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六十七章 分析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松与秦仲海父子走了,秦柏的表情平静下来,幽幽叹了口气。他正要回头跟妻子说句话,却发现牛氏正斜眼睨着他。

    秦柏一怔,笑问:“太太这是怎么了?”

    牛氏哼哼两声:“老爷方才说的话,可真叫我吃了一惊,原来你跟皇上说了那么多事?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秦柏笑道:“这不是没来得及么?回到家后,我们忙着哄孙子,哪里有时间说话呢?我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你的。”

    “且听着吧,但愿你真没打算瞒我才好。”牛氏有些不忿地道,“你瞧秦松那厮方才多嚣张!你救了他性命,他还这般对你,依我看,你就不该替他求情才对!反正是他自己作的孽,皇上处置他,也是他活该!你做了好人,他还不念情呢,何必受这个冤枉气?!”

    秦柏温言道:“大哥虽有许多不是,但大嫂与侄。儿们一向待我们很周到,若是大哥有个好歹,他们怎么办?我们只当是看在侄儿们面上就是了。大哥素来是个糊涂人,你我也不必与他一般见识。二侄儿便是个明白人,知道是非曲直。有他撑着这个家,我们不会受冤枉气的。”

    “但愿吧。”牛氏虽然爱吃飞醋,不大乐意听到许氏的名字,但也不会坏心到希望她去做寡妇,更何况,秦仲海两口子确实对她还不错,姚氏还时不时陪她聊天说话呢,两人性情很是合得来。罢了,就如同老头子说的,只当看在侄儿侄媳侄孙侄孙女们的面上了。

    这么一想,牛氏又觉得许氏、姚氏她们可怜了,摊上秦松这么一个祸头子,如今还被皇帝厌弃了,将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吧?她对秦柏说:“回头得了空,我还是要常到大嫂和二侄媳那里坐坐,给她们道个恼才是。秦松是靠不住的了,还好两个侄儿都平安,孙子一辈的也有好孩子。日子还长着呢,慢慢过就是了。”

    秦柏笑着点头,又说:“我们去看看孙子吧。恐怕他又被吓着了。”

    牛氏顿时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梓哥儿身上:“说得也是。秦松那杀千刀的!就没干过好事!可怜我们梓哥儿,才哭了一场,又被吓了一回,可别有个好歹。我们快去瞧瞧他。”

    秦柏与牛氏去了西耳房,西厢房中,秦含真与赵陌从窗台底下伸出头来,张望外头一眼,见没人了,才敢直起腰来,往桌子旁坐了。

    秦含真长吁一口气:“真没想到……估计先前祖父在静室里跟皇上谈了半天,就是在说这事儿了吧?大伯祖父也是活该!他欺负我祖父就算了,居然连皇上也敢骗了。”

    赵陌虽然不知内情,方才也只是听到些只字片语,但组合一下,联想一下,大概能猜出秦松与秦柏兄弟之间都有过些什么恩怨了。他不由得感叹一声:“舅爷爷也不容易,承恩侯太过分了!难得舅爷爷还如此宽宏大量,愿意替他说情。”

    秦含真也很有同感:“是啊是啊,我祖父肚子里能撑船哩。不过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又是亲兄弟,救了就救了。反正皇上也下旨罚了他,只要以后别让他过得太舒服就行。吃斋念佛,清心寡欲神马的,一听就觉得很惨,听得人真开心。”

    赵陌觉得小表妹的想法有些矛盾,不由得看了她几眼。

    秦含真歪头:“怎么啦?”

    赵陌问她:“承恩侯对舅爷爷做了过分的事,他自己也知道,还觉得舅爷爷一定恨他恨到想要剥了他的皮,可见这里头的仇恨有多深了。舅爷爷为他求情,留了他的性命,舅奶奶都觉得便宜了他,怎么表妹倒觉得……”他顿了一顿,“听表妹的语气,分明觉得承恩侯过得惨,你就很开心了,可见还是怨恨着他的。”

    秦含真笑着摆摆手:“这个不是一回事。大伯祖父是坏蛋,我希望他吃点苦头,但人命还是很重要的,能不死人,当然是不死人的好。”想了想,又觉得有必要再说清楚一点,“当然了,如果他造成了某种无法挽回的恶劣后果,当然是死了更好。比如我娘死得冤枉,我就觉得我前头二婶完全可以去死一死,一点儿都不觉得她的性命有多珍贵。”

    赵陌一怔,他并不知道秦含真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只是隐约听到些风声,正想再问,又怕秦含真听了难过。犹豫了一会儿,秦含真已经转移了话题:“皇上对我祖父似乎还是很亲近的,我们家以后在京城,日子不会难过,估计就不会回米脂长住了吧?那岂不是要在这侯府住很久?我更希望搬出去住,不过祖父大概会舍不得吧?这里毕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赵陌眨了眨眼,微笑道:“留在这府里,也有留下来的好处。如今不比先前了,舅爷爷对承恩侯有大恩,秦二爷又感激得很,怕是承恩侯夫人与秦三爷也心存感激。他们日后必会厚待舅爷爷、舅奶奶和你们姐弟的。你们在这府里住着,色|色都是齐备的,想要什么,府里自会给你们准备妥当,不用舅爷爷、舅奶奶操一点儿心。可你们若要搬出去了,自己买一处大宅子,上下诸事都要自己打理,又要增添人手,操持人情往来,那也太烦了些。舅爷爷离京三十载,京中人事早已不同当年了,舅奶奶又没经历过这些高门大户里的琐事,真要上手,必要劳心劳力。与其让他们为此烦心,倒不如全数交给侄儿侄媳们打理算了。你们只管过悠闲日子,岂不更好?”

    秦含真想想,也觉得他的话有理,不过……她说:“我们在米脂的时候,也过得挺好的,在京城也一样能过好。用不着什么大宅子,我们家人口又不多,买个三进的小宅院,够住就行了。若是侍候的人手不够,不管哪里多挑几个人,虎伯不是正召集从前侍候过祖父和曾祖母的人吗?至于人情往来什么的,祖父离京三十载,认得的人少了,我们也少了跟人结交的琐事,正好悠闲度日呢。”

    赵陌笑笑:“表妹想得容易,可舅爷爷何等身份?从前他不在京中便罢了,如今他既然回来了,以皇上对舅爷爷的宠信,怎可能叫他以一介白身挤身京城权贵群中?必有恩赏!我估计,起码也该是个侯爵吧?皇上才下了旨意,将承恩侯的爵位从一等贬为三等,估计舅爷爷得的爵位,至少该是个三等侯,如此方可不用担心会被承恩侯越过去。等舅爷爷有了爵位,即使不重新开府,也有的是人愿意上门巴结。到时候的人情往来,怎么可能会少了?留在这府里,自有这府里的太太、奶奶们帮着打点,舅爷爷和舅奶奶才能省事呢。”

    秦含真半信半疑:“真的吗?皇上真的会赐我祖父爵位?”

    赵陌点头道:“论理,该当如此。表妹若不信,只管等着瞧便是了。”

    秦含真点点头,笑着说:“其实,爵位什么的倒在其次,关键是皇上如果真的封了祖父爵位,就代表着祖父的圣眷极隆。这样你在祖父身边,就更安全啦。就算王家人知道你在这儿,也不敢轻举妄动。对了,皇上今天已经知道你的事了,估计会去查的,等他查出王家干的好事,你就安全啦。”

    赵陌有些犹豫:“皇上……真会处置王家么?以他家素日行事,居然至今圣眷不衰,可见皇上对他家亦是恩宠有加,只怕未必会因为我而厌弃王家吧?”

    秦含真撇嘴道:“王家人要是真的这么有恃无恐,还有必要上赶着嫁女儿给有可能过继到皇室的宗室子弟吗?出手对付你,还要借温三爷这把刀,可见他们家还是有顾忌的。皇上再信任王家,也不可能任由王家为了一点莫名其妙的理由就随便暗杀宗室子弟吧?你可是他亲侄孙,血缘不远。再说了,王家要把女儿嫁给你爹做填房,为了连个影儿都没有的所谓儿子还要杀你,眼睛明显是盯着储位,甚至是以后的皇位去的。现在太子还活着呢,换了哪个做亲爹的乐意看到儿子还没死,就有一大群人肖想儿子的位子,好象恨不得他早点死一样。越是宠信的大臣,皇上估计越是不能容忍他们这样做吧?反正王家人几时倒霉,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只要他们不再来为难你就好了。”

    赵陌目光微闪,淡淡一笑:“表妹这么一说,我就安心了。我所求的,也不过如此。”

    他顿了一顿:“不过,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今儿早上出门前,我发觉西南角门处好象有人在偷看我。舅爷爷问了人,说是秦简身边的小厮。秦简的小厮留意我做什么?我倒有些担心,这事儿跟王家有些关系。秦简是王家曾外孙,会不会是王家那边发现了我的行踪,才叫那小厮来试探呢?”

    秦含真顿时肃然:“这事儿你跟祖父说了?他怎么讲?”

    赵陌答道:“舅爷爷让我安心,说回府后再说。但如今事多,舅爷爷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他停顿了一下,“不过我想,现在王家应该已经打消念头了吧?等舅爷爷封爵的旨意下来,他们就更不敢有什么想法了。”

    秦含真倒是不敢大意:“难说,还是要提防些的。因为祖父的事虽在承恩侯府里不是秘密,王家却未必知道。”

    “那么……”赵陌笑了一下,“要不要想办法让王家知道呢?”(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