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七十七章 怨恨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玉兰将那装了银锭的小布袋与装了不明粉末的小纸包接过来,送到姚氏与秦简跟前去,玉莲上前帮着将布袋与纸包打开了,一股腥臭呛人的药味弥漫开来。

    姚氏的脸色又变了变,忙道:“把这包药粉拿出去,不要放在屋里,不许任何人去碰!”

    玉兰与玉莲唬了一跳,后者忙将纸包包好,匆匆送到了院子里头,就摆在地面上,又叫了个小丫头拿盏灯笼来,离着三尺远守在那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等玉莲回了屋,姚氏才阴沉着脸说:“一会儿去厨房要只活鸡来,喂一点那药粉下去,看那鸡会怎么样。”

    几个大丫头闻言也变了脸色。秦简忙问:“母亲,那粉不对劲么?是什么东西?”

    姚氏冷着脸说:“你不知道倒好,但如今既然经了你的眼,少不得要说给你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那药粉只需要一丁点儿,和在茶水里,再闻不见半天异味的。人只要喝上一两口,不出一时三刻,就要七孔流血,再也救不得了。这等阴毒的东西,咱们这样的人家是绝不许有的,也不知墨光是哪里得来。”

    秦简吓得脸色都白了。他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本来只以为是要教训个偷懒的小厮,谁知竟然牵扯上了这等剧|毒之物!他看向茗风:“墨光到底在跟什么人勾结?你平日就没留意几分?”

    茗风在四个小厮当中是领头的,平日里也管着这四人,又同住一屋,别的小厮有些什么东西,他都知道,甚至印痕、砚雨两个还习惯把主人赏得贵重物品交给他帮忙收着。若说墨光什么时候得了那等要命的东西,就不可能不问茗风。茗风心里也清楚,若不能把这事儿说明白,自己也要受责罚的。

    他跪倒在地上回禀道:“哥儿明鉴,这两三日墨光确实是鬼鬼祟祟的,白天里总不见人影,又总找理由跑出去。他初时说是他干娘家有事,可小的问过他干娘,并无甚事体。今儿又说是纸没了,他去要,可哥儿书房柜里分明还有两刀纸呢!可见这小子只是要找借口出去罢了。但小的查问他的行踪,不是在清风馆周围乱转,就是去了侯府后街,都是上那个院子里去。也不知院子里住的是什么人,只听说是个外来的客商,可那人是独个儿住在院子里,既没带货物,又总是避着人,出入都要戴着斗笠,好象生怕叫人看见了他的脸似的。至于这银子和药粉,小的不知道墨光是不是从那客商手里得来的,但昨儿晚上,墨光手里顶多只有这袋银子,却没有药粉。这想必是他才从别人手里拿来的。”

    秦简质问:“你既然知道他昨儿晚上就得了这袋银子,怎不来跟我说?!”

    茗风低头:“哥儿别恼,他在府里也不是没根没基的,不定是从哪里得了银子来呢。小的昨儿晚上也只看见他鬼鬼祟祟地把一样东西藏到了枕头底下罢了,并没看清是什么,只是听得声音象是银钱。是方才小的回屋找不到他,才去翻他的东西,发现了这袋银子。瞧这银子的数量与成色,小的就知道,定不是府里哪位主子赏的,也不是他跟人赌钱赢来的,来历十分可疑。小的不敢大意,就立刻来找哥儿了。”

    姚氏道:“你做得很好。现在,你马上去叫几个人,搜寻墨光的去处。我不管他是出了府,还是仍在府里,今晚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找出来!”

    秦简添了一句:“墨光既然成天围着清风馆转,你们不如上清风馆门口试试,说不定能找到他呢。”

    姚氏顿时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向儿子:“简儿,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秦简面沉如水:“儿子不知道,只是想碰碰运气罢了。”

    事实证明,秦简的运气很不错。茗风等人还真的在清风馆附近的西小门处,找到了墨光。他还不知道自己藏的东西被发现了呢,以为是偷懒的事曝光了,早已想好了一堆借口,盘算着若是所有借口都不管用,哪怕拼着挨上一二十板子,也不能把曹四爷吩咐他办的事说出来。要知道,曹四爷先前把那一小纸包药粉交给他的时候,他听着那些话,胆儿都快吓破了。可他父母兄姐都还在王家,能怎么办?只能咬牙先答应下来,那些争闲斗气的小想头早就不知丢到哪儿去了,满心里只想着,是否寻个借口,推说没法接近赵陌,就搪塞了曹四爷呢?

    谁知他还没想到借口,就被抓住了。

    等到了姚氏与秦简面前,茗风把那袋银子和药粉拿给他一看,他双腿就软了。

    姚氏见状冷笑:“你枕头底下搜出来的东西,你可别说不知道是什么。若你真这么说了,我就拿它和了茶水,叫你喝下去,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儿!”

    这时候她已经拿活鸡做个试验,那包药粉确实是要命的剧|毒,作为物主的墨光一点儿都不冤枉。

    墨光终究还是珍惜自己小命的,哭着喊着把王曹给招了出来。

    姚氏知道王曹,但只在小时候见过,差点儿就不记得他是谁了。那不过是王家族里的一个不成器的子弟,平日里帮着王家嫡支打个杂,跑个腿,办点儿琐碎的小事罢了。这样的子弟,王氏族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压根儿没什么出奇的。他竟然敢到她婆家来行凶?!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

    姚氏问墨光:“王曹叫你下毒害那赵家小公子,可曾说了缘故?”

    墨光哭着摇头:“曹四爷没说,只道这是王家大老爷的吩咐,叫小的不许推搪。还说,若小的把这事儿给他办好了,日后自有小的好处。可小的要是不答应,他便是把小的打死了,再将小的父母家人都给卖了,也不会有人给小的做主。小的实在是没办法……”

    秦简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少胡说了!你的主人是我,曾外祖将你赐给了我,我便是你的主人。旁人吩咐你去做什么,你敢不跟我说一声就去办?谁家也没有这个道理!王曹既然逼你,你只需来寻我,把事情跟我说清楚,我自会亲自上王家去讨要你的父母家人。难道曾外祖还会不答应么?你怎敢听从王曹的号令去杀人?!倘若你事败被擒,旁人知道你是我的小厮,难道不会疑心到我头上?!你侍候我不用心,总是偷懒倒罢了。这样的祸事,你也敢栽到我头上来,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简回头想想,都觉得一身冷汗。且不说王曹为何要杀赵陌,若不是赵陌因为常旺几句不敬之语,向他告了一状,无意中提起墨光行止有异,他也不会追究墨光,然后发现其行踪诡异,进一步让茗风去查问,再搜出那包药粉与银子来,终于揭破了墨光的打算。若常旺没有说那几句埋怨的话,若赵陌没有多事向他提起,又无意中谈到墨光,若他没有对墨光的异状寻根究底,若茗风没有搜出那包药粉……但凡有哪一步没有做到,他就没法发现王曹要指使墨光做些什么。等赵陌那边出了事,三叔祖秦柏查问起来,他会有什么结果?

    即使最终他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墨光也是他的小厮,他管束不严,让手下的人去做了恶事,自己也不可能不受影响。他勤奋读书,一心想科举入仕,难不成尚未进学,就要背负这样的污点么?墨光与王曹二人差点儿毁了他一生的前程,叫他心中怎能不恨?!

    墨光是曾外祖王家送来的,王曹更是王氏族人,这可不是外人哪!他们怎能陷他于不义?!

    秦简转头对姚氏道:“母亲,墨光儿子是再不能留了,请母亲替儿子处置了吧。但是王曹那里,母亲需得问明白了,不能叫他平白无故,险些毁了儿子的名声!”

    秦简能想到的事,姚氏也能想到。她沉着脸点头,狠狠地再瞪墨光一眼,便命人将他带下去,单独关押起来,不许任何人探视。

    只是墨光好处置,王曹却有些麻烦。他好歹也是王氏族人,不是姚氏可以随意抓起来教训的对象。而且行事之前,也得考虑王家人的脸面。

    更重要的是,墨光声称,王曹所为是遵照王家大老他的吩咐。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等屋里的人都散尽了,秦简忍不住问姚氏:“母亲,那赵陌究竟会是什么人?王家为什么要杀他?”

    姚氏皱眉:“我哪里知道?他不过是个半大孩子,才来京城几日,能结下什么仇人?”

    秦简咬咬牙:“儿子这就去问他!”

    姚氏问:“能问出来么?若是他愿意告诉你,早就说了,又怎会隐瞒到今日?倒是你三叔祖,极有可能知道他的底细,只是不乐意说罢了。入府的时候,你三叔祖说他是吴监生的表弟。我看吴监生举手投足,不象是什么大家子出来的,未必就真的是赵陌的表兄,兴许只是哄我们的罢了。”

    秦简却道:“那时候三叔祖与赵陌不说,自有他们不说的道理。但如今墨光差一点儿就动手害人了,难道我们要替他瞒下来么?我看赵陌未必没有知觉,说不定就是因为觉得墨光整天在清风馆门口晃,十分可疑,才故意跟我提起他来。我打算把这事儿直接告诉他,然后就问他的身份来历。我既然坦然以对,他自然不该再瞒我。便是他依旧不肯对我明言,我也可以问三叔祖去。”

    姚氏却犹豫了:“这……事关你曾外祖家。在你去寻你三叔祖之前,我们还是先去找你曾外祖,把事情问清楚再说吧。兴许这事儿与王家没什么干系,不过是王曹借王家名头行事罢了。”

    秦简对此不置可否:“母亲要问,就去问吧。但为防万一,在我们去王家之前,还是先把王曹抓住了再说。捉贼拿赃,总要把他和墨光一并拿下了,我们才好找上门去呢。”(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