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十八章 吊唁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亲家死了,秦老先生自然不能安坐,立刻就要换了衣服去吊唁。

    牛氏劝他:“天都快黑了,咱们家离县城十几里路呢,等你赶过去,城门都关了,你一样到不了关家,不如明儿早上再去也不迟。况且大晚上的骑马,土路颠簸,我也不能放心,万一摔着了,可不是玩儿的。”

    秦老先生想了想,觉得也对,便道:“也罢,明儿我早点起来,最好赶在太阳出来前出发,骑快马进城。等天大亮了,也就到关家了。”不过他又有些犹豫,“我若要骑快马,桑姐儿可怎么办呢?她可受不住马上颠簸。”

    牛氏立刻反对了:“你去就行了,带上桑姐儿做什么?今儿她坐车去了一趟关家,路上不知受了多少罪,病都加重了三分。这还没歇过气来呢,明儿又要跑一趟。这不是去给她姥爷送行,竟是要她陪她姥爷一块儿上路呢!”——

    秦老先生便为难了:“可桑姐儿外祖去世,她总不能不出面吧?我知道你对关家有些不满,但也不好在这等大事上怠慢的。”

    牛氏撇了撇嘴,道:“你明儿先去上个香,把原委跟亲家太太提一提。她若心疼外孙女,自然能体谅。等过几日亲家老爷出殡时,再让桑姐儿过去磕头就是。到那一日,咱们提前安排了马车,慢慢赶路,将孩子送到县城里,歇上一日,再到关家去,孩子想必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秦老先生虽然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妥,但孙女儿病弱,受不得路上颠簸却是事实。他犹豫过后,终究是疼爱孙女的心占了上风,答应了牛氏的建议。

    他自去安排明日吊唁的事宜,牛氏却叫了虎嬷嬷过来,嘱咐道:“你去告诉桑姐儿,她姥爷没了,她只管伤心难过,但不要心急着去关家。她身子太弱了,路上定然又要受罪的。这些事我与她祖父会安排好,叫她不用操心。”

    虎嬷嬷道:“太太这是不想让桑姐儿与关家人相处太多?只是到了出殡那日,姐儿还是要过去的。若是姐儿提前一日到县城,在关家住上一两日,亲近的时候岂不是更多了?”

    牛氏不以为然:“我只是说让桑姐儿提前进城,哪里说让她住进关家了?这还有好几天呢,难不成我们还没法寻个小院子?到时候桑姐儿另有住处,也用不着听关家那丫头胡说八道了,更不必担心她姥姥成天想着法儿撮合她跟她表哥!”

    虎嬷嬷惊讶地看着牛氏,牛氏有些得意地笑笑:“王复中在县城里有个小院子,两进的,原是他家兄弟们分家后他买来自住。但他做了官,带家眷搬去了京城,那小院子就空了下来,平日里只叫一房家人照管。我们借来住两天,以咱们两家的交情,王家断不会拒绝的。那小院子离关家不过隔着一条街,来去也方便。”

    王复中是秦老先生的得意门生,因有个亲戚在县衙礼房做司吏,早听说秦老先生学问好,就把刚开蒙不到两年的王复中荐来求学。王复中一路跟着秦老先生,从童生考到秀才,再到举人,后来赴京会试,高中二榜第七名进士,入了翰林,在米脂县里可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了。因为这份师生情谊,王复中与秦老先生一向相厚,如今他的族弟就在秦家读书。秦家有丧事,学生四散,王复中族弟也坚持住了下来,时不时帮衬老师办点事。如果秦家开口想借王复中的宅子住两天,王家肯定会答应。京中的王复中听说,也不会有二话的。

    虎嬷嬷明白了,连忙道:“张医官听闻就住在西街,正好在王家后头。若是姐儿到时候身上有什么不适,也可以请张医官过来看一看。”

    牛氏道:“也不必什么小病小痛都请张医官来,人家毕竟是个医官。田大夫的脉息也不错,治治晕车症足够了。他一样是住在西街的,请来也极方便。”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虎嬷嬷自去寻丈夫说话。牛氏也帮着丈夫秦老先生斟酌,吊唁时要准备多少帛金才合适,见了亲家太太与关大舅夫妻,又要说什么。牛氏打算让虎伯骑马,陪秦老先生先行一步。虎嬷嬷带着胡大坐车,稍后赶上,代表牛氏慰问丧家的女眷。虽说这个时候,不方便将牛氏对孙女婚事的意见直接转达给关家人知道,但略透点口风是没问题的。回程的时候,虎嬷嬷还能顺道去一趟王家,把宅子给借好了。

    秦含真在自己屋里,也听说了外祖父去世的消息。她对今日匆匆见过一面的老人没什么太多的印象,只记得他抓自己的手腕,抓得很紧,还把自己给认成了母亲关氏。当时关大舅急急将她抱开,也透着古怪,不过现在不是关注这种事的时候。

    秦含真低头作悲伤状,还偷偷掐了自己的大腿几把,挤出几滴泪来。

    张妈哽咽着安慰她道:“姐儿别难过。亲家老爷已经病了好几日了,不是早就说,大概也就是这两日的事了么?姐儿好歹还赶上了最后一面,想必亲家老爷走的时候,也是安详的。”

    秦含真看了看窗户外头的天色,问张妈:“我是不是明天要去给姥爷磕头?”

    张妈道:“这是当然的,姐儿吃过饭,就早些睡吧。明儿必定要早起了。”

    谁知没多久,虎嬷嬷就过来传牛氏的话,说秦含真明日不必去了,等关老爷子出殡的时候再去磕头。秦含真十分意外,想起今天在祖母面前说了小姨的坏话,难道是为了这个,牛氏才不许她去牛家的?

    哎呀,她可没有这个意思呀!

    还好张妈问过虎嬷嬷了,回头安抚秦含真:“太太这是心疼姐儿呢。姐儿今日去了县城一趟,路上吐得厉害,到家这么久了,还缓不过来。太太担心姐儿明天再折腾一回,病情会加重,所以才让姐儿歇几日再去。亲家老爷一向疼姐儿,不会怪罪的。姐儿只管听太太吩咐就好。”

    原来是这样。

    秦含真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深以为然。也许对关家人有些过意不去,但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真是太糟糕了。她与其再难受一回,半死不活地赶到关家去磕个头,再半死不活地赶回家来,还不如趁着这几天的功夫,吃好睡好,养足了精神,再赶那十几里的路呢。

    秦含真安分下来了,西厢房那边却有些骚动。

    关老爷子的死讯同样传到了二房何氏的耳中。她摒退左右,只留下心腹泰生嫂子,抱怨不已:“关家老头怎么偏在这时候死了?死得太早了,我们的布置还不曾见效呢!”

    泰生嫂子也觉得遗憾:“奶奶,如今可怎么办呢?”

    何氏想了想:“该怎么办,还怎么办。不过是死了个老头,少看一出好戏罢了。吴少英还在呢,就趁着他这几日要忙丧事,不得空闲,赶紧照原先计划好的去做。等他听到风声,流言已经传得到处都是了,我看他还怎么翻身!”

    泰生嫂子悄悄看了她一眼,偷偷打了个冷战,面上却半点异状不露,恭恭谨谨地应了一声“是”。

    次日清晨,秦老先生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换上素服,带着虎伯,主仆俩骑快马赶去了县城关家。

    关家已经升起灵堂,亲戚朋友们帮着布置好了。外甥吴少英腰间系着白布,不知打哪里寻来六七个老成的男女仆妇,里里外外地帮着操持,训练有素,十分能干。

    关老太太带着儿子媳妇孙子在堂中哭灵,小女儿关芸娘却不见踪影。亲戚们问起,关老太太就说:“她父亲才咽气,她就伤心得病倒了,如今在她自个儿屋里呢,哭得眼都肿了,起不来身。”

    如果有亲戚想去探个病,道个恼,关老太太就哽咽着说:“您有心了,只是怕过了病气,那叫我们家如何过意得去呢?”说完就作悲痛状,好象随时都要伤心得晕过去。关大舅与关舅母立时上前劝慰,还有两个生面孔的中年仆妇在旁解说,言道关老太太如何伤心,昨夜已是哭了一夜,体力不支,有礼数不周到之处,还望亲友们多多谅解,云云。

    亲戚们虽然觉得关芸娘一夜之间病到不能起身,未免太夸张,怕是有内情,但看到关家人这个架势,也不好多说什么了,顶多就是自家私下里嘀咕两句而已。

    等秦老先生到了,过去曾在关家学堂求学的学生们也依次抵达,关家顿时哭声四起,也没人有闲心提起关芸娘来了。

    关老太太哭得真晕了过去,被儿媳与仆妇合力扶到西厢北屋去歇息。虎嬷嬷这时候也到了,上过香后,特地来安慰她。

    屋里还有许多亲友家的女眷在,关老太太不好直问秦家对她结亲的提议是否赞成,只能心里暗暗着急。虎嬷嬷趁机表示,桑姐儿回家后又病了,因此今日来不了,过几日出殡时定会出现。关老太太才松了口气,连忙说不要紧,又问外孙女的病情。

    说完了话,虎嬷嬷见在场的人多,自己赶紧寻机告退出来,路过南屋门口的时候,看到门上挂着把大铜锁,还多瞅了几眼。她出了门,透过窗子朝南屋里头张望,只看到一个女子和衣躺在炕上,背对着窗户,动也不动,好象就是关芸娘。丫头枣儿换了一身粗白麻衣,坐在炕边剪纸钱,看似在服侍病倒的小主人,但更象是在看守她。

    关家人能把关芸娘关起来,派专人看守,丧礼上也不让她出来露面,显然是下定了决心了。

    虎嬷嬷心里暗暗点头,便到前院去跟丈夫会合,说了几句话,又去向关舅母辞行,准备要带胡大转道西街,去王家借宅子了。

    这时候,前院里的仆人又高声报了新来吊唁的客人姓名,却是本县的主簿,往日里与关家也算是有点交情。但这位主簿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上了妻子儿女。他的女儿比关芸娘小两岁,竟与她十分交好,听说关芸娘病了,立刻表示要去看她。

    关舅母再次祭出“过病气”这一招,谁知主簿千金竟表示,她可以改让身边的丫环去看望关芸娘。不看上一眼,她就不能放心。

    关舅母顿时为难了,忍不住看向虎嬷嬷。虎嬷嬷低头不语,内心中不靠谱的本县闺秀名单上,又添了一个名字。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