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五章 不甘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锦仪在路口徘徊了许久,久到画楼察觉到不对劲,小声问:“姑娘可是想起漏了什么东西在园子里了?”

    秦锦仪摇摇头,脚下不由自主地往通向燕归来的小路前进了两步,停了一停,又前进了两步。画楼盯着她的背影,眼睛越睁越大,仿佛有些不敢置信。

    忽然,燕归来隔壁的折桂台开了院门,走出来一个丫头。秦锦仪认得那是秦简屋里的大丫头流辉,脸色顿时变了变,连忙转身折回原来的方向,立刻往福贵居的方向走,装作好象只是恰好路过的样子。画楼一时没反应过来,落后了几步,愣了一愣,才快步跟了上去。

    虽然秦锦仪努力掩饰过了,但她方才已经太过靠近折桂台,而她平日又一向是折桂台的稀客,流辉自然要多看她几眼。若不是秦锦仪走得快,兴许她还要上前行礼问好呢。流辉心中疑惑,小声嘀咕一句,就转往大厨房的方向去了。小主人秦简这时候还在姚家家学里上课,午饭不会回府里吃。她们几个丫头商量了,如今天气太热,大鱼大肉的太油腻,叫人没了胃口,今儿她们要向大厨房要两个清淡些的素菜,少搁油。趁着还没到饭时,她先去交两百钱,也省得大厨房那边嗦。

    秦锦仪走出好远,才小心地回头看看,只看到了流辉的背影。她确定对方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行止有异,便暗暗松了口气,接着脸上又微微一红,不敢再站在道路中央发呆了,就快步朝福贵居走去。画楼沉默地跟在后面,看着自家姑娘袅袅婷婷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

    秦锦仪到达福贵居时,薛氏竟然还没来,小薛氏正坐在屋里看书,彩绫、彩罗她们几个忙碌着摆桌呢,见秦锦仪来了,都纷纷行礼问好。

    小薛氏抬头含笑望过来,放下书本:“今儿怎么来得迟了?可是又留下来向曾先生请教琴艺了?用功虽是好事,也不能误了午饭才是。否则琴学得再好,却把身体给熬坏了,那又有什么意思?”

    秦锦仪暗暗心虚,干笑着拿话搪塞过去,命画楼带着琴下去了,便坐到母亲身边:“祖母怎么不在?”

    小薛氏淡笑道:“皇上先前赐给你三叔祖的奴仆和产业,内务府今日送过来了,清风馆里正热闹呢。你祖母有些好奇,便去枯荣堂看热闹了。不过这会子内务府的人已经离开了,你祖母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你可是饿了?去洗洗手,先用些点心垫垫吧,等你祖母来了,我们再开饭。”

    秦锦仪哪里在意这个?她只好奇地问:“内务府都送了些什么东西来呀?祖母要怎么看热闹呢?”

    怎么看?自然是去围观皇上赐下来的奴仆,再去听听那些御赐的产业都在什么地方,向内务府的人打听产业的具体情况,能值多少银子,一年能有多少产出,诸如此类的。

    不过,小薛氏不认为姑母兼婆母真能顺利打听到这些细节。人家内务府来的人,大小也是个官儿,说不定品阶比自家丈夫秦伯复还高些呢,奉了皇命到承恩侯府来办事,要应酬也是应酬正主儿,三房的永嘉侯秦柏。若是长房承恩侯夫妻俩要问话,他兴许也会回答。但是二房算什么?人家为何要理会?一会儿薛氏觉得不满意了,回到福贵居来,又要生气。

    小薛氏不想在女儿面前多提婆婆的事,只微笑着问她:“今日都学了些什么?先前练了几天的曲子,曾先生可有说你弹得好不好?”

    说起这个,秦锦仪就一肚子的气。曾先生没说她弹得不好,可是挑剔了那么多,自然不是夸奖的意思。曾先生今日说了许多她不理解的东西,本来她还想要在琴课结束后,留下来私下向曾先生请教的,但因为太生气了,一时没顾得上。如今想起,回忆一下,曾先生说的那些东西,她好象又忘了一小半。若真的回头去问曾先生,只怕得叫曾先生从头讲一遍了。

    曾先生会不会觉得她太笨?会不会说她既然听不懂,课上就该说实话,而不是装作听懂了的模样?

    秦锦仪已经没有了回去问人的勇气,面对母亲的询问,她也有些蔫蔫的,不大想回答。

    知女莫若母。小薛氏一瞧她这模样,就知道她在琴课上定是没得到期待的夸奖。小薛氏也不在意,微微一笑:“没事,你才多大年纪?那曲子又不是练了很久,有些错漏的地方也是在所难免的。你用心再练就是了。你平日也没少得曾先生的夸奖,可不能因为偶然一次曾先生没夸你,你就生出懈怠与怨恨来。需知道学无止境。只要你用了心,曾先生是能看到的。”

    秦锦仪心道:你哪里知道曾先生是何等势利的人呢?

    但这话她没说出口,而是转了话题:“母亲,昨儿个……祖母提起的那事儿,她是认真的么?还是只是随口说说?”

    “什么事?”小薛氏怔了怔,但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赵家哥儿那事儿?”

    她看到低下头、脸色微红的长女,皱起了眉头:“你祖母天天说那么多的话,不管说的时候是认真还是随意,过后也很快就会忘了。你不必放在心上,安心上学。只要让外头的人知道你是个才学出众、品貌双全的好姑娘,什么样的好人家找不到?赵家哥儿是宗室,即使他父亲还不是太子,也依旧是辽王府的嫡长子,日后是要承袭王爵的。赵家哥儿既是未来的王府世子,身份尊贵便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以我们二房的情形,你父亲不过六品官职,又怎么好高攀?符老姨娘断不可能向太后娘娘开口,就算开了口,太后娘娘也不会答应的。人家有祖父祖母,有父亲母亲,亲事自然也有长辈们做主。而你的婚事,也自有母亲与你父亲做主。你放心,你是我嫡亲的闺女,我难道会不为你的终身着想?你祖母随口一句话,你不必放在心上的。”

    秦锦仪听得有些刺耳,其实她本来也没想过要嫁给赵陌的,正如画楼所说,赵陌会不会成为太孙,还是未知之数呢。况且她也仅仅是远远见过赵陌一两面,不清楚他的性情为人,连样貌都是模煳的。这样的少年,在她心目中的印象,自然比不上另一个人深刻……

    不过,她不情愿是一回事,母亲叫她不必多想,说赵陌是她攀不上的高枝儿,她又不甘心了,忍不住说:“母亲,赵家哥儿出身虽珍贵,可现如今外头的人谁不知道?辽王与王妃不待见嫡长子,而这嫡长子又不待见赵家哥儿这个嫡长子。赵家哥儿说来也不过是一个寻常宗室子弟罢了,能有多尊贵呢?他现今住在我们家,还是跟几个兄弟们挤在一处,身边也没个侍候的人。我看还不如咱们家的逊哥儿呢,逊哥儿身边好歹还有丫头婆子侍候,有长辈为他打理日常起居……”

    小薛氏皱着眉头打断了她的话:“这些话你私下说说就罢了,可不能在人前提起。无论赵家哥儿身边有几个人侍候,他的出身也是不会变的。你觉得他不得亲祖父与亲父待见,便觉得他前程无光,可就煳涂了!他们宗室里,一个人的前程难道只能靠自家父祖决定?还有皇上在呢!有你三叔祖护着,皇上断不会看不见赵家哥儿,他日后的前程好着呢。这样的人,不是我们能肖想的。你祖母只觉得咱们家也是国舅爷,样样不比长房差,理当有一样的体面,却是想错了。嫡庶有别,就算是皇后娘娘在世时,跟我们二房也没多亲近,更何况是现下呢?长房就算有承恩侯的爵位,生的女儿也没嫁给宗室皇亲,更何况是咱们二房?你祖母的话,你听过就算了,可千万不能当真,反误了自己!”

    秦锦仪低头闷闷地听着,很想要反驳几句,却又说不出口。她到底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小少女,即使有些个小心思,也没那么厚的脸皮说出口的。更何况,她自己都还没拿定主意呢……

    母女俩正说话呢,薛氏的大嗓门就从院门一直嚷嚷着进屋了:“真是气人!内务府的小子也是狗眼看人低!我们二房跟长房、三房都是皇后娘娘的亲兄弟,谁又比谁高贵些?长房与三房的人问他话,他都答了,独独对我爱理不理,实在无礼之极!赶明儿等我们老姨娘进宫见了太后娘娘,一定要告他一状才行!”

    小薛氏与秦锦仪齐齐起身迎了薛氏进屋,前者亲自奉上清茶,恭敬地道:“太太喝口茶润润喉咙吧。三房的事不与咱们相干,太太何必去搭理?”

    薛氏气道:“你以为我乐意去搭理么?只是皇上太偏心了,赐了那么多好东西给三房,我看了不顺,才去瞧一瞧罢了。今儿是内务府的人不对!偏长房许氏与三房两口子都不帮我骂一骂内务府的人,好象我不是秦家的二太太似的。我被人小看了,难不成他们脸上就有光?!”

    小薛氏默默低头不语。若不是薛氏自己非要跟人家过不去,长房与三房如今又怎会与二房如此疏离?薛氏前几日才跟人家大吵一架,如今却指望人家在外人面前替她说话,未免也想得太好了。

    只是这些话,小薛氏是不会在婆婆面前说出来的。她以前常说,次次都讨不了好。女儿一再劝她不要太过耿直了,她今儿还是学乖一回吧。

    薛氏径自生了一会儿的气,因儿媳与孙女儿都闭口不语,她又觉得无趣了,便问:“你们方才在说什么?怎么仪姐儿好象惹你母亲生气了似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