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八十八章 药方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蜀王是当今皇上的小兄弟。先帝晚年,众皇子夺嫡时,他不过是六七岁年纪,刚入上书房启蒙,生母又是个小小的美人,圣宠平平,家世平平。这样的小皇子,在后宫中一点儿都不起眼,谁都没把他当成是需要注意的对象。

    因此,蜀王平平安安地活过了夺嫡之争,凭着清白无辜的表现,在皇上登基后,获得了优待。他跟秦王等数位皇子得皇上早早册封王爵,赐王府,得封地,样样都是上上等。成年后,娶的正妃侧妃,也都是名门淑媛,没有一个拿不出手。他们的生母若还在世,在后宫中也十分受尊崇,跟着太后一直住在慈宁宫内,封号位份都有了提升。

    蜀王更因为年纪小,生母在夺嫡之争中受了惊吓,没两年就病逝了,他就被太后带回慈宁宫抚养,因此与太后一脉格外亲厚些。他成年后,娶的正妃就是太后嫡亲的侄女。他与元配涂王妃乃是——宗室中有名的恩爱夫妻,膝下三子一女,全是涂王妃所出。

    这也意味着,蜀王即将带到京城来的这个小儿子,论血缘其实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孙!

    这叫赵硕得到消息后,如何能不惶恐?

    眼下还不知道蜀王携子上京,究竟是打了什么主意。若他只是单纯地带儿子过来给太后贺寿,倒还罢了。若他对东宫储位也有了想法,那他的小儿子对赵硕而言,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敌。

    蜀王的这个小儿子,既是太后侄孙,便天然能从宫中获得一大助力,还是皇帝无法忽视的助力。同样的,涂氏家族在朝野间的势力,也能为他所用。赵硕目前虽有王家这个助力,但也同样受王家制约,行事束手束脚,蜀王的小儿子却不用担心这一点。

    而且蜀王藩地富庶,若蜀王支持小儿子入继皇室,那在财力、物力与人力上,样样都远远胜过赵硕。就算最终事情不成,他也不过是回到蜀地去,继续做他的小王爷罢了,并没有什么可损失的。可是,赵硕却没有这个底气。他若在京城一事无成,不得不返回辽王府,等待他的只怕就是暗无天日的未来,极有可能连性命都要葬送。

    赵硕越想越担心,只觉得自己前路无光。惶恐之余,他还生出了几分怨恨。蜀王在蜀地过得安逸富庶,怎么就不能老实地待下去呢?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上京城来跟他争那一席之地,真是吃饱了撑着,贪心不足!

    赵硕就这样一边怨愤,一边担忧地在宫里度过了一天。这一天里,他一直在提心吊胆,不知皇帝是否会召他去问话。但皇帝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径自召见朝中大臣,处理政务。赵硕只能打听到,那个动手不成被抓起来的王氏族人以及他的同伙,似乎是被送到天牢里去了,除此之外,他什么消息都没打探到。

    赵硕心想:以皇上的脾气,既然一天都没有降罪于自己,那想必是无碍的?

    赵硕抱着这样的期望,等到下衙时间到来,便惴惴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进了家门后,赵硕留意到,新婚妻子小王氏并没有象平时一样到前院迎接自己。至于侍妾兰雪,他事先关照过,她大腹便便,安胎要紧,不必跑来跑去了,只管在自己院内静养就好。当然,这话同样也免了兰雪每日到主母跟前侍奉的义务,小王氏是很不乐意的,只是不好公然违抗赵硕的意思罢了。

    赵硕下衙,不见妻子来迎,心里怀疑是因为王家意图暗害赵陌事败,她没脸来见自己,便问了家中的管事一声。

    管事尚未开口,今日一直留守在家中的蓝福生先上前一步回答:“回大爷的话,午后王家来了人,夫人与那人交谈几句,便急急带着他回王家去了,至今未归。”

    赵硕顿时沉下了脸。

    家中管事是小王氏从王家带来的陪房,见状忙赔笑道:“大爷熄怒,夫人是听说老夫人今儿身上有些不好,一时担心,就回去探望了。”

    赵硕冷笑了一声:“原来王大夫人身上不好么?我倒是大概能猜出她老人家的病因来。”说罢抬脚就往屋里走,脸上依旧是阴沉沉地。

    管事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示意手下的人赶紧回王家给七姑奶奶报信,心里也有些不解,为什么七姑奶奶到现在还不回来?管事不知道王家出了什么事,还以为真是王大夫人生病了,而男主人赵硕只是不满妻子一声不吭就回了娘家呢。

    赵硕回到内院,自有丫环上前替他脱下衣裳,换上家常服饰,又送了茶点上来。赵硕哪里有闲心?径自去了外院书房,把几个心腹都召了过去,将今日宫中探听到的消息一一说了出来。

    甄忠头一个惊叫出声:“什么?王家怎会知道哥儿在承恩侯府?!”

    蒋诚是第二个开口的:“哥儿没事吧?可伤着了?那王家人真真该死!竟然胆敢对哥儿下毒!”

    蓝福生目光微闪,没有开口。邵禄生一向老实,虽然吃惊,但他向来是听赵硕号令行事的,便只关注赵硕接下来的指示,并没有说什么。

    赵硕对赵陌行踪消息走漏,也有过一点猜测:“我在宫里找张公公打探过,张公公说,承恩侯府的秦仲海再三保证,他们事先并不知道陌儿的身份,自然无从泄露起。皇上倒是知道陌儿在永嘉侯处,可皇上又怎会将这种事告诉旁人?永嘉侯差点儿受了牵连,被那王曹所害,皇上比旁人都要恼火呢。如此一来,最有可能泄密的,就是我们这里了……”他抬头扫视众心腹一眼,“但我不相信,我的人又怎会把这种要紧的消息告诉王家人知道?!”

    蓝福生忙说:“大爷说得是。我们都是您的人,陌哥儿是您嫡长子,便是我们的小主人。我们怎会将他的下落透露给王家人知道?没有这个道理!”

    甄忠也点头:“夫人虽是主母,但对我们一向淡淡地,少有往来。况且夫人尚未为大爷生下子嗣,又多有不贤之处。我们敬她为主母,不敢有丝毫怠慢,可大爷才是我们的主人,夫人无论如何也越不过您去。大爷曾有严令,不许我们向外透露哥儿的行踪。我们又怎敢违令?更何况还是告知夫人?”

    蒋诚问:“大爷,这府里真的就只有我们五人知道哥儿的行踪么?会不会还有别人知情?”

    赵硕想了想:“兰雪也知道,可她一直待在偏院里,足不出户,更别说是去见夫人了。她只怕还要躲着夫人呢。”

    蒋诚直率地说:“为防万一,大爷还是问兰姨娘一声的好。即使兰姨娘不会泄密,她身边的人呢?是否有人听到了什么?”

    赵硕皱起了眉头。他想起兰雪曾经提到过,她院里侍候的丫头中,就有小王氏安插的耳目……不过那个丫头他已经命人撵了,换了新的人手上来,想必不会又是小王氏派来的人了吧?

    蓝福生忙道:“兰姨娘院里的丫头才换过不久,人是小的亲自挑的,想来品行可以信得过。只是夫人前日说兰姨娘身子重了,怕她是头一回生产,有很多事不懂,就特地派了两个积年的老嬷嬷过去服侍。不知这两位嬷嬷会不会也是夫人派来的耳目呢?”

    赵硕冷哼:“她在这种事上头,倒是拿手得很!”说来也不放心,忙命人去问兰雪,那两个嬷嬷可有不妥之处?

    不一会儿,派去的人就回转了,面带难色地对赵硕道:“兰姨娘说了,嬷嬷们照看她,还算用心,只是嬷嬷们命人抓的安胎药,方子跟她先前请太医开的药有些不同,她不放心,不敢轻尝,这两日都没喝。兰姨娘也怕误会了好人,所以请小的将药方与药渣带来给大爷,请大爷找位大夫问一问,若药是好的,她也能放心用了。”

    赵硕接过方子瞧了几眼,见上头几味药似乎都是滋补之物,瞧着并没有大碍,就放到了一边,又去瞧那包药渣。

    药渣气味难闻,上头的水气还是温热的,想必是才熬煮过不久。赵硕瞧了两眼,什么都没瞧出来,就命人放到一边了。

    这时候蓝福生察觉到几分不对,叫住了那名下人:“这药闻着不大对劲呀?”他接过药渣,翻了几翻,取出其中一个小圆粒:“这不是薏仁么?孕妇喝的药里,怎能有这个呢?”

    赵硕顿时变了脸色:“快去请一位太医来!”邵禄生忙忙领命去了。

    赵硕还没问清楚泄密的事,就先闹出一出药方案来,心情越发不好了。

    这时候蓝福生又说:“且不论药方的事,哥儿在承恩侯府遇险,不论是谁泄露了他的行踪,行凶的总是王家人。这事儿夫人不可能不知情吧?大爷还是要问清楚。若是夫人的意思,大爷可不能再轻轻放过了!夫人近来行事,越发过分。若再纵容下去,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大爷虽有需仰仗王家之处,可说到底,王家不过是辅,大爷才是主啊!主辅有别,王家是昏了头,忘了分寸了!”

    赵硕被他一言惊醒,沉着脸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王家……是该好好敲打一番了!”(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