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三章 巧宗儿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锦仪施施然地带着画楼回了福贵居,出门时遇上秦含真出院子,还心情很好地问:“三妹妹这是要上哪里去?”

    秦含真笑道:“大姐姐好。我做完了功课,想拿给祖父瞧瞧。大姐姐这是要上哪儿呀?”

    秦锦仪听说秦含真把功课给做完了,想起上午曾先生布置下来的功课内容与数量,再想起二妹妹秦锦华以及自家四妹秦锦春与秦含真年纪相仿,做功课可从来没有秦含真这么快过,心里警惕了一下,笑容也收敛了几分:“家去陪母亲说说话。”说罢也不多言,径自走了。

    秦含真歪头想了想,回头问青杏:“你觉不觉得大姐姐刚才好象心情很好的样子?”

    青杏掩口笑道:“我倒觉得,大姑娘方才好象很得意呢,大约是遇上了什么高兴的事。”

    秦含真一哂:“二妹妹为了绘绿新来,又把绘春的事给解决了,还能说心情不错,办个小宴,大姐姐能遇到什么好事?难道是向曾先生讨教琴艺,先生夸奖了她?”总不能是因为秦锦华的大丫头被撵而高兴吧?

    秦含真也就是随口说两句,便带着青杏往清风馆去了。

    秦锦仪绷着脸回到福贵居,想到方才盘算的事,脸上又重新露出笑容来。

    今日薛氏又到儿子媳妇的院子里来了,正帮着小薛氏看家用账目,对侄女兼儿媳的日常用度品评一番,传授了几条自认为十分有见地的经验,瞧见孙女儿来了,才停了嘴,笑道:“咱们仪丫头就是孝顺,天天回来看我们。春姐儿就太老实了,不知道多来陪陪祖母,逗我开心。”

    小薛氏含笑将账目收起,问女儿:“这是刚从园子里回来?曾先生有没有说你的琴练得如何了?”

    秦锦仪随口提了两句曾先生的评价,才道:“端午节宴上,女儿的演奏应该没问题,祖母和母亲就等着听别人的夸奖吧。”

    薛氏顿时高兴得合不拢口,小薛氏只是微笑,提醒女儿:“人外有人,可不能骄傲,别因为你妹妹们琴艺不如你,就小看了天下人。这京城里又不是只有秦家有女孩儿,你妹妹们年纪都比你小好几岁呢。你要比,也该跟那些年纪相仿的闺秀比。每日都别忘了勤练,功课也不能落下。”

    “知道了。”秦锦仪觉得自家母亲有些啰嗦,还总是扫兴,不过小薛氏也是为了她好,她自然不会反驳。

    接着,她就兴致勃勃地提起了绘春被撵一事,还让画楼凑趣,八卦了一番明月坞午后的喧闹,听得薛氏眉开眼笑,评论说:“活该!想那姚氏平日里何等嚣张,总是仗着自个儿是王家的外孙女儿,得意得跟什么似的,如今可打脸了吧?王家现如今在外头丢尽了脸面,说什么的人都有,我看他家的气数也就这样了。姚氏将来想再说自个儿娘家亲戚如何了得,许媺再想炫耀她有好亲家,就成笑话了!”

    小薛氏也难得地做了评价:“我也听说了,王家行事确实太过。从来给人做填房的大家千金也不是没有,即使是为了名声,装也要装出个贤良模样来,等生了儿子,关起门来要对原配所出的嫡长子如何,那都是各家的家务事了。除非闹得太难看,否则外人等闲不会多事。王家的七小姐未出阁时,外头评论起来,都说怎么怎么好,才貌双全,人又娴静,怎的嫁进宗室还没几个月,正经连喜讯都没有,就先对嫡长子动手了呢?那孩子又没长在她跟前,正经连面都没见过,她就忌惮得这样。王家的长辈们也帮着她胡闹。如今事情传开了,谁不说她狠毒?王家几十年的好名声都叫她败坏了,出了嫁的姑奶奶们也跟着没脸。”

    薛氏嗤之以鼻:“你以为外头传的好名声就一定是真的了么?那不过是自家人放出去的名声,为的就是让女儿嫁个好人家,其实私底下如何,各家自个儿心里有数。顶着贤淑的名声,内里不定怎么心狠手辣呢。你瞧姚氏,从前说起都道是书香名门出来的姑娘,知书达礼的,温柔懂事又腼腆。嫁进来十年,咱们自家人都看穿了,她厉害着呢。咱们这等皇商人家出身的姑娘,都不如她算得精。亏她还好意思说我们身上都是铜臭味,我看她身上,也不见得有什么书香气。也就是秦松和许媺夫妻俩,一心巴结王家,才会看上那等货色!”

    小薛氏虽觉得王家行事不妥,但听到薛氏句句都踩到长房头上,也不太稳当。更何况,有女孩儿的人家,谁不是这么做的呢?她们一心想让女儿秦锦仪在外人面前露脸,显露才貌,不也是为了相同的目的?薛氏言谈没点顾忌,也变相嘲讽了自家,叫女儿听见了,有什么意思?

    小薛氏连忙转移了话题:“辽王府大公子那位嫡长子,就是住在清风馆里的赵家哥儿。如今夫人要将他挪到燕归来去了,听说要把正屋收拾出来。赵家哥儿是宗室,身份贵重,我们逊哥儿没法与他相比,这屋子也争不得。只是逊哥儿明年要搬出去,又该住在哪里呢?”

    说起这事儿,薛氏就忍不住抱怨儿媳了:“早知道去年你就该叫人把燕归来的正屋收拾出来了。若是我们先开了口,长房再不要脸,也不会把咱们家孩子的屋子给外人住。偏先前你一直拿不定主意,总说逊哥儿还小,明年才搬,不用着急。结果如今屋子给人占了,逊哥儿要搬过去,无论是住哪个院子,都是住偏厢,有什么意思?人多了又挤得慌。若说不肯让出燕归来的正屋,一来长房不肯答应,二来也要得罪人。那赵家哥儿怎么说也是宗室,他老子听说还很有可能要过继给皇上做太子,我们虽说是国舅家,也要给未来的太子一点面子的。”

    她唉声叹气:“真叫人为难呀,可再为难,有些事也不能不做。”

    小薛氏淡笑着低头不语,仿佛在惭愧,秦锦仪却在心中为母亲打抱不平。小薛氏早就在为秦逊搬入燕归来的事做准备了,不过准备的不是正屋,而是厢房。燕归来的正屋,原是给长房秦叔涛的嫡子秦端准备的,不过秦端年纪还小,还得等上好几年才会搬进去呢,屋子就空在那里了。秦逊论身份,本来就该住进厢房去的。可薛氏与秦伯复母子二人先是一心图谋清风馆,想叫秦逊住进去,后来事情不成了,又跟长房吵着要燕归来的正屋。姚氏当家,只在嘴上说得好听,半点不肯退让,事情才拖延下来。如今承恩侯夫人要让赵陌住进燕归来的正屋,不过是提前征用了秦端的屋子罢了,横竖赵陌也住不了几年。祖母薛氏要后悔,也该先反省自己,怎的反说是儿媳的不是?

    秦锦仪忍不住道:“事情已然如此,还是让逊哥儿搬进燕归来的厢房去吧。再怎么着,也不能跟宗室子弟抢屋子吧?若祖母实在舍不得让逊哥儿受这个委屈,也可以叫他留在福贵居里住着,岂不是更便宜?”

    薛氏又不干了:“那怎么行?逊哥儿是秦家的子嗣。秦家其他男孩儿该有的,他也要有,一样都不能少!”顿了顿,她笑道,“其实,逊哥儿住进燕归来的厢房,也不是坏事。至少他离赵家哥儿近了,往后可以多亲近亲近。那可是宗室子弟,身份贵重,他老子还是未来的太子。若能攀上他,逊哥儿日后还担心会没有前程么?”

    说到这里,薛氏不由得看了大孙女一眼,上上下下打量几遍,直把秦锦仪看得臊了,才笑着说:“咱们仪姐儿这般好相貌,既有家世出身,又知书达礼,就算是配宗室子弟,也配得了。赵家哥儿住进燕归来,离咱们二房这样近,真真是老天爷给咱们的大好机缘!赶明儿咱们赶紧给逊哥儿收拾屋子,仪姐儿就借口说关心弟弟,常往燕归来去。这一来二去的,见得多,自然就混熟了。过得两三年要议婚,岂不是现成的好姻缘?咱们到时候跟符老姨娘说一声,让她在太后、太妃们面前求一求,把赐婚的旨意求下来,事情就成了!等赵家哥儿的老子做了太子,咱们仪姐儿可就是太孙妃了,将来咱们才是正经国丈家呢!长房的女孩儿年纪都太小了,赶不上这个巧宗儿,正该咱们二房得这个好处!”

    小薛氏忙道:“太太,仪姐儿在跟前呢,您说的都是些什么呀?”

    薛氏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她不是小孩子了,过几年就要嫁人。既是她自个儿的亲事,也该叫她心里有个数。”

    秦锦仪早已臊了,也顾不上提绘春的事,涨红着脸起身说:“祖母说什么呢?”羞得转身跑了。

    回到桃花轩她自个儿的屋子里,秦锦仪还臊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想起自己没来得及说绘春的事,心下懊恼。但她想要回头再跟母亲提这事儿,又怕祖母仍在,又拿赵陌的事说嘴,她犹豫再三,还是忍住了,命人拿琴出来,心不在焉地练着。

    画楼深知她的心事,小声安慰她道:“姑娘别担心,太太不过就是随口说说罢了。赵家哥儿能不能做太孙,还早着呢。他如今也是寄住在咱们府里,说是身份尊贵,却半点看不出贵气来。姑娘真要嫁,也该是嫁给许家哥儿那样的翩翩公子,赵家哥儿算什么呢?”

    秦锦仪嗔了她一眼:“少胡说了!我要练琴,你还不快出去?!”

    画楼笑着走了,秦锦仪对着琴,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