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四章 礼物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睡过午觉醒来,就听说了隔壁桃花轩里的这一场姐妹口角,消息来源自然是夏青的小姐妹们。

    夏青还一脸欣慰地表示:“四姑娘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帮理不帮亲。”

    青杏抿嘴笑道:“四姑娘午饭也没吃,就是在咱们这儿吃了几块点心,也不知会不会饿。姑娘,不如咱们再送一匣子点心过去吧?徐应年送来的点心还有呢,大不了叫他再去买。”

    秦含真笑道:“点心吃几块就行了,不能当饭吃。况且四妹妹那儿什么好吃的没有?不会饿着的。现在咱们还是别沾桃花轩的好,省得大姐姐以为我们在四妹妹面前挑拨离间,反说我们的不是。就算咱们清者自清,也拦不住别人说闲话不是?”

    夏青也道:“送点心就不必了,倒是我该跟桃花轩里的人说一声,若是四姑娘想要什么吃的玩的,就赶紧给她送去,别怠慢了。若大姑娘跟四姑娘起了口角,也要多盯着些,别叫四姑娘吃了亏。”

    秦含真点头:“这话是正理,夏青姐姐快去吧。”

    夏青走了,青杏见屋里没人,才凑近了秦含真小声道:“大姑娘也有今日!如今连她的亲妹子都跟她离了心,二姑娘也知道她不是好人了,今后看她还能骗谁!”

    秦含真笑笑:“人家是至亲姐妹,就算偶然有了口角,也不会因为一点小矛盾,就真的生分了的。咱们本意也不是挑拨离间,叫二房姐妹俩翻脸,只是要叫大姐姐知道,什么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而已。只要她知道收手,我也不会揪着她不放。暂时就这样吧,看她接下来有什么动作。她要是不动了,我也懒得理会她。”

    青杏笑道:“可不是?我们姑娘忙着呢,哪儿有那闲情逸致去理会那等闲人呀?”她眼珠子一转,“只是大姑娘的手段,叫人防不胜防。姑娘与我,还有夏青姐姐心里都有数,还能防备一二。底下的小丫头们却未必知道警惕,万一又叫什么人算计了去,或是透露了姑娘屋里的消息,或是在私底下传些什么闲话,都不是好事,姑娘不可不防。不如把这事儿透点风儿出去,也不必明说什么,只需要叫小丫头们知道提防外人就好。姑娘觉得如何?”

    秦含真笑了:“你看着办吧,只是别闹大了,叫人知道我们姐妹间生隙,就算我是受害者,也要叫人说事儿多呢。不过我跟大姐姐学琴也好,跟二姐姐四妹妹说话也好,都没避着人,总会有丫头婆子在一旁围观的。她们多少知道些内情,要议论什么,我可管不了别人的嘴,顶多只是叫她们顾着些大姐姐的面子,别在人前公然说起罢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私下说就不要紧了。

    青杏也曾亲身经过宅斗戏码,对此心领神会,很快就下去办事了。如今她帮着调|教几个小丫头,当中有一两人还是可以用的。

    秦含真把事情交给了两个大丫头,自己就把这事儿抛开了,不再去管,只需要专心复习功课,再把曾先生布置的家庭作业给完成了,然后照旧跑去清风馆见祖父祖母。只是这一回,她没带上青杏,而是带了夏青。一来,是因为青杏目前有任务在身,二来则是想让夏青见一见妹妹百寿。

    对于忠心又表现出色的属下,偶尔也是需要给人一点福利的。

    夏青见了百寿,眼中满是激动。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家里人了,正急需从妹妹处打听亲人的消息呢。秦含真让她们姐妹自寻地方说话去了,自己则进了正屋。

    祖父秦柏不在,牛氏有些不高兴地说:“出门去了,说是一个从小认识的老朋友约他出门去相见,几十年没见了,要好好说说话,特地在酒楼里订了雅间。真是的,若真是好朋友,早该听说他进京的事了,他不封了侯爵,只怕也没那么多熟人冒出来呢。要说话,在哪里不行?这府里有的是地方!跑酒楼里做什么?”她还听说,那家酒楼似乎有陪酒的歌女呢,出了名的美貌。

    秦含真不知道这些,只能安慰她说:“祖父应该也想见见这些故人的。不管怎么说,那些可都是他年轻时的回忆呢。”

    牛氏哂道:“好的故人自然该见,不好的见了也是浪费时间。”说罢也不想再提了,只问秦含真,“这两日的课上得如何?我听说曾先生夸你好几回了。”

    秦含真忙道:“先前祖父教我教得好,曾先生才会夸我,都是祖父的功劳。”

    牛氏笑说:“你自己肯用功,先生夸你也是应该的。你可不能骄傲了,一定要更加用心学习才是。有不懂的只管来问你祖父,反正他每日闲着也是闲着。留在家里教孙女,总比成天往外跑,不知见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强。”

    秦含真干笑,心想祖父今日的约会一定有问题,否则祖母怎会说话这般尖酸,醋味大得整个屋子都能闻见了。

    乳母带了梓哥儿过来,展示梓哥儿才写好的大字。牛氏忙让乳母将孙子抱到罗汉床上,搂着他直笑:“梓哥儿真厉害!字写得真好,怎么写得这样好了?”梓哥儿腼腆地笑着,羞红了脸,小声跟秦含真问好。

    秦含真逗了他几句,又看了他写的大字,确实写得不错,以他的年纪来说,相当难得了。她也生出了几分警醒,告诉自己,一定要更努力去练习书法才行。否则她八岁的人,内里还带着成年人的灵魂,写的字却不如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那就真的丢尽脸面了!

    陪着祖母与堂弟聊了一会儿天,秦含真听说赵陌回来了,就要往东厢房去。

    牛氏道:“广路这是从外头回来,也不知道他今儿跟着简哥儿一块儿出去,过得好不好。你去问问,看他吃了饭没有,吃了什么?若是没吃好,叫小厨房给他做碗面。面和浇头我都叫虎嬷嬷准备好了,随时能下锅的。”

    秦含真答应着,直走到东厢房门口,见赵陌躺在长椅上闭目休息,便有些担心地问:“赵表哥很累吗?你们到底去了哪里呀?”

    赵陌睁开双眼,笑着站起身:“表妹来了?”秦含真忙阻止他:“别起来了,累就赶紧躺下。咱们那么熟了,你还用得着跟我讲究这些虚礼吗?”

    赵陌顿了顿,坐回长椅边,但没有躺下去,脸上笑得更欢了:“表妹这是过来找舅爷爷请教功课的?舅爷爷眼下可得闲?等我换过衣裳,就去见他老人家。”

    秦含真道:“祖父也出门去了,约了朋友在酒楼叙旧呢。我祖母在屋里跟梓哥儿说话。你这么累,还是赶紧换了衣裳歇着,不必赶过去见我祖母,等我祖父回来了,再一起见也不迟。”

    赵陌接受了秦含真的好意,坐在长椅上,靠着椅背,叹气道:“今儿还真累。虽然只是出去见见人,认识一下新朋友,但除了简哥儿,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得,也不知人家是如何看我的,全都要小心应付,就怕一时不留心,说错了话,自己出丑不说,还要连累得简哥儿也被人说嘴。结果午饭也没好好吃,人还累得慌,我还要装着精神很好的样子,一路骑马回来,腰都酸了。一进这门,我就忍不住躺下了,差点儿不想起来。”

    秦含真听得好笑:“那我去叫人给你做碗面条?祖母早就猜到你这趟出去,不会过得太舒服,因此早早叫人备好了面条和浇头呢,正是你爱吃的口味。”

    赵陌笑了:“那可得尝尝,就劳烦表妹了。”

    秦含真去了一趟新开辟的小厨房,虎嬷嬷正好在呢,便快速做好了一碗面,拿鸡蛋、木耳和些干菜条做了浇头,清汤底,一点都不油腻。面送到东厢,赵陌一看就食欲大振,原本不想从长椅上起来的,也立刻起来了,美美地饱餐一顿,连面汤都全部喝了下去,碗里一点东西都不剩,才算是舒坦了。

    吃过面,赵陌的人也精神了许多,特地谢过了虎嬷嬷。虎嬷嬷含笑说:“赵小公子不必客气。嬷嬷这点手艺,能得你捧场,嬷嬷心里也高兴。”

    虎嬷嬷带走了餐具,新来的丫头百俐送上了清茶,又退下去了。

    赵陌找出今日出门得的几样小东西,拿给秦含真看:“表妹瞧喜不喜欢?我们今日去的地方附近有集市,我就随便逛了逛。时间有限,我也没挑得太细,只是瞧着,这几样东西表妹应该都会喜欢,就买下来了。”

    秦含真凑过去看,见是一个竹根雕的香粉盒,一对草编的蚱蜢,一个柳编的小篮子,还有一个木制的六根孔明锁,都很小巧,虽然做工不算精致,却别有一番野趣。

    秦含真十分惊喜,拿着那几样东西翻来覆去地瞧,越看越喜欢:“赵表哥怎会知道我会喜欢这些的?”特地拿了那孔明锁摆弄,“我只玩过九连环,这个还是头一回见呢。”

    赵陌含笑说:“表妹喜欢就好。我原也不知道你爱什么,只是瞧见这几样玩意儿,觉得你会喜欢,就买下来了。表妹果然喜欢,我就安心了,幸好没有买错。”

    秦含真笑道:“当然没有买错啦。赵表哥,你真是太了解我啦!”

    赵陌嘴角翘了翘,拉着秦含真坐下了,接过她手中的孔明锁:“表妹没有玩过这个,我来教你吧?这东西可有意思了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