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归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和赵陌两个其实也准备不了多少东西,顶多就是弄点别致些的茶点,再多寻两个新鲜花样的九连环、孔明锁之类的打发时间罢了。宴席期间,他们不可能都用来玩乐了,大部分时间还是要用来读书练字的。

    还有梓哥儿在呢,哪怕是为了给小弟弟做个好榜样,秦含真也不能太过荒废光阴了。

    不过,托赵陌前些日子买回来的那个孔明锁的福,秦含真觉得自己在这种古代智力玩具上的本事大有长进了,等闲的六根孔明锁或者一般的九连环都难不着她,她开始觉得自己目前能接触到的此类玩具没什么挑战了。如果能够找到难度更高的式样,她也许还能多点乐趣。

    但承恩侯府里几个姐妹们所拥有的九连环,秦含真都拆过了,只有更容易的,从没出现过更难的。秦锦华与秦锦春都看直了眼,直说:“你如何想到的?居然拆得这么快!”但她们也不知道上哪儿找更难的去,这种玩具,通常不是外院送过来的,就是兄弟们出去逛时,在街上看见,买了来做礼物的。

    倒是丙字库里存放的秦柏旧物中,有几个玉制或者金制的九连环,是内造之物,乃前朝时内务府特制给宫里的小皇子、小公主们玩耍的,当今圣上那时还是东宫太子,随手送了几个给小舅子把玩。秦柏自幼读书,其实早就过了玩这些东西的年纪,也随手把东西收了起来,没怎么玩过。这回清理丙字库中的物件,他并未将这些玩物放在心上,只在瞧见时,顺手收拾出来,送到孙女儿那边去罢了。

    这样的九连环,价值不菲,也有两个难度较高的。但这种贵价货,秦含真不太敢下手。那玉环如此纤细单薄,她真怕稍稍用点力,就把它给折断了。但如果把它放着不理,秦含真又觉得心里象被猫爪搔过似的,强迫症不能忍!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赵陌给她出了个主意:“我们去寻个好些的木匠,会做细活的,把这个玉连环拿给他看,叫他用木头照着做一副。咱们先玩木的,等拆出来了,再去拆那玉的,如何?”

    秦含真有些犹豫:“这样能行吗?”

    “应该能行。”赵陌道,“用木头做,也是用一整块木料雕出来。只要技艺足够出众,想必没多少难处。只是这玉连环贵重,式样也复杂,不可能交到陌生的匠人手中。最好是能寻个地方,叫那匠人住进去,照着玉连环做。等做完了,直接结了工钱,才放人走。如此便不必担心那匠人会贪了玉连环去了。”

    秦含真想了想:“咱们家现在有庄子了,应该不难找到地方。只是这匠人要上哪里寻去?我们在这京城里,可是谁都不认识呢。就算我去问祖父祖母,又或是你去问大堂哥,估计也是一样。要不……我回头让夏青去帮着打听打听?她家人是京中土生土长的,想必知道得比我们多些。”

    两人正商量着,外头院子里一阵喧哗,却是吴少英从隆福寺里回来了。承恩侯府的端午节宴,本有为秦柏得爵庆祝的意思。他身为秦柏的弟子,自然也要前来搭把手了。

    秦含真看着表舅从院子里走过,直接往正屋去了,便回头对赵陌笑道:“行啦,能帮忙打听事儿找人的人来啦。有表舅在,咱们有什么事办不成的?”

    赵陌也笑着说:“表妹说得是,有吴先生在,咱们办事确实方便了,又有了在外跑腿的小厮。”这说的就是李子了。

    李子在院子里卸下了大包小包,这都是吴少英特地带过来的,想必是给老师秦柏的贺礼。秦含真瞧了几眼,也不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就想拉着赵陌去正屋问。

    赵陌摆手道:“吴先生回来了,定然急着要见表妹。你们自家人说话吧,我就不去打扰了。”

    秦含真想想也是,便道:“等表舅闲了,我就跟他说那事儿去。”走了两步,又回头说,“表舅在京城也待了几年,想必也有几个朋友。改明儿也叫他带着你去认认人。表舅的朋友,想必人品都是信得过的,比大堂哥介绍的那些公子哥儿们更可靠些,也没那么势利眼。”

    赵陌哑然失笑,虽觉得秦含真的建议太过天真,但心里却觉得温暖。小表妹这是担心他没有朋友呢。

    秦含真跑进了正屋,见吴少英刚与秦柏、牛氏见过礼,三人脸上都是笑意满满地,吴少英的气色也不错,瞧着还挺红润的,便高兴地向他行礼问好,又嗔道:“表舅好久没回来了,我可想你啦。”

    吴少英笑着摸摸她的头:“表舅要专心读书呀。前些日子,给老师封爵的旨意下来之后,我其实回来过一趟,向老师贺喜,却被老师赶回去了。那时你不在清风馆里,就没能见着。但表舅心里也很想念你的。听说你已经开始上学了?都学了些什么?”

    秦含真简单说了下自己的功课,吴少英赞叹地说:“我早有耳闻,知道承恩侯府的闺学名声在外,却不知是否名副其实。今日听你说了,方知道名不虚传。桑姐儿,你一定要用心学习,难得有名师教导,你可不能辜负了这样的好福气。”

    秦含真答应了,又问:“表舅会在府里住几日?”

    吴少英犹豫了一下,看向秦柏。秦柏道:“你如今还是要以学业为重,这些人际交往、礼尚往来的事,自有府里的管事操持,我的儿子和侄儿侄媳们也很能干,还用不着你来操心。你只管专心读书。若明年春闱,你能有个好成绩,让我门下能有第二个翰林门生,我心里才高兴呢。”

    吴少英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老师放心,学生必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秦柏满意地点了点头。

    牛氏却有些不满了,抱怨道:“你总叫少英埋头苦读,人家孩子也听话照办了。这么多天一直待在隆福寺里,吃不好住不好的,不知受了多少苦头。如今好不容易回来见你一面,你还要催人家,哪里象是个体恤学生的好老师?你从前不是说,读书也要劳逸结合么?这两日府里正高兴呢,就让少英留下来松泛两日,补补身体,顺便好好过个节。等端午节过去了,他再回去也不迟。眼下离明年春闱还有大半年呢,人家叫你一声老师,你总不能连节都不让人过了吧?!”

    秦柏干咳了两声,抬眼瞅瞅吴少英:“那就歇两日吧,过了节再回寺里。”

    吴少英抿嘴笑笑,恭敬行礼:“是,老师。”

    得了假期,吴少英心里也挺高兴的,连忙叫李子把贺礼送进来,给秦柏过目。

    秦柏又训上了:“你来道贺也就罢了,送什么贺礼?我知道你有些家底,但也要省着些。京城不比吴堡,你如今专心备考,不事生产,还不知节俭,难道要坐吃山空不成?!”

    吴少英赔笑说:“老师熄怒,这些贺礼里头,其实只有一份是学生送的。其余都是王师兄所赠,不过是借着学生的手转交罢了。老师大喜,王师兄本也要上门道贺的。只是老师没给他下帖子,他担心老师心里有忌讳,就没敢声张,把东西托给学生送过来了。”

    得知是王复中送的贺礼,秦柏的表情放缓了些,叹道:“他送也是一样的破费!你们有这个心,也就够了,实在不需要如此客气。”

    吴少英笑道:“王家往年逢年过节总要给老师送礼的。今年因老师来了京城,王家没有了表现的机会,只好由王师兄本人出面了。您也不必担心什么,本来就是端午节,学生给老师送端午节礼,岂不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么?”

    秦柏摇摇头:“从前倒罢了,如今……你王师兄毕竟是在御前当差的人。”

    吴少英道:“老师若是担心王师兄如此行事会犯了忌讳,就是多虑了。王师兄亲口对我说,皇上知道他拜在老师的门下,待他比往日更亲近了几分。闲暇时,还时常与他说起您年轻时候的事呢。王师兄说,从未见过皇上如此高兴,必是因为老师终于回了京城的缘故。”

    秦柏怔了怔,微微地笑了。他跟那位皇帝姐夫,都误会了彼此的想法。若早知道他们心中的种种顾虑都是误会,早些团圆了,那该多好呢?幸好,如今还不算太晚。

    想到这里,秦柏犹豫了一下,才问吴少英:“你跟你王师兄见过面了?是在隆福寺里么?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吴少英答道:“就是在寺里,王师兄亲自过来见的我,不过对外只说是到寺里礼佛来的。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提了提近况,又谈起皇上与老师的事罢了。他在御前做事,说话行事都有所忌讳,不敢多提的。”他看向秦柏,“老师可是有事想要问他?”

    秦柏苦笑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王复中在御前时间长了,比外头的人更清楚宫里的情况,我就想问问……东宫太子现下可好?我回京这些天了,宫里也去过两回,却一直未能晋见太子,心下有些不安罢了。”

    “太子?”吴少英迟疑了。

    秦柏忙问:“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吴少英摇头道:“说不上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东宫的事,王师兄几乎不在人前提起。只是我从旁人处听到些风声,说是太子殿下自开春后,病情有所好转,但天气渐热,又好象有些不大好,如今已经出城避暑去了。想必是因为太子不在东宫,因此皇上并未安排老师与他相见吧?”

    “是么?”秦柏皱了皱眉头,心中始终有些不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