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六十一章 决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也许是因为秦皇后之前表现得对血亲太过珍惜了,连身世存疑的秦伯复都容忍下来,还原谅了曾经背弃秦家的薛氏,皇帝听了伽南的话后,还真的相信了秦皇后为了保护秦松,宁可让心爱的幼弟暂且退让的说法。

    关键是,伽南在皇帝面前花言巧语,编造了又一个版本的“皇后遗言”,让皇帝真以为,皇后只是想为秦松多赢得二三年的时间而已。他并不知道,伽南跟秦柏说的,是十倍于此的时间。若秦柏只需要受二三年的委屈,又无性命之忧,这绝对在秦皇后可以容忍的底线以上。皇帝因此也就相信了,这真的有可能是亡妻的想法。他那时候还有些心虚,觉得妻子有可能是察觉到了他有杀秦松之心,才会不惜牺牲秦柏,也要保住秦松的。

    可伽南的谎言,还不仅仅如此而已。

    据她说,她确实是照着秦皇后的遗旨,如此这般跟秦*柏说了。若秦柏依然是当年那个善良而单纯的少年,一心为了姐姐着想,估计也会如秦皇后预料的那样,主动提出退让。到时候,伽南再提那二三年的话,他定然会欢喜答应下来。谁知道,秦柏在这流放的两三年时间里,性情大变,又不知为什么,似乎对长兄秦松十分怨恨。他一听秦皇后的旨意,便看穿她只是以退为进,目的是要牺牲他,成全秦松的富贵前程。

    秦柏怒斥伽南,伽南不得已说出了实话,又拿那二三年的时间来安抚他。可那时秦柏在气头上,根本听不进去,反而怒道:“既然姐姐一心要保大哥,就别提那二三年的话,我也不与大哥争了,秦家家主就交给大哥去做吧,我自去过闲云野鹤的日子,也省得姐姐死了,都要为大哥费尽心机,算计我这个弟弟!”

    秦柏一怒之下,转身就走,连秦皇后的丧礼都不顾了,当日便离了京城。伽南只觉得自己没把皇后娘娘临终吩咐的事情办好,因此“惶恐不安”地回了宫,便将此事“如实”禀报皇帝。

    皇帝当时是真的派了人出城去追秦柏的。可真正的秦柏当时已经城中赁了宅子,与牛氏主仆、墨虎一同安顿下来,皇帝的人在城外怎么可能找得到他?只得不了了之。

    皇帝只以为秦柏是察觉到了秦皇后的真正用意,心存怨恨,加上秦松有夺妻之嫌,又隐瞒了秦柏回京的真相,使得秦柏对秦松恨意更深,恨上加恨,便宁可弃家而走。如此一来,秦柏二三年后不肯回来,便证明他怨恨未消。皇帝心中一边为自己令亡妻不安而愧疚,更觉得亡妻的做法对不住小舅子,秦柏便是有再多的怨恨,他也只能甘心承受,而且真心包容了。

    就这样,谁也没察觉到伽南在其中撒了多少谎。皇帝放弃了追踪小舅子秦柏,一心等他气消,同时也出于对秦皇后的愧疚,对秦松多有恩赏,只是不许他真正参与朝政,有掌权的机会罢了。伽南的算计似乎成功了一半,只差在她自己未能成为妃子罢了。她当时还盘算好了,三爷秦柏是个守信之人,既然他相信皇后真的希望他离开二三十年,那他就一定不会提前回京。如此一来,有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她成为妃子,生下属于自己的皇子,养大成人,站稳脚跟了。太子生来便有不足之症,若有个好歹,她的儿子正好补上。到时候就算秦柏回归,与皇帝对质,得知真相,她也有了护身符,羽翼丰满,可保富贵平安。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三十年都没能吸引到皇帝多看她一眼而已。她的诸般算计,万般心思,最终只是成全了秦松的富贵尊荣,倒是对她自己没有多少好处。最后,她还谋算成空,枉自送了性命。

    皇帝至今想起,还对伽南恨得牙痒痒的:“谁能料到那贱婢竟有这等见不得人的心思?!她随我与你姐姐在东宫幽禁数年,一直忠心耿耿,我只当她是真正可信之人。哪怕后来她做了些糊涂事,我也以为她是见我亲近后宫,后宫王嫔又有孕,若是生下小皇子,会对太子不利,便打算自荐枕席,想要分王嫔之宠。我以为她是一片忠心,也不曾怪罪于她,哪里想到她如此大胆?!她如今才死,真真是便宜了她!这些年她在东宫,也算是享尽了福。太子一直念着她的养育之恩,明知道她罪无可恕,却还是要为她伤心难过,旧疾复发。”

    秦柏忙问:“我早听说太子身上不好,不知眼下如何?可有好转了?”

    皇帝神色一松:“天气转暖后,已经有了起色。他这是旧疾,冬日气候寒冷时,一不小心就要复发。幸好太医得力,如今已无大碍了,只需静养即可。”

    秦柏这才放下心来。

    皇帝又向他忏悔:“说起来,都是我疏忽了。伽南当年说二三年,你一直没有音讯,也不见回京,我就该派人去接你的。即使我相信了伽南的话,以为你姐姐只是要你退让二三年,也不该在满了三年后,依然坐等你主动回来。我那时以为你真的气得狠了,不肯原谅你姐姐,便不好意思去寻你。想着只要你日子过得顺心,在朝在野都是一样的,我还是别去打搅你的好。马老将军当时就驻守榆林城,他是我十分信重的老将,我给了他一封密旨,让他寻访你的下落,再暗中护持,却不得惊动你……”

    秦柏大为惊讶:“马老将军?!竟然是他?我……我并不知道他原是奉了皇上密旨而来,还以为他真的很喜欢古董字画……”

    秦柏从前并不认得马老将军,是在珍宝阁担任伙计的时候,遇上马老将军要买古董,他跟着老李掌柜去榆林城,方才认识了对方。马老将军估计是终于寻访到他的下落,才以此为借口见他一面。那一次交易过后,将军府又接连照顾了他几桩生意,都是直接找到他头上,让他获得了不少收入。后来他与牛氏完婚,不再在珍宝阁做事了,马老将军也时不时请他过府,让他掌眼,辨认一些稀奇古怪的所谓古董,而且每次都有丰厚的报酬。有将军府的面子在,人人都待他客气几分。他在家中开学堂,教导学生,老将军还命管家来送了贺礼……

    原来马老将军是奉了皇帝密旨行事,怪不得对他处处照顾。

    秦柏感叹万分:“老将军对我真是不薄了,后来他调离榆林,接任的是他侄儿马将军,马将军对我两个儿子也同样照顾有加。我在边城这几十年,事事顺利,并没遇上什么难处,还真是多亏了将军府的照看。”

    皇帝低声道:“北地生了乱子,我只得将马老将军调过去,虽然他侄儿留在了西北,但估计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只是日常照应些罢了。后来秦平秦安两个孩子投军,正值京中多事,我就更不知情了。我是直到看见秦平,方才知晓他多年未得升迁,在榆林城外差一点葬送了性命。”

    他心中再次愧疚起来。因为秦柏一直表现得不想回京,他以为小舅子是怨气未消,只能由得秦柏过自己的小日子。反正那时候秦柏生活顺遂,衣食无缺,也算是富足,更成了米脂县首屈一指的名师,过得似乎很开心。皇帝便也不逼他回来了。那时太子所生的皇孙身体不好,太子也跟着病倒,接下来便是皇孙夭折,又有晋王世子等入京谋求过继等事。皇帝要一边照顾儿子,一边防备宗室,一边处理朝政,分|身乏术,对秦柏的关注也就少了。等到马将军也调离了榆林,前往大同,关于秦柏的消息,也就渐渐断绝。

    皇帝知道了伽南的谎言后,曾经无数次想起,当年他若是厚脸皮一点,不要想太多,直接派人把秦柏召回了京城,也许就不会有后头这许多事了。可就因为他一念之差,使得小舅子受了这许多年的委屈,自己也被一介宫婢蒙在了鼓里,他一想起就觉得心中愤然,更多的还有歉意。秦柏终于回京,他早想见他了,只是想到这种种内情,他又觉得没脸见小舅子。秦柏也是受了骗,若他知道是皇帝姐夫疏忽,导致了这一切,是否会原谅自己?想得越多,越是不敢见。皇帝迟迟未下旨召秦柏入宫,皆因此而来。

    秦柏听完后,长叹一声,诚恳地对皇帝道:“皇上言重了。皇上也是受了他人蒙蔽,哪里有过错?伽南谎言,我自己都上了当,受了骗,三十年不曾看穿,又怎敢怪罪皇上不曾看穿呢?皇上心系万民,日理万机,我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皇帝一听,眼圈又红了。他握住秦柏的手:“你放心,你受的委屈,我一定替你讨回来!伽南已死,秦松犹在。我绝不会叫他好过!你姐姐临终真正的遗言,就是叫你掌管秦家。如今既然真相大白了,也该到了履行你姐姐遗言的时候。过去三十年,你已经错过了太多,日后不可再继续错过了!”

    秦柏怔了怔,正要开口,皇帝却制止了他:“你不必多说,朕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国有国法,朕总不能因为私情而忘国法,一再宽纵秦松,使得他一错再错。你替他求情,他不会念你的好处,反而会心下生怨。如此不识好歹之人,你还管他做什么?朕心意已决,你只管接旨便是。”

    皇帝再次用上了“朕”的自称,已经足以表明了态度。秦柏不由得犹豫了。

    皇帝又再劝他:“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儿孙们想一想。你瞧见了承恩侯府的富贵,再想想你们这三十年在西北过的是什么日子?秦平秦安受了多少苦?还有你的大儿媳,倘若是在承恩侯府中,她怎会落得冤死的结果?你难道就没有半分为儿孙不平之处?”

    秦柏沉默了,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