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八章 捎带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牛氏笑道:“想不到吧?我也想不到!夏青从去年冬天就到我们那儿了,服侍了你几个月,一向很用心,却从来都不提她与我们三房之间的渊缘。若不是她妹子也来了咱们院里,无意中提起,我还不知道她母亲从前是你祖父院子里侍候过的人呢。”

    秦柏在旁听见了,也微笑着走过来道:“我也没认出来。她们姐妹俩的母亲是从前在这清风馆里侍候的香茶。我记得家里出事之前,香茶大约只有十二三岁,是在屋里管茶水的三等丫头,性情温厚,一手点茶的本事,满府里没几个丫头能比得上。这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她回府里以后,就一直在茶房做事,后来嫁人生子,足有七八个儿女呢。夏青和这个百寿,是她最小的两个女儿。我看夏青的性情,就很象她母亲。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香茶如今怎样了,有机会可得见一见才行。”

    百寿机灵地应声说:“奴婢的娘在家里,也常念叨三老爷的,说三老爷是她侍候过最和气的主子了。自打听说了三老爷平安的消息,她就天天想着要来拜见。只是她如今年纪大了,也没在府里做事,不好意思来打搅。若她知道三老爷还记得她,心里不知会有多么高兴呢!”

    牛氏便道:“赶明儿得了空,你就回家把你娘带过来。既是熟人,当然要坐下来好好说说话。老爷年轻的时候,身边侍候过的人,满打满算也没几个还在了。难得有一个,还记得我们,可不能亏待了她去。”

    百寿忙跪下磕头:“谢三老爷、三夫人恩典,奴婢替奴婢的娘磕头了。”

    牛氏忙叫百俐:“快把她扶起来。可怜见的,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真心感激,行个礼,说两句吉祥话就是了,何必磕头?还磕得这样实诚。当心脑门都给磕红了,你娘见了还不得心疼呀?”

    百俐扶起百寿,两个小丫头脆生生地站在那里,百寿脸上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但笑得非常讨喜。

    牛氏见了便笑道:“你这丫头真是的,说你机灵吧,你又太实诚了,归根到底还是个老实人,真不愧是夏青的亲妹妹。那丫头可不是跟你一个脾气么?”

    牛氏心情挺好的,这两个小丫头也是要搬进清风馆里来的,她便让虎嬷嬷一人多赏了两个尺头,又让她们下去吃点心了。等人走了,她还对秦柏道:“真不容易,你那个丫头至今还对你忠心呢。夏青当初到了米脂,就一心一意服侍桑姐儿,不象那个春红,总是淘气。我那时还说,这丫头老实,不作妖。今日才知道,她其实是听了她娘的嘱咐,本就对咱们三房忠心耿耿呢。她们姐妹如今都是我们三房的人了,可不正是天注定的缘份?”

    秦柏也十分欣慰地点头。

    牛氏还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个香茶这么忠心,当初咱们上京的时候,就该把她也带上的。方才我问过百寿了,她娘这些年在府里也过得不大好,在茶房里打杂,吃了不知多少苦头,还是因为茶房的管事出了差错,拿她顶缸,才被撵出去的。听说被撵的时候,还挨了板子。这几年她一直养在家里,身体也不大好。若不是夏青争气,进了松风堂,日子还不知要如何过呢。”

    秦柏叹气:“我哪里知道呢?当初我进府的时候,消息就没传开。墨虎也是无意中遇上,才来找我的。况且当初贴身侍候过我的几个人,听说我要出京,除了墨虎,就没人想过要跟着我离开。我哪里还能料到,一个三等丫头也会对我忠心至此呢?当年,香茶也就是我院子里专责泡茶的小丫头罢了。若不是今日提起,我怕是连她的名儿都记不起来了。”

    秦含真安慰他们道:“祖父,祖母,你们就别难过了。现在知道也不晚呀。大家都还活着,也有的是机会去弥补。既然夏青和百寿家里过得不大好,咱们多接济些也就是了。夏青的娘身体状况不佳,咱们不如上外头打听打听,找个好大夫,让他去给夏青的娘瞧一瞧吧?”

    秦柏和牛氏都点头:“这话很是。”前者便叫了周祥年来,让他去负责此事了。他熟知京城的情况,做这个最适合不过了。

    周祥年也知机,这可是他初来秦家,迅速打入秦家世仆圈子的好机会,他定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既讨好了新主人永嘉侯,也拉拢了秦家的下人,为自己奠定一个好名声。今后他成了永嘉侯府的管家,没有一点威望,如何能压得住府中的下人?

    新来的奴婢仆从,秦含真都算是见过了,但内务府交过来的几个田庄什么的,她就不太了解。牛氏也说不大清楚:“内务府来的那个官儿,是个斯文人,与你祖父掉书包呢。他俩说得兴趣,倒害得我们听得半懂不懂的。二房那个泼妇也来了,眼睛盯着咱们家的好东西,一心想打听这些产业每年都能挣多少银子。内务府的官儿压根儿就懒得理她,倒把她气得够呛。我光是看戏,都忙不过来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听那个官儿的之乎者也?不过你祖父说了,过几天要亲自出城去两个庄子上看看,南边那个,一时半会儿是看不了了,只能打发人去瞧瞧。”

    秦含真听得双眼一亮:“祖父要去庄子上吗?那祖母您去不去?”要是牛氏也去,她可以申请同行,顺便去玩玩嘛。

    牛氏一眼就看出她的盘算了,伸出手指轻戳她的脑门:“别做梦了,你祖父要去,我还不放心呢,更何况是你?这大热的天,太阳晒得这样厉害,人在屋里都热得慌,更何况是在外头?你祖父说要骑马去,我死活拦住了,要他答应,一定得坐车。听说京城大户人家,夏天都要用冰的,我已叫虎伯寻冰去了,到时候在车里放上一匣子,也免得你祖父中暑。我是不敢去的,只能留在家里照看梓哥儿。你身上也不好,不许去!”

    秦含真有些悻悻然:“好吧……那就等天气凉快了再说。”

    牛氏嗔她一眼:“一年大,二年小的,一边说自己不是个孩子了,什么事都想管,一边又还总想着贪玩。才上了两天的课,一听说能出门,就把上学也给忘了,你也好意思!”

    秦含真干笑,想想自己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成天呆在宅子里,就算活动的地方大些,也让人闷得慌。能有光明正大出门的机会,她怎能错过呢?但祖母都已经发了话,她也只好打消念头了。等身体锻练好了,天气也凉快了,她再开口也不迟。

    秦柏也道:“天气不好也就罢了,天气好时,咱们也该多出门走走。既可透气,又能叫孩子们看看外头的景致,别整日窝在宅子里,抬头只能看到这四四方方的一片天,眼界都窄了,心里想的就只是这宅门里的事,看不到这世间有多大,对孩子可没什么好处。”

    牛氏嗔道:“难道我还拦着你教孩子不成?不过是担心你身子罢了。既然如此,你爱带他们上哪儿,就带他们上哪儿,我不管了,如何?”

    秦柏微微一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咱们到京城也有些日子了,除去前儿上积香庵,还算是见过些许京中景致外,我也没能带你出去逛逛,实在是可惜。如今咱们家既然有了庄子,我就先去瞧一瞧,若是庄子上还好,等什么时候闲了,咱们就一道到庄子上去,散几天心,好不好?若是你喜欢城里繁华,我也可以带你到处玩儿去。京里有意思的地方多着呢。”

    牛氏听得心动,不过还有些嘴硬:“我且听着吧,不管是城里还是庄子上,你肯陪我去就是好的,只是你可别忘了才好。”

    秦柏笑了:“不会忘的,夫人安心。”

    赵陌从书房那边走过来叫秦柏:“舅爷爷,我已经写好了。”秦柏便起身走回书房,看赵陌方才写的字,品评一番,又指点了几句,便布置了另一篇字,叫他回房临摹。

    赵陌应声退出书房,看了秦含真一眼。

    秦含真跟他混了这么久,早已熟悉到有默契了,一看他这眼神,就是示意自己借一步说话的意思。她跟牛氏聊了一会儿,便寻个理由出了屋子,往东厢走去:“赵表哥,有什么事呀?”

    赵陌含笑问她:“表妹可是想出去玩儿了?上回咱们去积香庵,也没好生逛逛,本来还想去书寺的,结果也没去成,确实可惜。”

    秦含真愣了一愣,反应过来了。赵陌定是听到她方才跟祖父祖母说的话了,以为她很想出去玩呢,便笑道:“有机会出门当然是好的,但祖母不让我去,也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况且我确实还在上课呢,不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赵陌顿了一顿:“昨儿我跟简哥儿见了一面,他约我后日出门,说要介绍几个宗室皇亲家的朋友给我认识,到时候多半是要到外城繁华的地方去游玩的。那样的场合,我不好带表妹一起去。不过表妹若想要什么吃的玩的,我替你捎带回来,如何?”

    这回秦含真倒是有些心动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