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七章 冲突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带着张妈去后院时,经过二门,见到那里挤了一堆人,有些意外,双脚就停了下来。

    这是连通内外院的二门,平日里有人看守,也是正常。但今日守在二门旁的,却是京城侯府来的人,两个跟车的婆子,两个长随,皆是身强体健、腿脚有力之辈。而在距离他们不远处,还站着两个面生的婆子,想必是二房的人。这两个婆子正与先前露过一面的门房说话,边说边用怨忿的目光扫视守门的人。而后者也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双方显然相处得并不和睦。

    守门的婆子瞧见秦含真过来,脸上忙换了笑容,上前一步行礼:“三姑娘来了?三老爷和三太太早就等得急了,打发人来问过两遍了呢。”

    秦含真点点头,看一眼二房那三个人,小声问那婆子:“这是怎么了?你们刚才吵架了吗?”。

    其中一个婆子瞥了那三人][].[].[]一眼,不以为意地笑笑:“三姑娘不必担心,这里有我们呢。”却说得不明不白的。

    倒是另外一个婆子老实些,坦率地告诉秦含真:“吴公子叫我们守在这里,不许他们到内院送信。方才安五爷回来,他们就要往内院跑,我们拦住了,就吵了一架。”

    秦含真恍然大悟,原来是吴少英做的手脚。表舅真是算无遗策,想得太周到了。秦安刚回来,事先对何氏所作所为一无所知,要是让何氏抢先一步,说不定她会颠倒黑白,为了给自己辩解,把污水反泼到别人身上去了。拦着二门,不让外院的事传到内院去,何氏来不及赶到,秦安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事情的真相。过后就算何氏再满舌生花,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秦安也有了第一印象,没那么容易被她哄过去。

    秦含真就放了心,虽然她先走一步,但有表舅在秦安身边,也不怕秦安犯了糊涂。对何氏的处罚就该早日定下,免得夜长梦多。她与祖父祖母到大同来,可不是为了来跟何氏斗智斗勇的。先看望一下二叔与梓哥儿,完事了,他们还要上京城去看她那便宜父亲秦平呢!

    想到这里,秦含真也不理会二房那三个人还在目光不善的盯着她们瞧,径自进了二门。

    秦家二房这座宅子,虽然并不是很大,但也是个三进的格局了。前头第一进是外院,有客厅、客房、车马棚等;第二进是主人所住的内院,正屋三间,并两间小耳房,是秦安与何氏的住处,东厢是梓哥儿带着奶娘住,西厢是章姐儿的地方;至于第三进,其实是一排数间屋子,除去一间做了厨房,其余都是下人的住处。

    秦老先生一家来了,自然没有理由住在客房或是后院的仆役房,但他们也没有搬进正屋去。

    不知是什么原因,正屋虽说是属于秦安与何氏夫妻共有,但秦安常年混在军营,在家的时候不多,他们二人并不是住在一个屋里,东屋的书房是秦安的,西屋的卧室才是何氏的闺房,夫妻各人的东西也都是各自安放,与一般夫妻大不相同。秦老先生与牛氏无论搬进东屋还是西屋,都有些不妥。去了东屋,儿子秦安回来就没地方睡了,去了西屋,老两口心里膈应。他们便索性在孙子住的东厢安顿下来。

    东厢房三间,地方其实也挺大的。虽说卧室摆了张小床,只够住一个梓哥儿的,但暖阁里盘了张大炕,睡上祖孙三个绰绰有余,还能容奶娘与几个丫头在旁边打地铺。

    秦含真并未跟着祖父母住东厢,而是被安排去了西厢。那里三间屋子,分别是小花厅、卧室与书房,只住了章姐儿一个,宽敞得很。

    但章姐儿显然并不这么想。

    她方才在长辈面前,表现得十足娴静知礼的大家闺秀一般,遇上春红夏青带着秦含真的行李,前来布置房间,要把她的屋子分出一半来给秦含真,她就不干了,不但命丫头拦着春红夏青二人,丫头拦不住了,她还亲自跳出来骂:“你们这些坏蛋!这里是我的家,你们凭什么占我的屋子?快给我滚出去!”

    春红素来就不是个省心的,又出自京城侯府,本来就有些看不起侯府在西北这一支族人,更何况她已经听说了风声,知道章姐儿不过是秦安妻子跟前夫的女儿,并非秦家骨肉?当下也露出了冷笑:“陈姑娘,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这里怎会是你的屋子?这里明明是我们秦家安五爷的宅子,不过是借给你这位养女住一住。如今秦家正经姑娘来了,陈姑娘就该相让才是,怎么还有脸骂人呢?”

    章姐儿气得满脸通红:“你不过是个丫头,算什么东西?也敢来骂我?!我才不姓陈呢,我姓秦!我是秦家大姑娘!”

    春红捂口呵呵笑了两声:“陈姑娘竟也承认自己不姓陈了?也对,陈家可没认你呢。姑娘到底姓什么,也就只有安五奶奶知道了。”

    章姐儿气得直发抖,哭着叫丫头:“去打她们,把她们赶走!”

    她是小孩子家不懂事,不过是别人教她摆大家闺秀架子,她才学着摆罢了,其实只是花花架子,装模作样。如今自认受了欺负,也只会叫丫头帮忙。可是她天真,不代表她身边的丫头也如此。在她身边侍候的丫环,都是何氏精挑细选出来的,温柔细心不说,人也比较机灵。秦家人一进门,她们就听说了,这是自家男主人的亲生父母,就算主母何氏再不以为然,她们也不认为何氏能公然与公婆抵抗,不过是私下里玩些小手段,拼一拼心计罢了。牛氏吩咐了,让秦含真住西厢,章姐儿就不可能违命。就算闹到秦安与何氏面前,结果也是一样的。章姐儿是平日被宠惯了,认不清形势,她的丫头却知道好歹,不敢真的打人。

    章姐儿见自己的丫头不听使唤,哭得更大声了:“你们也欺负我,我告诉我娘去!”她的丫头虽然害怕,但也只敢垂头站立一旁,一步都不动。章姐儿气得索性自个儿去正屋告状,却又被夏青有意无意地拦住了,除了站在原地哭,什么法子都没有。

    正屋里一直静悄悄的,何氏与金嬷嬷也不知在说些什么。秦泰生家的见章姐儿吃亏,有心要过来帮忙,但瞧见内院里越来越多的陌生丫头婆子,又不敢轻易挪步了——她害怕有人会靠近正屋,听到屋里的人在说什么。

    就在章姐儿哭得正厉害的时候,秦含真过来了。章姐儿一瞧见她,心就先虚了几分,住了哭声,只会狠狠地瞪着她,却不敢说一句话。

    秦含真也不知她在闹什么,等春红上前禀明情况,她才不以为然地对章姐儿说:“这有什么好哭的?你只有一个人,难道还能睡了三间屋子?让一间屋出来给我住几天,有什么不行?为了这点事就大呼小叫的,之前在前院里摆出来的那副闺秀模样,原来都是骗人的呀?”

    章姐儿羞恼不已,跺脚道:“你管我能睡几间屋子?这三间屋子都是我的,就不许别人来占!从前在你家,我斗不过你就算了。如今在我家,还不许我做主了?!”

    秦含真哂道:“你要是能做主,就不会只能在这里哭了。我二叔都回来了,不如我们去问问他的意思?反正这里是他的宅子。正好问问他,他给养女的三间屋子,是不是就不能让出一间来给亲侄女住?要是他说不行,我就立刻走人。”

    章姐儿一窒,咬着唇不说话。她不必去问,就知道答案是什么。从来只有母亲最疼她,父亲虽然也疼,但从来都不会宠溺。这事儿是父亲的母亲吩咐下来的,父亲又怎会驳回呢?说不定还要责怪她。

    章姐儿不甘心,只看向正屋的方向。母亲怎么还不出来给她做主呢?

    秦含真这边却等不得了,对春红与夏青说:“她的卧室就由得她去吧,瞧她这一身穿红着绿的模样,也知道她的屋子一定俗气得很。我身上有孝,怎么能住那样的地方?在书房里布置一下就可以了,不要生事,吵着祖父、祖母休息。”

    春红很想再争一争的,被夏青拉了一把,还是闭了嘴,乖乖与夏青一道,将原本放到章姐儿卧室里的行李拿了出来,改放到书房里去了。章姐儿虽然少有用书房的地方,但也不放心,跟在她们后头,絮叨个不停,不是说这个不能碰,就是说那个不能挪开。春红不忿,又跟她拌了几句嘴,说了几句奚落的话,把小女孩再次气得满面通红。夏青只不理会。

    秦含真也懒得管她们的事,径自去了东厢,向祖父祖母禀报了秦安回来的事,又将秦安交代的情况说了出来,道:“二叔看起来十分震惊的模样,表舅正在外头陪着他呢。等他冷静些了,再来见祖父、祖母。”

    牛氏哼了一声:“原来他不知情,倒也罢了。只是,明明是他自个儿的家,却被姓何的贱人蒙蔽了这么久,他也真够蠢的,可别继续蠢下去才好!”

    秦老先生叹道:“你又来了,其实最心疼儿子的就是你,偏偏要嘴硬。真的把儿子骂得狠了,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么?”

    牛氏有些讪讪地,秦含真暗暗偷笑。

    与内院的情形相比,外院大厅内的气氛就大不相同了。

    秦安的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只觉得头晕转向。吴少英问的问题,每一个都能要人的命。而吴少英说出来的事,更加让他胆战心惊。

    他能说的,只有一句话:“哥哥并没有将他们离开的路线告诉我,我也只把信交给了何氏,告诉她哥哥没死,让她将信交给父亲与母亲,旁的……我什么都没有多说。”

    吴少英顿时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又道:“若果真如此,她为什么要将信藏起来?她在米脂为所欲为,只凭一己好恶行事,为着一点闲话,就要将不相干的人赶尽杀绝。与其说她是疯了,我反倒觉得……她更象是以为表姐夫回不来了,所以无所忌惮!”

    他凑近了秦安:“若是如此,那又是谁让她有了这个想法?”(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