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章 指法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睁大了双眼。

    秦锦仪这是吃错药了?

    不过她与秦锦仪毕竟没有翻脸,对方要一改课堂上的嫉妒嘴脸,做一个和善亲切的好姐姐,她难道还能冷面以对?

    秦含真决定先观望一下,顺水推舟也未为不可。反正只是交流一下学习心得,秦锦仪能做出什么事来呢?

    秦含真笑得一脸天真地对秦锦仪说:“真的?大姐姐你真好,那就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们是姐妹,这是我应该做的。”秦锦仪回了她一个甜蜜的笑,只是那笑容落在秦含真眼中,怎么看怎么假。

    吃过饭,姐妹俩喝了口茶,略歇一歇,秦锦仪就催着秦含真把琴拿出来了。她将今天曾先生教的内容又重新教了秦含真一遍,不过只是泛泛而谈,并没有深入说明,其实就是将课堂内容简单复述了一下。秦含真也不以为意,这些内容她下午复习的时候,就已经记牢了,秦锦仪多讲一遍,也没什么坏处。

    接着秦锦仪就开始教秦含真基础的弹奏技法,先教右手的“抹、挑、勾、剔、打、摘、擘、托”八种指法。她的动作优美,动作示范得也清楚,还手把手地纠正秦含真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教她弹奏。秦含真学了半个时辰,还真的学会了这几种指法。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要学会这么多东西,她担心自己不久后就会忘掉一部分。看来她必须多花点时间去复习了。

    秦锦仪本来还要再教她几种指法的,还是秦含真拦住了她:“大姐姐,我还是初学呢,这八种指法就够我练上一阵子的了,你不必急着教我其他的。我也学不来呀。”

    秦锦仪顿了一顿,笑道:“瞧我,一时心急,就忘了分寸了。三妹妹这样聪明,学什么都快,我真想今日就把所有我会的指法都传授给你,倒忘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她起身道,“今儿的课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三妹妹有空就多练一练,琴艺其实不难学,只要用心,你一定能弹好的。”

    走到门边,她又笑着回头多说了一句:“三妹妹,你兴许跟二妹妹相处得不错,也喜欢她的性子。只是……若你是有心要好好学习的,可别学二妹妹那般懒怠。琴这种东西,不多练,是学不好的。我今日在课上弹的曲子,你也听见了。你我本是邻居,我用了多少功夫,才练成这等琴艺,你应该心里有数。可见天道酬勤。但愿三妹妹也不要令我失望才是。”

    她就这么袅袅婷婷地走了,秦含真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心里仍旧满是疑惑。

    秦锦仪到底是干嘛来的?总不会是真有这样的好心,特地来教她弹琴吧?

    虽然秦含真对秦锦仪的用意有所疑虑,但能够提前学到古琴的指法,还是件挺开心的事。她重新坐回琴前,一边回忆中秦锦仪教的指法,一边拨动着琴弦,起初不成曲调,后来渐渐摸索出了规律,也能弹奏一些简单而熟悉的旋律了,比如《两只老虎》之类的,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还是觉得自己棒棒哒,很象那么一回事。

    不过弹得久了,她手也累了,就停了下来。虽然她也知道秦锦仪说得对,琴学了就是要多练的,不练,琴艺不会提高。可她现在年纪还小呢,休息也很重要。反正现在她的琴课还没进展到指法学习,她已经超前很多了,不必着急。于是她便叫青杏来将琴收起来,自己歇一歇,就可以洗漱,然后睡觉了。

    夏青去给她准备洗漱的东西去了,青杏收好了琴,就走过来在她身边蹲下,小心地替她按摩着手:“姑娘是不是觉得累了?大姑娘也真是的,您才多大?怎的一下教给您这么多指法?哪儿有教琴的先生是这样教学生的?”

    秦含真笑笑:“大姐又不是正经教琴的先生。曾先生肯定不这么教。算啦,大姐也是一番好意,我难道还能拒绝别人的好心?”

    青杏抿抿嘴,笑笑说:“我瞧大姑娘弹琴时的动作很美,象是特别练过的。可这么弹,她不会觉得累么?今儿在学堂里,曾先生指导几位姑娘琴艺的时候,也没这样的动作。”

    秦含真回想了一下,确实是没有:“兴许是大姐姐小姑娘家爱美,特地添的吧?这种事看各人高兴了,她喜欢,我们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可是……”青杏顿了一顿,“大姑娘教姑娘指法的时候,都是照着自己的习惯一模一样地教的。您手上的动作但凡有哪里跟她不一样,她还手把手地给纠正了。姑娘别嫌我多心,我是觉得……大姑娘的手法跟曾先生的大不一样,兴许是自个儿想出来的。她用起来确实很美,可也太累人了。姑娘初学琴艺,怎能照着大姑娘的手法学呢?那不是花架子么?也怪不得姑娘弹了这一会儿,就觉得手上累了。”

    秦含真想了想:“是这样么?那我小心就行了。下次曾先生上琴课的时候,我仔细留意她的动作,照着曾先生的手法来学就是。”

    青杏笑道:“姑娘说得是。曾先生是您的先生,还曾经教过太子妃,琴艺一定在大姑娘之上。您跟着曾先生学,是再稳妥不过的了,绝不会有差错。”

    秦含真听得古怪,转头看向她。难不成跟秦锦仪学琴,会有差错?

    青杏却已经把头低了下去,只专心替她轻轻揉捏着手指的关节。

    秦含真盯着她看了两眼,忽然想起一件事。

    当初吴少英提起青杏与李子兄妹俩的身世时,就曾说过,他俩本是大户人家庶出的儿女,只因父亲去世,嫡母嫡姐狠毒,为了钱财就把他俩都给卖了,庶子卖到戏班,庶女卖到青楼吴少英没有明确说出这两个字,但秦含真可以猜得出来这简直就是要让他们兄妹俩被踩到泥地里,永远也翻不了身的节奏!若不是有深仇大恨,都做不到这一步。其中李子是学武生,幸运地遇上了回乡的吴少英,被赎出来做了小厮。紧接着,他们又赎回了年纪较小的青杏。自那以后,兄妹俩便一直跟在吴少英身边侍候了。

    照这么说,青杏曾经在青楼里待过几年。这几年里,她会不会曾经学过琴艺呢?青楼这种地方,买来长相美丽的小女孩调|教,会不会教诗书,秦含真不清楚,但乐器歌舞肯定是要教一教的,那都是吃饭的本钱。青杏说不定也学过琴艺,是个内行人呢!

    秦含真想到这里,抬头望望屋里没有人,就凑近了青杏小声问:“你是不是也会弹琴?可是发现大姐姐有什么不妥了?”

    青杏浑身一震,头一直低着没抬起来,但秦含真可以看到她的眼睫毛在不停颤动着,显然,她正在不安。

    秦含真一想,就猜出她不安的理由了,便安抚她说:“你别担心,表舅曾经跟我说过你们兄妹的身世,我心里有数。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自然不会乱说。但我还是头一回学琴,大姐姐一片好意来教我,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你若是知道什么,只管放心跟我说,我不会随便嚷嚷出去的。”

    青杏稍稍镇定了一些,抬头看向秦含真,欲言又止。

    秦含真微笑地看着她:“真的不用害怕,那又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是你们兄妹俩的嫡母嫡姐不好。幸好你们遇上了表舅,已经平安无事了。将来的好日子还长着呢,你不必将过去的不好的经放在心上。”

    青杏的眼圈瞬间红了,又低下头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她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嘴角甚至还露出一丝笑容来:“姑娘宽仁,青杏会一辈子铭记于心的。”

    她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大姑娘想做什么,我看不出来。但早上大姑娘在曾先生面前弹琴的时候,用的手法跟方才的可不大一样。若姑娘照着大姑娘先前教的手法练熟了,日后练琴的时候,会很容易觉得疲累,练得多了,说不定手腕还会疼,对姑娘的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也不知道大姑娘这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姑娘还是不要再跟着大姑娘学琴的好。”

    秦含真皱起眉头:“她这是什么毛病?我又不是没有老师教导,她教了我错误的手法,难不成曾先生不会看出来?”

    青杏道:“大姑娘的指法又没有错,姑娘若照着她教的来弹琴,曾先生多半会觉得,你只是在学大姑娘的动作,未必会出言指正的。方才大姑娘也说过,二姑娘和四姑娘都不大勤奋,姑娘就算学错了手法,只要不是勤练,也累不到哪里去。只是方才大姑娘又劝您多练……”

    敢情这还是个连环局?她是不是太小看秦锦仪了?

    秦含真心里有些生气,觉得这个小姑娘也太心胸狭窄了些,性情还挺阴狠。对着八岁的堂妹,也要用这种阴招。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啊?!

    秦含真自问没有得罪过对方,除非秦锦仪是因为二房与三房之间的仇怨,牵怒到了她身上。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秦含真气鼓鼓的,冷笑了几声,才对青杏说:“咱别理她,天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呢。我看她是看不得别人比她强的。既然如此,我就更应该学得比她好才对!好姐姐,你既然会弹琴,不如教教我?就算有祖父和曾先生指点,他们也离我远着呢,只有你是天天陪在我身边的。如果有你时时指点我,还怕我的琴艺不能快速提高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