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九章 和善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心动归心动,要秦含真说出想要赵陌捎带什么东西回来,她一时间还真是想不到。

    赵陌出门,能给她带什么呢?吃的,玩的,她基本不缺。想出门去逛,不过是看个新鲜,看个热闹。买东西,也是图个有趣,图个稀奇。而这些趣味,都是要自己亲自去体验,才能感受到的。她不去亲眼看,亲身体会,能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吗?而不是亲自挑选回来的东西,又能有多大意思?秦含真跟赵陌相处得挺好,但这不代表赵陌就明白她的口味和喜好了。

    如果换了是其他深闺少女,兴许没什么出门逛街的机会,能有兄弟表兄弟帮着捎带些有趣的小玩意儿,就已经是极大的惊喜了。可秦含真觉得自己还没那么惨。自家祖父、祖母都是开明的人,又一向疼爱她,她现在年纪又小,才满了八岁,还是小屁孩呢。她既然已经跟着出门去过一次积香庵,那将来自然还有更多的机会能出门,祖父先前都答应过她的。她不过就是近期没什么机会到新得的庄子上游玩罢了,其实也不必着急。等到哪天祖父秦柏有了闲情逸致,带着她出门去玩,她还不是爱买什么买什么,爱买多少就买多少?

    想到这里,秦含真就对赵陌说:“我也不知道外头有些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赵表哥你不必为我分心了。有没有礼物,我都不在乎。倒是你出门去,身边也没个人跟着,可得小心谨慎一点,千万别落了单,也别往乱七八糟的地方去。”

    赵陌听得心里一暖,含笑道:“表妹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只是……你真的没什么想要的么?”

    秦含真看着他的双眼,觉得他好象非常诚恳地在问她这个问题,如果她简单粗暴地表示什么都不想要,会不会太打击人积极性了?想了想,秦含真就说:“我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东西,不如赵表哥你替我挑一些吧,别买太过贵重的,只要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就好。”

    赵陌顿时笑开了:“好,我一定给你挑几个好玩的东西!”

    赵陌似乎心情很好,与秦含真又聊了一会儿天,便开始问她今日上课学了什么,有没有不明白的地方。赵陌年纪比秦含真要长,又从小跟着父母读书,论诗词经史等方面的学识确实比秦含真要强一些,能指点指点她的功课。秦含真心中清楚,也就干脆利落地说了。其实今日并没有上这些学问上的课,除了书画,就是琴艺,都是才艺方面的课程。照着曾先生的安排,明日上午,才会再轮到经史与诗词课程呢。

    赵陌在书画上没什么能指点秦含真的地方,毕竟有秦柏这位大才子在呢。不过琴艺方面,他倒是比秦含真这个初学者要强一些。他在辽王府里,曾跟着母亲温氏学过一点古琴,跟秦含真谈起相关的基础知识,也说得头头是道。

    秦含真听得认真,对比一下曾先生教的知识,心中更清明了。她对赵陌说:“我感觉这古琴也挺有意思的,我还从没有学过,真得趁着这样的机会,好好学上一学。听说曾先生从前在唐家,就是教太子妃琴棋这两样技艺的,可见曾先生的琴艺有多好。既然有一位好老师,我就不能错过了,一定用心听讲。如果遇到什么地方不会的,兴许还要回来问祖父呢。祖父既然小时候学过琴,想必对琴艺也是通晓的吧?”

    赵陌听得疑惑:“舅爷爷琴艺如何,你不知道么?”这种技艺是不可能默默学会的,就算曾经学过,也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才能保持水准。秦含真一直跟在祖父母身边长大,还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若秦柏通晓琴艺,她没理由没听过他弹琴吧?

    秦含真干笑两声,暗暗抹了把汗。说来惭愧,她还真不知道自家祖父琴艺如何。按理说,他应该是懂得弹琴的,只是她穿过来这大半年里,他就没在家里弹过。初时,是以为儿子媳妇都死了,老人家伤心难过,没那个心情。等到后来知道儿子没死,还在京城,又为了准备上京的事忙碌,哪里想得到这些?说实话,若不是秦含真提及自己上学,课程里有琴课,秦柏顺嘴说过一句,丙字库里有他小时候学琴时用过的琴,可以修整一下给她使用,她说不定还不知道秦柏会弹琴呢。

    面对赵陌疑惑的目光,秦含真只能含煳以对:“我这不是病了一场,忘了许多事么?况且祖父也很久没弹琴了,我不知道他如今怎样了。”说完又急急转移了话题,“赵表哥你也会弹琴,那我要是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来找你请教,怎么样?老是去问祖父,我怕祖父会嫌我烦。去问曾先生,又太不方便了。”

    赵陌怎会不答应,笑着说:“行,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只要是我会的,一定教你。不过,我也只是学过些皮毛,不敢说琴艺有多好,怕是教不了表妹什么。但如果表妹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一块儿学琴,互相督促彼此好好练习。”

    只要赵陌别再提起先前的问题,秦含真哪儿还顾得上他话里具体说的是什么?连忙答应下来:“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聊了几句,秦含真眼见着祖父秦柏那边似乎有了空闲,忙趁机将自己的功课拿过去请他指点,挨了一番批评,又得了几句夸奖,方才高高兴兴地回了明月坞。

    祖父夸她有进步呢,还说她学习勤奋,秦含真心里挺高兴的,觉得应该再接再厉,于是捧着课本又复习了一遍这两天学过的东西,顺道预习了一下明后天的课程内容。

    秦锦仪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含真捧着书本埋头苦读的模样。她脚下顿了顿,退了出去,转头看向正屋。

    这时候天色渐晚,华灯初上,透过玻璃窗,秦锦仪可以看到秦锦华正指挥着丫头们将她做好的功课小心收起来,千万别弄脏了,等她从盛意居吃过晚饭回来,还要继续写的。

    秦锦仪咬了咬唇。秦锦华素来心大,在功课上也不甚努力,何曾有过写功课写到天都黑了,晚饭都要开始了,还没出书房的地步?自从秦含真来了,她不但自己勤奋,还影响得连秦锦华都勤奋起来。她们都是正经侯门千金,有侯爷亲祖父做靠山,在家里也是千娇百宠的,还这么勤奋地学习做什么?难不成真要学成个才女么?!

    若她俩真个学成了气候,哪里还有她这个二房嫡长女什么事儿?京城权贵圈子里的人,还有谁会注意到她秦锦仪?

    秦锦仪深吸一口气,暗在阴影中,看着秦锦华欢欢喜喜地带着两个丫头出了院子,方才迈步走进西厢房,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声音别说有多温柔了:“三妹妹怎么还在苦读?就是再用功,也要吃饭的。可别饿出病来,别说三叔祖、三叔祖母看了心疼,就是我们做姐姐的,瞧着也不落忍。”

    秦含真惊讶,她跟秦锦仪可没什么交情,今日上课的时候,对方好象还不大待见她,怎的忽然间如此亲切热情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秦含真心中暗暗警惕,面上却半点不露,笑吟吟地放下书本,站起身来:“大姐姐怎么来了?”请秦锦仪到外头小厅里坐下吃茶。

    秦锦仪笑着摆摆手:“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吃什么茶呀?我是听说你一心苦读,把饭时都错过了,怕你有个好歹,才过来瞧瞧的。你也别嫌我嗦,姐妹们住在一起,我身为长姐,就有责任将你们照顾好。但凡见了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必是要出声的,你可别嫌我多事。”

    “怎么会呢?大姐姐言重了。”秦含真转头看向夏青。夏青忙上前道:“晚饭已经送过来了,姑娘这就要传饭么?”

    秦含真点头:“要的,时候不早了。”又客气地请秦锦仪也留下来一块儿用餐。

    她这就是一句客气话,压根儿就不是真心要留秦锦仪。况且,她又没事先打过招唿,大厨房那边送来的饭菜,给主子的就她这一份儿,哪里有秦锦仪的?就算对方留下来了,也没饭菜可以招待。

    结果秦锦仪出人意料地说:“既然三妹妹诚心相邀,我就却之不恭了。”然后吩咐身边的丫头画楼,“叫她们把我的饭送到这边来,我跟三妹妹一块儿吃。”

    秦含真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干笑着说:“大姐姐肯来,真是我的荣幸了。”心里却在嘀咕,这位小姑奶奶今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画楼估计也是大吃一惊,反应得比秦含真还慢些,一脸不敢置信地转身出去了,差点儿在门槛上绊一跤。还是百巧机灵,扶了她一把,又替她跑腿,到隔壁桃花轩去传话,才把这个差事给解决了。

    秦含真跟秦锦仪面对面,围着一桌菜肴坐下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好象是在做梦一样,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秦锦仪怎么忽然间变得如此和善了?

    让秦含真更吃惊的事还在后头呢。

    秦锦仪不但亲切地关心起了秦含真的饮食起居,还问起了她的功课,一脸诚挚地表示:“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我。二妹妹只怕还没你学得好呢,你问她是没用的,四妹妹更不必提。曾先生离得远,又不住在府里,去找她太不方便了。我也知道三叔祖很有学问,可他老人家既是长辈,又有正事要忙,哪儿有闲情逸致天天给咱们这些孩子指点功课?你我本是姐妹,又住得近。你来问我,是再便宜不过的了。”

    秦含真眨眨眼:“谢大姐姐了,那我以后就不客气啦。”先答应下来再说吧。

    秦锦仪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笑得更欢了:“今儿的琴课,你学得怎么样?先生竟然没教你技法。下节琴课还要等三天呢。不如我来教你,如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