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告诫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夏青说的那个会为她做主的人,秦含真还没等到,就先迎来了又一节的琴课。这一次,她要正式开始学习基础指法了。

    曾先生对秦含真抱有期待,所以教她的时候也十分用心,同样是手把手地教,一遍又一遍地示范,但她的手法显然跟秦锦仪是不一样的,要简练得多,但也不失优雅。

    秦含真就老老实实照着她教的来学了,心下对比了一下曾先生的手法与青杏示范的手法,觉得大致上差不离儿,只是前者显得更优雅、更娴熟罢了。她心里有数了,也学得更加用心。

    秦锦仪在旁看着,却觉得不对劲。等到曾先生转去指点秦锦华的琴技时,她就凑到秦含真身边,压低声音问:“三妹妹,你是不是又把我教的东西都给忘光了?否则先生教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把先前学过的东西展现出来给先生看呢?”

    秦含真笑眯眯地对她说:“虽然我提前学过一点皮毛了,但我觉得,先生上课的时候,我还是应该保持谦逊的态度,不该瞎显摆才对。万一先生觉得我太过骄傲自满了,生气怎么办?”

    秦锦仪干笑了两声,小声说:“曾先生为人十分和气,不会误会三妹妹的。不过,若三妹妹仍旧觉得不妥,那就算了。只是下学回家,三妹妹要练琴时,可别忘了我教过的东西。”

    秦含真重重点头:“大姐姐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的。”

    秦锦仪笑笑,见曾先生直起身望了过来,忙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继续练她的琴。

    所以她不知道,她一转身,秦含真就立刻照着她教的动作,又拨起了琴弦,只是把动作的幅度加大了三成,显得格外夸张做作。曾先生看了几眼,就觉得无法忍受了,立刻走了过来:“三姑娘,你怎么这样弹琴?方才我才教过你的指法,难不成你这就忘了?”

    秦含真歪着头,一脸天真地对她说:“先生,我没有忘呀。您教我的指法,我都还记得呢。现在我用的是大姐姐教给我的指法,有什么不对吗?大姐姐教了我两天呢,手把手地教,可用心了!”

    秦锦仪听见动静,转头过来看到秦含真的动作,脸都绿了。

    曾先生皱眉转头看向她,她连忙起身走过来,勉强笑着说:“三妹妹,你这是什么手法?我不是这样教你的吧?”

    秦含真眨眨眼:“这就是大姐姐教的呀?我都记着呢。你说这样显得动作好看,让人瞧了赏心悦目来着。”

    曾先生的脸色又黑了两分,秦锦仪额头上都要冒汗了,暗暗咬牙,可脸上却还要继续维持笑容:“你一定是记错了,我没有教过你这样的手法。”

    秦含真扁扁嘴,往旁边让开两步:“我明明记得是这样的,既然大姐姐说不是,那请你再来给我示范一遍吧?”

    秦锦仪的表情僵了一僵,只觉得双腿象是灌了铅一般,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去了。

    当着曾先生的面,给秦含真做示范?若是她又在手法上做手脚,曾先生一眼就能看出猫腻来,会怎么想她?可她若老老实实地用出正确的手法,秦含真一眼就能发现不对了,那过后又要如何搪塞过去?

    秦锦仪走也不是,上前示范也不是,整个人就僵直地站在那里不动了。偏偏秦含真还一脸不解地看着她,说话语气里带着天真与茫然:“大姐姐,你怎么不来呀?”

    曾先生似笑非笑地看着秦锦仪:“大姑娘来给三姑娘示范一下吧。你的琴课成绩一向是姐妹里最好的,给妹妹做个榜样,也是应该。”

    曾先生发了话,秦锦仪就算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当着曾先生的面,她没敢耍花招,老老实实地示范了几个基础指法。秦含真也不出意料地拆台了:“咦?大姐姐,你这手法怎么又变样了?昨儿我照着这样弹,你还说不对,手把手地帮我纠正回去了。”

    秦锦仪木着一张脸,这时候她也只能嘴硬了:“三妹妹一定是记错了,我一向是这样弹的。”

    秦含真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嘴里嘟囔道:“明明不是……”

    秦锦仪感受到曾先生收回了目光,背后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她知道,这回针对秦含真设的套已经作废了,兴许还会引起对方的警惕,若是双方交恶,往后再想要算计秦含真,就会难上加难。可是她没有办法,明知道秦含真会怀疑,她也必须先把曾先生给安抚住了。至于秦含真那边,不过是个孩子,她想办法寻个借口,搪塞过去,应该还是有希望成功的。

    曾先生什么也没说,只是嘱咐秦含真要照着“正确的”手法来练琴,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照常授课。她没有说秦锦仪如何,只是在下课后,命后者留下来。

    秦含真知道曾先生定是已经对秦锦仪起疑了,却不知道会不会被她几句花言巧语搪塞过去。不过就算秦锦仪煳弄住了曾先生,也不打紧。时间还长着呢,她还怕会对付不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么?

    秦含真收拾了书包,跟青杏交换了一个眼色,主仆俩便随着秦锦华主仆离去了。秦锦春犹豫了一下,觉得腹中饥饿,她没法留下来等大姐一块儿走了,还是先行一步,回自己的院子里用饭吧。

    船厅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曾先生与秦锦仪两个人,连画楼都被赶了出去。

    秦锦仪心里发虚,目光闪烁,坐立不安,见曾先生迟迟没有开口,便干笑着试探道:“先生留我下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曾先生抬眼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秦锦仪有些沉不住气了,继续干笑着说:“先生可是想问我先前教三妹妹指法的事?那可真不赖我。三妹妹初学琴,什么都不懂,又急着想多学些东西。我做姐姐的,怎会不帮她呢?因此就教了她一些简单的指法。可三妹妹毕竟是初学,天赋也平平,因此学得有些慢了。明明前一天还练得好好的,第二日就几乎忘光了,真叫人不知该如何教她的好。昨儿我又教了她一回,她今儿就忘了,弹琴弹得那样,还说是我教的……这可不是冤枉我了么?”

    曾先生微微一笑:“原来是冤枉了大姑娘呀?”

    秦锦仪收了笑容,吞了吞口水,才颤着声音说:“是呀,三妹妹她……自己没学好,倒怪是我没教好,可不是冤枉了我么?”

    曾先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大姑娘,你自小就是个聪明孩子,因此自视高些。可是……这世上并不只有你是聪明人。你难道以为自己做的事,旁人都看不出来么?”

    秦锦仪脸色大变,唿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说话结结巴巴地:“先……先生这话……是什么……什么意思?!”

    曾先生叹了口气:“大姑娘是聪明人,聪明人心思未免也多些,先前别人跟我说的时候,我都不信,只道大姑娘还是个孩子呢,又一向用心学习,怎会是旁人说的那样?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我不信了。我只是不明白,大姑娘这是图什么呢?”

    秦锦仪咬紧了下唇,低着头不说话。

    曾先生淡淡地道:“我活了几十岁,什么没见过?大姑娘,你这样的手段真不算高超,也就是小孩子之间小打小闹罢了。真正的闺阁之争,那是杀人不见血的!我好歹是大姑娘的先生,今日就多嘴说一句。你没有那手段,还是别耍心机的好。老老实实行事,不打旁人的主意,兴许还能保得平安。若是一心以为自己聪明过人,处处不把人放在眼里,偏又没有真正的本事,到头来只有吃亏的份。自家姐妹之间斗,吃点小亏,也是无伤大雅的。可若惹到了外头的人,兴许就要连性命也一并葬送掉了。”

    秦锦仪听得心惊,可又觉得曾先生未免有些言过其辞,正要开口问清她话里的意思,曾先生却先一步起立,转身走人了。秦锦仪在后头叫了两声“先生”,她都没理会。

    秦锦仪坐倒在自己的座位上,只觉得背后冷汗涟涟。

    画楼从门外走进来,担心地问:“姑娘?曾先生跟您说了什么?您的脸色这样难看。”

    秦锦仪没有回答,只是坐在那里发呆。

    画楼见她没有动静,迟疑了一下,便上前替她收拾书包文具。收到一半,秦锦仪忽然开口道:“先生发现我对三妹妹做过的事了,方才警告了我一番。她说话好难听……为什么呀?就算我对三妹妹使了心计,三妹妹也没吃什么亏呀。先生教了我们姐妹四人,只有我琴艺最好,先生一向都十分看重我的,为什么就因为我对三妹妹使了心计,便这般责备于我呢?就算我做得不对,她教导我就是了,什么死呀,活的。这哪里是老师该对学生说出来的话?!”

    她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我没有个做侯爷的祖父,身份不如二妹妹与三妹妹罢了。”她默默啜泣着。

    画楼沉默着替她收拾好了东西,才轻声劝她道:“姑娘,不管怎么说,曾先生已经知道了,您就不能再对三姑娘做什么了。其实您何必担心呢?三姑娘比您小了四岁呢,又才开始上学。她想要比得上您,至少要好几年功夫呢。倒是下月的端午宴席,您既然一心要在宴席上技惊四座,搏一个才女名声,好叫许家太太另眼相看,就该把那首曲子练熟了才是。只要您得了好名声,三姑娘再聪明,学业再好,也碍不着您呀?倒是如今,您成天想着要如何算计她,却把练琴的事给放到一边了。眼下离宴席可没几天了……”

    秦锦仪如梦初醒。是呀,她怎么好象魔怔了似的?竟把正事儿都给忘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