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十八章 搬家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不一会儿,虎伯虎嬷嬷来向主人禀报,说屋里终于收拾好了。秦柏便叫上妻儿、孙女与学生吴少英一同进屋去。

    屋中一切都井井有条。牛氏有些挑剔地转了一圈,又问梓哥儿安置在哪儿了。虎嬷嬷道:“我叫鹦哥带着奶娘和夏荷,把哥儿送到西耳房去了。那屋子还算亮堂,盘了小炕又暖和,夏荷带着哥儿两个人住,一点儿都不挤。哥儿大了,用不着奶娘日夜跟着,奶娘就住到倒座房去。”

    牛氏点头:“这倒罢了,叫夏荷精心些,你再好生照应着。梓哥儿年纪小身子弱,换了地方,可别水土不服,弄出病来。”虎嬷嬷应了。

    牛氏说完了坐下来,对秦柏道:“这几间屋子看着还行,只是不如咱们家里住得自在。架上放的都是些什么呀?古董么?还是叫人收起来吧,省得不小心打坏了,还要叫咱们赔。”

    秦柏笑道:“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打坏了就打坏了,报到仲海媳妇那儿,叫她送新的来就是。”

    牛氏撇嘴:“还是收起来吧,不是咱们自个儿的东西,看着也不自在。”

    秦柏知道妻子还没适应,没把这侯府当成是自已家,只得叫虎伯把东西收起来,又笑道:“屋里空荡荡的不大好看。等哪天闲了,咱们到街上逛一圈,买些有趣的玩意儿回来摆着吧。”牛氏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秦含真抓紧机会:“我也要去!”

    秦柏倒也不在意,笑着说:“那就一块儿去。”

    秦含真大喜。

    秦平有些心疼地看着女儿:“桑姐儿从前最爱到村里四处玩耍,进京后定要受许多约束了。你祖父有正事,未必能时时带你出去,你不要淘气。等爹有了假,你爱上哪儿,爹都陪你去。”

    秦含真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个福利,更欢喜了,大声答应着,又上前讨好地替秦平捶肩膀,个子堪堪够得着罢了。秦平愣了一愣,脸上很快露出了笑容。

    牛氏忍不住好笑地指着秦含真道:“你这小滑头,也太势利眼了些。平日里在我面前,小嘴象淌过蜜一样甜。如今见你老子宠着你,你就只认你老子去了,把祖母放哪儿了?”

    秦含真忙又跑到她背后捶肩,讨好地说:“祖母别生气。爹每天都要工作,今日难得见他一次,我自然要抓紧时间尽尽孝心。平日您总是在家的,我有的是时候孝敬您,以后包管天天给您捶背,怎么样?”

    牛氏轻哼一声:“且听着吧。你若在这院里住着,还能每日献献殷勤,若你搬到了别处,还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这回事呢。”

    秦含真吃了一惊:“我为什么要搬到别处去?”脑中却想起了长房众人离开前,姚氏好象拉着牛氏说了很久的话。而在那之前,秦简也跟姚氏说了些什么。莫非是姚氏得知女儿的愿望,见秦含真这边油盐不进,便索性从牛氏那头下功夫?

    秦含真猜得一点不错,只听得牛氏对秦柏道:“方才仲海媳妇跟我说起,我才知道,这家里的女孩儿每天都要聚在一处上学的,专门有个女先生来教她们,听闻学问还很好,曾经教过太子妃呢。我想着桑姐儿从前在家里时,也是常常跟村里的孩子一处瞎闹。先时她病着,也就罢了。如今既然都大好了,也别太拘着她。姐妹们在一处,上学、玩耍,她也有人陪着,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怜。况且女孩儿要学的东西,跟男孩儿不一样。你教导读书的孩子是把好手,总不能连女孩儿的东西也会吧?既然有正经的女先生,你也省些功夫。若是那女先生教得不好,咱们再让孩子回来就是。”

    这是为了孙女的教育着想,秦柏自然不会拒绝。秦家素来有重视女儿教育的传统,否则当年秦皇后也不会被选为东宫妃了。

    秦含真见祖父秦柏点头,便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平心而论,她也不排斥上学,只是不想搬离祖父母身边罢了,便说:“上学是正事,我是该去的。可是也用不着搬走呀?”

    牛氏笑道:“也不能算是搬走,只是你三婶娘说了,上课的地方离清风馆很远,每日早起跑过去太麻烦了,倒不如就近住到你二姐姐那儿去。她那院子虽比这里小,说是只有这儿的一半,但只住了你二姐姐一个,倒比咱们院里宽敞些。你去了,除了正屋已经有主,其他屋子随你挑,爱住几间就住几间,这便宜不占白不占!你只管拿那儿当个落脚的地方。若是时间宽裕呢,你自然还回咱们这边来。若是功课太忙,你就直接在那边住着,也省得来回费事了。功课有不懂的还可以问你二姐姐,倒也便宜。”

    秦含真迟疑:“真有这种便宜可占吗?我可不信。”她总觉得这是个坑。

    牛氏摆摆手:“反正那边屋子就空在那里,你五妹妹还得再大两岁才能搬过去,再没别人能住了。你二姐姐觉得一个人寂寞,你便与她做个伴又如何?有个年纪相仿的姐妹,平日里说说话,一起读书,一起玩耍,难道不好么?我因是独生女儿,可是从小就羡慕人家有兄弟姐妹的人。”

    秦含真道:“可明月坞隔壁就是二房那两姐妹呀?”

    牛氏就更不在乎了:“你理她们做什么?”

    秦含真只能去看秦柏与秦平。秦柏微微笑着,并不反对。秦平是无可无不可的,还反过来劝女儿:“先搬过去住几天试试?若是不喜欢,再回来便是。”

    吴少英先时一直沉默,这时候也说话了:“明月坞是在内宅中,而这清风馆却是在外院。桑姐儿若搬进内宅,兄弟姐妹们平时寻你玩笑,就不会跑来清风馆打搅老师了,老师和师母也能清净些。好不好,桑姐儿先试试吧?”他给秦含真使了个眼色。

    秦含真想起两人先前的对话,明白他这是在为赵陌身份保密着想,便不再多说了。

    牛氏便让虎嬷嬷去传鹦哥,叫她去给姚氏传话,说是答应了孙女搬去明月坞之事。但因为事情刚刚才决定下来,明月坞还得收拾房子,而秦含真又得先去挑选未来的住所,所以三房一家还得先逛一圈如今的承恩侯府,把各处院子道路都记熟了再说。这么算下来,秦含真起码还得等上好几天才会搬,如今倒也不必着急。

    秦含真总记着还要回清风馆来住的,因此只打算搬些日常必备用品和衣裳被褥过去,只拿明月坞当作学生宿舍便是。但提到要跟过去服侍的人,她便趁机想要打发掉那几个丫头:“长房借给咱们三房的人,如今也该还回去了,总不能叫他们一直留在咱们家吧?我想明月坞那边,三婶肯定会安排丫头婆子的,若是没有安排,直接让夏青她们过去也行。青杏还是留在这边吧?我的细软都留在这里,总要有个靠得住的人看家。”

    牛氏一口答应下来,又吩咐虎伯:“一会儿行李收拾好了,你就叫金象来,把人都给领回去吧?这院子就这么大,咱们自家带来的人就够使唤的了。若实在需要添人,咱们再到外头买去。”

    虎伯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又笑道:“也不一定要上外头买。侯府里的下人,许多都是旧时的家生子儿,平反后又重新投奔了来的。这些人里说不定还有当初老夫人陪嫁来的,或是侍候过老爷,却又不知道老爷回来过的。若他们对老爷还有忠心,儿孙里头有人现今没有差使的,叫来侍候,岂不是比外头买的更知根知底些?别的不说,光是这规矩,就比外头的人强。”

    牛氏也不反对:“你们夫妻看着办吧。我原也不懂得这些,只是叫来的人得老实可靠才行。”

    秦柏向虎伯点点头,虎伯忙笑着退了下去。他当年回到侯府养身体的时候,也曾受过人家的恩惠。虽说三十年过去了,但欠下的人情,该还的还是要还的。

    牛氏看着该吩咐的也吩咐得差不多了,刚吃饱了饭,如今已经歇过去,却有些犯困了,需得小睡片刻。秦柏便对秦平道:“你今儿是告了半天假,出来接我们的吧?时候差不多了,就回去上差吧。要用心办事,不要辜负了圣上的信任。来日等你休沐,我们一家再好好说话。”

    秦平答应着,又迟疑了一下:“父亲,若是圣上询问您是否已经到了京城……”

    秦柏怔了怔,苦笑了下,回答说:“圣上若有垂询,你自当如实启奏。但若圣上不问……你就不必特意提起了。你大伯父那边会在合适的时候,把事情奏报上去的。”

    秦平心中有些困惑,但还是答应下来。他与牛氏再说了几句话,又嘱咐了秦含真半晌,方才离开。他这一走,就得快马直奔皇城了。毕竟他今日只得了半天假,这会子已经有些迟了。

    他一走,秦柏就问起吴少英:“广路在何处?”吴少英忙将刚才与秦含真商量的结果告诉了他。秦柏想了想:“确实是我疏忽了,那就让少英暂时以你表弟的身份住在外院,等桑姐儿搬去明月坞,就让他挪进清风馆来。东厢房虽然大多数时候都空着,但若给广路住,侯府的人肯定会好奇他的身份,不如把东耳房收拾出来给他,外人也不会多想。”

    牛氏不解:“说他是我娘家的小辈又怎么了?我是秦家三太太,这府里的人多少得给我点面子,对他客气些。若说他是少英的表弟,定会有人没眼色地瞧不起人。何苦叫他受这个闲气?”

    秦柏道:“若他是你的小辈,大嫂说不定要叫他过去见面,送些见面礼的。这又何必?少英的亲戚自然是外人,内宅女眷不会多事。这事儿是我想得不够周全,少英的主意很好。反正就是这几天的事,等广路父亲得了信,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牛氏这才不再多说。

    秦含真有些好奇地问:“祖父,您要怎么联系上赵表哥的父亲呢?”

    秦柏微微一笑:“我方才已经从你大伯祖父处探过信儿了。广路的父亲如今并未住在京城辽王府,圣上另赐给他一处宅子,在台基厂左近。因是新近迁居,他那位新婚夫人还住在辽王府内。这时候递信过去,正是时候。”(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