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八章 哭声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锦仪好好的哭什么?难道是在今天的宴席上出丑了?

    秦含真心中讷闷,进得院来,见院中有不少小丫头三三两两聚在一处,交头接耳地,眼睛都往桃花园那边的墙头上看,显然也是听见了隔壁院子的动静,也认出了哭声的主人,都在好奇呢。

    青杏板着脸斥道:“都聚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干活去?!”她是大丫头,哪怕是外来的,也自有威仪在,小丫头们顿时一轰而散。

    夏青在屋里听见动静,连忙迎了出来:“姑娘回来了?”她身上已经换了一套家常衣裳,显然是从宴席回来后简单梳洗过了。

    她笑着引秦含真进屋,道:“我已经吩咐下去,让她们烧热水去了。等姑娘回来,随时可以洗澡。二姑娘还没回来,院子里人少清静,姑娘不如先洗了吧?在外头一日,也怪热的。”

    秦含真无可无不可地,小声问她:“桃花轩那边是怎么回事?是大姐姐在哭吗?她今天在园子里遇到什么事啦?”

    夏青欲言又止。秦含真挑起眉头:“还真有故事?”她顿时起了好奇心。

    夏青尴尬地笑着,什么都没说,倒是百巧送上了香茶,笑着解释:“大姑娘今儿在园子里没遇到什么事,她压根儿就不在园子里。午宴还没开始呢,她就不见了。好象是身上不适,被夫人送回松风堂歇息去了,等到宴席结束了才回来。一回来,她就开始哭个不停,怕是在懊恼自己不争气,好好的露脸机会,居然也错过了吧?”

    夏青小声斥她:“百巧,休要胡说!”

    百巧笑道:“姐姐分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何必替大姑娘遮掩?她对我们姑娘可不怎么好,咱们当面敬她是姑娘,以礼相待,背过身,难道还要为她说好话?她也配呢!”

    夏青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再斥责百巧了。

    秦含真更加好奇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姐姐身体不好吗?是什么毛病?”

    百巧笑道:“说是近来思虑过重,昨儿晚上又没睡好,觉得头晕。在松风堂请了大夫来瞧,道是不用吃药,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大姑娘可不就在松风堂睡了一日,把宴席给睡过去了么?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病,我也算是开了眼界!”

    秦含真听了也非常惊讶:“虽然睡眠不足确实会让人觉得头晕,但昨天我们看到她,她还是好好的,一点儿都不象是精神不好的样子,怎么今天忽然晕了呢?真奇怪啊。”想了想,她就对夏青说,“叫个小丫头到隔壁看看吧。大姐姐既然身体不好,又大晚上的哭成这个样子,我们一点表示都没有,也显得太没有姐妹爱了。就算要装模作样,也要装一装的,顺便再去打探一下隔壁的动静,弄清楚大姐姐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太相信她真是因为没睡好,就把宴席给睡过去了。”

    如果只是睡眠不足,睡几小时就能弥补过来了。秦锦仪平日里表现得对这次宴会十分看重,好象还专门为了在宴席间表演古琴弹奏,练了很久的琴。只要条件许可,她都不可能会放弃这个表演机会的。今天的宴席几乎持续了一天的时间,她完全可以休息一下再出现。可她一直睡到宴席结束,也未免太不走运了。这里头当真没有内情吗?

    夏青心里清楚秦含真的用意,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叫过青杏:“你侍候姑娘梳洗,我去去就来。”

    青杏笑着点头,跟百巧一道陪着秦含真去了净房。夏青独自出了屋子,想了想,把一向为人比较机灵的莲蕊给叫上了,两人一起去了隔壁桃花轩。

    桃花轩中,秦锦春一脸茫然地站在院子里,身上还穿着参加宴席的服饰,两个陪同的丫头都跟在她身边。她也是刚从宴席上回来,也没回福贵居去,一到桃花轩,就看到失踪了一日,据说是睡觉去了的大姐回来了,还一进门就哭着扑进了屋里。她有心想问对方是怎么了,秦锦仪却只顾着自己哭,理都没理她一下,她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只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罢了。

    夏青进来了,秦锦春看到她,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一般:“夏青姐姐,我姐姐她……她一直哭个不停,该怎么办?”

    夏青走到她身边,探头往正屋里看了看,却看不到什么。明明是大热的天,门口挂的凉帘却封的严严实实的,玻璃窗上也都挂了帘子。她只能瞧见屋里灯影幢幢,似乎有不少人。

    她小声对秦锦春说:“我们姑娘才从清风馆回来,就听见大姑娘的哭声了,心里担忧,叫我过来瞧瞧。这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真是因为大姑娘错过了今儿的宴席,故而伤心难过?其实这有什么呢?府里一年到头,也不知有多少次宴席,也有上别人家里赴宴的时候呢。错过了这一回,下次仔细些,别生病了就是。大姑娘何必这么伤心?”

    “是呀是呀,我也是这么劝大姐的。”秦锦春忙道,“可她反而哭得更伤心了,我实在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她的丫头金桔建议:“画楼姐姐一直陪在大姑娘身边的,不如请了画楼姐姐出来问一声吧?”

    另一个丫头红桃也说:“是呀,还是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好。说不定大姑娘是身上不适,如今更不舒服了,才会难受得哭起来的。若真是这样,姑娘还是要跟大奶奶说一声,请了大夫来瞧才好。这样的大事,没个长辈在,大家都不能安心。”

    秦锦春有些心动,不过她迟迟没有点头。夏青见状便问:“四姑娘莫非是有什么顾虑?”

    秦锦春小声说:“松风堂的两位姐姐在屋里呢,画楼正在陪她们说话。这时候我叫她出来,却叫谁来招唿那两位姐姐呢?”想了想,她又补充一句,“弄影不在,大姐也不知打发她上哪儿去了。”

    夏青讶然:“松风堂的人过来了?是谁?”她是松风堂出身的,若是那里的丫头,便是她的熟人了。

    金桔替秦锦春回答:“是喜鹊与画眉两位姐姐。”

    夏青顿了一顿。画眉是鹦哥的妹子,跟她的关系倒还好,喜鹊却与鹦哥有些不睦,往日对她这个三等也是爱理不理的。不过如今她升了二等,又被调到三房,做了秦含真跟前的大丫头,倒也不憷喜鹊。想了想,她便上前几步,找上一个站在正屋门外,平日侍候秦锦仪的丫头:“我们姑娘听见大姑娘的哭声,打发我过来问呢,大姑娘可是身上不好?”

    她说这话时,声量略放大了些,屋里的人也能听见。不一会儿,便有人掀了帘子走出来,却是画眉与画楼两个。

    画楼脸上堆了笑,只是笑得有些勉强:“你怎么来了?三姑娘有心了。我们姑娘只是身上有些不好,一时没忍住,才会哭起来罢了。一会儿就好了,没什么要紧的。大晚上的,你还是赶紧回去侍候三姑娘吧,请她放心,我们姑娘没事。”

    夏青笑笑:“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是,若大姑娘实在觉得难受,还是跟夫人回禀一声的好,怎么也要请位大夫来瞧瞧。姑娘身子娇弱,可不能耽误了病情。”

    画楼干笑,小声说:“你有心了。”

    夏青看向画眉,画眉笑眯眯地说:“大姑娘确实没事,只是有些想不开罢了。你且回去吧,明儿我得了闲,再来找你说话。”

    夏青明白,点头笑道:“那我就等着你了。先前你托我帮你打的络子,已经打好了,你随时都可以过来拿。”

    画眉笑得更欢了:“好好,那就多谢了。明儿我得了空,必去找你。”

    她们在屋外寒暄,屋里的喜鹊已经被秦锦仪哭得有些不耐烦了。大晚上的,她们已经忙碌了一日,容易么?她可比不得画眉早早就到桃花轩来坐镇了,她在园子里侍候了一日,刚刚才送秦锦仪回来的,双腿正累得发酸,偏又没法坐下歇息。

    疲劳的感觉一涌上来,喜鹊看向秦锦仪的目光中就没有了耐性,忍不住冷笑道:“大姑娘哭了半日,还不累么?我实在不明白你有什么好哭的。你害人在先,如今受了罚,倒先哭上了,活象别人欺负了你似的。难不成大姑娘是想哭到二太太和大奶奶过来,正好向她们施苦肉计诉苦?我劝大姑娘别做白日梦了。往日不过是我们夫人不与二太太计较。二太太也就是不要脸,能在夫人面前拉得下脸来撒泼罢了。夫人真恼了,你们二房哪里还能抵挡得住?大老爷的官职,还有薛家在外头的体面,还有那些愿意跟二太太、大奶奶以及大姑娘你结交的人家,谁不是冲着承恩侯府来的?你们二房不过是庶脉旁枝,就该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天天想着吃里爬外,占着承恩侯府的好处,却总想将承恩侯府踩在脚底下,实在可笑!”

    秦锦仪被她说得气愤不已,不服气地说:“大胆贱婢!你怎敢说这样的话?我们二房哪里比不得你们长房了?我亲祖父也一样是皇后娘娘的亲兄弟!虽然是隔母的,但三房又何尝不是如此?你们凭什么只看不起我们二房?!”

    喜鹊听得越发好笑了:“真是笑话,人跟人怎么能一样?大姑娘难道跟逊哥儿是一样的身份么?三房可是正儿八经的嫡支!二房如何能与三房相比?况且如今三房也有了侯爵之位,与长房平起平坐。二房只能沾长房与三房的光,才有今日的体面,有什么可叫人看得起的?大姑娘若不服气,只管叫你爹娘分家好了。分家出去,二房自个儿当家作主,岂不更自在?”

    她轻蔑地瞥了秦锦仪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别以为长房与三房的姑娘们唤你一声姐姐,你就真能拿着姐姐的架子教训人了。庶脉旁枝的姑娘,处处跟嫡支的姑娘比,比不上就要耍阴招害人?我们夫人请回来教导姑娘们的先生,可没教过你这个!夫人说了,秦家不是一般的人家,秦家的姑娘,有德无才,不过是性子沉闷些,有才无德,那就是祸害了!秦家可不能出祸害。大姑娘若不能改了自己的坏毛病,还是别做秦家姑娘的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