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四章 追问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老先生没有说话,虎嬷嬷先一步开口责怪虎伯了:“你又发什么疯?桑姐儿还在这里呢,你说话也没个计较。”

    虎伯笑笑,拍了拍袖子上似乎并不存在的灰尘:“这有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老爷只是不想张扬,可没有为了不张扬,就由得恶妇在家里横行的道理。依我说,老爷就该把二爷召回来,与他说明白了。咱们这样的人家,素来就有规矩,二奶奶进门就不合规矩,进门后就更是没干过什么好事。就算是看在哥儿面上,不与她计较,也没有一再纵容的道理,否则就是给祖宗脸上摸黑了。”

    他走近秦老先生,郑重相劝:“老爷,不是墨虎不知分寸,擅自非议主人家的事。论理,这一回二爷也着实过分了。他同胞亲哥哥没了,他自个儿不回来奔丧,只打发老婆孩子回来就算了。二奶奶在家里闹出了人命,老爷遣勇哥送信去知会他,他但凡是个懂事孝顺的,就该赶紧回来向老爷、太太赔罪,给大爷、大奶奶磕头才是。可他到现在还没动静,这算什么?难不成他真要为了一个女人,连父母兄嫂都不顾了?”

    虎嬷嬷忙道:“勇哥儿去送信,也就走了大半月,兴许二爷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只是还没到家而已。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老爷自有主意。”

    虎伯笑笑:“老爷自然有主意,我只是怕老爷心软罢了。”

    他走到秦含真身边,伸手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姐儿别担心,老爷会给你做主的。那翠儿丫头是佃农之女,不是咱们家的奴婢,咱们家没法杀了她,也卖不了她,打人又要将她留在家里养伤,免得她有个好歹,坏了秦家名声,而骂人又不痛不痒的,有什么用?留着她反而碍眼。但姐儿也别以为,放了她,她就真能好过了。她家里原来极穷,是靠着佃了秦家的地来种,女儿又在秦家做丫头,才攒了点家业。如今她一家都不再是咱们家的佃农了,偷走的财物也都还了回去。等她一家回到村里,必定会被村民鄙视,难以容身,谋生都成了问题,他们的日子定会越过越糟,外人却只会说我们老爷仁慈。”

    秦含真连忙问:“那要是翠儿一家不住村里了呢?”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那就太便宜翠儿了。

    虎伯嘲讽地笑笑:“他们哪里有那个银子?我说了,翠儿这样的名声,他家的屋子和物件都不会有人买的,也不会有人雇他一家三口去做活。若是抛下家业,到别处去谋生,没路费,官府也不会给路引,他们也走不远。米脂县里,我们老爷德高望重,人人敬仰。若叫人知道他家的女儿是在我们家里犯了过错,才被撵走的,他们不管去了哪儿,都没有容身之处!”

    秦含真恍然大悟,忽然觉得这种钝刀子割肉的报仇方式,还是挺解恨的。翠儿连同她的父母,将来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曾经享过福,失去后才会越发显得过去幸福日子的可贵。他们一辈子都会沉浸在悔恨当中,说不定一家人之间也会生隙呢。秦含真现在想想,倒觉得翠儿一家不能搬走,只能留在村子里生活,反而是好事了。秦家人看着仇人在眼皮子底下受苦受罪,周围人还对秦家只有夸奖,可比一顿板子打下去,只有一时痛快强得多。让翠儿也尝到关氏曾经感受到的绝望,大概才是她应该得到的最佳惩罚吧?

    秦含真不再关注翠儿了,以后她随时都可以打听到翠儿一家的凄凉下场,现在她比较关注另一个问题:“祖父,您真的会惩罚二婶吗?梓哥儿是她生的,二叔又那么喜欢她……”

    秦老先生笑笑,摸摸她的头:“祖父心里有数,你只管放心。”却不肯说更多的了。

    秦含真咬咬唇,心里清楚不该再追问下去了,反正惹得祖父不高兴,分分钟便宜了仇人。她现在还是要装个乖巧的。想了想,她决定另寻一个话题:“祖父,虎伯刚才说的老侯爷和老夫人是谁呀?”

    秦老先生笑了,捏捏孙女的小鼻子:“大晚上的倒精神。因有客来,耽搁了这半日,你还不困么?明儿还要早起去给你外祖父上香呢。快去睡!”说罢给虎嬷嬷使了个眼色,虎嬷嬷便伸手拉秦含真走了:“姐儿,快睡吧,老爷也要歇息了。”

    又是这样轻飘飘地把她给打发了!

    秦含真心中忿忿,却只能装作乖巧的模样回到了里间,还有些不死心地回头看向秦老先生,见他脸上笑容消失殆尽,表情十分严肃。

    虎伯走近了他,轻声问:“老爷?”

    秦老先生抬头对他对视一眼:“睡吧,这里是别人家的宅子,有话等回到家里再说。”虎伯就明白了,作了个揖,便转身去关门,给秦老先生整理小榻,再替自己打地铺。

    大家似乎都很快就睡下了,除了外间小厅留下了一盏灯,四周都是漆黑一片。

    秦含真与虎嬷嬷一起睡,她借着窗口射进来的月色,打量着后者的脸,知道她也没睡着,便小声问她:“嬷嬷,老侯爷和老夫人到底是谁呀?”

    虎嬷嬷睁开眼,无奈地看了看她,小声回答:“还不睡?当心明儿起不来。”

    秦含真穿过来这么久了,跟这些身边人也算混熟了,胆子大了一些,便摇着她的手臂撒娇:“嬷嬷,您要是知道就跟我说嘛,我不告诉别人。”

    虎嬷嬷哑然失笑,轻轻拍了她几下,才说:“这有什么?家里虽很少提起,但老侯爷和老夫人的牌位,除夕祭祖的时候,你也是见过的。你年年都要磕头,怎么不知道你磕的是谁?”

    秦含真眨眨眼,如果说是祭祖时的牌位,自然是秦家的老祖宗了。她声音又压得小了些:“是祖父的父母吗?还是祖父母?”

    “是老爷的父母。”虎嬷嬷打了个哈欠,又轻拍了秦含真几下,“好啦,快睡吧。嬷嬷也困了。”

    秦含真得到了答案,很想继续追问下去,但看到虎嬷嬷闭上了眼睛,只好闭了嘴,将心头的疑惑压了下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天才亮。秦含真一晚上没睡好,眼皮耷拉,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倒是病容更明显了。

    关家宅子离王家的小院不远。他们祖孙带着几个仆人,并不用坐车,直接步行过去就可以了。沿路仍旧有人向秦老先生问好,秦含真被虎嬷嬷抱在怀里,因为病容太明显了,还有不少大妈大婶一脸担心地问虎嬷嬷:“姐儿病了这么久,还没好么?伤口已经没事了吧?”虎嬷嬷一路微笑以对,不愿多说,只含糊地回答:“比先前已好了许多,但还要多多休养。”

    等来到关家所在的那条街,关心询问的街坊邻居就更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是知道一点内情的人,感叹连连:“姐儿真是福大命大,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

    “秦二奶奶前头带来的那个女儿,小小年纪怎么就那样歹毒呢?”

    “就是,她又不是秦家的闺女。秦家人厚道,才会好心抚养她,她怎么有脸去推恩人的侄女?!”

    秦含真听得忍不住挑眉,原来不利于何氏母女的传言,已经在县城里流传开来了。上回来的时候,明明还没有这些声音。

    不等她多想,关家就到了。

    关家老爷子今日出殡,吉时虽然还未到,但家里前院已经挤满了许多人,有关家的族人、亲友或是街坊邻居,也有受雇前来执礼的相公、苦力等等。关大舅带了两位族中长辈来迎,秦老先生客客气气地见了礼,便从虎嬷嬷手中抱过孙女,在关大舅的引领下,前往灵堂了。

    灵堂就在前院正房,到处都布置着白色和深蓝色的布幡,左右屋都有和尚在念经,放在灵堂正中的棺材也是一看就很有档次的那种。秦含真想起在家里听说过的,关老爷子的丧礼,吴少英出钱出人,十分大方,看来果然不是假话。

    她在秦老先生的指引下,给关老爷子磕了头,上了香,便叫虎嬷嬷抱到后院去了。关老太太仍旧住在西厢北屋,没有挪回正房。秦含真被直接送到了她面前,她就一把抱过外孙女,又心肝儿肉地叫起来。

    今日陪在关老太太身边的,都是本家的女眷,或是出嫁了的大小姑子们。令人惊讶的是,关芸娘今儿也出现了!

    她穿着一身麻白布衫裙,梳着简单的斜髻,插了朵白色的绢花,未施粉黛,素着一张黄黄的小脸,精神倒是不错,端坐在炕屋,细声细气地跟长辈们说话,半点看不出先前那任性妄为的模样。

    虎嬷嬷进门瞧见了关芸娘,面上也露出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客客气气地向关老太太行礼,代替女主人牛氏向她道恼,解释牛氏因为重病卧床,仍旧未能前来祭拜亲家,又说了一下秦含真的病况,虽然已经好了许多,但身体依然还很虚弱,昨儿来的路上又晕车了。

    关老太太一看外孙女的脸色,就知道她不舒服,嘴里只有怜爱的,绝不会责怪,还一再说虎嬷嬷:“孩子病得厉害,就不要勉强带她来了。若是折腾得她又病了,老头子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心。”

    虎嬷嬷淡笑道:“亲家太太疼爱外孙女的心,我们老爷、太太也是明白的,只是礼数如此,怎能不守呢?”

    关老太太叹气:“你们家就是太守礼了。”她瞥了小女儿一眼,“芸娘,带桑姐儿到你屋里歇歇吧。这边人多,别熏坏了她。”

    关芸娘温温柔柔地应了一声,亲自来抱秦含真,虎嬷嬷抢先一步:“我来吧,不劳烦二姑娘了。”关芸娘也不坚持,领着她们去了南屋。

    才进门,关芸娘就放下帘子,哭丧着脸向虎嬷嬷行礼:“那天我昏了头,在嬷嬷面前失礼了,嬷嬷不要见怪。我给你赔罪!”说着就要蹲下身去。

    虎嬷嬷手上还抱着秦含真呢,没来得及阻止,顿时吓了一大跳。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