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九十章 交恶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对于小王氏的提议,赵硕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

    就算去药店问过,确认小王氏派到兰雪身边的嬷嬷只命人抓了安胎药,没有添加薏仁,又能说明什么呢?她们用不着在同一家店买薏仁,完全可以在别处弄了来,再添到药罐里去。

    可是小王氏却冷笑着道:“不查一下就定了我的罪,我该庆幸大爷不是在刑部当差么?否则还不知会造成多少冤狱呢。你分明就是信了兰雪那贱人的话,即使我是清白的,你也不想知道了。真真可笑,你以为薏仁是什么仙药、神药么?我只需要让人在安胎药里放几粒,就能让你的心肝宝贝滑胎?那你也把我想得太蠢了!我若要害她和她腹中的孩子,就不会只是丢几粒薏仁而已。管不管用还不知道呢,孕妇不能吃薏仁,知道的人多了去了,万一叫人中途认出来,那岂不是百般算计都没了用处?若我真要对那贱人下手,有~的是法子能治她,根本就不会只是丢几颗小小的薏仁进她的安胎药而已!”

    她深吸几口气,面上露出几分嘲讽:“更何况,谁都知道是我派那两个嬷嬷到她身边去的,安胎药方子又是那两个嬷嬷拿出来的,那贱人一旦有事,我就是嫌疑最重的人。我才没那么蠢,一点掩饰都不做呢!我看哪,这回不是我要害人,而是别人故意设了套,想要来陷害我!不然,那么小的几颗薏仁,混在药渣子里,一点儿都不起眼,又没有什么明显的气味,别人又是怎么认出来的?”

    赵硕听了她这话,起初还迟疑了一下,但听完之后,再度确认这完全是小王氏的狡辩。别的不说,发现薏仁的是蓝福生,那是他的心腹,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又与兰雪并无关系,难道还能帮兰雪骗他不成?蓝福生发现药渣中的薏仁,只能说是他素来心细、眼利,又熟悉药理。可要说他是故意陷害小王氏,赵硕绝不会相信。

    至于小王氏说的,若真想害兰雪,不会用这么明显又效用不明的方式,赵硕也有不同的看法。他与小王氏成婚半载,心知她性情为人,从来就不是什么真正的聪明人。她几次针对兰雪,用的也是蠢办法,坏到了明处,可以说是既狠毒,又愚蠢,以为别人看不出来,还相信她是个贤淑妇人。这样的小王氏,用明显的手法害兰雪,又有什么稀奇的呢?若不是想着要害兰雪,她又为什么要派两个嬷嬷去侍候对方?赵硕知道小王氏视兰雪为眼中钉,肉中刺,可不会相信她是真心要替后者安胎。

    只要认定了这一点,这药渣中的薏仁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是明摆着的吗?

    赵硕有些不耐烦地对小王氏道:“行了,你就少拉扯不相干的人了。再被你说下去,我身边所有人都不清白了,个个都合起伙来欺负你一个呢,说不定我还是主谋!你不就是非得要我去查一下么?行,我就给你一个明白,看能查出个什么来!”

    说罢他就叫来心腹之一蒋诚,命他带人去查两个嬷嬷抓药的药铺,还要查清楚两个嬷嬷手下的人这些天的行踪,看他们是否还上了别处去,买了什么东西,又是否有人跟他们私下接触,传递物件。若当中有任何一个关节出现问题,小王氏身上的嫌疑就洗不掉了,她再想辩白也无用!

    小王氏却自以为光明正大,根本不怕他去查。她还说:“先前说药里有薏仁,是我故意害兰雪的,是哪一个?叫他也一块儿去呀。省得查完了回来,说我是清白的,还有人不服气!”

    赵硕皱眉看了她一眼,对蒋诚道:“叫上福生吧,省得夫人再挑剔。”

    蒋诚却犹豫了一下:“大爷,福生出去了。”

    赵硕怔了一怔:“去哪儿了?方才他不是还在府里么?”

    蒋诚道:“他出去打听外头的消息,看王曹行凶的事是否已经传开了。若外头都已经知道了,想必会波及到大爷身上的。福生也是不放心,因此出去打探了。”

    赵硕放缓了神色:“原来如此,他有心了,那就随他去吧。你带着人,押着抓药的下人,到药铺去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蒋诚领命而去。不过一个时辰,他便回转,报告赵硕说:“已经问过了,药铺掌柜说,咱们府出去的人确实只抓了药方上的药,那是安胎方子,柜上的伙计与大夫都看过,并没有问题。不过……”

    赵硕听了前头的话,只觉得在意料之内,并没觉得什么,听了他这“不过”二字,倒是疑惑起来了:“不过什么?”小王氏也用戒备的目光盯着蒋诚。药铺掌柜与大夫、伙计们分明已证明了她的清白,怎的还有后文?

    蒋诚犹豫了一下,才回答:“不过,咱们家派去抓药的婆子离开后,那家药铺又来了一个婆子,据那药铺掌柜说,穿着打扮都跟咱们家的婆子差不多。那婆子抓了两副药,是麻黄杏仁薏苡仁汤,乃是古方,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方中有不少薏仁……”

    小王氏声音尖利地打断了他的话:“这有什么关系?难不成那药铺只许卖药给咱们家,就不许别人光顾了么?还是说薏仁只能用来害孕妇,就不能用来治别的病了?!旁人到药铺里抓了什么药,与我有什么相干?别告诉我,这还成了我的罪证了!”

    蒋诚看着新主母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中不喜,只是面上不露,低头等候赵硕的吩咐。

    赵硕不满地看了小王氏一眼:“蒋诚不过是照实禀报罢了,他何曾说你什么了?你就这样着急。到底是一时气急,还是心虚了?”

    小王氏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赵硕把蒋诚打发下去了,再度训斥妻子:“现在该查的也查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心里也有了数。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所幸如今兰雪并无大碍,这一次我就饶了你。再有下次,你且等着吧!我不是宠妾灭妻的人,但若是你为妻不贤,故意毒害我的子嗣,即使你家世再好,赵家列祖列宗也不能容你!”

    他起身就要离开,小王氏尖声将他叫住:“你这是什么意思?分明什么证据都没有查到,不过是有个人刚好抓药抓了薏仁罢了,你就认定是我有罪,这是什么道理?赵硕,你不要太过分了!别忘了当初你答应过我父亲什么?如今你还什么都不是呢,就想要过桥拆板,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赵硕恼怒地道:“若不是当初答应过你父亲,要善待于你,你以为我会容忍你这样的恶毒妇人继续待在我的正妻位上么?你究竟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不必再强词狡辩了!我已经容忍了你好几次,你却不识我苦心,反而以为我软弱好欺,越发过分起来。你别以为仗着你父亲,就能踩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了。没有你父亲,我也是皇室宗亲,金枝玉叶。可你父亲没有我,心里想的那些事儿,还有没有心想事成的那一天呢?既然决意要辅助我,就少些花花肠子。谁为主,谁为辅,给我认清楚了!若你想不明白,还要继续害我的子嗣,我可不会纵容你胡来。别以为离了你们王家,我就坐不上那个位子了!你们王家在朝中还不能一手遮天呢!”

    他怒而甩袖离去。小王氏气得浑身直发抖,简直快要晕过去了。

    原本一直守在门外的陪嫁丫头和婆子们直到赵硕离开,方才战战兢兢地走进屋中,瞧见小王氏的模样,都吓了一大跳,忙忙围了上去,“姑奶奶”、“姑娘”、“七姑娘”、“夫人”等各种称呼乱叫一通,有人灌水,有人打扇子,有人寻药,有人给她抚胸摸背,好不容易才把她给安抚住了,气息也渐渐平顺下来。

    小王氏才一冷静,两行眼泪就刷地落下来了,声音还是颤抖着的:“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见我们王家有难了,就想要踢开我了么?!”

    丫头婆子们还能如何回答?只能轻声安慰开解,一再劝她说,赵硕只是一时被蒙蔽了,迟早会知道她的清白的,那时就会回心转意了,云云。

    小王氏却流着泪,摇了摇头:“不,他心里早已厌了我。如今王家有了难处,他就迫不及待想要摆脱我了。不……其实他是翅膀硬了,已经在皇上面前露了脸,又在京城站住了脚,就嫌我不能容人了。可我是那等不能容人的么?分明是兰雪那贱人不怀好意,故意一再挑拨我们夫妻,让我们离心,我才不能容她的!”

    小王氏不由得想起了定亲之前,二叔王二老爷曾经跟她说过的话。他说,这个男人既然愿意为了娶她,许下诺言说会弃嫡长子于不顾,那他将来也有可能会这般对待她,让她考虑清楚,是否真要嫁过去。可惜啊,那时她已经被美好的前景迷昏了头,根本没把二叔的话听进去,如今……可算是应了二叔的话了,可她要后悔,也已来不及了!

    小王氏咬着牙,嚼着泪,狠狠地瞪着赵硕离去的方向:“你休想摆脱我。你既然娶了我,就别想弃我于不顾!哪怕王家不复以往风光,你也依旧是我的夫婿。想要一脚将我踢开?做梦!”(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