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五十九章 感激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不是秦含真多心,信不过自家二叔秦安。实在是她觉得秦安是直筒子性格,认定的事情就轻易不会否定,但在某些方面又有些小天真,才会多年来都没发现何氏的真面目,轻而易举地被她哄骗了一次又一次。

    如今何氏真面目是暴露了,秦安既然已经休了她,自然不会再把她接回来照顾。但章姐儿年纪还小,秦安对她又还有几分父女之情。万一章姐儿扮可怜,秦安心软了,不把她送去陈家,而是留在家中抚养,那要怎么办?

    章姐儿甚至不必使用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方法,只需要装个病就能拖延自己前往陈家的日程了。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还是秦安当着父母的面把章姐儿送走。他虽然容易心软,但在父母面前还算是个孝子,轻易不会打破在父母面前立下的誓言。

    可惜如今有了赵陌的事,秦家一行人必须提前出发去京城,没法再等陈家来人接走章姐儿。

    陈家至今没有回音,也在情理之中。虽然秦安是派人快马送信给陈家族长的,两天的时间就无论如何都应该送到了,来回不会超过四天,但陈家也许会犹豫不决,又或者迟疑着不想接收章姐儿这个疑似野种,因此拖上几天,也不出奇。秦安原本也只是想着,陈家能在一个月内派人来接,就不错了。可秦柏夫妻却不可能再等下去。

    秦含真唯一期盼的,就是牛氏能在出发前,再提醒秦安一声,督促他一定要把章姐儿送走。如此一来,事情就更加万无一失了。

    牛氏听了秦含真的提醒,也马上想起了章姐儿这事儿。不过她没有秦含真这么看重,只是不以为然地说:“赶不及就赶不及了,反正她也逃不掉。有你二叔在呢,难道还奈何不了她一个小丫头?”牛氏可从没想过,秦安会违逆父母之命将章姐儿留下,也没觉得章姐儿这么一个刁蛮任性的小女娃能耍什么阴谋诡计。

    牛氏只是提醒秦含真:“张妈走了,你屋里的事要找个可靠的丫头管起来。那个春红很不老实,夏青还罢了,只是年纪小些,也压不住那个春红。你若没人使唤,我把百灵派过去给你,如何?她倒还稳重些,也算能干。我这里有你虎嬷嬷呢,倒不大用得上她,没得屈了才。”

    秦含真忙道:“不用了,祖母留着百灵自己使就好。表舅刚才又给我送了一个丫头来,叫青杏。我想着,先让夏青管我屋里的事,新来的青杏就给她打个下手。春红虽然不老实,但还不敢乱来的。再说,咱们要赶路,她在路上只能坐马车,还能生出什么事来?我跟侯府来的执事嬷嬷说一声,叫她们管紧些就是了。如果春红不听话,我就直接在路上把她撵了,到时候吃亏的又不是我。”

    牛氏笑道:“说得很是,就这么办吧。”她顿了顿,又露出些不大情愿的表情,只是语气却显得似乎轻描淡写,“其实把春红撵了也没啥大不了的,虎嬷嬷身边还有个鹦哥在呢,叫她去侍候你,我看那个春红也不敢说什么。”

    鹦哥是承恩侯夫人手下的一等大丫头,春红却只是三等,自然不敢给鹦哥脸色看。秦含真也知道,鹦哥跟在虎嬷嬷身边帮着管事,很是能干。当初若不是牛氏吃妯娌承恩侯夫人的飞醋,故意不要她手下的丫头,这个鹦哥原本是该在牛氏身边服侍的,又怎会便宜了秦二少夫人姚氏派来的百灵?

    秦含真现在用的春红与夏青都是承恩侯夫人院中的人,她倒是不在意鹦哥的来历。只是想想,大同到京城也就是几百里路,赶路再慢,估计走上十来天也就到了。这么短的时间,何必再添一个迟早要走的丫头?太麻烦了,还是继续用着吧。秦含真自问,光是夏青和青杏,其实也就够了。她身边当初只有一个张妈,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便呢。丫头太多,还容易让人觉得受拘束。

    这么想着,等秦柏召了秦安前来,父子俩再加上一个吴少英,还有一个赵陌做旁观,四个人商量好了行程安排,便各自做准备去了。

    温绍阳许诺会给赵陌送行李过来,但吴少英去温家时,众目睽睽,为免叫温家父子看出端倪,就没替温绍阳做搬运工。温绍阳说了,明日会以送礼的名义,派人送东西过来的。今晚赵陌在秦家,却要借用秦家人的衣裳用物了。

    秦家也没有身量与赵陌相仿的人,一时间不知去哪里寻适合他的衣服。先前倒是还有一个浑哥。可是浑哥是小厮,离开秦家的时候又把自己的行李都带走了,自然也帮不上忙。后来还是秦安把自己的几件新衣裳送给了赵陌,虽然不大合身,但对付一晚上,也不是不行。

    赵陌住在前院书房,邻居就是吴少英。但为了稳妥起见,秦柏把虎勇打发到赵陌屋中打地铺,充当护卫之责。吴少英又让自己的两名心腹护卫一个留在门房,一个留在自己住的客房外间,以防万一。如此一来,便可万无一失了。

    一夜平安过去。第二天一大早,温绍阳的人就过来了,正是昨日来过一趟的车夫与两名随从之一。他们打着为唐氏送礼,并代她向秦柏夫妻请安的名号,送了些大同当地的土产,中间夹带了赵陌的行李。虎伯收下东西,就迅速把行李给赵陌送了去。

    赵陌翻了翻,见东西不多,主要是几件换洗衣物,出远门时可能用得上的成品药丸,以及一些金银锞子和银票,算来大约有几百两,想必是预备他路上和进京后使用的。

    他是王府公子,从辽东到大同,自然不会只带了这点东西,但他也明白温绍阳不敢将他所有物件都送过来的顾虑。他的东西留在温家,肯定有人盯着,如果随便拿走,温三爷肯定会有所察觉。万一让温三爷猜到他躲在秦家,那就麻烦了。因此温绍阳只悄悄拿走了几件压箱底的换洗衣服,都是有些旧了的,消失了也不会有人轻易发现。至于金银锞子与银票,一看就是温绍阳与唐氏母子的私房。他们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赵陌叹了口气,也没多在意。倒是秦含真听虎嬷嬷跟牛氏说起,温家送来的行李不多,如今已是三月,将到暮春时节了,可包袱里连件夏衣都没有呢,一应日用器物都不见。秦含真很快猜到了温绍阳的顾虑,就跑过来安慰赵陌一番,说了自己的猜测,又对赵陌说:“你缺什么,就跟虎嬷嬷说吧,咱们家替你置办,也是一样的。”

    赵陌笑笑,觉得有些难为情。他从小就习惯了奴仆环绕的生活,那些生活用品,向来是身边人准备好的,当中还有些贴身使用的东西。因为跟秦家才刚认识了一天,虽然他心中感激秦家人,却总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秦含真却道:“你不用不好意思。我祖父不是让你跟着他读书吗?在米脂的时候,祖父的学生平日就住在我们家,一应衣食住行,都是我们家在照顾的。你虽是徒孙辈儿,但待遇也应该差不多才对。”

    赵陌听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祖父与秦柏老先生是同窗,他随秦老先生读书,果然是徒孙辈儿的呢。

    不多时,虎勇果然就给他送了许多东西过来,还道:“小的娘说,这些新衣原是给二爷和吴舅爷做的,都没穿过,她昨儿连夜叫人改小了些,想必赵公子穿着应该还算合身,请赵公子将就几日。等在路上闲暇时,小的娘再给公子做新的。”除此之外,还有些日用杂物。但凡是温家送来的行李里没有的,秦家都备齐了,再夹杂了些铜钱、碎银,还有文房四宝与书本。简直就是连他衣食住行、读书习字所需要的一切物件都包下了。

    赵陌心中感激秦家周到,再到秦柏面前叩谢。秦柏扶了他起身,微笑道:“那些都是小事,你不必在意。倒是老夫有些不好意思,仓促间也准备不了什么好东西,都是平常物件,广路将就着使吧。等到了京城,你与令尊团聚了,自然有好的给你。”

    赵陌却郑重地道:“即使家父为广路准备了再好的物件,也比不得舅爷爷一家对广路的用心。”

    秦柏心知他这是连番承受了亲人的背叛,才会一时激奋,也不在意,只拉他坐下,问起了他的功课,问得还非常细,就象一位真正的师长关心赵陌的学业一样。

    赵陌心中讶异,他本来还以为这只是秦柏收留他的借口,没想到对方是真的在过问他的功课,心中更加感动了。他在辽王府时,也曾在母亲指点下,读过几年书。但辽王重武轻文,尤其厌恶元配唐氏娘家的书香门第作风,因此不喜自家子孙读太多书,总是说男子汉只要能看懂兵书就够了。赵陌若不是生母温氏曾受长嫂唐氏影响,饱读诗书,说不定就耽误了最好的学习时间。如今他的功课还算过得去,字也写得尚算端正,只是比起秦柏往日收过的学生,自是远远不如的。秦柏也知道辽王的坏毛病,并不在意,反而更加细心地教导起赵陌来。

    赵陌察觉到秦柏的用心,也感受到牛氏的慈和,在二老面前,便是一位十足乖巧的小少年,彬彬有礼得近乎天真纯善的地步。

    倒是秦含真看着他这副模样,总觉得有些违和。难不成那日在酒楼楼上看到赵陌在后巷里一拳就把一个成年男子揍得晕死过去,是她眼花了不成?

    秦含真忍不住多看了赵陌几眼,心中纳闷。赵陌似乎察觉到了,回过头来,冲她露出了一个纯真的微笑。(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