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六十六章 分说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松的嫡长子秦仲海。只见他满脸苍白,面带泪痕,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惶恐”、“庆幸”的劲儿,一边磕头,一边哽咽着对秦柏说:“谢三叔恩典!三叔大恩,侄儿感激您一辈子!往后三叔有差遣,只管吩咐侄儿。侄儿会象孝敬父亲一样孝敬您的!”

    这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的,秦含真与赵陌不知内情,只觉得一头雾水,倒是梓哥儿有些被吓到了。秦仲海这激动失态的模样,他一个小孩子哪里见识过?

    秦柏给牛氏使了个眼色,牛氏就飞快地示意虎嬷嬷与乳母将梓哥儿抱了下去。本来她带要把秦含真与赵陌也带走的,但因为这时候,秦松也一脸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院门,牛氏便改了主意,不走了,只叫孙女儿跟着弟弟一块儿下去。

    秦含真走了几步,瞧见梓哥儿的乳母一脸好奇八卦地往回看,似乎迈不动脚,+.++便挡在她面前,瞪了她一眼。乳母讪讪地,抱着梓哥儿飞快走人。秦含真拉着赵陌跟在她后面,到了耳房,却没跟着进门,而是转身躲在了柱子后头,偷偷打量院中的情形。

    赵陌非常配合地没有阻拦,还小声提醒她:“表妹的屋子门还开着,我们上那儿去看,更方便些。”

    秦含真顿时对他刮目相看,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奔西厢房去了。房门果然开着,屋里没人,他们躲在窗户边上偷看,比在柱子后头要舒服多了,也看得清楚。眼下院中众人忙着吵架,谁也没空分心理会他们。

    是的,秦松跑进了清风馆,是吵架来了。

    他一进门就指着弟弟的鼻子大骂:“秦柏!我有哪里亏待你了?特特打发人接你上京,一路上好吃好喝地招待着,到了京城,又给你在家里安排住的地方,一应吃穿用度,都是比照着我的例来。我处处厚待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瞒着我去见皇上,还在皇上面前告我的黑状?!一把年纪了,不想着好好保养,倒有心思来抢我的风光体面?只怕你就算做了承恩侯,入朝理了事,也撑不了几年就要老死了!”

    秦柏皱眉看着他:“大哥何出此言?”

    “你还装模作样?!”秦松气得鼻子都歪了,“如果不是你在皇上面前告状,皇上怎会下旨训斥我?!别说先前我犯过错,皇上除了不许我进宫,压根儿就没有处罚我的意思。你一来,一见过皇上,他就下旨意了,不是你害我的,还会是谁?!”

    秦仲海在旁听得冷汗直冒,忙起身扶住秦松:“父亲,别再说了!皇上密旨上说得清清楚楚,他原本是打算要治父亲罪的,是三叔为您说情,皇上才会饶了您的性命!您怎能颠倒黑白,反说是三叔害了您呢?”

    秦松一把推开儿子:“你竟然替他说话?我才是你老子!什么他替我求情,皇上自来就偏心他,惯会在人前替他说好话,那密旨上说的,分明是要替秦柏遮掩呢,为的就是叫他做好人!真以为我不知道么?他秦柏怎么可能会为我说好话?我抢了他的女人,又抢他的爵位,还骗他去了边城,一走三十年!他恨我恨得要死,怎么可能会在皇上面前说我的好话?!若换了我是他,早把我的皮都给剥了!”

    牛氏不忿地插言道:“你以为我们老爷跟你一样卑鄙呀?我们老爷最是正直宽厚了,他才不象你似的,明明害了人,还说自己待人不薄!瞧瞧你方才说的话,你分明知道自己对不起我们老爷,这会子在这里喊什么冤呢?!”

    秦松一噎,更生气了:“果然被我说中了吧?你们早就在恨我了,所以才特特上京,到皇上面前告我的状,好叫我倒霉的!”

    牛氏啐了他一口:“少颠倒黑白了!分明是你特特打发人来请我们上京的,好说歹说,千求万求,说你们家得罪了皇上就要倒霉了,求我们老爷上京救你。如今我们老爷千里迢迢地来了,也救了你的性命,替你求了情。你保住了性命,倒反过来骂我们了?这世上虽然总有恩将仇报的事,你也是惯了恩将仇报的人,但这才得了好处,背过身就翻脸的人,还真是少见,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厚脸皮的人呢?!也不怕天打雷霹!”

    秦松被噎得够呛,正要再骂,忽然听得头上晴空一声霹雳,吓了他一跳,呆呆地看向天空,不知该怎么反应了。

    牛氏反而高兴得大笑,拍掌道:“果然,老天爷有眼,也看不下去了,要打个雷下来劈死你呢!”

    秦松嘴硬:“村妇!泼妇!胡言乱语!这不过是巧合罢了,少在这里吓唬人了!”

    牛氏冷笑:“世上哪儿有这么多巧合?怎不见老天爷在别的时候打雷,非要在你跑来我们院里闹的时候打?可见是你干过的缺德事儿太多了,不但皇上看不过去,连老天爷也容不得你!”

    秦松打了个冷战,瞠目结舌,很想再骂几句话,胆儿却已经怯了三分,还真有几分相信这是上天示警了。

    秦柏笑了笑,拉住牛氏:“好了,别生气,当心身体。”牛氏顿时抱住丈夫的手臂,柔声道:“我不生气,我只是听不得他这样骂你。”

    秦柏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转向秦松:“听大哥这话头,想必是圣旨下来了?”

    秦松冷笑一声:“你装什么傻?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他可以摆脸色,秦仲海却不能,老实对秦柏道:“才下的圣旨,有一明一暗两封。明旨里说父亲御前失仪,罚他在家读书,又将父亲的侯爵从一等贬为三等。暗旨里却说,父亲犯下欺君大罪,又不知悔改,本该处以极刑,只是念在是皇后娘娘至亲的份上,从轻发落,命父亲在家读书、念经,修身养性,吃斋念佛,为皇后娘娘与太子殿下祈福,也是为自己曾经的过错赎罪。若父亲胆敢违旨再犯,便再不容情了。宣旨的公公告诉我们,若不是三叔在皇上面前再三为父亲求情,皇上绝不会如此宽容的,本来宫里连毒酒都准备好了。三叔保全了父亲的性命,侄儿实在是感激万分!”

    秦柏一听就知道,皇帝确实是在为自己说话,虽然他也没在皇帝面前告过秦松的状,一切都是皇帝与白芷甘松他们在说。但是,皇帝让宣旨太监特地点出他为秦松求过情,便是要让秦松的儿孙记下他这份恩情的意思。皇帝的好意,又正中他下怀,他怎会谦虚?

    秦柏便对秦松道:“既然宣旨的公公已经说了,我也不怕实话告诉大哥。皇上自从知道伽南隐瞒的事后,心中就一直十分恼火。他是一国之君,竟被个宫人欺瞒了三十年。对皇上而言,这是奇耻大辱。伽南已死,她是罪有应得,便无须多提了,可皇上的怒气还未消呢。大哥身为伽南的同党,皇上又怎会不恼你?这些日子一直不肯见你,是怕一见你的面,便再也忍不住,直接就要了你的性命。可我还未回京,他总要先见过我,将当年真相说清楚了,才好处置大哥的。否则大哥一死,死无对证,万一我误会了皇上,又该怎么办?况且你我本是兄弟,皇上要处置你,总不能不跟我说一声,也省得我为你难过,从此便埋怨上他。”

    秦松涨红了脸。秦柏语气中这种“我跟皇帝感情深,你跟我没法比”的意味,还是那么的强烈,让他又妒又恨,但他现在还顾不上这些,更多的是为自己不平:“伽南的事是她自作主张,与我有何相干?!那贱婢死便死了,皇上怎能迁怒到我身上?!”

    秦柏轻轻一笑:“伽南骗我,骗皇上,确实是她自作主张。可大哥,你是知情的。哪怕是事后才知道,你也是知情人。若你真是个忠诚,为何不向皇上禀报?皇上恼你,不是为你欺瞒我,而是为你欺君。大哥以为,皇上待皇后情深,待我们家恩宠有加,他便真是你的妹夫了?可以当一般亲戚来往?大哥何其天真!皇上待我们再好,他也是天子!是一国之君!我们都不过是他的臣子罢了。大哥怎的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呢?你实在应该庆幸,我这个弟弟还活着,还能活着回京替你求情。若是我早早死在西北,又或是皇上早就把我忘了,今日等待大哥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秦松脸色灰败,颤着声音道:“不会的……皇上……不会这么对我!我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同胞兄弟!嫡嫡亲的哥哥!我若有个好歹,皇后娘娘泉下有知,一定会伤心的!皇上……舍不得皇后娘娘伤心!”

    秦柏低声道:“三十年了……大哥,若不是皇上念在皇后娘娘的份上,这三十年里,早就处置过你无数次了。你一直得以安享尊荣,便是受了皇后娘娘的遗泽。皇上待你恩重如山,可你……竟连皇后娘娘的遗言都敢违,还瞒了他许多事。皇上心中便是有再多的不舍,这一次又一次地,也叫你寒了心。”

    秦松呆了一呆,忽然打了个冷战,随即便大声哭喊起来:“娘娘啊!我的娘娘啊!你睁开眼瞧一瞧吧……”

    秦柏沉了脸:“大哥倒有脸喊娘娘了。你说,若是娘娘在天有灵,她是会偏着我些,还是偏着大哥些呢?”

    秦松的哭喊声忽然刹住了,恶狠狠地瞪着秦柏,吭哧着不知要说些什么。

    秦柏也不理他,径自对秦仲海道:“你还是赶紧把你父亲扶回去吧,叫他照着圣旨,老实行事。皇上正盯着承恩侯府呢,这次我求了情,他还能保住性命。可他若继续这么着,不定什么时候就惹得皇上再也没有了耐性。真到那天,一个旨意下来,便是我有心要再救他一回,也未必赶得及了。”

    秦仲海感激地道:“是,三叔放心,我一定会说服父亲的。”

    秦柏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好孩子,你是个明白人。你父亲已是这样了,今后这府里就要靠你了。哪怕是为了你母亲、弟弟、媳妇、儿女,你也要撑下去。”

    秦仲海红了眼圈,重重点了点头。一旁的秦松已经眦目欲裂,却还是被儿子死活拖走了。(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