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三十一章 机关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盛意居里发生的事,清风馆中的三房众人是不会知道的。

    百灵走了以后,牛氏拉着秦柏去赏那瓶折枝海棠花,以及那个白玉瓶子,秦含真在旁边略站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自己很亮,跟电灯泡似的,便知趣地去寻赵陌说话。

    赵陌在百灵来时,就避到了东屋的书房,坐在椅子上翻看着一本书。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身上,看那侧颜,真是个美少年呀。

    秦含真默默地欣赏了一下眼前的美景,还是赵陌听到了动静,侧头望过来,便笑着站起身:“表妹来了?”那美景就被打破了。

    秦含真心中暗叹了一声,笑问赵陌:“赵表哥在看什么书?”

    赵陌把书的封面拿给她看,却是一本《论语孟子集注考证》。

    这个书房里的东西都是承恩侯府的人准备的,秦柏自己随身带来的书还在行李中尚未开封呢。可以想象,承恩侯府给秦柏准备的书,就不可能有意思到哪里去,更别说这本书一看名字,就知道是学术研究类别的。难为赵陌居然也能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看了半天。

    秦含真觉得他大概是没什么娱乐活动,才会连这么枯燥的书都看得有滋有味,便提议说:“你都看了半天书了,别再看了吧?二堂婶昨儿叫人给我祖父送了几箱子东西过来,说是他从前用过的旧物。我们昨儿晚上粗略看了一下,还没整理出来呢。有些东西没有祖父和虎伯帮忙,我都猜不出是什么。不如你来帮我呀?”

    赵陌有些犹豫:“这样合适么?”

    秦含真摆摆手:“没事,真的大部分是我祖父年轻时候用过的旧物,不是什么太过珍贵的东西。我祖父瞧过几个箱子后,就随手丢给我摆弄了,你就当是帮我的忙吧?”

    赵陌这才答应下来,眼里也露出了几分好奇。

    四个箱子都摆放在东屋的角落里,锁头虚虚挂在上头,全都被打开过了。秦含真一眼扫过去,挑了其中一个箱子,用力想要把它从角落里拖出来,也好方便翻弄。她才上手,赵陌便主动替她揽下了这个重责,伸手帮着将那只箱子拖到了书房中央的空地上。

    秦含真又走到书房里歇息用的罗汉床边上,将配套的长脚踏拖了过来,充作小板凳,然后就一**坐了上去。赵陌见状,略有些傻眼。他还从没有坐过这种家俱呢,这通常是下人才会拿来当坐具的。但他瞧着秦含真大大方方坐了,只犹豫了三秒,便也坐到了脚踏的另一端上,觉得这东西虽然略嫌矮了些,但宽敞方正,四平八稳,坐着还挺舒服的,果然比跪在地上或是坐在地上或是蹲在地上要强得多。

    秦含真掀开了箱盖,便开始翻东西了。

    这一箱东西昨儿晚上,秦柏就大略翻过了,基本是他小时候玩过的玩具,或是书房用品之类的,偶尔夹杂着些他幼时的书画习作,却不知道长房的人是哪里搜罗来的。这些东西论理应该在当初永嘉侯府被抄没后,就该销毁殆尽了才对。能保存到现在,还真的非常难得。不过兴许是东西被放进库房后,就很少有人去查看了,所以保存的情况不是很好。书画纸张都或多或少地出现了霉斑,一些日常用品明显陈旧了,还有些墨块、颜料之类的已经不能用了。秦柏见状,感叹几声,也没有太过伤感。这些毕竟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日常用品罢了,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回忆蕴含在其中。

    不过,对于八岁的秦含真而言,这箱子东西还真的称得上是宝库了。翻动着那些小玩意儿,她好象瞥见了些许祖父的年少时光一般,心中又是兴奋,又是好奇。祖父秦柏给她的印象是温和的,慈爱的,宽厚的,博学的……可是看着他小时候的东西,她才发现,原来他也曾经有过天真烂漫的时候呢。

    赵陌慢慢翻着秦柏小时候的书画,感受到的却是不一样的东西:“舅爷爷真真是博学多才!他小时候就能写得一笔好字了,比我如今强出许多。还有这画儿……这是侯府中的景致么?”

    秦含真探头过去看了几眼,想了想,面露困惑:“今儿没瞧见这样的地方呀?不过也许是我没去过的区域,或者是改建过的部分。回头问问祖父就好了。”

    她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显摆给赵陌看:“你认得这个是什么吗?祖父昨儿晚上打开过给我看的,可神奇了!”

    赵陌接过盒子,见它表面略有些陈旧,上头的红漆都有些剥落了,盒盖上雕了不算精细的花纹,还有一条不大显眼的裂缝,实在不象是什么贵重的盒子,更象是大街上卖的粗制品。曾经是永嘉侯府嫡出小公子的秦柏居然拥有这么一件东西,也是挺让人意外的。盒子本身看着只是寻常物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居然值得秦含真特特拿出来问他?

    赵陌于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盒子一圈,又上手掰了一下原本该是盒盖的地方,却发现它纹丝不动,又改去推它,依然没什么动静,方才若有所思:“这个是机关盒子么?”

    秦含真打了个响指:“宾果!答对了!”可惜响指不太响,面对赵陌茫然不解的目光,她干笑了一声,拿回盒子,用拇指按住那处裂缝旁的盒盖部分,斜斜用力往外一掰,那小半盒盖居然便被掰了开来,原来它与另外大半边盒盖是用榫卯连接起来的,需得斜向用力,方才能将两者分开。两边盒盖分开些许后,就没办法再移动了,秦含真又将那小半边盒盖向上提起,连同盒子横截面的木块一同被抽出,放置到一旁,这时,盒盖才能被顺利推开,露出盒中的物件来。

    这个机关小盒子里头垫了许多绸布,中间包裹着一套青玉雕成的小型文房用具,有镇纸、笔山、印泥盒、笔舔、砚滴、水丞等等,全部东西都比正常的尺寸小两号,十分可爱,印泥盒里还有些许残留的红印泥呢,颜色居然还很鲜艳,质量真是没得说。

    秦含真笑道:“祖父说,这个是他四五岁大的时候,一位长辈送给他的生辰礼。他没两年就再也用不上了,只好收起来。这个机关匣子却是他从前上街闲逛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觉得有意思就买了下来,只花了二十文钱呢!他拿这个匣子装这套文房用品,收起来后好多年都没见着了。若不是这回长房把这东西送回来,他都记不得自己有过这些玩意儿呢。”

    赵陌拿起其中的青玉水丞看了几眼,笑道:“果然精致,玉的成色也极好,这样的好东西,辽王府中也不常见,瞧上头的印记,倒象是内造之物了。这么多年一直没人用过,也难为这玉的水色只是略干了些,丝毫没有损坏。表妹若想拿来用,每天盘一盘,过得一两年,这玉就会重新润泽起来了,到时候比眼下更好看呢。”

    秦含真也有些心动,只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对我来说,这个型号的文房用品有些太小了,倒是正适合梓哥儿,回头给他玩儿吧。”她重新拿起那被掰下的半边盒盖,笑道,“我对这个更感兴趣。祖父说,他小时候还有许多这样的玩具,只是不知道是否都在这些箱子里,让我自个儿找去,慢慢摸索。他是不会告诉我其他盒子都是怎么打开的。赵表哥,你说这不是很有意思吗?你也来帮我好不好?”

    她笑得那么灿烂,赵陌怎会拒绝?当即便大包大揽了下来。

    两个孩子就这样头碰着头,齐齐坐在脚踏上,围着那一箱子旧东西,逐件逐件地摆弄着,越玩越有兴致。到了天黑下来,虎嬷嬷来叫他们去吃晚饭,他们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相约明日再继续。

    赵陌吃过晚饭,便由虎勇亲自护送回了客房。吴少英已经回来了,正在吃饭。瞧他的模样,似乎今日费了不少的劲儿。看到虎勇,他匆匆说一声:“你略等一等,我跟你一块儿过去,有话要禀告给老师知道。”

    赵陌很敏感:“可是隆福寺那边有消息了?先生见到我父亲了么?”

    吴少英摆摆手:“不是你父亲的事,只是遇到了一个熟人,听他说了件事,我得告诉先生知道。”

    赵陌顿了顿,也不再多说,自行取了纸笔,打算在睡前再练一会儿字。

    吴少英匆匆吃过饭,叫来下人收了碗筷,便随虎勇去了清风馆。

    他对赵陌说,要向秦柏报告的事情与他们父子无关,但是到了秦柏面前,张口提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学生在隆福寺里听人提起,说那位兰姑娘是辽王府大公子的爱妾,今日到寺中上香,为先夫人祈福,回府后却被如今的正室夫人抓了个正着,已被禁了足,还受罚了呢。若不是她身怀有孕,说不得还要挨打。那位小王氏夫人虽然尚未搬入新居,但已经开始插手夫婿身边的事了,不肯让夫婿的爱妾过得太过自在呢。”

    秦柏皱起了眉头:“这才多久的功夫?这等小道消息,怎么就传得隆福寺中的人都知道了?那位兰姑娘不是回府后才被正室抓到的么?”(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