是,女儿知错了,以后再不敢了。”却犹豫了一下,没跟妹妹说对不起。

    小薛氏看到长女如此,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心情顿时低落下去。

    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女儿已经被婆婆养歪了性子,只怕日后再难纠正,她说得再多,也是无用的。

    小薛氏看向秦锦春,稍稍振作了一点精神。不管怎么说,她还有小女儿呢。大女儿已经养歪了,小女儿可得好好教养才行。

    秦锦春看到大姐认错,心里就已经得了意,天真地以为大姐是向她认了错,嘴角顿时翘了起来。

    小薛氏站起身:“我先回去了,看能不能说服太太,明儿别出府去。就算要出,也不能用这种法子,那不是存心得罪人么?”

    秦锦仪睁大了双眼,正要说话,就听得秦锦春在一旁歪头问:“母亲,祖母怎么了?明儿要出府么?”秦锦仪顿时紧张起来。莫非妹妹方才没听到?老天爷!母亲可千万别说漏了嘴!

    小薛氏看了长女紧张的表情一眼,又叹了口气,摸摸小女儿的小脸:“没什么事,你回去吧,别总是跟你大姐吵架。姐妹间要和睦相处才是。明儿出府,你记得要跟紧了夫人,千万要听话,待人要有礼,不要乱走。”

    秦锦春连忙答应下来,又撒着娇要小薛氏帮着挑选明日出门要穿的衣裳,就把先前的事给忘了。她一直缠着母亲,直到小薛氏答应了晚上再来,方才放人离开。等小薛氏一走,她就高高兴兴地回房去了。她兴致正隆,也用不着午睡了,趁着这会子安静,先叫丫头们把她的新衣裳都拿出来,挑上一遍,等母亲晚上来了再做最后决定吧。

    秦锦仪站在窗前,盯着厢房里兴高采烈的妹妹,神情有些阴沉。

    画楼已经从她的只字片语中猜到几分她的想法,胆战心惊地在身后小声劝她:“姑娘,四姑娘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您还是打消了念头吧。否则,叫大奶奶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二太太薛氏是不大喜欢小孙女没错,可大奶奶小薛氏一样是秦锦春的亲妈,她绝不会乐意看到有人算计自己的亲骨肉的。

    秦锦仪沉默不语,看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以为然。

    她当然是不以为然的,有些事只要做得足够隐密,谁会知道是她做的手脚呢?

    画楼看着秦锦仪的表情,心下着急,索性把心一横:“四姑娘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眼下正一心想着挑衣裳的事,未必还会往夫人院里去。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往外说,等明儿长房的人出了府,就再也没人能拦住姑娘了。可万一四姑娘有个头疼脑热的,您做姐姐的还能顺利出府么?即使真的出去了,叫人知道您丢下妹妹出去玩耍,只怕也对名声没什么好处……”

    秦锦仪脸色变了变,回头瞟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呢?我会对自己的亲妹妹做什么?你这些念头才是真正大逆不道!眼下跟前只有我,也就罢了,若是叫别人知道了,你还能有命在么?!”

    画楼心下一紧,但同时也暗暗松了口气。她知道秦锦仪这算是打消念头了,忙赔笑说:“姑娘说得是,奴婢知错了,奴婢日后再也不敢了!”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秦锦仪皱皱眉,就很快把这件事抛开了。寻个丫头送些好吃的点心和漂亮的首饰去秦锦春那儿,再叫小丫头陪她玩耍,聊明日出门的事。只要妹妹没空想起告状,倒也不必她做些什么。

    不过是个只知道憨吃憨玩的小孩子罢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