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五十章 心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薛氏去了一趟松风堂,气势汹汹地去,灰头土脸地走,自然不可能瞒得住府中众人。且不说那一堆姨娘通房,只说薛氏在屋里与许氏说话,就没压低过声音,门里门外许多丫头婆子都听到了些动静。便有那多事的妾室,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把消息透露给了承恩侯秦松知道,顺便还添油加醋了一番。

    秦松知道了薛氏跟许氏说的内容,心里就犯了猜忌。他眼里自然是看不上薛氏的,但薛氏话里话外拿当年许氏与秦柏的婚约来刺许氏,秦松便要多想些了。他有些疑心:薛氏这话会不会说中了许氏的心事?许氏会不会仍对秦柏余情未了?

    许氏与秦柏年纪相仿,秦松却比幼弟秦柏要大上整整十岁,他与许氏这对夫妻,原本就年纪相差很大。许氏年轻时,才貌双全,是京城闺秀圈里数得上号的名门淑女,素有美名。她与秦柏订下亲事,世人都道是再般配不过了。未婚夫妻俩见过几面,彼此也当是情投意合的。秦柏给许氏送过书,送过风筝,送过有趣的小玩意儿。许氏给秦柏做过针线,打过络子,还亲手绣好了嫁衣。两人就只等吉日到来,便要行婚礼了。

    秦松那时曾见过许氏一面,瞧见对方美貌气度,心里也是热乎过的,但他是有妇之夫,也不过是热乎一下罢了,还能做什么呢?只能在心中暗暗嫉恨幼弟命好,觉得父亲偏心弟弟,对自己不甚疼爱。看着元配发妻马氏那张略嫌平庸的脸,以及她那三天两头与自己吵闹的坏脾气,秦松就有许多不如意之处,却将当初继母叶氏不大同意这门婚事,他却看上了岳家的门第,非要结亲的事实给忘了。

    不过后来秦家落难,许家为避嫌就退了亲事,虽然有背信弃义之嫌,但世上俗人多,这原是常见之事,旁人顶多就是在背后说两句闲话罢了,对许氏的名声伤害并不大。姑娘家兴许也曾哭过一场,但并没有要死要活的。家里原也想过要为她另说一门婚事,但马氏另嫁之事,在京中得了不少非议,风口浪尖的,许家也不想那么快为许氏另订亲事,便借口让她回乡探亲,避开两三年。

    哪里想到,她这么一躲数年,京城已是风云变幻,原本以为没有了希望的太子重新入主东宫,还登基为帝了,秦家得以平反。许家原与另一位皇子的岳家结了姻亲,多少也有些投效的意思了。那位皇子夺嫡落败,许家不免要受到牵连。虽说新君并没有打算大开杀戒,但保得了性命,不代表能保得住仕途。眼见着往日风光的那些大户人家,一家一家接着倒霉,或是抄家流放,或是革职还乡,或是丢官去职,不知几时就要轮到许家。许家即便底子清白,也免不了日日担惊受怕。许家世代书香,代代有子弟为官,家大业大的,难不成真要合族回乡做土财主去?便是不为自己,也要为合族子孙的前程着想。新君那时还年轻呢,瞧着能坐好几十年的龙椅,难道那几十年里,许家上下都不能出头了?

    许家得知永嘉侯秦扬已亡,两个嫡子却还活着,圣上已下旨召他们回京,便立刻派了许氏的亲哥哥为代表,前往西北与秦家兄弟相见。当初既然有过婚约,如今也苦尽甘来了,许氏仍是小姑独处,何不再续旧约呢?若能与秦家结为姻亲,许家便能安然无恙了。只是没想到,去了西北,也见到秦松秦柏了,秦柏却以自己已有婚约为由,拒绝了许家的提议。许氏兄长早就打探得秦柏的未婚妻子只是个乡下村姑,父亲还是经商的,如何能配得上侯门公子?奈何秦柏认了死理,不肯做背信弃义的人,许氏兄长也只能黯然放弃。

    秦松就是在这时候,发现了自己的机会。马氏已经早早另嫁,再不与他相干了。即使她没有另嫁,这等妇人他也是绝不肯要的。既然许家急着与秦家再结姻亲,秦柏自己不要亲事了,难不成他还不能要么?许氏虽说年纪稍大了些,已经算是老姑娘,但美貌才情却是不假的,有这么一个美人为妻,他也算是圆了从前一个不敢诉之于口的念想。

    秦松主动跟许氏兄长表示了结亲的意愿,后者大吃一惊后,深以为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秦松又是长兄,更与秦皇后一母同胞,将来稳稳有个爵位,说来比秦柏更合适些,只是年纪稍大,又是续娶,有些委屈了妹妹罢了。但为了家族前程,这点委屈也不算什么了。

    许氏兄长当即便与秦松交换了信物,定下婚事。因担心时间拖得长了,京中的许家已经被新君处置,他急着回京。秦松心里也担心弟弟回头想明白了要变卦,跟他抢美人,更觉得同是秦皇后的兄弟,秦皇后素来与秦柏更亲厚些,连带的新君也与秦柏更要好。若秦柏与自己一同回京,说不准谁能得了实惠。家里可是有爵位的,那承爵的理当是自己这个长兄,可谁知道皇上皇后怎么想呢?秦松于是一声招呼没打,便拉着许氏兄长先一步走人。他明知道秦柏正为重病在身的牛老太爷奔走,还特地叫人给秦柏传话,叫秦柏不必着急,等牛老太爷病好了再回京,自己先行离开了。

    等到了京城,秦松还要故意在皇上皇后面前告秦柏的黑状,说他是因为贪图美色,才滞留西北,对牛家大恩只字不提,一心想着自己先占了爵位与家业再说。若皇上皇后因为他的话,心中对秦柏有了成见,他今后也能多得些圣眷。皇上皇后是否知道他在撒谎,秦松并不清楚,只觉得他们应该是信了他的。许氏的兄长也许有所察觉,但为了婚事顺利,也没有多嘴。秦松一路顺风顺水,难得秦柏也不知因为何事绊住了脚,竟迟迟没有回京。秦松眼见着自己出了孝,即将迎娶美娇娘,心里真真是乐开了花。即使仕途中遇到点麻烦,被圣上骂了一顿,心里也没怎么当一回事。

    谁知秦柏偏偏在这时候回京了!那时候离着秦松成婚,可就只差几日而已!秦松心里拿不准,许氏是否仍旧念着从前的未婚夫婿?秦柏兴许没有爵位在身,可是年轻俊秀,又有才学,怎么看也比他这个三十多岁的老光棍强!更何况,秦柏说是只认与牛氏的婚事,可他们居然还没有完婚,随时都有可能变卦——这时候秦松倒是把秦柏才出了父母的孝,牛氏身上又有父孝的事给忘了,只觉得秦柏定是还念着许氏,才会没娶牛氏就回了京城,跟他抢美人来了。

    许家虽说是答应了把许氏嫁给他,但要是秦柏改了主意,他们会不会也跟着改主意?那时候他才被圣上骂过,除了一个爵位,什么实权都没有,圣眷也大打折扣,万一秦柏回京后,把事情真相一说,皇上皇后一怜惜,将爵位给了他……

    秦松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鬼使神差地把秦柏给哄骗走了。他原想着,等许氏进了门,洞了房,人就是自己的了。就算秦柏拆穿了他的谎言,也是覆水难收。谁又能想到,皇后妹妹竟然在那段时间里死了呢?为着皇后没能在临终前见到幼弟最后一面,圣上难过了好久。如果让圣上知道是他故意把秦柏给骗走了……

    一步错,步步错,秦松一路骗下来,自己都没法控制了。他只知道,若不是他一骗再骗,许氏很有可能不会嫁给自己,更不会与自己生儿育女。从前她不知道真相倒罢了,如今秦柏回京,透露了当年的往事,她会不会已经猜到了什么?会不会恨上了自己?会不会……后悔当年与秦柏没能成夫妻?

    秦松这么想着,又是心虚,又是害怕,心里就象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忍不住要去找许氏问,但到了她面前,又没法开口,只能僵着脸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许氏也没理他,径自吩咐丫环们做事。等忙完了,她转头见秦松还坐在那里发呆,便哂道:“侯爷这是怎么了?坐在那里也不说话。难不成有什么为难的事,不好意思跟我说?是有什么大花费,银子不凑手,还是又看中了哪个丫头,想要开脸做妾?只要别告诉我,你是看中了哪个粉头,打算赎回家来就行了。我是不会答应的。”

    秦松脸上火辣辣地:“夫人都在胡说些什么呀?我岂是那等人?!”

    “不是就好。”许氏淡淡地道,“侯爷没事,就回书房去吧,若是闲了,不拘哪个姨娘屋里,都能找个乐子。我这里正有事呢,丫头婆子们见你坐在这儿,都不敢说话了,没得耽误了正事。”

    秦松脸上有些下不来:“夫人这是嫌我碍眼了?这也是夫人该说的话?!”

    许氏笑笑:“侯爷多心了。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只是侯爷特地过来,总该有个缘故吧?侯爷有话只管说,我听着呢。”说罢就让丫头们都下去了,省得秦松觉得有别人在场,不自在。

    秦松清了清嗓子,终于下定了决心要问她了,可话说出口,却又是另一件事:“我听说二弟妹又来找你闹了?是为了你叫仲海媳妇送到清风馆去的那些东西?虽说薛氏那婆娘素来不讲理,但你也太实诚了些。那么大一个库房,多少好东西,你何必非得全给三房送去?虽说那些是三弟的,但是……迟些给也不要紧,或是一箱一箱给也成。如今叫二弟妹挑了刺,闹将起来,大家脸上也不好看。”

    许氏看了他一眼,挑起了一边的眉。(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