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七章 新婢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结束课程后,就直接回了明月坞。

    她也不是每天都去清风馆吃饭的,今日上课,她从曾先生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整理一下。等复习过后,发现有不懂的地方,她再去寻祖父请教也不迟。于是她就在明月坞里吃了午饭,小睡了一会儿,起来后把功课给做完了,又复习了一遍今天学到的东西,才出发往清风馆去。这一回,她同样带上了夏青。

    她到达清风馆的时候,院子里正热闹着。今日来了不少新面孔,秦含真一时觉得眼花缭乱,也不知这些男男女女都是什么人。后来还是牛氏笑着给她做了说明:“内务府把先前皇上赐给咱们家的奴仆给送来了,还有几处庄子的地契也一并送了来。早上这里更热闹呢,如今人已是少了许多。你祖父把一些人打发回庄子上继续管事了,只留下几个使唤。你也认认人,免得将来见了面也不认得。”

    秦含真恍然大悟,便饶有兴致地看起了这几个留下来侍候的御赐仆从。

    御赐的二十人,不分男女,秦柏只留下了一半。除去部分人是要留在外院侍候的,现如今已经安排下去外,还有几个,将来是要在三房众位主人跟前听候吩咐的了,也是秦含真必须熟悉的对象。

    为首的一个周祥年,年纪才四十出头,长得却很年轻,脸圆圆的,身材微胖,长一点小胡子,笑起来十分讨喜。这是皇帝特地给秦柏安排的大管家人选,不但个人管理能力佳,记性还很好,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就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京城里的大街小巷,他也非常熟悉。他还熟知各家姻亲、故旧关系,三教九流的情况都清楚一些,简直就是活的京城百科全书。秦柏离开京城长达三十年,如今要重回权贵圈子,有这么一个帮手,必然可以事半功倍。为此,虎伯都对周祥年很服气,一点儿都没有跟他争权的意思。不过周祥年表现得也很谦逊,跟虎伯客客气气地,不到半天时间,就快成哥儿俩好了。可见这人的交际手段确实不同凡响。

    周祥年还有一个弟弟叫周昌年,也一并被皇帝赏给了秦柏。这个周昌年跟他哥哥不太一样,是个老实巴交的性子,但他在农事上很有些能力。皇帝赐下来的田庄,就有一个是他管着的。据说他手下管理的庄子,只要土地不是太差,每年的出产在京城都是数得上号的,但他账目清明,从不做中饱私囊的事,因此就显得格外难得。若不是他在皇庄里做事,皇帝就是他老板,怕是早被人挖角了。不过,如今他到了新封的永嘉侯府,也不会有人胆敢来挖他,毕竟有皇帝在呢。

    皇帝考虑得很周到,这周家兄弟二人,一人替秦柏管着侯府庶务,一人替他掌着田庄产业,秦柏不必操心太多,就能舒舒服服、无忧无虑地过日子。连忠诚问题,他也不必担忧,因为周家兄弟以及他们家眷的身契在他手上,他们还有父母和兄弟仍旧在皇庄里做事。若他们胆敢欺瞒秦柏这个主人,皇帝只需一声令下,就能叫他们的亲人倒霉。

    除去周家兄弟外,御赐下来的奴仆里还有两位嬷嬷与两个丫头,今后要在清风馆中侍候。这四名女仆如今都留在了牛氏身边,毕竟她已是永嘉侯夫人了,不再仅仅是秦家三太太,手下只有一个虎嬷嬷侍候,实在太不象话了。如今再添上两个丫头两个嬷嬷,也不过是勉强能见人罢了。至少还要再添几个丫头,凑够四个一等,四个二等,四到八个三等丫头,以及不入流的小丫头若干,才是侯府夫人该有的气派呢。只是牛氏表示,她从来就没用过这么多人,四个丫头两个嬷嬷就已经够多了,再添人?这院子里哪里挤得下?

    牛氏特地把新添的四个人叫来给秦含真看了。两位嬷嬷,一位姓魏,一位姓卢,都是四十来岁年纪,尚年富力强,相貌端庄,性情温和又经验丰富的人。她们都是办事办老了的,从前还侍候过宫中的贵人,给牛氏来做陪侍,再容易不过了。牛氏与她们聊了一会儿,心中原先生出的几分抵触就消失了。这两位嬷嬷,确实都很好相处,忠心也不缺,性情为人也与她相投,看起来比从前长房借过来的几位嬷嬷,还要讨人喜欢呢。

    还有两个丫头,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相中等,颇为清秀,身段苗条,性情温柔,都是老实和顺的女孩子。她们一个擅长梳妆打扮,一个擅长针线活,正是牛氏身边最需要的人手。

    至于财务方面的人才,因有一个虎嬷嬷,足以负责三房内院的账目工作,就不必再从外头补充了难为皇帝,是怎么打听到小舅子家里的情况,安排得如此周到的。

    秦含真心中暗暗吃惊,甚至有些怀疑,这承恩侯府里说不定就有皇帝的耳目,因此皇帝才会连自家祖父祖母身边到底有些什么人手的情况,都能打听得清清楚楚,然后把他们需要的人才送过来。听说祖父秦柏留在府中侍候的人里头,还有身手不错的护卫与熟悉京城路况的车夫呢,今后三房的人要出门,可就省了好大的功夫!

    牛氏没孙女儿想得这么远,还沉浸在新得了合心意的丫头嬷嬷的快乐里,拉着秦含真说:“我正寻思着,要给丫头们改个新名字。你看,这一个本名叫百合的,多巧呀!长房以前派给我的百灵和百巧两个,名字里也有个‘百’字。百巧去了你屋里,百灵回盛意居去了,可惜都没留下来。如今这两个丫头里,既然有一个叫百合,我就想着,不如让另一个也改名叫百什么的,岂不更整齐?正巧,先前你虎嬷嬷把新挑的丫头清单送上来了,有两个给我挑的小丫头,名字一个叫百俐,一个叫百寿,也不知是谁起的名字,你说巧不巧?”

    巧什么呀?百俐也好,百寿也好,这两个名字显然不是常见的丫环名,定是有人刻意这么起的。尤其是百俐,明显是循着“百伶”两个字来的,府里没有丫头叫百伶,倒是有个百灵。谁知道替新来的小丫头起这样名字的人,是不是想让牛氏把百灵要回来呢?

    秦含真想了想,就道:“先前咱们不要百灵,是为了给赵表哥保密。如今不必担忧这个了,祖母若是喜欢百灵,咱们就去跟二伯娘说,向她讨人就是。想必二伯娘也不会小气。”如果姚氏没这个心,也不会纵容百灵整天跑来清风馆了。

    牛氏笑着摆摆手道:“罢了,我瞧百灵对你二伯娘很是忠心,时常过来坐坐,说说话,也就够了。我如今又有了新丫头,不缺人手。”又拉着秦含真问,“你觉得,那一个丫头该起名叫百什么好?”

    秦含真打量了那个还没改名的丫头几眼,见对方肤色白,有些单眼皮,小眼睛,长相倒是很清纯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有那么一点山口百惠的意思,便脱口而出:“叫百惠就好了。”想了想,“其实百佳也不错。”就是太过容易让人联想到超市了。

    牛氏拍掌:“叫百惠挺好,就叫这名字了!”

    新得了名字的百惠笑着上前向牛氏行礼,谢过她赐名,又向秦含真行礼道谢。秦含真瞧着,果然礼数周到,行止有度。皇家出品,果然不是凡品么……

    百合百惠两人跟在魏嬷嬷、卢嬷嬷身后,见过秦含真,便依礼退下了。她们初来乍到,需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呢。比如,这清风馆的地方不大,房间不多,她们今后要住在哪儿,就是个大问题。秦含真考虑过后,大方地表示,自己曾经住过的西厢房可以让出来。反正她现在住明月坞,来回也很方便,就不必白占着西厢那块地了。反正清风馆住着挤,也只是暂时的。等将来新的永嘉侯府修整好了,还怕没地方容留这些仆人?

    丫头嬷嬷们退了下去,她们要收拾行李,还要尽快跟秦家三房的男女仆从们结交,打下自己的人脉,再打听主人的喜好,将来才好当差呢。

    秦含真看着她们离去,就问起了新挑上来的丫头的事。牛氏道:“都是从前侍候过你祖父,或者你曾祖母的人的后人,说来也是可怜,秦松不干人事儿,明知道这些人有本事,却不肯用。你大伯祖母倒是个公道人,有心拉他们一把,偏又碍着秦松,不好做得太明显了,因此这些人先前都混得不怎么样,日子也过得平平。两个小丫头,已经是矮子里拔高个儿了,胜在人还老实,先调|教个几年看看吧。”又命虎嬷嬷把人带上来,给秦含真见见。

    两个小丫头都是十一二岁年纪,长得也是清秀,有些腼腆,但举止还算是大方,说话也还流利,看得出来都是学过规矩的,知所进退。秦含真回想一下自己屋里那几个小丫头,觉得这两人一点儿都不比她们差。

    牛氏又道:“你那边有的是丫头,并不缺人使,我这回就不给你添人了。这百俐和百寿两个,就留在我屋里服侍吧。”

    秦含真忙笑道:“祖母只管留着吧。我那儿实在是人多,我都使唤不过来呢。”

    牛氏笑道:“这都是他们侯府的破规矩,明明没那么多的事,却还要用这么多的人,其实人都闲得很。我一向不爱养闲人的,可京城就是这样的风气,若是不多放几个侍候的丫头,外人就觉得不够气派,不体面。你祖父叫我入乡随俗,我也只好听他的了。”

    她指了指其中一个小丫头:“这个是百寿,你猜她是谁的妹子?她姐姐你也认得的。”

    秦含真认真端详了几眼,有些不确定:“是……夏青的妹子吗?我觉得她俩眉眼有些象。”

    牛氏拍掌:“可不正是她?!”百寿抿嘴笑着,上前行了一礼:“见过三姑娘。奴婢百寿,是夏青的亲妹妹,今年十三岁了。”

    秦含真呆了一呆,忙问:“你跟夏青是亲姐妹,这么说……夏青也是从前侍候过我曾祖母和祖父的旧仆后人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