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一章 兰雪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暮春时节的隆福寺,游人极多。春光正好,暖风习习,哪怕今日并没有庙会、集市或是法会,隆福寺内外也依旧十分热闹。

    赵陌穿着一身素淡的蓝衣,低调地坐着马车来到了隆福寺外。驾车的是虎勇,车内还有吴少英相陪,跟车的是吴少英的两个护卫,再带上一个李子帮忙跑腿。

    李子是秦含真特意派来的,因她听说李子与青杏兄妹俩小时候在京城住过一两年,又得知李子对京城道路还算熟悉,便打发他跟在赵陌身边,做个跟班。若赵陌有什么事需要差人去办,让李子出马,总好过次次都劳烦吴少英的人。李子对此打了包票,说他小时候常跟着长辈到隆福寺去烧香拜佛的,对寺里的格局再熟悉不过了,还可以伪装一下京城口音,冒充本地土生土长的少年人,方便打听事情。

    秦含真倒是对此半信半疑,不过有个能认路的小厮跟着赵陌,总比叫赵陌一个人进寺里的强。

    那位兰姑娘据赵陌说,是他父亲赵硕的屋里人,从前在辽王府里也算是侍候赵硕多年的大丫头了,还是他母亲温氏做主,才开的脸。她与赵陌母子,一向相处得还算亲厚,应该是可信的。

    然而这等身份的女眷到寺里来,定会做清场工作。外男也不好随意入内与她相见。吴少英等人出于对宗室女眷的敬重,也是因为兰姑娘事先有所要求,只会陪着赵陌入寺。但等到他与兰姑娘见面的时候,他们是不会跟着的。人心隔肚皮,谁能担保那位兰姑娘百分百可靠?李子以赵陌小厮的身份跟随入内,旁人也挑不出什么错来。但以李子自小学武生的功夫底子,若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大约还能护得赵陌一阵子,让他有时间呼救,叫来吴少英等人。

    马车并未从隆福寺正门进入,而是走的侧门。这边的香客人数不如正门的多,但也不少了。赵陌微微低了头,下车跟着吴少英等人走进寺中,装作是礼佛的香客,先是简单在寺内转了一圈,寻到个僧人问明那位兰姑娘所定的地点所在,一行人便在僧人的引领下,直接往那座僻静的小院走去。

    这小院原是招待香客用的,只是位置在最角落处,面积又小,惟有在隆福寺里举行大型法会,僧众或香客人数过多,其他地方无法安置的情况下,才会采用,平日里多数时间是锁起来的。但如今这座小院已被某位贵人长期订下,即使有大型法会举办,也不能再用来招待香客了。

    小院之中凤尾森森,高大的竹丛仿佛与院后的竹林融为一体。明明今日阳光灿烂,可是在竹叶的遮挡下,却无法照亮整个小院,倒显得院中幽暗一片,比别处更显阴凉。院中只有精舍三间,带着几分陈旧,但地方倒还干净。

    吴少英问了引路僧,得知那位“贵人”尚未到达,便先带着一名护卫,走进精舍中转了一圈,才出来对赵陌道:“小公子若一定要独自见那位姑娘,那就在此等候吧。我们就坐在方才来时看见的那处草亭中,有事小公子定要大声呼叫我们。”又转头示意李子,“你也要护得小公子周全,知道么?”

    李子连忙点头:“是,吴爷。”

    赵陌再次向吴少英郑重一礼,肃然道:“多谢先生为我设想周全。”吴少英叹道:“说真的,我并不认得这位兰姑娘是谁,只是你既然信她,我也只好由得你去了。但你心里也要有数,如今即使是至亲至近的血缘亲人,都未必可靠,更别说是外人了。你见了那位姑娘,也要多留个心眼才是。千万不要糊里糊涂跟着人离开,无论做什么,都记得要带上李子。”

    赵陌严肃地答应下来,吴少英方才带着两名护卫出了门。院外不远处的路边,筑了一座小小的草亭,亭中有石桌石椅,可供人闲坐。他们会留在那里等候赵陌。

    引路僧分别给精舍与草亭送上了一壶热茶,便退下了。这座院子里发生的事,贵人早有吩咐下来,寺中僧众不得过问,他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赵陌端坐在精舍中静候兰姑娘前来。李子便一直站在精舍外头守着,时刻留意着外头的动静。只是不知为何,那位兰姑娘迟迟不见踪影,让人不由得怀疑她是不是有事绊住了脚,无法出门了。想来她是宗室子弟内宅中的爱妾,若上头没有主母还罢,有主母在,还是小王氏这样出了名厉害的主母,她的行踪必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吧?不可能真能自由出入的。

    赵陌心里慢慢产生了一丝焦虑,就在这时,精舍后方的门却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一名妙龄女子轻轻走了进来,悄然出现在他身后。赵陌忽然觉得不对,猛一回头,看到那女子,不由得怔住了。

    这时候,李子才无意中回头,瞧进屋中,看到那女子的出现,吃惊地叫了一声。

    妙龄女子肤色极白,长着一张美艳的圆脸,双目细长,眼尾微微挑起,气质比从前多了几分雍容,穿着打扮也华贵了许多。她冲着赵陌微微一笑,低头敛袖一礼:“许久不见了,陌哥儿这一向可好?”

    “我还好,兰雪姐姐你这是……”赵陌神情复杂地盯着对方高高隆起的小腹,分明记得自己离开辽王府的时候,她还没有怀孕的消息传出。这才过去了多久?半年而已!

    兰雪略露出几分娇羞的表情,手抚上小腹,低头不好意思地道:“大爷离开王府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只是那时候还不知道。后来王爷和王妃那般生气,我即使知道了,也不敢声张。还是后来告诉了大爷,大爷才让人把我接到京城来的……”

    赵陌的心情更加复杂了。若是这般,算算时间,这个孩子只怕是在他亲生母亲温氏去世后不久,就怀上了的。父亲竟然对母亲薄情至此么?而父亲能将怀孕的通房接到京城,为何就偏对他这个嫡长子不闻不问呢?

    兰雪慢慢走到赵陌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并没有问过他什么,对比从前的态度,显然有了一丝轻慢。只是赵陌如今已经顾不上计较这些了,他直接在椅子上坐下,板着一张脸道:“兰姑娘让人带话,把我约到这里来,说有重要的事情相告,却不知是什么事?”不经意间,已经改变了对对方的称呼。

    兰雪笑笑,仿佛不在意般,抬头看了屋外的李子一眼。

    赵陌迅速道:“那是我的心腹,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姑娘只管说就是。”

    兰雪笑得更深了:“哥儿离开辽王府的时候,身边只带了几个人,里头似乎并没有这个小厮吧?这又是哪里找来的人?哥儿如今,到底是住在哪里?昨儿送信的人,死活不肯说自家来历呢。”

    赵陌避而不答:“到底是什么事?”

    兰雪又问:“哥儿为何离了温家,一个人跑到京城来?若是大爷知道了,必然会担心得不得了!大爷将哥儿送到温家去,原是一片苦心,哥儿怎的就如此鲁莽呢?平白辜负了大爷的好意。”

    赵陌抬眼看她:“若你没有别的话可说,我就走了。”

    兰雪收了笑容,眼圈竟慢慢红了起来:“我知道哥儿不耐烦听我这些话,只是哥儿如今也大了,不能再象小时候那样淘气了。大爷和奶奶一心为了哥儿的前程着想,哥儿哪怕是看在去世的奶奶面上,也不该不顾自己的安危!哥儿别以为我的话只是吓唬人,你该明白大爷和我让你提防的是谁。不管是谁帮你来到京城的,你都不能再待下去了,还是快些离开吧!”

    赵陌有些不耐烦了:“是走是留,我心里有数。这些话难道是父亲让你说的?他已经知道我来京城了?那为什么不来见我?捎话的人应该说清楚了吧?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父亲。”

    兰雪叹了口气:“我如今哪里能见到大爷呢?新夫人的性子最是霸道不过。若不是她才进门不久,怕惹恼了大爷,只怕早就要了我的性命了。我能活到今日,实在是多亏了大爷的庇护,再三推迟新夫人搬进新宅子的日子,我才有几日安乐日子过。可这样的日子,终究是不得长久的……”

    她看向赵陌:“大爷要护着我,已经极不容易了。若连哥儿也来了,大爷岂不是更操心?哥儿还是早些回大同去吧!”

    “我不会回去的。”赵陌看向兰雪,“你也不必再劝我,只需要把我的话传给父亲知道即可。只有父亲能做我的主,你还没资格管我的事。若是父亲知道后,也要我走,大不了我就直接回辽东去。但是大同,我是绝不会再去了!”

    兰雪看起来仿佛要哭了:“我的陌哥儿呀,大爷怎会让你回辽东?你不知道,那里如今也是待不得了么?!大爷为何明知道新夫人霸道,还非得把我接到京城来?还不是因为王府那头不安全!你不知道,二哥儿正月里没了!”

    赵陌大吃一惊,猛然站起身来:“你说什么?谁没了?!”

    “是二哥儿呀!”兰雪这回是真的哭了,眼泪直往下掉,“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孙姨娘说看到二哥儿舌头发黑,怕是中毒死的!是谁下的毒,到现在都没查出来,倒是有个新来的婆子失了踪,不知去向了。王爷和王妃气得不行,王府里小道消息满天飞。有人说是王妃嫉恨大爷得了圣眷,故意害了二哥儿。可是陌哥儿你心里清楚,孙姨娘是王妃的人,她的儿子,王妃为什么要害了他?倒是那新来的婆子,听闻是京城人士……”

    赵陌沉下了脸:“你是说……王氏?!”

    兰雪哽咽道:“谁能料到呢?二哥儿不过是丫头生的罢了,还那么小,怎的就碍了她的眼?”她低头拭了拭泪,才抬头对赵陌说,“陌哥儿,二哥儿已经没了,你是再不能出事了!大爷绝不会容许你自投罗网,跑到王家眼皮子底下送死的。趁着如今王家还不知道你在这儿,赶紧走吧!除非有朝一日,大爷真的心愿得偿,又或是王家失势,否则……你就不要再回来了!”(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