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六章 后悔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吴少英摸摸秦含真的小脸:“没什么,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如今我已经拿回了祖传的家业,自然该回家去了。”

    “是绥德吗?”。秦含真想了想,“我记得你好象要去补官,是吧?”

    吴少英淡淡地道:“如今不去了。先前是因为不放心姨母,所以回绥德,一是拿回家业,二是托旧日同窗谋个官职,离得近也好照应姨母。如今姨父去了,姨母有表哥表嫂供养,家中又不愁生计,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自当继续游学天下,增长见闻。日后再回京会试,兴许能高中,也未可知。”

    吴少英是国子监生,考进士也是常理。秦含真不明白的是他之前不打算考,而是想直接补官,现在却又想去考了。

    她对吴少英说:“关家怎么办?不是说姥爷去了,学堂可能就没有以前那么风光了?”

    吴少英微微笑道:“*学堂里还有两位先生在,加上表兄,还能撑得住。来附馆的学生必然会减少,但并无大碍。我日前刚刚买了八十亩中等田,二十亩上等田,合计一百亩田地,赠与姨母。便是只靠着这一百亩地的产出,关家也不用为生计发愁。我还拜托了齐主簿照应关家。他们会过得很好的,我也就可以放心去游学了。”

    秦含真恍然大悟,原来吴少英是送了一百亩地给关老太太。在米脂县,一百亩地算得上是很大一笔财产了,对关家补益不小。关家这些年本来也置办了些田地,大概就是五六十亩吧,如今翻了将近两番,就算学堂里的收益差一点,日子也不可能过得比之前差的。

    不过,秦含真比较关注的是另一件事:“表舅,今天小姨有些奇怪……”她把关芸娘的话复述了一遍,小心地问吴少英,“是不是表舅你答应了小姨什么,她才会忽然变得这么老实呀?”

    吴少英眨了眨眼,低头抿嘴忍了忍笑,才抬头对她说:“你以为表舅答应了你小姨什么?娶她为妻么?”

    秦含真干笑:“这个……因为小姨太奇怪了……”

    吴少英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鬼灵精,你想太多了。表舅自然不可能答应跟你小姨订亲的,因为你姥爷才去世,守孝期间怎能订亲呢?表舅只是……”他顿了一顿,“只是向你姥姥许诺,三年之内不会娶妻而已。”

    秦含真睁大了双眼:“表舅,你年纪可不小了……”吴少英也有二十好几了吧?这么大年纪还没娶妻,又不是没家没业的穷光蛋,身上还有功名,在古代是极为少有的。这本来就会惹人非议,如今他还说未来三年内都不会娶妻,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是想三年后娶关芸娘吗?!

    吴少英没有回答,只是再刮了一次秦含真的小鼻子:“好啦,桑丫头,这是大人的事,你不用多管。今日过后,表舅还会再去秦家几趟,但未必有跟你单独说话的机会。再过些时日,表舅就要回家去了,不久之后出门游学,会有很长时间不回来。所以趁着今日有空,把这匣子东西给你。记得收好了,可千万别弄丢。”

    秦含真很想问清楚些,虎嬷嬷却在这时候回来了。进门看到吴少英,她有些意外:“吴舅爷怎么在这里?来看我们姐儿的?”

    吴少英起身道:“方才在外头听说桑姐儿今日精神不好,过来瞧瞧。看着似乎倒比她上回来时好些了,脸上的肉也多了些。想来桑姐儿再休养些时日,就会大好了。”

    虎嬷嬷道:“是呀,这些日子姐儿在家多吃多睡,药也一天三顿地喝,从不嫌苦。老爷、太太都说姐儿如今乖巧多了。”

    吴少英就是跟虎嬷嬷寒暄两句,然后就出去了。虎嬷嬷给秦含真穿那件孝衣的时候,发现了她手里的小匣子:“这是哪里来的?”

    “表舅给我的。”秦含真说,“虽然他说只是小玩意,但我听他的口风,应该挺值钱,要好好收起来,不能摔坏了,回去了交给祖父看管。”

    虎嬷嬷拿起木匣子细看:“呀,这好象是机关匣。这会子多有不便,晚上再打开来看吧。”她帮着收好了小匣子,又帮秦含真换了孝衣,听到外头人喊吉时到了,连忙抱着秦含真出去。

    关老爷子的出殡仪式相当风光,除了他的亲友与同科外,曾经在他学堂读过书的人都在路边设了祭棚,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开往城外的山上,半个县城的人都能听到哭丧声与哀乐声。亲友们都道吴少英是个知恩图报的好晚辈,成全了关老爷子的死后哀荣,又夸关老太太好心有好报,养大了外甥,如今他有了出息,她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关老太太在女儿媳妇的搀扶下,一路将老伴送到了山上提前看好的坟地。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和恭维,她心中却只有苦涩。

    转头看一眼儿媳,她面带几分沮丧,听到旁人的话,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再转向另一个方向看女儿关芸娘,她拿着块素帕低头抹泪,眼角嘴边却流露出几分心满意足的甜蜜。

    关老太太暗叹一声,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关大舅与关舅母其实都心知肚明,只有关芸娘还看不清。关家对吴少英确实有养育之恩,但如今吴少英为关老爷子风光大葬,又孝敬了关老太太一百亩中上等田地,任谁都会说他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即使他将来拒绝娶关芸娘,也不会有人说他半句不是。

    而吴少英如今明明已是大龄光棍男,却还在关老太太面前许诺三年不娶,就更显得关家咄咄逼人。关芸娘以为这是因为自己在孝期内不能说亲,吴少英许诺三年不娶,是暗示三年后会娶她的意思。其实,吴少英从头到尾都没这么讲过。他三年不娶,却可以先订亲,三年后再举行婚礼,那时关芸娘又能如何?

    如今吴少英是未补官的监生,关芸娘要嫁已是高攀。若三年内吴少英高中进士,她更是配不上了。关芸娘再哭,再闹,都不会有人为她说话。

    吴少英为了不留人话柄,甚至以游学的名义,在临近冬天的时候,离开米脂出门游学,连留在老家都嫌离米脂太近。他若是一去不回,关芸娘与他并无婚约在身,三年之后成了老姑娘,想要议亲,都找不到人了。到了那时,她只能听从母亲兄嫂的安排,寻个人家先出嫁。事后吴少英再回米脂,关芸娘又有什么脸面去怪他呢?

    吴少英与关家上下,本来十分亲近,是感情深厚的亲人。如今却要以这种方式对亲人加以提防,实在是造化弄人。然而关老太太、关大舅与关舅母都知道,这事儿怪不得他,都是关芸娘闹得太过分了。只因她乱说话,关氏与关老爷子先后送了命,连关家人都无法再原谅关芸娘,更何况是吴少英呢?若不是关老太太还在,也许吴少英一走了之,也未可知。

    关老太太如今最后悔的只有一件事:当初吴少英回来的时候,如果她没有因为他仍旧未娶妻,小女儿对他有意,就出于私心想要撮合他二人就好了。

    吴少英一再婉拒结亲之意,她还不肯死心,反而帮着小女儿劝说外甥,令小女儿芸娘心中执念越来越深。而丈夫从芸娘处得知后者有意吴少英时,她又没有及时说出实情,以至于他误会吴少英与芸娘有约定在先,移情长女蓉娘在后,从而导致后来的大祸。虽说她心里总埋怨丈夫对待长女太过苛刻,把长女逼到了绝路,但如果她早早说出实情,丈夫又怎会误会呢?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关老太太一步步往山上走,只觉得脚步越来越沉,眼泪直想往外流,怎么都停不下来。

    等送葬队伍回到关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一路上,秦含真是被虎嬷嬷与虎伯轮流抱着应付过去的。但太阳晒着,冷风吹着,她又头疼头晕了,一张小脸惨白惨白地。

    秦老先生见状,便向关家人提出要带孙女儿回去了。关老太太这会子也累得躺下了,关大舅夫妻俩忙着送别亲友宾客,腾不出空来,关芸娘直接躲回了房间偷懒,自然没人挽留。吴少英亲自送老师一行回了王家宅子,约好明日回秦家的时辰,方才折返。

    秦含真累得恨不得直接睡过去,虎嬷嬷把从家里带来的面茶煮了,给她喂了半碗下去,她才算是打起了精神。

    等虎嬷嬷虎伯他们忙着准备午饭的时候,秦含真招手唤来了秦老先生,把吴少英送的那个匣子给他看:“吴表舅给我的,说是我将来出嫁时给我添的妆,叫我小心些,别摔坏了,回家拿给祖父瞧,请祖父帮我收起来。”

    秦老先生有些吃惊,在炕边坐下,拿过匣子看了看,笑道:“这是机关匣子,少说也有近百个年头了,倒有些意思。这应该是前朝的旧物。我听说少英家原是吴堡一带的大户,祖上还做过京官,虽说叫族人将家产夺了去,他那族人倒也不是俗物,不曾将这些旧物埋汰了。瞧这匣面的包浆,就知道他们把东西保存得很好。”

    秦含真讶然:“这是古董?那要怎么开锁呢?”

    秦老先生冲她神秘笑笑:“这个可是有决窍的,桑姐儿看好了,千万别眨眼。”

    也不知道秦老先生是怎么弄的,就这么在匣底轻轻一抹,匣子就打开了,从左侧拉出了一只小抽屉来,露出了里头用绸布包裹的两件成年男子手指大小的物品。

    那匣盖完全就是骗人的!

    秦含真睁大了一双眼睛:“祖父,您是怎么打开的?机关在哪里?”

    秦老先生笑而不语,只将那两个绸布小包取出,就把匣子丢给秦含真玩儿去了。

    秦含真翻来覆去半日,才弄清楚了机关所在,原来还以为是匣底年代太久远了,保养不好木料产生了缝隙,但其实那就是开关!

    秦含真叹道:“这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她歪头看向祖父,“您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呢?”

    秦老先生顿了一顿,淡淡笑道:“见得多,自然就看出来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