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七章 符氏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柏的姐姐只有一个,就是已故的秦皇后秦樨。

    秦皇后是老侯爷秦扬唯一的女儿,又是嫡出。虽说生而丧母,但继母叶氏宽厚慈爱,对她视若亲女,因此她的日子过得一点儿都不憋屈。同胞所出的兄长秦松成日仇视父亲的其他女人,尤其是占据了他生母黄氏夫人正室之位的叶氏。但秦皇后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她跟叶氏好得跟亲生母女似的,对秦柏也是视若亲弟,更象是叶氏的亲骨肉,反而跟同胞兄长秦松感情不大和睦。

    以秦皇后的出身、地位,又得父母宠爱,她在闺中时的住所,自然是怎么精致怎么来。

    晚香阁地方极大,离盛意居近,挨着花园,无论景致还是布置,都是全永嘉侯府最好的。据秦柏回忆,这个院子正房五间,还是二层的小楼,东西厢房各两间,规格只比松风堂差些,比盛意居还要高。院中不但种满了秦皇后最喜欢的玫瑰、月季等花草,还有一弯溪流从院中蜿蜒而过,配着小桥流水、杨柳依依,虽然是一处居所,但跟花园也不差什么了。

    晚香阁与侯府的花园之间,其实也没有围墙,而是代之以一大片树篱花海。院中的溪流穿墙而出,流入园中,沿着花海穿园而过,亦拦住了园中人的步伐。花园中的人走不过来,也看不真切院中的情形,但院中的人站在小楼上,却可以把花园中的美景尽收眼底。在百花绽放的季节,晚香阁中的鲜花与花园中的百花连在一处,远远望去,便如同一片七彩云霞,更兼花香扑鼻,真真如同仙境一般。

    如今晚香阁外过道上的装饰,以及明月坞、桃花轩里的小桥流水,甚至是前者院子中的水池亭台,其实都是仿着晚香阁建的,但其美丽之处,还远远不及晚香阁的十分之一,不过只是学了点皮毛罢了。

    秦含真没有去过桃花轩,但方才从明月坞过来,对院中的景致还是挺满意的。明月坞景如其名,院中有一个水池子,种了几朵莲花,旁边有小亭子,小石桥,可以想象得到,在明月当空的夜晚,水池中倒映着月影、月影伴着莲花的情形。这样的院子已经十分精致了,晚香阁居然比明月坞还要更胜十倍吗?秦含真有些难以想象。

    可惜,虽然她很好奇院中的景致,秦柏也很想重游故地,怀念一下亡姐,姚氏却没办法带他们到晚香阁中逛一圈。只因秦皇后的旧居,自打她成为了正宫皇后以后,便被封锁了起来。有一房秦皇后的旧仆住在院中负责日常维护与打扫,再有一位旧宫人长住在此,看守着秦皇后生前的旧物。除此之外,秦家上下人等都不得随意进入。

    这是当今圣上亲自下的旨意。他偶尔会轻车简从到此怀念一下亡妻。秦松曾经将承恩侯府所有门的钥匙都献了一份进宫,因此圣上与东宫若要过来,根本不必惊动秦家上下。秦家对此不敢有任何怨言,还要战战兢兢地止步于晚香阁外,生怕一不小心,就触怒了圣上。因为晚香阁成了禁地,等到承恩侯府的千金们需要搬离父母身边的时候,只能将原本在太侯爷与老侯爷时代是妾室居所的一片小院重新翻修改建,变成了桃花轩与明月坞两个院子,才算是解决了。

    没办法亲眼看到晚香阁的景致,秦含真觉得很遗憾。但她没有说什么,因为她能察觉得到,祖父秦柏的心情似乎更不好了。也许是因为他想起了死去的姐姐秦皇后吧?未能见到秦皇后最后一面,是秦柏生平最大的遗憾。而且,他们姐弟之间,似乎还有些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秦柏心不在焉地在前头走着。姚氏原本还想要一路与牛氏说笑,聊些二房的笑话,但瞧见他这模样,也稍稍收敛了些,不敢再肆意,只简单对沿路的房舍作些介绍便罢。

    过了花园,便是侯府的东夹道了。东夹道尽头正是后门,那里有上夜处,也有门房。一天十二个时辰,日夜都有人把守的。与花园隔着夹道的那一大片建筑群,分别是大厨房与仆役房。大厨房前头的小巷也有小门通往东边青云巷,方便下人日常采买时走动。

    从大厨房旁的过道重新折回南方,便是盛意居的另一边。这里与盛意居夹着过道而望的是两处院子,一为“折桂台”,一为“燕归来”。恰与西边的明月坞与桃花轩相对,这里是承恩侯府里少爷们的居所。

    如今折桂台中住着长房秦仲海与姚氏的嫡长子秦简,以及秦叔涛的庶长子秦顺,前者住正屋,后者住东厢,西厢却是空的。秦仲海十岁的庶次子却是住在隔壁的燕归来。那院子明明只住了他一个人,他却奇怪地住在东厢房里,正屋反而空着。据说是要留给秦叔涛的嫡子秦端满了七岁后搬进来的。

    秦简不是跟同父的庶弟同住一院,反而与三堂弟秦顺住在一起。秦简的庶弟(至今没人提起他的名字)住在隔壁院子里,正房空着他都不敢搬进去。而秦顺也未搬进嫡出的弟弟将来会住的院子,即使同样是住在厢房中,也要跟秦端分住两处。这两对兄弟之间的关系还真耐人寻味。

    秦含真同时也想起,二房的庶长子秦逊今年好象也有六岁了吧?他在兄弟中排行第四,明年就该搬出来住了。二房先前闹着要把清风馆给他,难不成是因为折桂台与燕归来两个院子的正屋都有了主人,而二房又不乐意叫他屈居堂兄弟之下吗?其实秦逊年纪比秦端大那么多,他抢先占了燕归来的正屋又如何?二房本是庶支,非要闹着讨属于三房的清风馆,又是何必呢?

    姚氏不知是厌恶住在燕归来的庶子,还是真的认为那个院子无甚可看的地方,她只把三房一行人领进折桂台里转了一圈。这院子正如它的名字一般,院中种了许多桂花树。眼下虽不是桂花绽放的时节,但从这院名里,也可以看出承恩侯府对于嫡长孙秦简的期望了。

    秦简与秦顺都在上学,他们上课并不是在花园里,而是在府外附馆。主人不在,三房众人除了看看房子,看看花,也没什么好逛的,便就此退了出来。

    折桂台与燕归来南面,也有两个院子,一大一小。大的院子叫纨心斋,小的那处是东小院,连个名字都没有。纨心斋如今是二房薛氏的住处。她年青守寡,院中连朵花儿都没有,丫头们穿戴都是灰扑扑的,本人又性情古怪,脾气不佳。无论是姚氏还是三房众人,都无心跟她打交道,因此只从她院门前经过就算了。

    至于东小院,如今是符老姨娘和张姨娘两位老姨娘的住处。前者是二房已故男主人秦槐的生母,后者则是他的侍妾,为他生下了遗腹女秦幼珍。据说薛氏本来十分不待见张姨娘。妻妾之间本就不和,而薛氏在夫家落难后逃回娘家,张姨娘却随着叶氏夫人回了祖籍,并在老家生下女儿。相比起秦伯复当初备受秦松质疑血统的际遇,秦幼珍却很受秦家长房疼爱,就连宫中贵人都怜惜有加。庶女反比嫡子更受看重,这叫薛氏如何能忍?秦幼珍的生母张姨娘自然就成了她的出气筒。还是符老姨娘看不惯,特地要求叫张姨娘搬过来陪她念经礼佛,后者才算是逃出了薛氏的魔爪。薛氏再不乐意,在需要打出亡夫招牌的时候,也不敢得罪亡夫的生母,只好暗自扼腕。

    符老姨娘十分和气。她是如今承恩侯府中,除了秦松夫妻以及薛氏以外,对秦柏最熟悉的人了。相比其他人,她的心态兴许还更平和些。听闻三房来了,她便带着张姨娘及几个丫头婆子迎出门来,微笑着请秦柏一家进去喝杯茶。她还用怀念的目光看着秦柏,又慈爱地摸摸秦含真与梓哥儿的小脸,感叹道:“三少爷如今也老了,也是儿孙满堂的年纪。三十多年一眨眼就过去了。三少爷怎么不早些回来呢?”

    秦柏微笑地看着她,回忆起她从前的秀丽容貌,再对此她如今的白发苍苍,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他道:“我有很多话想问姨娘的,今日时候已不早了,改日我们夫妻再来拜访姨娘吧?”

    符老姨娘知道他是想问叶氏夫人的事,便笑着点点头:“三少爷随时都可以过来。”她又往西边纨心斋看了一眼,“若是三少爷觉得不便,打发人来唤一声,我到清风馆去也是一样的。”

    秦柏向她行了一礼,便带着家人告辞了。

    再往南走,便是二房所住的福贵居。这是一个两进的大院子,也有小门通往青云巷,可以从东南角门出府。因为二房上下对三房的态度都不是很好,秦柏觉得妻子和孙子、孙女只需要认认门,知道这里住的是什么人就好,倒也不必进门打搅,便请姚氏领路,直接越过福贵居的大门,沿着过道,重新回到了前院中。这趟承恩侯府之旅,就算是结束了。

    二房秦伯复不在家,去衙门上差了。小薛氏得了消息,赶到门口的时候,只能看到三房众人的背影。

    小薛氏不由得叹了口气,心里觉得可惜,慢慢回到了屋中。

    大丫头彩绫不解地问她:“奶奶这是怎么了?三房的人没进来,不是好事么?三老爷三太太倒也知机,不曾进来,否则奶奶还不知道该招待他们,还是直接把人请出去呢。若是直接把人请出去,显得太过无礼,又叫长房得了把柄。但若招待他们进来喝茶,回头太太与大爷知道了,又该埋怨奶奶了。”

    小薛氏摇头:“一家人闹成这样,又是何必?”她也不多说,拿起先前看了一半的书,重新翻阅起来。(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