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十五章 尴尬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快步从院门外奔了进来,满脸的悲愤,身上衣服不知沾了什么液体,前襟处黑了一大片。

    他抬头看见关老太太打开了窗户,就跑过来哭诉:“祖母,小姑姑把祖父的药弄洒了,反说是我不小心,还打我!”

    关老太太把脸一沉:“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男孩抽泣着说:“枣儿姐姐在厨房给祖父熬药,我帮她看着火,刚刚熬好了药,盛到碗里,我正要给祖父送去,才出厨房门,小姑姑就撞了过来,把药碗给打碎了。药洒到我衣服上,好烫的,我衣服也脏了。小姑姑一张嘴就说是我不小心,撞到了她身上,还摔了碗。我说是她没好好看路,她反而哭起来了,还边哭边打我,说连我也跟她做对……”他越说越委屈,也哭了起来。

    秦含真在屋里往外望,听了这番话,心里又一次为小姨关芸娘的所作所为咋舌。这姑娘怎么就这么能作呢?还有这个男孩,应该就是关大舅与关舅母的儿子了吧?桑姐儿的表哥,记得好象是叫关秀。

    关老太太气得够呛,孙子固然有粗心处,但小女儿芸娘都多大的人了?还要跟小孩子斗气。亲侄子被药烫着了,她不说问一句要不要紧,反而打起人来,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当着秦家人的面,关老太太都觉得脸上辣得慌。

    正屋里也听见了动静,关舅母匆匆掀了门帘出来,快跑至儿子身边,仔细替他检查了一遍,发现他只是手背上皮肤发红,身上并没有大碍,才放下了心。

    其实如今天气凉,药在熬好后经过滤渣、装碗等步骤,本来已经不算很烫了,关秀身上穿得又厚,就没给他带来什么严重的伤害。

    但关舅母还是忍不住心疼儿子,心里有些怨小姑乱来,就对关老太太说:“娘,我带秀哥儿回屋去换衣服吧,只是芸娘那里……”

    关老太太没好气地说:“由得她去!只是不许她出门!”

    关舅母就拉了儿子回屋。关老太太回过头来对上虎嬷嬷和秦含真的目光,都觉得尴尬无比。

    虎嬷嬷早对关家的小女儿有了不满,便淡淡地问了句:“府上二姑娘这是怎么了?今儿是谁惹着了她?似乎火气很大呀。”

    关老太太干笑:“孩子不懂事,被她老子宠坏了,嬷嬷不必理她。”又拉过外孙女继续说话,问她想吃什么,想要什么,还劝她在关家多住几天。

    虎嬷嬷劝阻道:“姐儿还在吃药呢,亲家老爷病得这样,只怕府上也没心思照看姐儿,还是让姐儿回去吧。亲姥姥、亲舅舅家,日后自有来往的时候。”

    关老太太干笑:“嬷嬷说得是。”她顿了一顿,“方才我跟嬷嬷说的,嬷嬷可千万记得要跟亲家老爷、亲家太太提。我也知道这是不情之请,只是……桑姐儿是我闺女唯一留下来的骨血,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虎嬷嬷板着脸道:“亲家太太的话,我自会回禀老爷、太太,只是老爷、太太会如何决断,我可不知道。”

    关老太太想要挤出一个笑容,但没成功,只是无力地搂着秦含真。

    秦含真心中不由得好奇起来。关老太太跟虎嬷嬷说了些什么?怎的看起来虎嬷嬷不大高兴,关老太太脸上也透着几分心虚?

    这时候,前院方向又有了动静。关芸娘的哭声似乎更大了,还有人来敲门,枣儿跑过去开门,原来是邻居听见哭声,赶来相问:“可是关夫子不好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得知是误会,才不好意思地告罪退去。

    但后院里的关家人听见了,难免要生气。关老爷子重病危殆,还不曾断气呢,关芸娘就大声嚎哭,惹得邻居们都误会了,实在晦气。

    关大舅掀了门帘急步跑出来,一直穿过整个后院前往前院,数落起了妹子:“你有多少委屈,非要在这时候闹?爹还病着呢,你不说多在他床前尽孝,还把他的药给洒了,如今又在这里哭嚎。爹平日里最疼的就是你,你就是这样孝敬他的?!”

    关芸娘不甘示弱:“爹平日最疼我了,可他这一病,你们就仗着爹没法再护着我,一个个都欺负起我来。我为什么不能哭?我就要哭给爹听,告诉他,他还没死呢,他闺女倒快要被人欺负死了!”

    关大舅气急,可关芸娘还不肯住嘴:“你们不就是怕我在秦家人面前说出些什么来么?我不怕!有些人做得出来,还怕被别人说……”话未说完,就被一声响亮的耳光声给打断了。

    关大舅狠狠甩了小妹一巴掌,发火说:“还不给我住嘴?!再敢这样胡说八道,我就把你送去庵里做姑子!还省下一笔嫁妆呢!别说做哥哥的欺负你,我就真个欺负给你看,你又能如何?!”

    关芸娘这回大概是真的害怕了,再不敢乱说,嘤嘤哭着跑回了后院,直奔西厢房南屋自个儿的卧室,就没了动静。

    关大舅回到后院,已是一脸的心力憔悴。关舅母从屋里出来,关切地看着丈夫,夫妻俩相对无言。

    正屋的门帘掀起,吴少英送了秦老先生出来。关大舅看着他,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小妹失礼了,亲家老爷见笑。”

    秦老先生好脾气地笑笑,道:“亲家公方才又睡过去了。府上事忙,我也不好多加打搅,这就带桑姐儿回去吧。若有什么消息,千万给我们家报个信。”

    秦家人到县城来拜访关家,从来都是要留饭的。关大舅张口想劝秦老先生多坐一会儿,但想到妹妹方才闹出来的乱子,也不好意思开口了。谁知道关芸娘什么时候又会闹起来?若惹恼了亲家,反而不美。最终关大舅只讷讷地表示:“您一路好走,日后闲了只管再来。”

    关老太太本来也舍不得外孙女,又有一番私心,想要多留桑姐儿住两日的,但小女儿才闹了一遭,让她大感丢脸。这时候秦老先生说要带着孩子走,她也不好强行留人了。况且小女儿就在西厢房的南屋,离她和外孙女所在的北屋太近。万一小女儿任性起来,跑过来胡说八道,又是一件麻烦事。关老太太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外孙女,还不忘提醒她:“等你好了,记得多来看姥姥。”

    秦含真再次被虎嬷嬷抱上了马车,看着祖父秦老先生再次以十分帅气的姿势翻身上马,她心里还有些转不过弯来。本以为这次外家之行,至少要花上大半天功夫的,没想到午饭时间都还没到,就要回去了?

    算算来时路上用的时间,秦含真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肯定要在路上挨饿了。不过祖父大人心思细腻,离开县城的时候,他特地叫长随胡二在路边的食店里买了些干粮,预备路上充饥用。

    胡二买来的干粮,是一种当地叫“炉馍”的食物,面粉做的,有点象是馅饼,里头有红糖、核桃仁、花生仁、青红丝、芝麻、梅桂酱等材料,吃着味道还不错。但虎嬷嬷说里头有猪油,怕秦含真体弱,吃了不消化,只掰了些边边角角给她,就着自家带的温茶水吃了,勉强有个半饱,估计能撑住这十来里路。

    回去的路上依然颠簸,秦含真吃过了关舅母给的药,多撑了些时候,但走到半路,还是撑不住了,又头晕脑涨起来,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吐了个精光,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恹恹的,无精打采。

    牛氏一见孙女的模样,就心疼得不行,连忙让虎嬷嬷抱她上炕,又让人去热小米粥。秦家刚刚才用过午饭,厨房才熄了炉子,但牛氏一声令下,也得重新烧起火来。

    秦含真半碗热热的小米粥下肚,就觉得自己总算是活过来了,长吁一口气,挨着祖母炕边的大引枕,半歪半躺,不想挪动了。

    牛氏正跟秦老先生说话,问他怎么这样早就回来了,关老爷子病况如何,等等。秦老先生倒是没说关家小女儿的种种事迹,只简单地说:“亲家公瞧着不大好,已经连人都认不得了。我瞧他们一家子忧心忡忡,必然是没什么心思招待我们的,索性就带着桑姐儿先回来。桑姐儿她大舅说了,若有消息,会给我们家送信来的。”

    牛氏点头:“这样也好。换了是我,家里老人病得这样,哪里还顾得上陪人吃饭?”又问亲家母关老太太如何,身上的病是不是好些了,秦老先生一一回答,便去书房歇晌了。

    他也是有了年纪的人,奔波半日,身子骨也累了呢。

    秦老先生一走,牛氏就给虎嬷嬷使了个眼色,两人正打算叫张妈从下院回来,把秦含真抱回屋里去,一转头,却发现秦含真已经躺下了,枕着个引枕,眼皮子直往下掉,打起了瞌睡。

    牛氏见了好笑,就拉过夹袄给孙女做了被子,想着小孩子家能懂什么?也没顾忌,就直接拉着虎嬷嬷问起来:“如何?你见着吴家表舅了么?”

    虎嬷嬷谨慎地说:“见是见着了,只是亲家太太与桑姐儿都在,我不好问他话。本来还想等到吃过午饭再寻机会的,谁知老爷叫提前回来,事情就没成。不过……”她凑到牛氏耳边说了几句,秦含真离得近,隐约听见她提起了小姨关芸娘,似乎是在描述关芸娘的种种失礼之举。

    秦含真心下盘算,虎嬷嬷应该没有听见关芸娘跟吴少英吵架的内容,但关芸娘种种言行透着诡异,关家上到关老太太,下到关大舅、关舅母,都是一副尴尴尬尬的模样,虎嬷嬷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来?

    秦含真听了关芸娘与吴少英的争吵,知道大约是为着关芸娘想嫁给后者的事,拉扯上了关氏。关老爷子误会之下骂了大女儿,没多久大女儿就上了吊。关老爷子吐血病倒,说不定是认为大女儿因自己的话而自尽,因此悲痛悔恨。关老太太、关大舅等,也有可能为此与关芸娘闹起了矛盾。关芸娘却坚持觉得自己没错,越发与家人对立起来。

    这笔糊涂账,秦含真也算不清。但她还记得关氏临终前说过的话,感觉到关氏寻死,未必跟关老爷子的责骂有关。关氏恨的,是妯娌何氏。

    秦含真心想,她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呢?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